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理解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理解

时间静静流逝,窗外的天色,不知何时,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夜幕降临,屋外月华初上,繁星漫天,屋内烛光摇曳,灯火昏黄。

微风吹拂而过,伴着蝉鸣声回荡周边,于静谧中透出一股波澜不惊的喧嚣,突然间,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净子蹑手蹑脚的出现在门口,探头往里望去。

“国师大人,您还不休息吗?”

白分身端坐桌旁,目光仍停留在沉默不语的佐井身上,她对着门外摆了摆手,示意净子退下,口中则缓缓把最后一句补充完毕:

“总而言之,我们的穿越,都背负着拯救人类的使命,β世界线的未来,本该由你决定,至于我,你可以把我看成一个过客,我不属于这里,终有一天会离开。”

听完白分身的故事,佐井沉吟许久,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并未马上做出回应,白分身见状倒也没催,只是安静等待起来。

门外,眼见两人都不理会自己,净子无奈之下,只好先行退去。

“你来自平行世界吗?怪不得……近期剧情会发生这样大的变化。”佐井思考已毕,抬起头来,对着白分身幽幽问道:“我能说句心里话吗?”

白分身略微抬手,示意有话直说。

“在我的印象中,最终大BOSS是斑,辉夜,只要剧情能维持原样运转,那么鸣佐自然就能打败他们,拯救世界,而现在……”

顿了一下,佐井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无奈,沙哑着嗓子继续道:

“现在,你告诉我,辉夜远不是终点,未来还有大筒木一族本家,清扫者,计都那样的敌人入侵,这个世界早晚都将毁于战火,鸣佐也无力回天……”

“你不觉得,这个真相,对我来说太残酷了吗?”

说话间,佐井闭上眼睛,猛地摇头,似乎想把白分身的话从脑中驱散,但过了片刻,又睁大眼睛,充满希冀的望向白分身:

“我知道你很强,非常强,看在同为穿越者的份上,你能带我离开这个什么β世界吗?去你的世界就行!”

佐井的反应,大体上在白分身预料之中,毕竟身为穿越者,眼界不浅,明白大筒木一族的存在,更明白:博人传时期,桃式等人的入侵,意味着什么。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哪怕动漫没播到更后面的地方,但以佐井的智商,很容易就能看出这其中蕴藏的危机。

就凭他的金手指,肯定能等到危机降临的那一天。

为此,想要逃离,也在情理之中。

说到底,活过六辈子的他,心态早已不是个少年,兼之身为穿越者,终究是一个过客,对本世界并无太多留恋,关键时刻该怎么选择,自是不言而喻。

白分身看着满怀希望,像是想要抱自己大腿的佐井,没怎么犹豫,便直接答应下来:“可以。”

或许是白分身答应的太过爽快,佐井微微一愣,明显感到有些意外。

随后,便听对方继续说道:“你我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在这样一个陌生世界里,理应抱团取暖。”

“寂寞,孤单,彷徨,茫然,无人理解,无人倾诉,仿佛与整个世界割裂……”白分身怅然叹息,感慨万千道:“我太明白,穿越这种事,是什么感受了。”

说完,白分身站了起来,注视着若有所悟的佐井,缓缓把最后一段话补充完整:“自来也有句话说的很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建立在彼此理解的基础上。”

“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唯一能理解你的人,我相信,你同样也是唯一能理解我的人。”

“所以,我愿意帮你,正如帮我自己一样。”

白分身的话,让佐井一时有些失神,待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对方的身影早已消失。

昏黄的灯影处,只剩点点白光随风飘散。

一夜的辗转反侧过后,太阳照常升起,佐井顶着浓重的黑眼圈跨出房门【零零看书00ks】,门外,等候许久的卡卡西睁开眼睛,凝重问道:

“佐井,我无意探寻你的秘密,但我希望,你能牢记任务,尽自己所能的劝说雷洛。”

侧过头,看了一眼卡卡西胸前绑着的绷带,佐井动了动嘴唇,但还是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下头,便快步走过走廊,打算接着拜访白分身。

昨天一场谈话,让他心头的感触很深,经过一宿思考,有些东西,或许应该深入聊聊了。

望着佐井离去的背影,卡卡西眸中流露出一抹思索,这时,隔壁的房门打开,小樱信步走出,小声问道:“卡卡西老师,这样能成吗?我们要不要……”

“先等等。”卡卡西明白小樱想说什么,微微摇头,“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还是不要麻烦火影大人了,这终究是我们的任务。”

“好吧。”小樱无奈扶额,只好作罢。

与此同时,雨隐村,高塔顶层。

“斑先生,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尽管身为傀儡,但佩恩眼中显露的情绪,依旧被带土清晰察觉到了,那大概是困惑,怀疑,以及一丝丝的不悦。

佩恩身旁,小南的表情亦是差不多,她看着带土的眼神,宛如在打量一个神经病,显然对后者刚刚说的话完全不信。

“事情就是这样,白的实力,不是晓能抗衡的,原先是我们盯上了她,而现在……”带土沉默一瞬,面具底下的脸庞,不可抑制的浮现出苦涩:

“是她盯上了我们。”

“所以,你因为畏惧死亡,就接受了她的威胁,打算全盘推翻我们的计划,陪她玩一个名叫“角色扮演”的游戏……是吗?”

佩恩眯起眼睛,死死盯向带土,似乎很想从那只显露出的写轮眼中,察觉到说笑的意味,可惜,无论如何观察,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斑,是认真的。

这时,小南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放声厉斥道:“这太荒唐了!她把晓看成什么了?予取予夺的奴隶吗?斑!我告诉你,这种条件我们无法接受!”

紧随其后的,是佩恩面无表情的补充,他的语调仿佛凝结上一层寒霜:“晓历经无数血泪,一步步的走到今天,是为了实现和平,完成弥彦生前的理想……”

“斑,如果你硬要玷污这一切,那么……”

“你接下来,会是晓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