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冥河之争(第二更)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冥河之争(第二更)

如果将世界看做一个大舞台,所谓时光历史不过是早已写好的剧本。在宇宙开辟的那一刹那,玄圣大能便足以看到最终的结局。龙皇和天母便是如此,在宇宙开辟之初,光辉便贯通宇宙十二万载,落入宇宙终结的那一刻。

但剧本虽然写完,可架不住有些人“带资入组”不断给自己加戏。当全新的道君大圣降临此界,天道便会多出一个变数。他们会为自己制作角色,在早已写好的剧本中添加自己的戏份。每一次修改,都让原本简简单单的剧本多了一些情节。

在时光浩劫中,不断在剧本添戏的行径已经渐渐到了极限。若继续不断修改历史,可能会导致整个宇宙的提前崩塌。

而姬飞晨和黄庭道君的行动,是彻底盖棺定论。以姬飞晨为主轴,作为剧本的主角。只要姬飞晨经历过的历史,便算是在世界舞台之上真正表演,无法更改。哪怕再有玄圣降临此界,也只能以他方玄圣入世的身份从后面介入,自未来算起,无法再度干涉过去。

主角命格?

姬飞晨眉头一挑:“既然这样,魔祖还要跟我作对?难道你不知道,那些小说之中的反派,都是败在主角光环下的。”

魔祖哈哈大笑:“你这主角不过唱这一个道纪。等下一个纪元开始,宇宙重演,你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道君玄圣。老夫经历多少纪元?何惧怕你这小辈!”

“而且,云池那畜生的事,本座总要跟你清算清算。”

云池从魔祖手中逃走,转入天母娘娘门庭。让魔祖恼怒不已,研究历史经过后,最终明白是姬飞晨牵线搭桥,自然要过来找他算账。

“来来来,如今玄冥秘境中残留的烙印已经不多,你随我交手,看你有何资格执掌这方秘境!”

魔祖伸手一抓,笼罩秘境的黑暗侵蚀丹元天宫上空的霞光,露出一股宁静幽邃的玄妙大道。

姬飞晨目光凝重:“昔年针对云霄阁的人,是你?”

“不是,是另一位玄圣。但大道相通,无非幽寂玄微之术,老夫也能用。”

不单单是魔祖,姬飞晨的玄冥大道也能这么用。而魔祖之所以用这种幽暗之力,也正是为了契合玄冥秘境,好夺取姬飞晨的秘境主权。

“道明图!”

日化金乌,月生玉蟾,阴阳同辉,昌明耀世。

伴随着日月双轮出现,又有漫天星斗洒下银辉,配合日月拟化天河把乌云幽暗统统镇压。

“小子,跟老夫交手,怎么不用你的玄冥大道?黄庭道法,你也好意思!”

姬飞晨淡然一笑:“哪里有黄庭大道?二十四图在我手中演绎大道,凝就无上元神,如今已经是我玄冥大道的一环。”

黄庭幽邃高远,和玄冥至道大有相通之处。姬飞晨通过阴冥阳溟的阴阳之势把玄冥大道推演至道君层次。而想要真正窥见玄圣道,必须将两道融合,把黄庭二十四图融入玄冥道,成为姬飞晨自己的大道演绎。

如今不过初次尝试,姬飞晨便感觉道行进一步增长。他脑后道光纯粹,法力圆融,运转二十四图更加随心所欲。

“哈哈,魔祖。在我这主场,你就好好随我练练手吧!”

眼下魔祖只不过是一道烙印,只要自己防备妥当,便能将对方当磨刀石,让自己的根基更加扎实。

二人这一战旷日持久,和姬飞晨以往几日甚至几月结束的战斗不同。这一战足足打了三百年,甚至还要继续下去。

魔祖身边血浪滔天,拍碎远处射来的一道九幽弱水,他勃然大怒:“小子,你别忘了,当初你在阴冥宗修行,可欠了老夫一段传道因果,如今你小子这是要欺师灭祖吗!”

“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姬飞晨似笑非笑说:“难道不是魔祖您老人家坑了我的一个化身?”

魔祖面色一沉,马上察觉姬飞晨所指。

不知何时,天地记录中显示魔仙幽微子,成为玄冥大圣的一尊化身。不单单是幽微子,还有一些被魔祖夺舍的魔道高手,统统被姬飞晨转化为他的化身。是玄冥圣者在上古至今的时间段中,所显化在人间的化身。

一般来说,成为天仙大能后,自身的历史就难以被人扭曲。可架不住人走茶凉。若这尊天仙陨落,大圣道君便可以尝试融合,将天仙凝成化身,并且保留其原本的记忆。而若是玄圣,连一般先天大圣都逃不过去。

魔祖如今的作法,跟姬飞晨吞并幽微子人生经历差不多。

姬飞晨篡改剧本,将幽微子视作玄冥大圣的一个化身。只是偶然拜师魔祖,最终又被魔祖反杀。

那么,魔祖便从姬飞晨着手,妄图将姬飞晨纳入自己的魔道体系,成为自己的化身。就算他保留自己的意志,也只不过是一尊独立化身,可助魔祖大兴魔道。就算姬飞晨有主角命格,也无非是为魔祖做嫁衣,让魔祖借姬飞晨的身体归来或者魔道复兴。

姬飞晨故作悲叹:“当年我那化身‘幽微子’拜入你门下,本以为能学习大道真谛。结果你为师不慈,竟打杀了我的化身。”

魔祖面皮发黑:“闭嘴!这是天地之外的玄冥,容不得你这混账胡言乱语!”

“嘿嘿,但天地认可的‘历史’,您不承认又有何用?如今在玄冥之地因果尽消除,更没有你什么事情!”

哪怕姬飞晨跟阴冥宗有一点师徒名分,但那也是跟幽微子有关。最终幽微子被魔祖击杀,乌金山这一支独立在外,哪里还有情分可言?

“所以,你妄图利用幽微子,将阴冥宗把持在手?”

这可是真正夺取魔祖的一支道统啊!姬飞晨借幽微子的名义,何止是乌金山,如今连冥河故道都跟着易主。

见魔祖还要www.00ks.net说话,姬飞晨冷声道:“老祖别忘了,当年冥河证道时,你可出手阻拦了一次,冥河因果已经了却。如今的冥河是我玄冥大道的分支,而不是你的魔道!”

魔祖不言不语,继续跟姬飞晨交战。

冥河大道是魔祖的根本大道之一,绝不容许落入姬飞晨手中,再培养一尊玄圣出来!

没错,魔祖隐约有一种预感。如果不趁这次机会夺回冥河大道的根基,那么日后这方宇宙中的冥河道统再无自己插手的余地。

二人这一僵持,又是匆匆百年岁月。姬飞晨本来想在决斗三年之后回归人间。但因为魔祖牵制,只能老老实实在秘境中跟他斗法。

直到外界传来一股剧烈的波动,才将魔祖和姬飞晨的注意分散,二人同时抬头望向外界,异口同声道:“三十六阳天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