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臣骨 > 第九章 苏少卿

第九章 苏少卿

听书 - 臣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丹阳城。

祝红菱怀抱利剑,不紧不慢地跟着陈无是身旁。

好几次她都想开口询问,问问陈无是到底在转悠些什么?

他已经在丹阳城内各大流民聚集点转了个来回,偶尔还和一些年纪偏大的流民聊上一两句。

眼下,他刚又聊完了一位流民。

“走吧。”

陈无是对身旁的祝红菱说到。

这次,祝红菱却是不为所动,反而柳眉微皱,问到:“你到底何时才去追查灾银下落?”

陈无是笑了笑:“这不是正在查吗?”

“他们?”祝红菱看了一眼缩在墙跟下,已经饿得面黄肌瘦的流民,似乎出现了一些怨气:“他们怎会知道灾银所在?”

陈无是只是笑,也不解释,看得祝红菱越发生气。

二人一前一后,朝丹阳北城而去。

江南虽受了灾,但城内坊市依旧繁华,临街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明明只是隔了一道城墙,流民与城内居民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界。

“店家,来两碗阳春面。”

陈无是随意地坐在街边一条长凳上,冲店家招呼了一声。

“诶!客官您稍等,这就来!”

祝红菱浑身散发着寒意,居高临下地看着陈无是。

陈无是给她擦了擦凳子,伸手一引,笑到:“祝姑娘请我吃了两顿饭,晌午这次,便让我请你吧。”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祝红菱鼻尖动了动,似乎刮了陈无是一眼,终究还是坐在了他对面。

她刚想催促陈无是一两句,却发现陈无是对她朝一旁暗暗使了个眼色。

祝红菱心中一动,微不可查地看了旁桌一眼。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面容俊朗端正,眉目有神,虽只着一身麻布素衣,但身上却隐有贵气。

祝红菱看了他的桌面一眼,那碗面旁放着一柄灰布裹着的长条状物体。

是刀。

接着又瞥了他脚下一眼,顿时明白了陈无是忽然坐进这家店里的原因。

白底黑靴,这人是官。

一个隐藏了身份,独身带刀而来的官。

很快,那个年轻人就吃完了一碗面,将面汤喝了个干干净净,放下了两文钱,左手拿起桌上裹着布的刀轻巧一扔,右手稳稳接住,带上竹笠便钻进了人群里。

他刚离去,陈无是的面便来了。

祝红菱目光在他消失后才收回,低声问道:“你认识他?”

“认识。”陈无是擦了擦筷子,挑起面条吹了吹。

其实,并不是他认识,而是那个已经死去的纨绔子弟陈无是认识。

“那位便是宁国最年轻的四品大员,大理寺少卿苏梦楼。”

“是他!”祝红菱的眼睛亮了亮,“他怎会出现在江南?”

无怪祝红菱这般反应,实在是这位苏梦楼,苏少卿的经历太过传奇。

其父因罪入狱,家产尽数充公,当时他年方十六,本是想为父翻案,却在不断地深入探查之中,查到了当今八位亲王之一,阴山王李存之意图谋反的线索。

此案一出,震惊朝野。

其父因他获得特赦,他本人也一举成名,进了大理寺。

时人本以为,苏梦楼只是阴差阳错之下,撞了大运,才捅出了这么一件大案,很快就会泯然众人。

然而,他进入大理寺后,传奇才刚开始。

剑南官盐案,山西石佛案,明月楼暗妓案,吏部侍郎通敌案……

一桩桩一件件案子的告破,让年纪不到二十的苏梦楼声名鹊起,平步青云。

直到……二十二岁那年,成了宁国最年轻的四品大员大理寺左少卿。

已经死去的那位陈无是佩服的人不多,苏梦楼便是其中一位。

不过,他只是暗地里关注着苏梦楼的消息,苏梦楼倒是完全没见过他。

所以刚才陈无是认出了苏梦楼,苏梦楼却没认出陈无是。

“苏少卿这身打扮,自然是不想让丹阳城的官员知道他来了,”陈无是吃完了面条,擦了擦嘴,又看了祝红菱一眼:“祝姑娘,再不吃面就坨了。”

祝红菱不是一个讲究的人,吃起面条来说是风卷残云也不为过。

陈无是这边刚准备喝两口汤,她就已经连汤带面吃了个干干净净。

“苏少卿肯定也是为灾银一案而来。”

祝红菱肯定地说到。

“嗯。”陈无是放下四文钱,心中却是在想别的事。

他低估了那位皇帝陛下对此事的重视程度,看来,江南之事是无法善了了……

陈无是本以为,那些流言蜚语传到京城之际,才是明永皇帝的清算之时,没想到,在刚得知江南灾银被贪墨后,那位陛下就意识到了后续的发展。

并让陈于修与苏梦楼二人,一明一暗前往了江南。

陈无是对查明此案如此上心,倒也不是心存灾民之类的,他只是想……借此机会出现在明永皇帝眼中,或者干脆如那苏梦楼一样,立下大功,进入朝廷,然而借机发展自身势力,将陈于修与陈家彻底割裂,或者……将自己摘出陈家。

陈家早晚会迎来清算,陈无是不希望自己成为刀下亡魂。

自私也好,求生之欲也罢,陈于修此人是好是坏,是忠是奸对他而言关系并不大。

明永皇帝对陈于修的喜爱,根本就是一种放纵。

他在让陈于修犯错,不停犯错,然后再一次次地维护陈于修,让陈于修在惊喜和感激中越陷越深,最终陷入贪婪与腐败的深渊中。

那时,就是陈于修丧命,陈家家破之际。

“走吧。”

苏梦楼的出现让陈无是眉头微皱,不能再耽搁了。

他不会小看这位少卿的能力,江南一案,是流民的灾难,地方官员的灾难,但对于陈于修,陈无是,苏梦楼等人而言,却是一块肥肉。

这么大笔的银两不可能被悄无声息地贪墨,而只要经手的人越多,参与的人越多,破绽也就越大,想要查清到底是谁动的手,难度并不高。

真正难的,是他们三人要如何活着离开江南。

有些时候,真相并不复杂,甚至一眼就能看见,但……往往只有活着的人说的话,才是真相。

一路向北,直到出现一座府邸。

陈无是站定脚步,仰头看着端庄典雅的杨府二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丹阳城能信任的官员不多,他是其中一个,也是最明显的一个。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