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 第1916章 干掉(第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第1916章 干掉(第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娇娇随口敷衍,一边喜滋滋拿出火锅准备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但秦鱼洗的很快,只是冲洗了下就披上了衣服,拽住了他的尾巴,把他提起来,道:“你以为这就完了?我的师傅死了,总得有个交代,对无阙的,对整个圈子,得有个说法。”

  啥玩意?还能有什么说法,不就是这个人其实是个坏人,杀了好多人,还害死了大长老他们,并且想杀自己徒弟。

  这还不够杀吗?

  “鱼鱼,你是不想暴露自己实力吗?不想让人知道是你干掉了他?”

  “不,我是不想暴露他是个坏人——至少现在不能。”

  娇娇一愣,有些不明白。

  “我刚刚查阅他灵魂记忆,发现了一件事。”

  “你别掉我胃口,快说嘛。”

  “他有团伙,隐匿在天藏世界深处的魔道余孽。”

  娇娇一惊,“所以...”

  秦鱼眼神很深,“好像有人比他还厉害,还危险,他们的目标也是无阙。”

  娇娇忽然就明白了。

  “所以你不想让人知道是你杀了孤尘,怕被对方盯上?”

  “现在不想。”

  她提到了两次现在,好像已有计划,娇娇脑力跟不上,也就不费劲儿了,倒是黄金壁若有所思。

  ——所以你得伪装他的死,为他重新找一个合理的死亡方式,既能瞒过无阙,又能瞒过魔道之人。

  “是哦。”

  娇娇闻言当即拍拍胸口,“奥,幸好你摄魂了他,知道了这个秘密,否则就麻烦大了,毕竟谁能防得住那些魔道余孽对你下杀手,这个孤尘真坏,这都要给你留下一个大隐患。”

  对方在暗嘛。

  秦鱼表情微妙,深深道:“你错了,这是他故意让我知道的,因为他知道,只要我知道了这件事,就一定会去接近那些魔道之人。”

  啥玩意儿?

  ——虽然怕死,但越发想了解敌人的虚实,你反而得去接近调查对方。

  ——调查的过程中,势必有接触,容易暴露。

  ——他死了也要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让你暴露在魔道余孽眼中,最后被杀。

  ——因为若非你主动,针对他的死,魔道余孽也未必能找到你身上,因为明面上,你完全不具备杀他的能力。

  秦鱼擦着头发,浅浅一笑。

  “不是一条后路,是两条。”

  “他或许更想让我深入魔种的秘密,贪心它的力量,最后融入魔道,变成跟他一样的人呢。”

  “他死了,但我会变成另一个他。”

  “若是如此的话,某种意义上,他也算不上输。”

  额,这说法...黄金壁顿悟了,也膈应了,相当膈应。

  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条。

  ——这些坏人就不能换个人策反?一天天闲的,其心可诛!

  黄金屋出这么一个阴险狠毒还坚定天选阵营不堕落的碧池容易吗?

  不容易啊!

  这挖墙脚挖得忒勤快了。

  MMP。

  对比人事部HR黄金壁的原则性愤怒,娇娇更关心另一件事,“鱼鱼,他不会被选为邪选吧。”

  他可怕极了某些好不容易干掉的死变态又卷土重来....

  秦鱼:“一般不会。”

  娇娇松口气,“还好还好,辛亏鱼鱼你刚刚炼化他的灵魂,估计他也没办法成为邪选了。”

  秦鱼:“不一般的话,就不知道了。”

  娇娇:“...???”

  ——他应该是灵魂特殊体,天赋偏魔道。

  ——加上之前三王叠搞的一次,暗金屋应该已经留意他了,也许先行留下了他的一缕灵魂气息,若是觉得他的潜力足够,可能会花费一些代价让他复活,投入其他位面转生变成邪选者。

  黄金壁是这样判断的。

  娇娇表情很难看,瞪大眼。

  秦鱼笑着摸摸他脑袋,系上袋子,温柔道:“不要怕,我把他弄死,也没想过一了百了,只是不想在这个位面再看见他。”

  “等日后能再见的时候...”

  “被我赢了一次的人,通常也不会只输给我一次。”

  温柔贤淑,白莲般优雅动人。

  娇娇被说服了。

  好像也对,鱼鱼从来不会输给曾经的败者。

  从未。

  ————————

  秦鱼把孤尘是否会成为邪选者抛之脑后,她开始整理现场,第一杀人现场在空间隧道,就不必整理了,这个位面没人能查到吧,但小风衾别庄也需要整理。

  那个店主人不用管,因为他本来就是孤尘变的。

  这里好整理,重要的是第二现场,从无变有,这并不容易。

  但秦鱼有孤尘的身体跟魂力。

  她留下了一缕。

  打斗现场再塑,一片狼藉,又爆发得十分短暂。

  剑意是模拟的,灵力是伪装的,魂气留一丝。

  大家都是一个孤道峰的,明面上孤尘会的,她秦鱼基本也会。

  “他的痕迹搞好了,可谁杀了他呢?而且为什么要选这个地方啊?”

  “因为杀他的人曾经出没过这里。”

m.00kxs.com

  ——————

  秦鱼跟娇娇做完一切,一转身,回了无阙,孤道峰。

  还是那座山,大雪已经盖了厚厚一层。

  也才过了一天。

  这一夜却好像格外不同了。

  秦鱼披着袍子,抱着娇娇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

  无阙的美,向来是豪迈大气的。

  盛景美绝,仿若孤绝的仙境。

  “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死了多少人,死了什么人,对于天地而言,唯一的差别也不过是雪下得更深了一些。”

  秦鱼的语气很是浅淡,眉眼之间多了几分怅然。

  娇娇看着书桌上的几封灵笺,有些沉默。

  这些信笺是从大长老第一次留意到孤道峰的那个新入门小胖子是个不简单的货儿,他下达的诏令。

  或许是叫她滚去主峰写术法,或许是叫她去领奖励,或许是明里暗里敲打她不要乱搞男女关系要专注事业将来继承孤道峰...

  这些信,内容基本不多,意思简单。

  但以后不会再有了。

  过了好一会,屋内才传来秦鱼略带笑意的声音。

  “好了,你可以把之前收起来的火锅放出来了。”

  “下雪天吃火锅,还是比较适宜的。”

  你看,秦鱼毕竟是秦鱼。

  她永远不会让自己一直待在一个地方。

  这条路那样长。

  路漫漫,其修远,人间炼狱过,蓬莱仙境间。

  路走出来,不是为了让人回头,而是让人往前看的。

  看得更辽阔更美的风景,才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