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死之冠冕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死之冠冕

    嘭——

    黑沉沉的海面被一只巨龟砸中,接着有一尊披发神人踏龟现身,在他手臂上缠绕一条粗壮凶猛的蟒蛇。

    “踏龟披发,臂环蟒蛇,这是本尊的另一重法相。”姬飞晨看到披发神人出现,目光一凝,小心翼翼往后退。

    但荡魔玄圣仍注意到他,盯着遍体鳞伤的姬飞晨看了看,荡魔玄圣眼眉流露不满之色。他拿出真武剑对准姬飞晨:“废物!”

    剑罡以迅疾之势斩向姬飞晨。姬飞晨心中一惊,根本来不及躲闪。眼睁睁看着那一剑击中自己,剧痛从胸口传遍大脑,但随后剑罡斩断冥海巨神身上的黄泉之气,帮自己扫除黄泉魔女的诅咒。

    死气消散,姬飞晨安然返还冥海,阴冥大道重新连通地界法则,将伤势一一治愈。

    “无语,这家伙非要这样疗伤吗?”

    接着,他又感觉到一阵仙风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精神振奋。

    “太元道尊?”这熟悉的气息,可不正是太元道尊的天元紫气?

    但是跟荡魔玄圣不同,道尊虽然也施展法天象地之术,但却并非戎装战甲,而是一袭紫霞仙衣,展现仙门道尊的风度。

    头戴金冠,腰穿佩环,道尊手持羽扇,含笑站在荡魔玄圣背后。他根本不急着上前跟黄泉魔女交手,而是对散落在冥海上的众道君说:“怎么样,你们和她交手,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被完虐一顿吗?

    诸位道君来到教主身边,而黄泉魔女手指缝中的残留大圣也一一下来拜见道尊。

    太元伸手一指,冥海之上升起一重精巧华丽的三元金殿:“你们留在这里歇息,暂作观望。”

    “那这魔女……”

    “我们跟她纠缠看看,你们在旁揣摩,看看能学到什么。”随后,太元道尊看向黄泉魔女,随手甩出几个仙术,打断魔女正要施展的几个黄泉密咒。

    魔女动作一顿,看向荡魔玄圣身后的太元道尊。

    “哼,老鬼不敢上前跟我打一场吗!”魔女心中暗暗恼怒,面对荡魔玄圣的剑法,魔女本欲施展其他国主神的专属神通,但被太元道尊察觉,只能以自己不擅长的肉搏战和荡魔玄圣纠缠。

    “荡魔执伏魔卫道之职,贫道岂可逾越?”太元道尊除却在后面帮诸圣疗伤外,时不时甩出一道仙术,恰好到处的打断魔女暗中动作,迫使她和荡魔玄圣正面交锋。

    噗嗤——

    仅一个分神的功夫,魔女肩膀就被荡魔玄圣的法剑刺穿。

    “跟余交手,阁下还有心思应付道尊?莫非看不起在下?”真武剑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一重重虚空随声裂开,斩断过去时空,以玄妙的因果之法在魔女身上又留下一道剑伤。

    不过很快,那些剑伤便自动愈合,魔女的真身彷如无缺无漏的完美之体,继续和荡魔玄圣交手。

    三元金殿,道尊轻轻一笑,问身边众人:“你们看出,她是怎么疗伤的吗?”

    姬飞晨走入金殿,看道尊如同讲师一样给诸圣解析,心中古怪起来:“这两位是真不担心魔女的威胁啊。”

    诸位道君盯着魔女看了看,有人说:“应该是黄泉海的本源?黄泉不灭,道性不灭,故而可以不断疗伤。”

    “不对,黄泉海已经消失。”姬飞晨的冥海覆盖地界,在这件事上最有发言权:“地界核心虽然留有黄泉本源,但黄泉海化作血液成为大陆真身的一部分,怎么可能提供多少力量?”

    “那是她从地界调动法力?毕竟我等层次,法力就无穷无尽,更别说玄圣。”

    “也不对。那也不能让她完好无损吧?你们瞧,元帅身上都多出几道难以治愈的伤痕呢。”

    “莫非是秘术或者灵宝?”

    “差不多。”道尊看众人猜得差不多,方耐心为诸圣讲解:“因为她身上有一重铠甲。只要那重铠甲不破,她就不担心被人击杀。你们想想,黄泉大陆虽然辽阔,但那些黄泉土石构成的躯体,如何抵挡你们这么多人的攻击?”

    “这倒也是。”自己等人虽然是驻世化身降临,但各种杀招打过去,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伤害的痕迹?

    道君的眼镜忽然闪烁银光,他恍然大悟:“看到了,在她体表的确有一层几乎看不见的薄膜,应该是这重铠甲保护她的大陆真身,确保她的安全?”

    “没错,那是“幽狱邪冥铠”,自黄泉孕育,以众生恶念汇聚‘地狱’概念所成就的神兵。”

    “地狱?”姬飞晨心中一动:“十八国主神,十八地狱?”

    “没错。她吸收其他国主神的力量构成地狱雏形。再以黄泉之中的恶人邪念炼制铠甲,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恶灵邪念存在,她的铠甲就永远不会毁灭。”道尊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看着姬飞晨。若非姬飞晨不肯入自己座下,这是多好的弟子人选啊。

    “那如何破去铠甲?”

    “第一,瓦解“地狱”的概念,或者化解那些邪灵恶念。第二,绕开铠甲直接攻击她的本体。你们瞧,荡魔的手法就是绕开本体,以阴阳剑罡直接刺入体内。但因为幽狱之铠的庇护,很多剑伤根本无法奏效,哪怕奏效也会马上治愈。除非……”

    “除非元帅降临本体吗?”宁溟仙子苦笑,她当然看得出来,不论是太元道尊还是荡魔玄圣,如今都是道君级别的化身降临。貌似面对黄泉魔女,也没打算动真格的。

    “放心吧,一切还在掌控之中,除却我们俩,幽冥教主还在一边看着呢。”

    没错,教主手持神钟站在一旁,为黄泉魔女造成莫大压力。

    如今教主没有出手,仅仅玄圣正面交战,太元道尊从旁辅佐便让自己陷入苦战,若是教主也动手呢?

    “他们三个联手,不需要太多技巧。只要荡魔玄圣施展水之力,幽冥教主调动地界之力,太元道尊操控天元之力,配合三元秘阵就能把我封印。”

    打不破铠甲,但可以直接将魔女封印!

    “果然还是我对玄圣的境界掌握不多。如果再有三百年,不,哪怕只有十年,我也能真正熟悉玄圣的力量,而不是被这些人一次次压制。”

    想到这,魔女银牙一咬,头顶忽然浮现一尊冠冕。

    “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动用黄泉的根本神器了!”

    这冠冕一出,立刻化作和魔女匹配的尺寸戴在头顶。

    死冕,或者称呼为死之王冠。这是宇宙“死之概念”升华而来的特殊神器。在黄泉浸泡无数载,是本来黄泉之主执掌众生死亡的根本灵宝。

    “哦?终于动用真本事了?”幽冥教主笑吟吟在旁边说:“荡魔你小心点,这冠冕给我留着。未来执掌地界还有用。”

    “明白。”荡魔玄圣的目光更认真几分,身上的蟒蛇和脚下的玄龟同时消失,在身后融合为一座“玄武之门”。

    “接下来,余要动真格的,你小心了。”

    一听这话,魔女脸色忽青忽白:“到现在,你们还有留手?你们真以为,吃定我了不成?”

    道尊不屑道:“嗯,当然吃定你了,不然你还能翻天不成?黑死冕,这东西的功能和用处,本座甚至比你更清楚。”

    黄泉之主的无上至宝,他怎么可能不事先防备?

    在玄圣们的讨论中,至少有五种办法将这件黑色冠冕无伤封印。

    “那你们就试试!”魔女一指头顶的冠冕,顿时射出无量光辉开辟一条从起源延伸至当下的时光长河。

    “所有死去的亡灵,全部给我出来!”

    浩荡飘渺的时光长河之上,突然涌现一道道粗壮的黑气,以最为粗暴的方式将死去的生灵唤醒。

    死于谋杀,死于刑罚,死于战争,死于火焰,死于严寒,死于饥饿……各式各样的死亡汇聚在一起,将时光长河变作一卷死亡的交响乐。而这种种死亡的概念,正是黄泉冠冕之上所镶嵌的颗颗璀璨明珠。

    当无数的死链接在一起,当黄泉之主的意志君临时光长河。哪怕道君在内的所有死者,纷纷从时光长河中站起。

    “等等,怎么还有禹族?”玉素道君连忙查看自己的袖袍,自己的同族仍安然留在袖袍中。

    “这些并非真正的灵魂,而是她通过冠冕的权能,借助死的概念,将时光中存在的死者拉到当下,形成一个个只知怨恨和复仇的幽灵。”太元道尊仍是那副不以为意的表情:“别担心,有教主在,他会对付。”

    无数生命印记悉数化作死灵,从遥远的过去杀入当下这个时间点。

    “咯咯……三位以为,妾身这些死灵如何?比人间生灵多出百倍千倍的数量,倒要看你们如何应付!”

    魔女脸色一正,又换上另一幅口吻:“朕的王冠镶嵌世界所有之死。就算你将黄泉国召唤的子民杀死又如何?只要世间明确存在死亡的记录,那么存在过去时光中的所有死者,便天然受到朕的操控!而且,时光永恒,过去不变。这些亡灵不死不灭,根本不怕你的神钟!”

    幽冥教主持神钟打散最初几波死灵后,果然发现这些幽灵源源不绝,除非自己一口气把整条时光长河所记录的亿万兆死者统统抹掉。不然,这些死者就会源源不断的催生。

    “掌控‘死’之本源的黄泉之主,果然是宇宙开辟以来的最大劫数啊。”

    教主望向远处的太元道尊。

    道尊气定神闲的扇动羽扇,似乎很是放心把这个劫数交给幽冥教主。

    想要坐稳地界之主的宝座,可不能指望单纯的利益交换。这场浩劫最终的主角,就交给你来担任吧!

    不久的将来,宇宙即将面临一次变革。要么虚空诸界的体系,要么三界一体的结构。在此之前,需要把宇宙的因果清理干净。

    黄泉之祸被视作最大灾祸的原因,便是“黄泉之主”必然进行的一步——召唤死者作战。

    这也是宇宙必然发生的一幕。将过去时代所有死者唤醒,对现存的生者进行复仇。唯有这样,才能消弭宇宙沉积至今的所有因果,以干干净净的新面貌迎接崭新的大时代。

    太元道尊:“教主,不论如何,你已经参与进来,那么这一场浩劫就由你来做主角。成功之后,自然可归入玄圣之列。”

    “真是一个麻烦。早知如此,方才就不激她了。”青衣少年摇摇头,轻拍狮头示意。那青狮一声大吼,跳入人间界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