零零看书 > 逢魔降临美漫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全部收回

第四百八十五章 全部收回

第二天一早,泽德脚步轻悄地离开了马利克庄园,第一站便是世界树之塔,J表盘可还埋在世界树之塔的最底端呢。

“打扰你美梦了,但是也你该醒了。呼~。”泽德拨开J表盘上沾着的泥土,而后扬唇一吹将灰尘吹进了密封狭小的地下室的空气中。

“咳咳咳,倒霉倒霉。”犯了常识性错误的泽德一边咳嗽着,一边瞬移出了地下室,“呸!呸!咳咳咳,该去找皮特罗了。”

但在去找皮特罗之前,泽德还得清理一下自己沾满灰尘的口腔和鼻腔。另外,脸也得重新洗一洗,发型再搞一搞。

哗啦,哗啦。

猛吸一口新鲜空气,任由空气掠过湿润洁净的鼻腔,泽德准备完毕后便又从世界树之塔的盥洗室瞬移离开了。

嗖!

“谁?!”皮特罗本能地快速捞起一把菜刀,面向突然出现的泽德,而后白眼一翻吐槽道,“见鬼!你要吓死我吗?”

听见动静的旺达从客厅走了过来,疑惑地问道:

“泽德先生,你,你的魔法又变强了?我刚感应到空间波动,你就已经出现了。”

泽德随手拿起皮特罗之前削好的苹果,美滋滋地咬了一口,同时嘟嘟囔囔道:

“呜——嗯,苹果不错,很适合招待客人。再接再厉,皮特罗。

“旺达,那你猜得没错。我的实力又变强了,但是这还不够,进化是无限的,永远也没有尽头,只有不停地攀登。

“我这次来就是为下一次进化做准备的。”

皮特罗和旺达都疑惑地看向了泽德,而后心有灵犀,异口同声道:

“表盘?”

“没错,现在到了归还表盘的时候了。”泽德倚靠着厨房中岛侧边,神态悠闲。

皮特罗对钢斗表盘很有感情,毕竟和它并肩作战了那么多回,但是该让它回家时皮特罗也不会抓着不放。

“再见了,伙伴。”皮特罗从口袋里掏出钢斗表盘,对着它道了声再见。

嗡~

钢斗表盘微微振动了一下,以此回应皮特罗,足以见得锹形虫对皮特罗这样的热血青年的欣赏。

“好了好了,别煽情了。如果一切顺利,等我掌控了所有表盘的力量,钢斗表盘还是能再借给你的。”泽德见不得这种煽情场面,宽慰了一句后便拿回了钢斗表盘。

掂了掂手里的钢斗表盘和吃了一半的苹果,泽德抬起头来说道:

“我还要去回收其他的表盘,就不多停留了,再见。”

“呃,再见。”

嗖!

话音落下,泽德已经消失不见了。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帝国州立大学的实验室。

不巧的是,泽德刚穿过时空门没三十秒,彼得就从窗户翻进来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尴尬了好一会儿,最后泽德率先吐槽道:

“你回自己的实验室都要翻窗户吗?”

“首先,这不是我的私人实验室。其次,你来干什么?传送进来也不比我翻窗礼貌吧?”彼得没好气地反驳了一句。

泽德见彼得没打算见面就干架,就搬来一张椅子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并不急不缓地说道:

“我来这里还不是因为你,彼得。

“为了不让你身份暴露,我可是做了很多准备,比如让格温在你头脑发热时把你暴打一顿,虽然她并没有这个机会。

“格温,我看彼得现在也不需要你看着了,他自己终于有冷静思考的能力了。那么就把表盘还给我吧。”

彼得瞪大了眼睛,震惊地叫道:

“什么?格温!你居然!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格温本来还很不好意思,觉得有些对不起彼得,但彼得这一叫把格温彻底惹毛了,她当即扯开嗓子喊道:

“所以呢?你和托尼·斯塔克搞那个索科威亚协议时,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为了保护民众,你就可以将身边人的安危放在一边吗?本叔、梅婶、我!

“你非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让仇家找上我们才甘心吗?安安心心的,做你的蒙面英雄不好吗?说话啊!”

彼得被这一套河东狮吼震得头皮发麻,一直吞咽着口水,不敢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道:

“对,对不起,格温……我,我错了……”

泽德并不想在这里看言情舞台剧,直接起身推了格温一把,将她推到了彼得身边,十秒钟后再开口道:

“你们已经抱了十秒钟了,可以先将表盘给我吗?我走了之后,你们随便干什么都没人说你们什么。”

…………

彻底绝了彼得的心思,又拿回权杖表盘后,泽德便前往了最后一站。

泽德在黑暗的仓库中现身,表情悠哉地对着黑暗说道:

“不要藏了,弗兰克,我能感知到表盘的位置。现在就剩你这一块表盘还流落在外了,不对,那块不算。”

嗒,嗒,嗒。

弗兰克从黑暗中现身后,皱着眉头问道:

“最后一块?你要收网了?你准备了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泽德叉着腰晃了晃脖子,神色不解道:

“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探索未知;为了变得更强;为了看看时间的尽头;为了看看空间的坍缩……

“有人追求热乎的肉汤、美满的家庭、幸福的一生,但这绝对不是我。”

弗兰克冷哼一声,淡淡说道:

“哼~,这就是我觉得你危险的地方,你和那些疯狂科学家没什么两样。”

泽德的表情也渐渐冷了下去,缓缓开口道:

“所以呢?你给还是不给?这可和之前的请教不一样,拿到表盘才是我唯一的目标。”

泽德的警告并没有作用,弗兰克警戒地看着泽德刚想开口拒绝,却突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泽德:

“见鬼!”

“时间,恢复流动。”泽德拿着格连表盘晃了晃,随意地说道,“我说了这和上一次不一样。哼,再见了,弗兰克。”

嗖!

在时停世界中轻易地取走格连表盘后,泽德只留下一句嘲讽就瞬移离开了,弗兰克的陷阱都没派上用场。

随着这一块骑士表盘的收回,成神仪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