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锦绣农女种田忙 > 第6205章 纸缠香

第6205章 纸缠香

鄂州城区。

这里是高危地带。

若是从空中俯瞰,就能看到无数的乌巢湖水军着牛皮甲如同蚂蚁一样,散播在整个鄂州,乌巢湖、江南路上,四处探访者病情,手持着邸报四处宣扬着卫生的重要性。

刘御医发明的牛皮甲也并非没有出处,刘善曾经跟随着刘预来过乌巢湖水军营寨,当时营寨里的卫生标准防虫驱蚊之事,还是刘善做的。

牛皮甲是卢战龙水军的标配,作为一只尚处于训练之中的水军,连自己的船还在熟练当中的时候,铁甲的配额并不是很多,军卒训练都是用牛皮甲充数。

而刘善也是一个细心的人,刘御医研究小须弥虫,研究的正起劲,刘善的牛皮甲的提议,得到了刘御医的认可。

齐星云将刘御医和刘预的两本札子,放在了一起,看了半天说道:“也就是说此次钱州鼠疫和鄂州水疫,其最好的方法,就是截断传播途径,搞好卫生?”

齐星云拿着札子,这是刘御医作为大齐神医的观点,截断传播途径、搞好卫生。

刘御医的做法是继续推广骆风棠护**曾经的做法,消灭老鼠,用的手段居然是抓蛇投放到疫区。

刘御医说蛇是长虫、鼠是穴虫,本不同源自无染病之虑。提出用蛇来消灭老鼠的手法,受到了众将士的一致好评。

刘善在鄂州以及两湖、两江、两浙等地的做法,就是消灭蚊虫,挨家挨户散发纸缠香,清理城中淤泥,消灭蚊虫。

他们共同的做法,草木灰烧制的消毒液,也是现场制作,简单快捷而有效。

“那个就是纸缠香吗?”齐星云指着远处的熏灯问道。

王昀点了点头,跑了过去,摘下了鹤形熏灯的鹤冠,将里面的纸缠香端了出来,放到了皇上身前说道:“蚊性恶烟,旧云,以艾熏之则溃。然艾不易得,俗乃以鳗、鳝、鳖等骨为药,佐以松香、浮萍、硫磺,以纸裹长三四尺,旦夕熏之,可以驱蚊。”

“秋天的蚊子都长着牙,叮一下就是一个大包,还容易生病,这纸缠香就点了几盘。”

“端午时,收贮浮萍,阴干,加雄黄,作纸缠香,烧之,能祛蚊虫。”

“只不过雄黄烧起来,味道不大好闻,皇上面前的纸缠香里是没有雄黄。”王昀解释着纸缠香的来源。

“张阁老到了没?”齐星云让王昀把纸缠香端走。

“说阁老,阁老就到了。”王昀探着身子,老远就看到了张廷玉急匆匆的步伐。

一番见礼之后,齐星云将手中的札子递给了张廷玉说道:“张阁老,刘阁老让齐伟明留在鄂州知府,这件事你怎么看。”

张廷玉早就看过了刘预的札子,这份札子在尚书省的时候,就已经抄录成了数份,归档和左丞、右丞都要一份,皇上这里是原件。

张廷玉还是再次看了一遍札子说道:“臣原则上同意刘阁老的意见,一来,皇上给了刘阁老便宜行事的圣命,那是皇上对刘阁老信任,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自然是这份道理。”

“二来,皇上和臣咱们都在京中,不在鄂州,鄂州何等情形,我们都只是通过札子在看,对于其详情,都是知之不详,反而耽误了事,既然派出了钦差,就让钦差督办就是。”

“再有就是皇上,这鄂州的烂摊子,既然是齐伟明闯的祸,自然要他自己兜着,刘阁老古稀之年去给他处理,他自己也得负这个责。一走了之反而便宜了他。”

齐星云点头算是同意了张廷玉的说辞,张廷玉的这三个理由,代表着京中官员的理由。

而刘预给出的理由非常简单,他需要利用鄂州知府、衙门和各县知县事的组织架构来处理瘟疫之事,罢免了齐伟明,马上换个人,很难调度所有人力物力财力赈济、解救灾区的百姓。

人定胜天,自然要依靠普罗大众的百姓来打赢这仗,那自然是物尽其用,这次的敌人,不是汉人,而是时疫。

刘预并没有提出让齐伟明戴罪立功之说,而是用秋后算账来形容此事。

“朕就怕此事过后,自罚三杯,平调别处了事。”齐星云叹气的说道。

为了救更多的人,齐星云同意了齐伟明留在了鄂州,发挥他仅剩的作用。

但是他很担心,官官相护之恶习,到最后连流放都省了,再自罚三杯平调或者官复原职,苦的还是百姓。

齐星云将桌上的红笔拿了起来,在齐伟明的名字上打了个圈,王昀浑身一哆嗦,看了张阁老一眼。

这个眼神很简单,皇上要杀人了。

张廷玉立刻会意,皇上拿起了那根用于朱批处斩的笔,就代表皇上心中已经有了杀意。

齐星云拿着刘预的札子说道:“鄂州位于两江交汇之处,四通八达,此次水疫,流传甚广,通传各路严加防范。”

www.00kxs.com 张廷玉点头,这件事自从出了鄂州之事之后,反应快点的州府,早就开始了第一时间的封堵流民之事。

比如京城在最后一次的商船离开码头之后,就开始封堵,严防死守,反应的速度最快。

张廷玉笑着说道:“眼下进了深秋,各地商队都离开了京城,商贸随着冬日临近也变得萧索起来,封起来,也没什么。驰道还能通行,调运物资无碍,等水疫过了,百姓们也心安。”

他很庆幸这次水疫爆发在深秋之后,若是在盛夏时节,商贸频繁,病患更多,对大齐的商贸活动的影响会非常剧烈!

他这个主持商改之事的阁老,到时候考评自然是得个中下评,坐在阁老位上,得个中下评,大概等同于引咎告老了。

齐星云看着刘预札子,叹气的说道:“鄂州地区,广泛的缺少艾草、青蒿、烧制草木灰草料和木料、纸缠香、牛皮、鹰嘴面具和朕让科技苑做的面罩。”

“国帑那边撑得住吗?”

国帑的进项,还没进的时候,就已经早就有了去向,尤其是大齐四处都在修路的时候,这进项有多少,都不够往驰道里面填,齐星云有点担心国帑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