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文娱从综艺开始 > 第二百一十五章:获胜

第二百一十五章:获胜

“方景老师,喝水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维的经纪人张伟笑着递过来一杯水,当然,这个经纪人并不是欢瑞的经纪人。

湘南卫视虽然最红的主持人就那么几个,但其实他们主持人不少,多达十几位,张伟就是其中之一。

节目组为了捧自家人,让他们增加曝光度,美名其曰给参赛每个歌手准备一个经纪人,也是煞费苦心了。

然而从头到尾,这个经纪人就没什么用,只能时不时插几句话调节气氛,或者在歌手演唱时吹一波彩虹屁。

扬了扬手里的咖啡,方景摇头,“谢谢,不用。”

“方景老师,你对接下来的上场有担心吗?”

“你觉得许杰老师他们配合怎么样。”

“你最近有没有出新歌打算?”

……

这位张主持人属于自来熟,开头问了几个问题方景都回答,但后面越问越多,他都有点不耐烦。

虽然不想听许杰唱歌,但你也不用这么喋喋不休折磨人吧?

当着摄像的面方景不好板着脸,只能撇过头和刘维说话,躲过“经纪人”的尬聊。

但没想到的是,“经纪人”两句话插进话题,也一起聊了起来,方景像吞苍蝇一样难受。

“方景老师请准备好,马上到你们上场。”

“哦!来了。”

听到工作人员的声音,方景如释重负,起身离开。

出来休息室,刘维笑道:“很难受吧?人家看人下菜,说明你红,平时跟我可没这么多话。”

娱乐圈就是这样,阶层分明,凉得时候墙倒众人推,红的时候谁都黏上来巴结。

方景诧异看了刘维一眼,看来她在这里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

也是,半红不红,没有靠山,这里又都是前辈居多,能融得进人家的圈子才怪。

“今日没人识得星星一颗,明日何方做皓月一轮。”故作深沉,方景装了一个逼。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今天对我爱理不理,明天要你高攀不起。不说这些,我们下去吧。”

“是这个意思吗?”刘维站在原地凌乱,“不过我喜欢。”

后台,方景撞见下台的许杰两人,见面就是一阵互吹。

“杰哥,唱得真好,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你那深深的感情,虽然是梦,但不要失望,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会再次相遇,祝福你!”

“呵呵!”

方景笑得很灿烂,但不知道为什么,许杰第六感觉得他就是不怀好意。

“方景哥,你们也加油。”陆菲菲把自己最可爱的表情放出来。

她和方景没仇,也不想有仇,反而很羡慕嫉妒刘维能有这个朋友。

谁不知道方景一歌难求,关系搞好了,以后近水楼台邀歌都要简单得多,要不是许杰在这她都想约对方吃饭。

“嗯!谢谢。”

两人离开,方景站在幕后等待上场,刘维深呼吸几口气,把内心的紧张情绪压下去。

“接下来要上场的是刘维,陆菲菲请来的助唱是许杰,那她请的是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有请。”

观众席响起掌声,两人并肩向前,待看清方景面容后一声声高昂欢呼,掌声更加热烈。

为了公平,现场五百观众都是节目组精挑细选,从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中各选一批有一定音乐素养的出来。

演唱结束后由观众投票打分,他们不属于谁的粉丝,只凭自己的真实感受投票。

舞台两侧是伴奏的乐团老师,有古筝,笛,箫……

微微鞠了一躬,方景示意可以开始。

休息室里,一众歌手凝神静气紧张看着,妖孽方景不是浪得虚名,出道以来名作不断,现在各大音乐榜前十都快被他霸占。

虽然年纪不大,但谁也不敢小瞧,鬼知道这次他会唱什么?

许杰端着杯子喝水,一副毫不关心样子,可能是口干舌燥,一连五六口,杯子喝干了还拿在手里,见方景开唱后又对着嘴边倒,这时才发现没水了。

“是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放肆”

“相交淡如君子”

第一首是刘维的眉间雪,古风歌,现场伴奏加百万音响,演唱效果确实很好。

如果说之前的许杰唱的是情侣之间可可歌可泣至死不渝,那现在刘维欢瑞方景唱的就是一段还没开始爱情就已经结束的爱情。

曾经网上有一个话题,从没在一起和最后没在一起,哪个遗憾?大多是人选择前者。

刘维声音很古色,柔软时小家碧玉,楚楚可怜,让人有种心疼护在怀里的冲动。高冷时又英姿勃发,巾帼不让须眉。

有网友评价她是最适合唱古风歌的女声。

而方景音域宽,高音低音不在话下,转换自如,挥手则来。

第一曲完,没过几秒第二首开始,钢琴,大提琴,小提琴……西方乐器伴奏。

“来了!”

四十秒伴奏,许杰侧耳倾听,得出结论是这应该是首现代歌。

“入夜渐微凉”

“桃花落地成霜”

不可能!

休息室里,不要说许杰,韩虹等人都瞪大嘴巴,背景音乐和伴奏都是西方乐器,但一开口为什么会是古风?

关键切合很好,没有半点突兀。

“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

“入凡尘伤情着我”

“生劫易渡情劫难了!!”

“折旧的心还有”

“几分前生的恨!!!”

……

从最开始的低声喃语甜蜜幸福,到最后的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男女高音互飚,一段比一段高。

恢弘大气的背景音乐加上惊艳的演唱,全场热血沸腾。

“这高音,啧啧啧!!”韩虹惊讶。

许杰脸色一白,垂头丧气,他输了,不管从哪一个方面。

方景这首是新歌观众第一次听,新鲜感足00kxs.com,哪怕是唱错了都没人知道,他就不一样,一拜天地会被拿来和以前比较,唱的差点人家就不满意。

而且二人高音环节他听了都有点沸腾,更不要说其他人。

一曲歌完,方景和刘维鞠躬,随即下台。

拍了拍胸口,刘维深吐了一口气,“总算唱完,紧张死了。”

方景轻笑,”唱得很好,继续保持,后面只能靠你自己了。“

“后面?这场能过我就知足了,后面韩虹老师和孙北老师我不是对手,你什么时候回魔都?晚上我请客。”

“下次吧,我一会就得走,那边有点事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