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十章同门情谊

第十章同门情谊

这一晚,自然没什么动人暧昧的情节。虽然二人是盟友,但姬飞晨对萧莹可信不过。同样萧莹信不过姬飞晨,二人布置阵法后各在一方,彼此互不干涉。

到寅时的时候,姬飞晨叫起萧莹,二人再度上虎离山。

“怎么这么早?”萧莹忍不住抬头看天。寅时又名平旦之时,太阳从地平线升起,但是月亮还没真正落下,并不适合和魔狐斗法。

“只能选择这个时辰。别忘了,辰时又名出云之时,瘴气升腾。辰时、巳时都是毒瘴浓郁的时刻,直到午时之后阳气渐衰,转入六阴时辰。”

姬飞晨掐指测算:“昼夜十二元辰,分六阴六阳。子丑寅卯辰巳为阳时。夜半子时一阳生,鸡鸣见丑曙光萌……”

“如果我们真要选择入山的时辰,在阳气起来后,毒气会随之升起。辰时之后已经晚了。”

“而午时之后的六阴时同样不行。午时阳盛而衰,一阴再生,但此刻浓雾毒瘴还在。经历未时、申时之后阴盛阳衰,这时候毒气的效果才慢慢下去。而夕阳之刻明月复起,又进入魔狐的主场,不适合我们入山。”

二人盘算时辰,毒瘴的起伏应该从辰时开始算,受到日光照耀,毒气渐渐升腾,在天地间形成瘴气。所以,青天白日绝对不适合入山。加上魔狐拜月,在夜晚得到加护,他可以吸收天地间的太阴之力。黄昏之后也不行,就连子时、丑时因为月亮还在,姬飞晨二人也不能入山。

所以,时间只能放在寅时。

萧莹听过姬飞晨的解释,蛾眉蹙起:“师兄想法不错,但寅时正是毒虫最活跃的时刻,我们在这个时候去?”

寅时毒虫活跃,辰时毒瘴升腾,在萧莹想来,只有卯时最安全。

姬飞晨对萧莹解释:“虎离山留下一线缺陷,唯有卯时日耀且毒气未起来的时刻最适合我们。但如果在一个时辰内不能杀死魔狐。他利用迷障将我们关在山中。辰时大雾弥漫毒气蔓延,反而能将我们一网打尽。”

这跟姬飞晨布置洞府陷阱类似。将人引进来之后一举击杀。可他们入山的时间只有这一段时间,不去也不行。

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望着虎离山,姬飞晨升起滑稽之感。明知山有虎?但这座山不是叫虎离吗?

“一个时辰绝对不够,所以我们要找破除毒瘴的法子。因此要在毒虫积聚的时候想办法。”姬飞晨选择寅时,目的并非入山铲除魔狐,而是在山中寻找克制瘴气的法子。

俗话说“毒虫出没之地,三丈之内必有解药。”虽然不见得准确,但万物相生相克。能在毒物周边生存的物种,具备一定抗性是必然的。虎离山常年弥漫毒瘴,相应的山中必有克制毒瘴的灵药。不然在毒瘴中,这里的毒虫怎么生存?

日光渐起,但还没驱散夜幕,二人偷偷在月下行动。

弯弯曲曲的蛇影在沟壑间蜿蜒,有些毒蛇已经瞄准萧莹和姬飞晨。

姬飞晨一抬手,魔龙锏在周边一转,黑色龙气扫过,诸蛇纷纷软在地上无法动弹。

“师兄的龙气果然厉害。”萧莹见状,不觉笑了。是啊,龙气克制长虫,这些毒蛇对姬飞晨根本无效。

行走一阵,二人身边落了一大群虫蛇。萧莹手中拿出一把寒匕,随便记下点过,将虫蛇一一点杀,取其蛇胆虫丸研究。

二人琢磨了一阵子,姬飞晨沉吟:“要说效果,最佳者应该是蛆药。”

“蛆药?”萧莹皱起眉头,姬飞晨话说的文雅,可实质上所谓蛆药就是地龙的粪便。二人击杀不少丹纹地龙,试验之后发现它们的粪便最能抵抗瘴气。

“这些丹纹地龙平日在土壤中行走,它们适应瘴气。它们的粪便最管用。”

但是萧莹毕竟是女孩,可不乐意将粪便涂抹在身上。

“还是另想他法吧。”

别的办法?

姬飞晨想了想:“魔狐吸收太阴之气,此地承载月华,或许有类似草药。”

二人又找了一阵儿,在远处一块青石下发现一颗闪烁荧光的草药。

“是金线月合草!”萧莹辨认之后快步上前。

金线月合草,吸取太阴月华在极阴之地生长,因其叶子脉络如同金线纹路,由此而得名。在阴冥宗,这是白脉和黄脉常用的草药。白脉吸收月华,黄脉则用来温养灵砂。

“此地毒瘴浓郁,但月合草能够在这里生长,必有解毒之效!”姬飞晨沉吟一番,拿出锄头将药草采下递给萧莹:“师妹先拿这一株,回头如果再找到另一株,我再用。”

接着,二人走走停停,不过月合草难寻,再也找不到第二株。

“师兄,你那边如何?”

“没找到。”姬飞晨瞥了远处藏在树下的那颗金线之草,状似无意说:“看样子找不到了。算了,反正我用蛆药也成。现在时辰已晚,我们赶紧离开。”

仅仅是卯时四刻,为什么现在走?萧莹没来得及问,只见姬飞晨拿出“匿身灵符”,轻轻一抖,二人失去踪迹,悄然从山中离去。一路上二人小心谨慎,没有留下任何回来的痕迹,只留下一条上山的路,路上有各种毒虫的尸体。

“这……这是告诉别人,我们还在山上?”萧莹心思敏捷,路上一想便明白姬飞晨的打算。

“没错。”二人离开虎离山,寻隐秘之地藏身。姬飞晨拿出收集的蛆药,以木鼎焚烧蛆药,收集香气作为祛除毒瘴的丹丸。萧莹也开始以门中秘法服用月合草,让药性在体内流转,增强自己的抗毒力。

不过萧莹闭目打坐,没发现埋头炼药的姬飞晨露出一点诡异笑容。

……

二人离开不过一刻时间,又有几道流光飞来虎离山。

罗青衣以及她那群姘头来到虎离山脚下。透过星光月辉,从山脚下往上看,正好能看到姬飞晨二人刚刚上山的痕迹。

检查之后,罗青衣说:“打斗痕迹从下往上,只见山上不见下山,想必他们还在山上?”

其中一个男修掐指一算:“原来如此,虎离山常年弥漫毒瘴,辰时毒雾大起,唯有寅卯之时最安全。所以他们上山应该不久,此刻或www.00ks.net许刚刚和黑月魔狐碰面。如果要追上去,必须现在动身。”

几人算算时间,不敢多停留,顺着姬飞晨二人刚刚开出来的小道上山。

黑月洞中,一只通体暗银色的狐狸趴在软塌上,额头刻着一道月纹。此刻它正抱着一件法器探查全山的动静。

“又有人来了?”刚刚姬飞晨进山就已经被它察觉,本想等二人来黑月洞后一举擒下。不过姬飞晨一触即走,转而离开虎离山,让黑月魔狐的打算落空。可还没等它放下心,又有一群人上山。

“从服饰上看,和刚刚那二人来自同一个地方。”蓬松的大尾巴一摇一摇,魔狐用爪子拖下巴思考:“难道刚刚那二人是探路的人?”

警惕心大起,立刻吐出一枚宝珠,操控自己埋伏在山中各地的金线毒蛊偷袭罗青衣等人。

……

却说姬飞晨以木鼎焚烧蛆药,以香气炼成一小丸黄色丹丸。捏碎在身上一洒,就算完成避毒措施。

至于萧莹,她将月合草精华吸收入体,只要今天之内不彻底炼化,就能避免毒瘴的侵蚀。

二人重新走上山,先看到地上杂乱的足迹。

“看样子,在我们之后果然有人上山了。”

“是我们的人?”

“应该是。”姬飞晨说:“左不过是青脉或者赤脉的人。”

清晨的虎离山和黄昏时截然不同。白雾朦胧,晨露渐稀,山间迷障升抬,夜晚出没的各种毒虫重新隐没。荒山野岭之间有一种别样宁静。

二人慢悠悠顺着踪迹往上走,萧莹猛然想到一个可能:“师兄,你说会不会有人仙师叔降临?”

“想太多。”姬飞晨低头盘算路径,回嘴道:“你知道玄冥七窍丹需要多少种药材?区区一只魔狐,还没人仙那么清闲来找它。”

萧莹看向身边人,一阵语塞。她在师门中虽然精明,但鲜少外出,更注重人心之间的魍魉算计。

似乎不欲让姬飞晨小瞧,她回忆师长曾说过的话:“玄冥七窍丹的炼制需要灵药一万零八百种。其中花药一千种、叶药三千种、木药一千种、石药一千种、兽血一千种,外加其余三千种杂类药材组成辅药。”

“不错,这些仅仅是辅药。不涉及真正炼丹,只是作为淬炼药性的准备流程。真正入药的只要剩下八百种。”

“辅药在咱们阴冥宗都能备齐。但是其中有很多种在前些日子就被其他人提空。”萧莹说:“单单辅药的收集,恐怕黑池师叔就要费很大的功夫。”

大家明面上不敢阻拦黑池晋升,但是暗中以修炼为名提药,黑池也说不出来什么。难道自己可以晋升地仙,其他人就不能用药提升修为?

“黑池师叔不傻,肯定早早在外将辅药准备齐全。”姬飞晨瞥了萧莹一眼。他这位师妹虽然精明,但目光局限在阴冥宗内部,成天在师门待着,难以着眼整个修炼界。在阴冥宗搞不到,难道不能去其他地方买?

一万零八百种药材看似多,实质上很多药材都不涉及最终炼丹,只是用来清洗其他药材或者制作浸泡灵药的药水。经过第一阶段的准备,只有八百种药进行熬炼。其中又有三十六种大药和一百零八种小药的说法。

这些大药、小药才是炼制七窍丹的核心。

修炼心月狐道的魔狐心血就是其中一味小药。将心头血滴入千年寒玉雕琢的玉碗。盛放在圆月之下,再在碗中混入六十四种药汁熬制的黑汤,最后心头血会凝结成为一枚黑珠。这时候,才能真正作为炼丹之用。

“这只是一味小药,还惊动不了那些人仙。他们有这份功夫,不如去找七尾凤翎草或者三千年火候的玄空玉髓乳。”只要卡出那几种最珍贵的药材,就足以堵死黑池上人的晋升之路。

二人边说边走,看到路上的虫尸越来越多,甚至还有衣袍以及法器的碎片。

“很好,真打起来了。”姬飞晨满意一笑。让这些不知身份的同门帮自己探路,这才是真正的“同门情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