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767、隐秘房间【二合一章】

1767、隐秘房间【二合一章】

办公室内。

只听见卢薇薇咿咿呀呀的跟电话那头唠叨了很久,这才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

王警官一脸懵圈问:“话说这打电话的是谁啊?感觉你很熟的样子,是那个King?”

毕竟也听见卢薇薇时不时的提起,因为王警官颇为好奇。

“嗯。”卢薇薇满心欢喜,也是不由分说道:“是King打过来的感谢电话。”

“King他现在怎么样了?之前昏迷送进医院,也不清楚他最近的状态。”顾晨想到那晚King受伤之后,伤到的部位是脑袋,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但卢薇薇却是摆摆手道:“顾师弟不用担心,King他现在恢复的很好,而且听说那天晚上,你帮他带领球队赢得比赛,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这次打电话过来呢,也主要是想感谢你,而且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是关于篮球公园的去留问题。”

“篮球公园的去留问题?”顾晨想到这里,不由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带领球队赢下比赛之后的事情。

那就是终极比赛,将在周正南和刘向北之间展开,所以又问卢薇薇:“是关于周正南和刘向北之间的PK对吧?时间确定了对吗?”

“没有。”卢薇薇摇摇脑袋,也是笑孜孜道:“不过顾师弟不用担心,King那边的说法呢,是周正南那边,好像主动放弃了篮球公园的项目。”

“放弃?”何俊超闻言,也是凑过来道:“我说卢薇薇,这不太可能吧?毕竟周正南什么人?你我那天在现场都看见了。”

“篮球公园这块地,那可是势在必行,怎么会突然说放弃就放弃呢?那不是他周正南挽回业绩的翻身仗吗?”

“我也不知道。”卢薇薇挠挠后脑,也是一脸纳闷道:“胆子King告诉我说,那个项目,突然有了袁氏集团的强势介入。”

“正南集团那边,一时间还无法应付,不仅如此,袁氏集团还跟正南集团,在其他几个重要项目上针锋相对。”

“我估计正南集团和袁氏集团之间,可能也达成了某种交易,就比如袁氏集团从其他几个项目中撤出,然后正南集团将篮球公园项目让出,这是King给我的最新说法。”

卢薇薇其实也很纳闷,毕竟,正南集团对这个项目,就如何俊超所说,那是势在必行。

可突然遇见袁氏集团就怂了?

袁莎莎闻言,也是笑孜孜道:“或许袁氏集团也看中了这个好项目,准备联合开发什么的,说不定也会建成商业中心。”

目光扫视众人,袁莎莎又道:“这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开发商而已,篮球公园的地皮,该干嘛可能还是干嘛。”

“小袁,这次你可猜错了。”见袁莎莎似乎很了解的样子,卢薇薇还是反驳道:

“听King说,袁氏集团拿下这块地皮,是想继续经营篮球公园,并且加入更多丰富的文创元素,来把这个篮球公园,开发成一个篮球主题公园。”

“这样一来,等于是将篮球公园现有的硬件设施再升级,但篮球公园的整体还是保存下来,并没有太多变化。”

“等会儿,你说什么?袁氏集团拿下篮球公园的地皮,只是为了增加公园的文创投入?”何俊超还以为自己听错。

毕竟,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将这块地皮,直接开发成商业中心,可能让袁氏集团赚得盆满钵满。

可现在袁氏集团不但不将篮球公园就地拆除,甚至还要搞篮球主题文化公园?

这种好事,感觉有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可这要是其他公司,何俊超感觉肯定是这样。

可袁氏集团的口碑,在业界也是出了名的。

这样想想,感觉这馅饼可能是真的。

“这就很奇怪了。”听闻卢薇薇说辞,顾晨也是眉头一蹙,有些质疑道:

“这袁氏集团出手的时间,可谓是恰到好处,好像我们正好需要有人介入时,袁氏集团就刚好出现。”

“而我们恰好需要将篮球公园保留下来时,袁氏集团就准备将这块地皮升级改造,丰富文旅元素。”

“这一切都刚刚好,好的让人感觉,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帮忙?”

“那是哪位高人?”卢薇薇也是黛眉微蹙,不由挠挠后脑,猜测着说:

“顾师弟,没准是袁氏集团的某位高管,正好当天晚上也在看比赛。”

“看到一群篮球爱好者,为了保住球场而疯狂追分,一时间受到鼓舞,所以跟上头提出了自己的文创改造建议,没准上级领导一瞧方案不错,当即就拍板同意了呢?”

瞥了眼袁莎莎,卢薇薇问:“小袁,你说是吗?”

“卢师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袁莎莎一副崇拜的眼神看向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

“依我看,可能跟卢师姐说的这种情况比较接近,可能当晚在比赛现场,还真有一位袁氏集团的高管在看球呢。”

ranwen.la

“不管是不是,总之这是件好事。”虽然顾晨也说不通,这袁氏集团的投资商业模式,究竟是什么情况?

但至少袁氏集团这次的及时介入,似乎将起到一个良好的作用。

但是周正南主动放弃这个项目,还是让顾晨颇感意外。

可是联想到周正南家,最近发生的一切,估计要处理自家老爷子的烂摊子,也是一件麻烦事。

毕竟,突然多出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周慧,这让周家人完全没有聊到。

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却突然出现这么一号人物,那么关于财产分配的争夺,估计也将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可避免的问题。

因此顾晨断定,周正南需要处理家产分配的问题,根本无瑕顾及篮球公园项目,所以才让袁氏集团轻松介入提供了可能。

上午的工作依旧忙碌,而下午2点,当大家午休之后来到办公室时,一通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顾晨走过去,随手接通电话问:“您好,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警察同志,我在我家发现一个密室。”电话中,是一门年轻男子的声音。

顾晨表情一呆:“密室?你家?”

“对啊,密室就在我家,怪吓人的,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感觉里面一直住着一个人,房间里的所有摆设都没动过,但是,这堵墙是封闭的。”

电话中,顾晨也能听出男子的惊恐语气。

显然也被这种情况吓得不轻。

但顾晨却听得云里雾里,感觉这男子到底想表达什么?

想了想,顾晨又问:“这位先生,你先别急,我来问你,你家住哪?”

“安心小镇。”男子说。

“具体呢?”顾晨又问。

男子认真回道:“具体在安心小镇梦想路18号。”

“了解,那你能把你所遇到的情况,再跟我详细说明一下好吗?”顾晨又道。

男子似乎有些紧张,但也意识到,警方还没了解到自己这边的具体情况。

于是也很配合的说:“行,事情是这样的,3年前,我在安心小镇,梦想路18号买了一栋别墅,本来感觉这个地方挺好的,而且这栋别墅还有些年头,又是现成的装修,拎包即住,挺方便。”

“可后来,也就是上个月,我爱人突然说想换个装修风格,正好今年也赚了点钱,预算也够,所以就答应了。”

“可就在装修的时候,设计师说要打掉一堵墙,毕竟感觉这堵墙很占空间。”

“按照结构来说,是有些奇怪的,我当时也没多想,感觉只要按照我之前商量好的方案来进行就可以。”

“那然后呢?”顾晨又问。

“然后?然后工人抡起大锤,把墙壁砸开时我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是另一个房间,而且这个房间,好像一直保留了很久时间。”

“里面像个书房,还有床,甚至所有摆设都很完整,墙壁上甚至还挂着一副肖像,可这个人,好像已经去世很久。”

顾晨听闻男子说辞的同时,也已经感受到电话那头的重重喘息。

“警察同志,这太可怕了,我住了3年的房子,竟然在暗墙里面,还有另一个房间,就仿佛跟平行空间一样。”

“而且所有的物品都摆放完整,好像有人一直居住在里面一样。”

“那具体有没有人?”顾晨问。

男子否认道:“暂时没有发现。”

顿了顿,男子忽然又大声道:“但是警察同志,我感觉这房子可能闹鬼,否则怎么会出现这种恐怖的房间?”

“我跟我爱人现在都吓得不轻,想想住在这个恐怖的房间外头整整3年就瘆得慌。”

“那你们现在住在哪里?”顾晨问。

“在外头租了个房间,毕竟这个房子要装修,但是现在不光是我们,连工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我现在根本不知道是装修还是不装修?可毕竟这种恐怖的房间,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所以呢?”顾晨又问。

“所以,所以我想请警察同志过来调查一下,看看这个房间到底是谁在居住?”

听到这里,顾晨也大概清楚了报案人的具体意图。

也就是居住3年的别墅,在临近装修的时候,突然打通了一堵墙。

而在墙壁的另一面,竟然是一个类似书房的地方。

所有的物品都具有一定的年代感,而且屋内的装饰和物品,都是完整摆放,就跟真有人居住在里面一样。

想着自己买来3年的别墅,却突然出现这种恐怖的房间,的确让报案人怀疑,这栋房子,之前是否存在过凶案的发生?

因此才报警,想让警方过来调查一下。

了解完男子的具体诉求之后,顾晨又问:“那请问你叫什么?”

“我叫赵科。”男子说。

“好的赵科先生,你暂时在那边耐心等待一下,我们立刻派人过来调查。”

“那就谢谢警察同志了,请你们快点过来吧。”男子现在是真急了。

感觉这房子一天都待不下去的样子。

挂断电话,顾晨将基本信息记录之后,直接对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道:“卢师姐,王师兄,小袁,安心小镇,梦想路18号有警情,我们现在得立刻过去处理一下。”

“具体什么情况?”王警官问。

顾晨也是笑孜孜道:“好像挺离奇的,我们车上再说吧。”

“也行。”感觉赶时间要紧,因此王警官也并不强求。

几人简单收拾一下装备后,直接开始驱车前往安心小镇。

安心小镇,其实位于城郊附近,原本并不叫安心小镇,而叫泽牧镇。

由于这里风景优美,所以留存了大量年代久远的别墅在这一带。

过去的那段时间,属于开发,因此泽牧镇的居民也越来越少。

可现在,随着房地产项目的大热,泽牧镇也被逐渐开发起来,楼房也越来越多。

而随着泽牧镇经济开始朝着文旅方向发展,许多概念楼盘也都相继推出。

加上泽牧镇跟许多房产开发公司,签订了一些战略合作协议。

因此,泽牧镇由此改名为安心小镇。

开发商的目的,也是为了打造出一个文旅项目的小镇,以此带动整个小镇的经济腾飞。

所以,许多年代久远的房产,会被卖给一些投资客,用于投资和居住。

毕竟再怎么说,安心小镇的风景也是各种美如画,令人向往的存在。

车上,王警官也开始根据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将安心小镇介绍给众人。

坐在副驾驶室的卢薇薇不由感慨,也是追问王警官道:“所以,这里是一片投资的热土咯?”

“对呀,不过房产基本已经卖光亮,从安心小镇换名一来,投资客就络绎不绝的涌向这边。”

“毕竟安心小镇是个大投资嘛,很多人都想在这里分一杯羹,占得先机。”

“没错。”听王警官这么一说,坐在后排的袁莎莎也是赶紧补充:

“因为这里有许多国内资本的介入,投资商看见了利好,自然也愿意过来。”

“反正听小道消息称,这个安心小镇周围,可能还会建立一些植物园和网红民宿,反正发展前景不错。”

“所以这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卢薇薇也是好奇的不行。

感觉匆匆忙忙的出来,顾晨都来不及介绍警情。

顾晨扭头一瞧,一个右转向驶入环城路,这才跟众人解释说道:

“报警人说,他买的一栋老别墅,住了3年,却在今天装修的时候,发现一堵墙的背后,竟然还藏着一个隐秘房间。”

“隐秘房间?”

“还住了3年都没发现?”

卢薇薇和袁莎莎听闻顾晨的介绍,心中也是不由一惊。

感觉这是个什么奇葩住户?才能住上3年都没发现家中竟然还有另一个隐秘房间?

王警官也是颇为好奇,哼笑着说:“所以这个房间,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存在了3年?”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存在了很多年。”顾晨开车的同时,也是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继续跟众人解释清楚:

“这个报案人在发现了房间之后,却又发现,房间内的所有物品都摆放整齐,里面的物品都具有一定的年代感。”

“但是报案人感觉非常恐怖,他爱人目前也吓得不轻,施工也暂时停止。”

“这么恐怖?”听顾晨这么一说,副驾驶上的卢薇薇倒是颇有兴趣:

“感觉吧,这个住户有点奇葩,关键这房间是怎么被封起来的?还具有年代感?难道存在了很多年?”

“可能是吧。”王警官将车窗打开,也是看向窗外的风景,不由分说道:

“安心小镇那块地方,别墅都具有一定的年代感,估计是之前的主人,在卖给现在的住户之前,将那堵墙,用砖块封闭,没有告诉现在的住户。”

“不过话又说回来,谁闲得没事,这么搞?这是对现在住户的不尊重。”

“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还是看看再说吧。”顾晨突然也对安心小镇梦想路18号特别感兴趣。

要知道,这种事情,自己也是第一次碰见。

……

……

下午2点40分。

顾晨将车辆停在了梦想路18号门口。

这里的确是一栋老旧别墅。

而且别墅外围,还堆积着各种装修材料和废料。

现场没有再施工,整个别墅大门紧闭。

顾晨下车之后,也是推开别墅的小院,走到别墅的窗边,对着别墅内部观望一番。

“这里好像没人啊,顾师弟,你赶紧打电话问问。”一旁的卢薇薇催促着说。

顾晨默默点头,随后掏出手机,按照记录上的电话号码,直接拨打了过去。

没过多久,电话接通,还是那名报案的男子,也是好奇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警察。”顾晨说。

“哦,你就是那个接电话的警察对吧?”男子显然也听出了顾晨的声音,于是赶紧道:“你们是不是已经来到了梦想路18号?”

“没错,正在你家院子里,你现在在哪?”顾晨左右看看四周,问他。

“我马上过来,你们稍等几分钟。”男子话音落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众人一起来到门口,安静等待了五六分钟,一辆宝马车这才开到警车后边,从车上顿时下来一男一女。

两人看上去30出头,也是神色紧张的走了过来。

“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赵科伸手便跟顾晨握手寒暄,并且赶紧介绍自己的妻子:“这是我爱人,许梦。”

“你好。”

“你们好。”

大家在院子里一阵寒暄,也算大概的认识了彼此。

于是顾晨指着老旧别墅道:“所以你家这房子什么情况?”

“顾警官,进去看看你就知道了。”赵科也不废话,当即掏出钥匙,直接将大门打开。

随后,赵科领着众人走进客厅,又经过一个拐角,直接指着一处用遮雨布封住的墙壁道:“就是这里。”

顾晨眉头一蹙,将执法记录仪打开,随后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将遮雨布一把揭开。

此时此刻,一处被砸破的墙壁,顿时展现在众人跟前。

顾晨甚至都闻到一股发霉的气味,于是扭头看向身后的赵科。

赵科赶紧道:“就是这里。”

“怎么黑乎乎的?”王警官眉头一蹙,当即掏出强光手电,对着内部照射了一下。

可刹那间,灯光扫过的区域,却是各种家具摆设。

这让王警官顿时汗毛直立,似乎感觉有些邪门:“这……这地方的确有点阴森恐怖,关键连一点灯光都没有。”

“所以才吓人啊。”赵科的爱人许梦,此刻也是惊魂未定道:“之前装修工人把墙壁砸开,也是吓一跳。”

“感觉他们砸错了地方,所以赶紧问问我们,可一问吓一跳,这地方竟然连我们两夫妻都不知道。”

“所以这些装修工人纷纷不干了,他们感觉有些邪门,就感觉这地方阴森恐怖,估计是座凶宅,所以才停工不干,非要让我们报警,等待一个调查结果。”

顿了顿,许梦又道:“现在我们也很没办法,都不敢进这座房子。”

“之前住了3年都察觉竟然还有一个隐藏房间,现在想想,要是里面住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那得多吓人呐。”

说道这里,许梦也是拍拍高耸的胸脯,感觉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

卢薇薇闻言,也是没好气道:“话说不会这么离谱吧?房屋的结构,这明显都能知道啊?这里存在一个房间,你们怎么就没发觉呢?”

“这不是房屋结构比较立体嘛,也不是那种方方正正的结构,所以有的时候墙面突出一些,有的地方又凹进去一些,这我们也没这概念,就感觉室内的结构,应该是这个样子。”

许梦长叹一声,立马又道:“而且二楼跟一楼的结构也不一样,这种房子,几乎每层结构都不一样。”

“听说之前是外国人设计的,所以结构比较欧式古堡那种,反正我们也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房间。”

说道这里,许梦也是不由哆嗦。

卢薇薇看了眼顾晨,顾晨则是咧嘴笑笑,说道:

“别怕,我们进去看看再说。”

顾晨现在也不太清楚,所以只能先进去调查一下。

毕竟,这栋别墅的结构,光从外观来看,的确有些古老,并不像是国内的设计风格。

如果说,这些年,许多设计师开始走欧美古堡风,那也说的过去,可关键这房屋的建造年限较为久远,许多墙面上都长满青苔。

加上房屋靠近背后的一片古老森林,给人一种幽静的感觉。

本身就具备幽灵古堡般的特质,结果又在房间内发现一间封存已久的房间,要说不吓人也说不过去。

打开手中的强光手电,顾晨率先来到墙体门口,扭头问赵科:“房间你们进去过吗?”

“进去过,我跟一名装修工人进去过。”赵科说。

“那房间里面空气如何?可以正常呼吸吗?”顾晨又问。

毕竟,这么多年,将一间空房间用砖块封存,也没人知道这房间内部,到底有多少有毒气体?

因此顾晨才不会贸然进入。

赵科想了想,赶紧又道:“哦对了,气味特别难闻,挺恶心的。”

“我跟那名工人,在里面待了一小会儿,就感觉有些受不了,就赶紧出来。”

“这样不行啊。”王警官赶紧将顾晨拉回,也是对着赵科道:

这里面的家具,一看就有些年限,房间被封存这么久时间,肯定现在有毒气体也特别多。”

“如果贸然进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那……那怎么办啊?”许梦现在也是急得不行,整个人黛眉微蹙,不知所措。

袁莎莎突然问道:“你们家有风扇没?”

“风扇?”赵科一呆。

袁莎莎则是指着破损墙壁的出口道:“你们把风扇开到最大,对着外头吹,可以把里面的有毒气体给排出来。”

“然后再对着里面吹一吹,把空气先流通起来,等一切都完成之后,估计里面的空气跟外面的空气,也基本上没有区别了。”

“我明白了,风扇我这就去拿。”听闻袁莎莎的讲述,赵科也是瞬间秒懂。

当即吩咐自己的爱人许梦,两人开始往一楼另一处房间走去。

没过多久时间,两人便抱出两台立体风扇和一个多功能插头。

将插头安装完毕之后,两人开始按照袁莎莎的建议,将风扇放到破损墙壁的入口,随后对着外头吹风。

两台风扇功率开到最大,顿时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搅动起来。

由于是大冷天,因此大家都只能远离风扇。

10分钟之后,顾晨将风扇方向掉转,将两扇风扇放进洞内的房间,开启摇头模式。

又是10分钟过去。

眼看周围的空气基本上趋于正常,大家这才将风扇移开。

随后,顾晨开始将洞口附近的松散砖块,用手扳开,丢到一侧。

大家一起发力,将整个破损墙壁,又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了整整一倍。

顾晨和王警官拿着强光手电率先进去。

卢薇薇和袁莎莎紧跟其后。

而赵科跟许梦,由于之前惊吓过度,因此二人也只能站在洞口,不敢踏进半步。

有了四道强光的照射,整个房间的布局因此能看得清晰。

顾晨大概测算了一下,这个房间,足足有30平米。

而且书桌和木床一应俱全,显然之前也是住人的地方。

再看看四周,顾晨突然发现,临靠书桌的墙壁,其实有一扇窗户。

但是由于窗户外头已经被砖块封闭,一次没有一点光线。

看到这些,顾晨扭头问赵科:“赵科先生,这个窗户的外头是什么情况?”

“你说说那个被封闭的窗户对吗?”赵科问。

顾晨默默点头:“没错,按照之前的布局,这里是一扇窗户。”

“那就是长满青苔和爬山虎的墙壁,这些植物都把外侧的墙壁包裹住了,所以我才没发现,其实这里原来还有扇窗户。”

赵科也是实话实说,就感觉自己在这住了3年,显然有些太过大意。

“这里竟然是窗户?”看到屋内的一切,顾晨也是不由感慨,随后又将强光手电照向其他区域。

书桌上,有着许多精致的刀具,顾晨戴着白手套,随后拿起一把短刀,轻轻拔开刀鞘。

除了刀鞘口部位置,有些污垢之外,刀刃却是非常崭新。

随后顾晨将刀刃轻轻放下,又看了眼墙壁方向。

此时的卢薇薇和袁莎莎,也在欣赏着墙壁的刀具。

“这些东西,看上去都是真家伙,并不是摆设。”卢薇薇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随后扭头问赵科:

“对了赵先生,你们之前进来之后,有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

“没有。”赵科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道:“这里面太阴森,太恐怖,我们害怕里面有不干净的脏东西。”

“所以,没敢在里面待太久,也害怕这里有类似僵尸之类的玩意儿。”

“噗!”听着赵科在这各种猜想,袁莎莎不由噗笑出声,也是没好气道:“你竟然还信这个?”

“这不是被这个隐秘的房间吓着了嘛,你们也得体谅一下,毕竟生活了3年都没发现这个房间。”赵科现在也是瘆得慌。

感觉自己这3年住在这里,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顾晨不由摇摇脑袋,感觉这赵科也是够奇葩的。

于是又将手电灯光照向木床。

木床的结构非常精致,年代感满满,但是此刻木头却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而床上竟然还放着一个枕头,还有折叠好的毛毯物品。

卢薇薇看到这一切,也是不由皱起眉头,问顾晨:“顾师弟,你说这之前会不会真有人睡在这里?”

“不会吧?”顾晨将手电灯光照向四周,却突然看见墙壁上,挂着一副人物肖像。

顾晨顿时走了过去,定睛一瞧。

这是用相框框住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男子,气度不凡,而且手中握着一把精美绝伦的刀刃。

看到这一切,顾晨也是双手抱胸,不由猜想:“难道,他就是这间房屋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物件?”

“有可能。”卢薇薇也走到顾晨身边,用强光手电在黑白相框上照射两下,说道:

“从整个房间来看,这里摆放着许多精美的刀具,而且各种物品,都是一应俱全。”

“仿佛只要这个人,一回到这里,就可以拎包入住一样。”

“拎包入住?”袁莎莎听到卢薇薇的这番说辞,也是不由眼睛一亮,赶紧附和着道:

“诶卢师姐,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是啊,这里的所有摆设,都跟正常房间没有两样。”

指了指床头,又指了指书桌方向,袁莎莎也是一脸惊奇道:“这里的一切摆设,感觉都很自然,仿佛这个主人一直存着。”

“包括书桌上的纸和笔,都很争气,还有这些花瓶,以及一些装饰品,都很复古,但却跟那个年代极为相符。”

扭头看向卢薇薇和顾晨,袁莎莎又道:“卢师姐,顾师兄,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就跟我们现在的房间一模一样吗?这里的一切都很正常。”

“没错。”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一脸纳闷道:“这明明是个很正常的房间啊,按理来说,没必要把房间封闭吧?难道说……”

话音落下,卢薇薇突然对着后退过来的王警官道:“难道说,这房间里还有另外的地道?”

“啊?”王警官脖子一缩,也是赶紧低头看向地面,顿时不淡定道:“卢薇薇,你说的这些靠谱吗?”

“怎么不靠谱?”卢薇薇也是极力反驳,继续说道:“这个房间,明显就是墙面上那个相片里的人,他的房间。”

“可现在房间的所有摆设都很正常,就跟我们现在的普通房间一样,但是那人哪去了?”

“难道说……已经死了?”袁莎莎说。

卢薇薇打上一记响指道:“没错,肯定是已经过世了,可为什么之前的人,要把这个房间给封闭起来?难道说,是想把这个男人的尸体,一起封存在这个房间?”

“哎呦!”一听卢薇薇这话说的,先前就担心受怕的许梦,顿时双腿一软。

只感觉脑袋犯晕,整个人差点没站稳。

一旁的赵科也是眼疾手快,当即付出自己老婆,也是紧张不已道:“老婆,你没事吧?”

“老公,我害怕,你说要是这房间里面,真的藏有死人该怎么办啊?我们都在这里住了3年。”

“那这3年来,我们两个之间说的各种悄悄话,岂不是都被这个死人给听见了?呜呜,那可怎么办啊?”

说道最后,许梦鼻头一酸,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赵科也是抱住许梦,拍拍许梦的后背安慰道:“死人是没有意识的,死人是听不见活人说话的,放心吧老婆,即便这房间里面藏着死人,那也听不见我们说什么,你别害怕,别自己吓自己啊。”

这边赵科和许梦两夫妻还在各种出戏,房间内的顾晨几人倒是搜查的热火朝天。

由于之前卢薇薇说的那句话,因此大家在检查完周围的物品之后,开始对地面和房间顶部位置展开排查。

在顾晨的安排下,大家站成一排,开始对房间内的每块地砖进行排查。

基本上每块地砖,大家都要用脚墩上两脚,以保证地砖地下不是空心。

遇到有些视角位置,比如床铺,大家会掏出机械警棍,开始敲敲打打。

也是在一番操作之后,大家这才确定,整个房间,并没有卢薇薇所说的那种密道。

王警官也是长舒一口气道:“刚才吓死我了,还真怕这房间内,再有个密道藏尸什么的,想想就怪吓人的,好在是没有发现。”

“可如果房间内没有藏尸,那么为什么要把这座房间封闭呢?”顾晨还是没有搞懂,封闭这座房间的人,究竟想干些什么?

尘封已久的房间,看上去一切正常,但却把赵科跟许梦两夫妻吓得不轻。

不过顾晨也能理解二人的难处。

毕竟小两口住在这里,每天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可突然有一天,你告诉他们,这房间内还有一个用砖块封闭的隐秘房间。

并且,这个隐秘房间内,还一切如初,似乎就跟真的有人在这里居住一样。

这种恐怖的现实,足以让任何住户胆寒。

“顾警官,你们发现了什么没?”赵科抱着自己的老婆站在门口,也是观望了许久。

只见顾晨几人在隐秘房间内搜查了许久,却依然没有出来的意思,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顾晨走到破损墙壁的出口,问赵科:“你这房子是怎么买来的?”

“就跟房主买来的呀。”赵科说。

“那个之前房主的联系方式你还有吗?”顾晨又问。

“有,我手机上有存,但是现在事情发生后,我好像又联系不上房东了,估计是换了号码。”赵科也是一脸无奈。

顾晨深呼一口气,说道:“那就是等于没有咯?”

“呃!差……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吧。”赵科现在也无力反驳,毕竟联系不上之前的房主是真的。

卢薇薇也是有些头大道:“我说赵科先生,既然是那名房主把这栋老别墅卖给你,那他最起码比你更清楚这房间内为什么会有一间隐秘房间的存在啊?”

“而且,这房间布置的就跟真的有人住在这里一样,显然是有人精心安排,这一切,只有找到你之前房主卖家才能查清,可你现在却说联系不上?你这是开玩笑吧?”

“女警官,我……我真的是找不到啊。”感觉现在自己比较尴尬,赵科也是一脸无奈。

顾晨从破损的墙壁内跳出,也是来到赵科面前问:“那之前的房主到底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呃……”赵科闻言,又是呆滞了几秒,随后看向身边的许梦。

许梦倒是爽快说道:“之前好像是个华侨家庭,是个老太太,她说他们一家人都住在国外,她也要搬过去定居了。”

“可房子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毕竟她也不打算回到这里,就想着把房子给卖了。”

“那就是说,卖给你这栋老别墅的房主,是个老太太?”顾晨说。

赵科默默点头:“可以这么理解吧,而且这个老太太急于出国跟家人团聚,所以价格出的也非常便宜,至少比附近几栋老别墅要便宜许多。”

“所以这应该就是问题所在。”顾晨说。

……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