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罪孽深重的那个女人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罪孽深重的那个女人

清泓道人复生后自行离去,其他人留在龙山等了许久。

妖族、玄门三宫、炼气士、元教也各自离开。当消息传回龙渊,蒲石麟等人抱怨起来:“大哥怎么回事?老大回归这么重要,都能搞砸?”

莱万宝:“大掌柜的就算不肯跟那些人相见,难道还不肯跟我们联系?”

靳少兰:“要不,我们几个回头一趟?反正已经确定是老大真正复生,那么咱们也不用太担心东山那位。就算她出来,我们有老大在,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或许还能借李静洵,将老大给引出来?

龙渊诸子各自放下手头的事务,等他们安顿好,打算一同返还时,突然纯光从北辰宝座升起,牵引所有人进入北斗空间。

“不必了!”

姬飞晨的身影缓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北辰星光顷刻间照亮整个空间。

他拦住打算返还玄正洲的众人,解释说:“我刚刚归来,先去探查当今的情况,好安排接下来的道路。”姬飞晨目光扫视北斗空间,暗暗点头。

这方北斗空间比姬飞晨当年在时更加玄妙,已经被龙渊诸子依托太虚之界,打造成一座移动洞天。这座洞天全称“北斗紫宸琅天胜境”,在洞天之中有八颗星辰高悬天边。还有八万里山河供养诸子进行各自的实验。

眼下,八人正在北斗天境中央的北宸山巅。

呼呼寒风吹过,八人各站一方。

元初平正在玄正洲和元教同道见面,被姬飞晨召唤过来后先是一愣,顿时惊道:“师兄,你这段时间去哪了?怎么天下仙真都没找到你?”

“去拜访一位前辈,那前辈地位尊崇,所在之地远在青冥之上,旁人岂能找到?不过眼下刚刚离开,正在咱们天乙阁。话说我刚才用了自己的账号,你们应该可以查到。”

靳少兰下意识翻查天乙系统,的确看到姬飞晨上线的记录。不过内容上,龙渊诸子皆是平级,除非有一半以上的人联合起来,不然无法探查他们的隐私。

“是啊,老大已经用了账号?那以后通讯就更方便。”蒲石麟说:“老大,咱们几个的账号都是自带好友的。到时候有事找你,可别忘了来救我们!”

姬飞晨归来,龙渊无疑找回主心骨,面对太上宫的底气也就更足了。

“太上宫这些年如何?”

“就是在丹麟洲和青泽洲那些地方打了几场。尤其是青泽洲的太上传人实力很强。最终我们几个被迫使用地府转生才逃过一劫。不然的话……”

“不然灵魂就被对方封印了?”

对付龙渊这些可以借用地府轮回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封印。

几人纷纷点头。

“青泽洲那人,你们暂时不要去找他。”姬飞晨闭目沉思一会儿,缓缓道:“那人另有来历,需小心应对。”

“对了,少兰。我在玄正洲收集情报,发现三宫也打算利用清灵仙界布置自己的天乙系统?”

目前玄正洲的通讯玉圭,依赖天乙阁手中的天乙系统,因此哪怕李静洵明知道这个天乙阁背后是龙渊,也无可奈何。

但她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不容许天乙阁搞垄断,目前正跟太霄和太元联合构造玄门独有的通讯网络。等这一步建成,他们就能淘汰天乙圭,换成玄门自己的通讯法器。而元门中,彤管也撺掇韦清琛利用三十三天进行元门的通讯器。

靳少兰点头:“对方拉出清灵仙界便有这个打算。本来我们想要阻止,奈何太上宫逼得紧,我们无法回归玄正洲,只能眼睁睁看对方得手。”

清灵仙道回归,接下来玄门三宫只要将诸仙迁入仙界,打造一个全新的交流平台,便可将天乙阁数百年影响抹平。

元初平:“师兄,东山那人要的是百家争鸣,利用各大网络平台打压天乙阁?”

“有这个想法。只要能斩断我们龙渊‘混一天下’的心思,对方怎么做都成。”

姬飞晨对此很不满。

混一天下难道不好吗?各大洲平等交流,大家一起携手进步,难道不好过闭门造车?

他可看得出来,李静洵打算建造多个网络体系的目的,是在各大洲之间“设墙”,利用截然不同的平台体系,再度隔绝诸仙洲间的交流。

清灵仙道和古仙道统,无非是两种修行方式的争执。看两者都是仙人,没见天上那么多道君大圣至今都在旁观吗?

然而龙渊‘混一天下’的口号,是三界一体的变生。和太上宫坚持各大洲自行发展的基调截然不同。

要么,打通各大洲的屏障,着手仙洲一体化,重归泛大陆的格局。要么,继续保全各大洲的独立。

姬飞晨目光闪烁:“石麟,小玄洲那边如何?”

蒲石麟:“和太上宫处于均衡之间。”

“那黑瀛洲?如果我没猜错,目前冥河教背后的掌控者,已经是石野你了?”

石野一愣,点头说:“的确,黑池参悟天仙大道,已经将冥河教交给我打理。不过明面上的教主我没动,不然晨空肯定会察觉。”

“阴冥大道,跟地府有关,对方早就明白了。只是不愿意真正和一个天宫硬抗而已。”姬飞晨冷声道:“接下来,你和石麟联手,我要把小玄洲和黑瀛洲融合!”

大洲融合?

www.00ks.com 诸子心中一震,元初平忙道:“大哥准备再度融合两洲?”

“不,是三洲。我要找一个绝佳的机会,把三大洲一口气熔炼,打造独一无二的极北玄洲!”

唯有这样,才能确立泛大陆归一的天数,迫使太上宫让步。

“以太上宫明天数,遵天命的性子。若真看到‘泛大陆归一’的煌煌大势,绝对不会蠢到正面阻拦。到时候,大家才能坐下来慢慢谈。”

“可这件事并不好做。毕竟极北四洲的太上宫以‘她’为首。”龙渊诸子想到李静洵,一个个忌讳不已。

姬飞晨皱起眉头:“看来,目盲对她的智慧没有太大削减,还挺厉害了,让你们这些人束手无策?”

“老大,你不知道。这些年她实力跌落严重。但因为太上宫各大洲合纵连横,她只管指挥其他人动手,便可破坏我们的计划。”

早些年,靳少兰研究了一种水果,称呼为“神通果”。吃一枚果实,便可获取一门神通法术。然而还没等他传播开,便被李静洵派人连根铲除。

还有一次,靳少兰配合天罡教打造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铠甲,欲为天罡教培养门徒。可铠甲刚打造完毕,就被李静洵派人夺走,扔到极南之地的火山口焚毁。

对李静洵这些年的“恶行”,正可谓罄竹难书。

靳少兰对姬飞晨不断诉苦:“老大,实在不行,你就把她收了,免得她再给我生事。这些年我的计划,每每到最后一次就被破坏,这个世界太残酷了!”

若非靳少兰心智坚韧,早就放弃了。

“是啊,是啊。”莱万宝道:“我在各大洲资助的那些势力,还没搞事就被他们给挑了。神罗实力超绝,李静洵智慧绝伦,太上双壁联手,我们根本扛不住啊!”

若非涂山有时搭一把手帮忙,恐怕龙渊诸子早就被人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