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合璧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合璧

看到李静洵赶来,姬飞晨有些不自在。可想到自己目前仅仅是地仙化身前来,倒也不担心暴露。

当莱万宝、石野等人离去后,场上只剩下元初平和姬飞晨的两尊地仙化身帮忙抵挡天尸。

两尊地仙化身依托白定洲上的福地,名讳“银苍”“玉洱”。一个演苍岳毓秀之貌,巍巍青山环绕白云仙雾,在靳少兰之头顶划出天盖。一个演兰海波澜之象,滚滚涛涛的大浪铺在靳少兰脚下形成泽洋。

天海之间闭合一线,三座金雷宝塔贯通天山地海两处福地投影,将所有靠近的天尸通通绞杀,使得碧蓝色的海水一片浑濛。

只是感受海水中浮沉的断肢残骸,姬飞晨暗暗皱眉:“黄泉一脉可真有手段,这些天尸不像是真正的死者祭炼成魔尸,倒像是某种造物的失败品。”

若天尸教真盗取众多修士的骸骨祭炼天尸,怎么可能不被人发觉,又如何有这等庞大的数量?唯有造物失败的无魂**才能缔造这数不尽的尸怪。

元初平晃动化血葫芦,千年积存的剧毒血水横扫乾坤,转眼又是一片天尸被化作血水。

李静洵击杀旱魃,挡住黄雾后也升起玄牝之门帮忙抵御。经过三人的联手清扫,天尸的数量逐渐削减。

这位女仙和同门追查黄泉踪迹,哪知竟然在这里察觉有外人渡劫。而且根据气息和痕迹来看,正好是自家的玄正洲人士。

她冷眼旁观四人,暗忖:“想不到龙渊之人竟然来外域渡劫,这么看的话,黄泉的目标是他们?”

于是,李静洵跨空而来,数朵莲花在她脚下自动绽放。随着莲光起伏,飘然落到靳少兰一行人面前。

此时,靳少兰正好挡下倒数第三道雷霆。

他睁开眼看向李静洵,察觉李静洵的身份后,微微一愣。

李静洵作为“太上弃徒”当年跟自家龙渊的老大之间可是一场血雨腥风啊!

“看样子,阁下知道我。”李静洵嫣然一笑:“若没看错,阁下应该是龙渊人士?劳驾元教主亲自过来保驾护航,想必身份不那么简单。是龙渊七子中的某位?亦或是龙渊某件进行中的**关键人物?”

太上宫花费数百年时间追查,和龙渊众人频繁交手,总算确认龙渊的大致情况。

龙渊以北斗七星为主,各有司掌。其中天枢星统筹大局,笼络八方人才。天璇星探索遗迹密藏,寻找古仙遗址。天玑星负责财富经营、同时暗中拉拢各大洲的势力,于幕后搅风搅雨。天权星主持技术研究,经常把龙渊的技术外包给其他门派,从而借外人之手帮他们获取研究成果。这四星在太上传人眼中皆是难缠的大敌,成天折腾各种**,让太上宫烦不胜烦。

眼下除却元初平正大光明用元教教主身份外,李静洵只知道蒲石麟的身份。毕竟他们俩曾经在皂风洲多次打交道。如今仔细想来,那也是龙渊和太上宫难得的合作期。

如今看到靳少兰渡劫的方式,李静洵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这种奇怪的渡劫方式,看上去倒是传闻中文曲星所喜爱的事。莫非这人便是龙渊之四的天权星主?”

不妙!元初平心中一突:少兰常年闭关搞研究,在心机谋算上远不如李仙子。

于是,他抢先开口:“仙子不好好在皂风洲扶持仙道玄门,怎么有空来白定洲了?”

“玄正洲的人来白定洲渡劫,我受同门邀请便过来看看。”

既然双身隐秘暴露,李静洵也不再遮掩自己的身份。再说,姬飞晨知道后,能不告诉龙渊众人自己就是太上传人吗?

“哼!一位被玄门抛弃的‘太上传人’,需要你多嘴什么?”

元初平故意刺激李静洵,但女仙恬静一笑,毫不动怒,转而看向旁边的二仙。

“倒是白定洲这两位地仙道友不知是何来历?”

白定洲没有天冥之界,难以准确辨别天魂所在。想要辨认这两位白定洲地仙的身份,必须当地太上传人亲自来。

“元教主是天枢星主,亲自前来掠阵。那么拼命保护他的另外两位阁下,是不是我的某个熟人呢?”

李静洵上下审视白定洲二仙,但他们故意作出茫然之态:“仙子是……”

“行了吧。我对龙渊了解不多,不清楚龙渊诸子所有人的身份。但我明白一点,龙渊诸人皆是玄正出身。作为白定洲散仙,你二人何德何能让元教主这般敬重?”

看这两位白定洲地仙,李静洵隐约猜出这二人的身份。在龙渊七星之上,只有一人了……

“哈哈……仙子猜测不错,他们俩的确是我师兄的化身。”元初平狂笑道:“仙子,就算你知道又能如何?”

“我……”左侧的银苍道人想要辩解,可看到元初平的暗示,点头说:“不错,正是我。”

元初平挤眉弄眼,李静洵自然也看得分明,暗思:“看起来,倒像是故意让他们二人承认。莫非这二人身份另有玄机?还是他们虚张声势?”

随后玉洱道人轻轻一咳:“师妹前来道破为兄的身份,是打算跟我们龙渊撕破脸对着干?”

姬飞晨的玉洱银苍化身故意装作“假扮自己的外人”,这种烟雾弹反而让李静洵摸不着头脑,站在一旁沉思。

蓦地,一阵兽吼打断李静洵的思绪。大地裂缝中跳出好几头狰狞凶猛的黄泉魔兽,这些魔兽喷出“孢子”,在人间形成一片黄泉种子。若这些黄泉孢子借人间生灵而出生,白定洲又是一场滔天大祸。

“怎么这么多黄泉魔兽?”李静洵露出愕然之色,看向元初平一行人。他们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惹出黄泉国这么多精锐?

靳少兰脸色也变了:“是第一国主神制作的‘原始型’,这些魔兽相当于一个个小型黄泉国,大家千万不要让它们在人家扎根。还有,阻挠它们将人间生灵魔化!”

任何一只“原始型”黄泉魔兽都是人间的灾难,更别说数头魔兽一并出现。

远方观望的太上传人坐不住了。他不敢寄希望于李静洵,马上派人清场。

“赶紧把千里之内的生灵带走!带不走的直接原地抹杀,只要保护灵魂即可!”

而李静洵和元初平等也不敢怠慢,纷纷施展手段阻拦。

可是,那些魔兽皮糟肉厚,哪怕在众人攻击下仍缓缓向前推进。

银苍和玉洱两位地仙演化的山海界域在三头魔兽的撞击下轰然倒塌。

“噗——”银苍口吐鲜血飞跌出去,但随后又冲回来:“道友,我们联手布置‘大山海天地同奏’!”

玉洱神色一慌:“道友,使不得啊!这可是你我的禁术!”

银苍将嘴角的血水擦掉,把染血的衣袖狠狠一甩,毅然决然道:“为白定洲苍生,此刻也顾不得了!”

玉洱道人见状,轻轻一叹息,出手准备帮自家好友。

“真不是他?”看到二仙交流,李静洵心中猜测有几份动摇。可就在银苍道人准备出手发动禁术时,一阵寒意充斥整个天地。

“银苍道友,昔日我便说过‘这等禁术是我传授你们应对天地大劫的秘术,等闲不可动用。’”一道身影缓缓在北天现身。

元初平惊喜道:“师兄到了——”

寒意伴随冰光,为整个白定洲盖上一片素色。气宇轩昂的高大男子站在云端,仅仅伸手一指,便把众魔兽定住。

杀魔兽不好做,仅推延行动的话,姬飞晨的玄冥大道比李静洵的太上法门要强许多。

“银苍道友,你坚持住啊!”这时,传来玉洱道人的呼喊声。

空中银袍男子缓缓看向下方,屈指一弹,一缕仙气演绎道厨图裹住银苍,为他治疗伤势。

银苍蜡黄的脸色稍稍缓和,与玉洱一同稽首:“拜见洞主。”

银袍男子微微颔首,随后对元初平说:“师弟,你照顾好他们,别让他们出事。”

“是。”元初平表面答应,心中感慨:“师兄果然是师兄。用一尊化身的重伤来故布疑阵,相信可以将太上宫的注意力暂时移开,去探究玉洱银苍二人所牵扯的**。若布置好了,我们还可以趁机设计太上宫。”

果不其然,看到姬飞晨前来救场和银苍差点陨落后,李静洵又有几分疑虑。

“那二人真不是他?”而且看到姬飞晨后,她的情绪又开始起伏。

不过修成太上忘情心,转瞬之间李静洵便恢复如常。忘情并非绝情,仍有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但情不伤身,恨不乱神,是一种无时无刻都能保持本我清明的奇妙心境。

姬飞晨看向李静洵,她果然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有所迟疑,心中大安:“这样就好,让他们太上宫去追查根本不存在的‘玉洱银苍’和相关**,好方便我将诸化身隐去。”

虽然姬飞晨相信,碍于黄庭道君的咒语,李静洵无法轻易对外人泄露。但李静洵冰雪聪明,为防止揪出自己所有化身,必须赶紧将各大化身的马脚线索隐去。

看到真正的“姬飞晨”,李静洵的怀疑从山梧、玉洱二道人身上离去。

二人站在天空遥遥对望。

哪怕元初平和靳少兰这些外人也能察觉二人之间的古怪气氛。

“终于又见面了!”二人同时开口。

他们都是明白人,深深清楚当暴露彼此双身之秘后,两人的立场阵营便已然不同。

李静洵作为太上传人,定然要维护三宫仙道的天地正统。但姬飞晨来路不明,绝非三宫仙道,而是另一势力。何况龙渊的理念和太上宫格格不入。

悠悠千世,万载苍茫,二人势必要纠漫长岁月。

“但是——在黄泉之祸上可以联手!”

姬飞晨和李静洵对视,电光火石间明白彼此的想法。

李静洵出剑挥动无上玄德剑道,白色的玄德剑意划破天际斩向被冰封的诸魔兽。

但黄泉魔兽不能轻易斩杀,一点黄泉血水洒在人间,都会造成莫大伤害。

可此刻还有姬飞晨在侧,他微微一笑,施展玄冥神光依附在剑芒之上。

一瞬间,寒光和剑芒融合,将诸多魔兽彻底冻杀。

接着,剑芒趋势不停。光辉一分为二,一边纠缠三光神水演化浩荡天河,一边凝炼九幽弱水形成幽幽冥河。

玄德为魂,双河作体。太上和玄冥演绎无上大道,毁灭之力蠢蠢欲动,把魔兽尸骸连同天尸一并扫灭。

“好厉害!”见李静洵和姬飞晨联手大破黄泉之敌,元初平暗暗咋舌:“他们俩的默契真高啊!”

是啊,李静洵愣愣出神,跟姬飞晨联手时,的确有种和“清泓师兄”联手迎敌的感觉。而且……

而且,我们二人再也不用藏拙了。姬飞晨也想到:这次联手倒是畅快,不用再刻意压低我们彼此的境界,的确比以往任何一次联手都顺遂。

只是从今以后,m.00kxs.com自己二人联手的机会还有多少呢?

当魔兽沉寂,一位蛇发魔女徐徐现身。

“两位果然厉害。前次破我黄泉一尊道君,如今又联手阻挠我黄泉一脉潜入人间。”

提及“五龙大圣”,二人皆有些不自在。

“竟然是魔女本人。”姬飞晨喃喃自语,心中打起十二万分戒备:自己在地界用灵江君击杀五龙,现在这尊形象虽然契合玄冥形象,但她怎么看破的?当初在黄泉海交手那一次?

李静洵看向姬飞晨,他解释说:“黄泉第一国主神的化身。”

“哦。”李静洵神色寡淡,望着眼前浮现的黑裙魔女。

本能的,她感觉到和魔女大道冲突。

黄泉之道主死,玄牝之门掌生,生死之间相生相克。当黄泉阴云缓缓弥漫后,玄牝之门自动浮现在李静洵身后,造化金光照亮天空,排斥黄泉死气。

至于姬飞晨,他不显山不露水,只是静静站在那里看着二女。

“魔女阁下,从地界亲临人世,不知有何指教。”姬飞晨想到什么,指向靳少兰笑问:“难道阁下是为了我这兄弟?”

魔女表情有些不自然,姬飞晨心头一跳:“果然如此?”

难道我那本尊挑选的祭品,竟然是黄泉魔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