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红尘修道人 > 第一百一十章 离奇事件实力增

第一百一十章 离奇事件实力增

其实杨梦生和顾玄本无仇怨,这事根源还是出在顾问魔身上。

十年前,杨梦生只有源力境大成的实力,但年少轻狂,从不把前辈高人放在眼里,总觉着以他的天资超过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他还有个爱好,哪怕到现在也未能丢掉,那就是贪图欢愉,常常流连于风月场所,最喜欢的便是这芙蓉楼了。

然而有一次不知怎么地就冲撞了顾问魔,本以为以他在凌云洞天的地位,就算是炼髓境高人也会给些面子,不作追究。

但顾问魔此人却是有些古板,不知变通,不仅当场狠狠教训了他,还通知了洞天之人,导致他不仅身体受到创伤,心里亦是憋屈苦闷,甚至心性出现了波动变化。

有此一出,一直好面子的杨梦生这才去了神魔域游历修行,当然这也是他境界突飞猛进的原因。

虽然多年过后,他已恢复了过来,亦是知晓顾问魔当年也无坏心,但这个心结始终不曾消失。

当听说顾问魔逝去,他以为他彻底放下了,毕竟人死如灯灭,再大的仇怨也该了结了,更何况二人之间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不过就当他见着顾玄之时,心里的郁结之气又再次出现了,而且十分汹涌,那时他便知晓,看来他还未真的放下,便起了心思要好好捉弄一下顾玄。

虽然叶玄报出了段红尘的假名来掩饰,但杨梦生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便已知道其人正是顾问魔之孙!

多年前他也是见过顾玄的,虽然现在有了些变化,但样貌更是像顾问魔了,这作不了假。

当时他可是又惊又喜又烦躁,心思一动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咬着牙拿出了当年在神魔域巧合得到的神药仙魔催情散来。

此药药力强大,号称连仙魔都逃脱不掉,虽然有些夸张,但也足矣说明其功效。

如此神药,虽说主要起到催情,混乱人神志之作用,但若是能够阴阳和合,也不失为一场机缘,能够快速的增加修为境界。

但若是不能阴阳合一,那么就要受点罪了,一番狼狈定然少不了,相当考验人的意志,杨梦生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而且药效过后还会有些副作用,可能要多娶几房妻妾才行,但不要以为这是好事,若是太频繁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不过此事确实并无性命之危,待到修为渐渐提升,亦是可以逐渐消除此状况,可见杨梦生确实只想出口气。

凭着他的身份以及多年来的交情,通过芙蓉楼之人,很容易就办妥了此事。

此物杨梦生也仅有一份之量,本想着留着自用,欢愉同时还能增长修为,堪称至宝啊,便一直随身携带。

但此次为了出一口怨气,杨梦生竟然舍了此物,不得不说这执念太过可怕,不过他也未想到会出现了变故……

而此时进了门去的花想容,一脸的冷笑得意,好似在说,我看你这会再往哪跑?

进了静室里屋,花想容一看叶玄这厮正在练功,对外界却毫无察觉,心中暗道,这小子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果然经验缺乏,虽有些实力,但也上不了台面。

思绪一转而过,如此天赐良机,正是报仇的好时候,不过,一剑杀之太过便宜此贼,想到这里,花想容收起了剑来,就准备好好炮制一番叶玄。

然而花想容可能太过关注叶玄其人了,报仇心切,却是未能注意到屋内飘散的粉色烟雾……

花想容渐渐的靠了过去,缓缓伸出手来,就想先制住叶玄,再行报复之举。

但就在她触碰到叶玄身体一刹那,被突然动作的叶玄一下就给搂在了怀里!

毫无心理准备的花想容一下子就失去了从容,羞红了脸,瞬间变得浑身无力,怎么也提不起劲来,亦是忘记了她乃是炼髓境的高手。

可还没完,粗喘着呼吸的叶玄,浑身滚烫,慢慢睁开了赤红的双眼,里面满是**之色,对着花想容就是一顿亲吻袭来!

“轰~”的一声忽然就在花想容脑海里炸开了,她活了这么些年可还从未经历过如此之事,一时间竟是忘了抵抗,就这样二人交织在了一起。

就在将要深入陶醉到其中之际,花想容突然恢复了一丝清明,想到她可是来报仇的,怎能行如此苟且之事?

可就当她欲要反抗之际,叶玄滚烫的身体再次靠了过来,花想容再次被亲吻住了柔唇,一阵酥麻之感直入她的心底,娇躯亦是颤抖不已……

在粉色烟雾的助兴之下,花想容最后的一丝理智淹没在了**之中,很是投入的行了鱼水之欢,好不快乐!

而叶玄原本吸纳了太多的源力和催情散,身体已然快要爆炸,此时却是得到了缓解,亦是陶醉在了其中……

三个时辰过后,叶玄悠悠转醒,却是觉得头疼难耐,一手捂住头轻轻晃动起来,可这是怎么一回事,略微一回忆,突然暗道不好,他之前好像遭到暗算了!

叶玄急忙准备起身查看,想要知晓自己此时到底是何处境!

一查看却是不得了,出了大事,不仅自已赤身**,地上更是还有一曼妙女子安然入睡,不着片缕,凌乱的一切无不在向叶玄诉说着一些事情的发生。

突然一些记忆片段在脑海中浮现,顿时让叶玄惊吓出一身冷汗,再偷偷一瞅女子侧脸,更觉不妙。

叶玄来不及再多做思考,快速穿上衣服,带上红尘,连忙出了静室门去,大步离开,连押金都不要了,此地真不是久留之地啊!

而就在叶玄离去之际,地上的花想容忽地睁开了眼来,脸露奇异复杂之色,原来此女亦是早就醒了过来,却是没有惊动到叶玄。

花想容淡定的穿起了衣服,不过突然间脸色又变得通红,好似又想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心中暗道,保持着这么多年的清白身子都让这个小贼给毁了,便宜占尽了,就想离开,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如是想到,檀口却是不由轻启喃喃道:“顾玄~顾玄~”脸色变得更红了。

而刚狼狈逃出芙蓉楼的叶玄却是渐渐缓了过来,神思一动,便察觉到有些不对,先不谈机缘巧合下和花想容发生的妙事,二人的关系过于复杂,是怎么也理不清了,等到以后再处理吧!

现在主要是感觉到自身修为不对,在闭关修炼之时,他还是搬血境初期的境界,可这会怎么已经变成了炼髓境初期,难道极品源石如此厉害?

可是按照常理来说,顶多能到搬血境大成圆满才对,这中间到底出了何差错变故?又是何人释放毒雾暗害于他?

若是真想害他,怎么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他提升到了如此境界,一切都是迷雾重重,不得而知。

实在想不明白的叶玄,也不想了,直接运转了元神,手指这么一掐一搭,开始了卜算。

由于实力的提升,反哺壮大了元神,卜算心经亦是在逐步提高,也不像之前那样耗费心力了,推算这么一件事,已变得颇为容易起来。

盏茶过后,叶玄收起了卜算神通,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具已知晓,不过此中详情却是让人哭笑不得,感情是遭到了顾问魔的牵连。

不过换个角度一想,这也算是他的因果,不算是无妄之灾,而且还让他因祸得福,竟然直接就炼髓了,不得不说人生际遇之奇妙。

【零零看书00ks】 虽然此事是顾玄的因果延续,杨梦生亦是师出有名,但叶玄却是不准备就此揭过,如此率性不顾后果,怎么着也得给他个教训才是。

这么一寻思,叶玄还不准备走了,反正现在也已经有了炼髓境的实力,也不用在过于惧怕,至少保命的底气有了。

再说若是不给杨梦生这厮一个深刻的教训,怎么能对得起他经受的这一番劫难,后面还不知道如何面对花想容呢,叶玄心中也是深感不爽呐。

而此时穿好衣物,整理完毕后的花想容却还未曾离开静室,她心中也是有些怀疑和不解。

刚穿衣服之际,她突然察觉到自身炼髓初期的实力,怎么已经变成了炼髓中期了?

虽然她在炼髓初期已有了不少的积累,可是想要突破到了中期,那还差的远,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冲关修炼,怎么就突破了呢?

而且此事颇有古怪,以她炼髓境的实力,竟然会神志不清,陷入到了**之中不能自拔,彻底迷失了自我。

要知道,正常情形下,这绝对是不可能出现的状况,除非~遭到了暗算!

但出了这种事,花想容实在是不好明着查探此中缘由,太过羞煞人了,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出了静室门去……

已经走在了河东城外的杨梦生,这时还陷在快乐得意之中不能自拔呢,深深为他的这一番设计感到高明精彩,却是不知有一句古话,叫做乐极生悲!

就在路过一片竹林之地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盘坐不远处的身影,怎么越看越熟悉?

一细看,杨梦生忽然一个激灵,有点难以置信,使劲的揉搓了一下双眼再看,这下才肯定不是眼花,真的是顾玄其人!

虽然刚开始有些慌乱和惊讶,但是一想他只要死不承认,顾玄能奈他如何?

再说他乃是搬血境大成圆满的高手,而顾玄最多才是搬血境初期,虽然也算是天才,但怎么可以和他相提并论?

无论怎么样都是他占上风,又有何可以惧怕的?

想到这里,杨梦生顿时有了底气,也不在犹豫,反而快步过去,笑着打起了招呼来。

“这不是段兄吗?在此地竟然也能碰面,真是缘分啊!”

叶玄也挺佩服杨梦生其人脸皮之厚,才刚刚算计了他一把,此刻竟然可以若无其事的和他坦然相对,真不愧是大派弟子,心有城府。

“确实有缘啊,杨兄,人生何处不相逢呐!”

看着叶玄有些玩味揶揄的语气神色,杨梦生顿时有了些预感,此事怕是出了纰漏,让其察觉到了端倪,但他脸上亦是保持着笑意道。

“是极,是极,此乃幸事,值得痛饮三杯,何不趁此机会交流庆贺一番?段兄高才,一直深入梦生之心啊,若是能够再赐教一番,定能让梦生受益匪浅!”

杨梦生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把叶玄说得一愣一愣的,难道真不知道他来此的用意吗?

很明显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却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由此可见,杨梦生非是蠢才,完全就是滑不溜秋的,想让别人无从下手。

若不是叶玄通过卜算之术知晓了缘由,还真不敢相信,大派弟子杨梦生,一个前途无量之人竟会做出如此无品下作之事,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过叶玄也不会如此轻易地就被绕了进去,他可没忘在静室内发生了何事,此事无论如何也不能简简单单就此揭过罢手。

“赐教?也好~杨兄竟有如此雅兴~那么小弟也就舍命陪君子一回~定不让杨兄失望而归!”

说完此言,叶玄缓缓拔出了红尘,双眼直盯着其人,好似有一道火花闪现。

杨梦生眼神一凛,先是诧异而后便轻笑了起来,此事果然露了底,虽然不知道做得如此隐秘怎还会被顾玄知晓,但竟然敢向他拔剑,那么再给个教训也亦无不可。

“段兄~这是要~切磋剑法,看看梦生成色?”

叶玄笑而不语,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给了个眼神自己体会。

“既如此,也不能扫了段兄兴致,那么梦生就多有得罪了!”

看着叶玄并不回话,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杨梦生也不再多言,动手他可没怕过谁!

在神魔域游历修行的磨难,可不是常人能想象的,他什么没经历过,还会真的惧怕顾玄不成?

只不过已经下过一次手了,还不是那么的光彩,杨梦生多少有些心虚。

而且事实上二人并无什么深仇大恨,想着若是能够糊弄过去最好。

可谁想顾玄不知趣啊,那就不要怪他了,或许也是一件好事,说不得通过此次教训,以后也能看清形式,活得长久些。

心思转动到这里,杨梦生也不再犹豫,对着叶玄就是一字长剑袭来。

可能出于实力和自信,想着顾玄不过是一搬血初期之辈,定然能够手到擒来,杨梦生便未用出全力。

不过这一自大疏忽之举,却是他的落败之始和悔恨之源。

见杨梦生并未用出全力,反而留有余地,叶玄笑得更开心了,和他对战竟然敢不尽全力,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吗?

虽然杨梦生并不知晓他已经炼髓,留着三分力亦是情有可原,但是这与他何干?

叶玄可不管什么原因,是轻看他也好,还是手下留情也罢,可以多省点力气,又何乐不为?

随着叶玄心思的一变换,红尘突然一个加速,直冲着杨梦生耳鬓而去,“嗖~”的一下一道血红印记出现在了其人俊朗的脸上。

未能及时反应过来的杨梦生被吓得一身冷汗,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但亦是准备加强自身防护,可不能这么栽了,但就在他将要动作之际,经过叶玄改良过的九转归源掌已经拍在了杨梦生胸前!

一击之下,就让其人跌倒在地,失去了抵抗之力。

叶玄压根就没想过浪费时间,也不准备和杨梦生慢慢玩下去了,快速解决才是正道。

红尘横在杨梦生的脖颈之侧,吓得他一动不敢动,生怕刺激到叶玄一个手不稳,让他彻底了账。

而叶玄此时却缓缓道:“杨兄,好玩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