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九龙相争,必杀之局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九龙相争,必杀之局

“开始!”

最终,大家信心十足,一致通过“十进九”的方案。当一团五彩光球在天空中炸开时,十艘龙舟同时向金色门户出发。

进入这扇门户后,大家惊讶的发现。这个天宫入口并不是单纯的门户,而是一条长达万里的水纹河道。浩瀚江河闪烁天蓝色水光,拍打的浪涛泛起无数白色浮沫。

“诸位,我和师妹先行一步!”姬飞晨驾驭龙舟一马当先。金色龙舟遨天起航,在赛道上划出一道金色光带。

“李静洵的身份,这次可真是藏不住了。”听到姬飞晨的笑声,众人无语。虽然大家明里暗里知道不少,可这次明晃晃的暴露,恐怕不久之后便要传遍整个玄正洲了吧?

二人之后,紧跟着的是涂山和彭少宇。

这俩冤家联手驾驭龙舟,当他们从起点出发后,便感觉厚重的大地元磁之力压制他们,迫使龙舟无法高速飞行。甚至还有特殊的空间仙术封锁河道,阻拦他们进行时空跳跃。

涂山皱着眉头:“如果没看错,这扇门户根本不是所谓的天宫入口,而是一件真器吧?”

彭少宇扭头看着起点处的门户,低声说:“应该是大地属性的门户,其中充斥元磁之力,我们目前便在门内部的空间。”

这件真器名讳“地灵磁光辕”,是西方某座大洲的地脉所孕育的一件真器。后来被万宝童子等人碰到,便帮助这扇天生元磁门户诞生灵智,作为器灵同伴。

这次姬飞晨请他过来帮忙,也是打算趁机将“器灵保护协会”的名声给打出去。

在涂山和彭少宇之后,秦武、杜越的龙舟紧追不舍。倒是韦清琛和景轩这边,因为二人法力的不兼容性,龙舟摇摇晃晃,渐渐被拖在后面。

景轩和韦清琛因为这些日子的关系,二人分到同一辆龙舟。可二人一玄一元,一个是上古混元一气路数,一个是清灵仙道法门。一个专修肉身,一个着重剑道,二人功法格格不入。

“算了,你放手,我自己来!”韦清琛独力操控龙舟,速度反而比二人联手时更快。狰狞的龙头船首忽然爆发惊天吼声,一个猛冲向着前方几艘龙舟追去。

在景轩之后,玉芝仙姑和潜真子的龙舟座驾也在慢慢行动。

“情况有些不妙啊。”看着远处的离开的众多龙舟,潜真子忧虑说:“以咱们的神通,就算有元磁之力压制。一个时辰飞行万里也不是难事。但关键在于其他人——”

玉芝仙姑笑道:“所以,师弟这次比赛龙舟还有另一重深意。”她掂量混元金斗:“恐怕大家还要隔空交手,试探试探彼此的尽量。”

“要把其他对手给打下来,为自己争取时间,这才是这次比赛的精髓。”郑琼和宋绍明同样明白姬飞晨的打算。

单纯的比赛?

不,这是考验大家在团队合作的同时,如何踩下其他人而保全自身的排名争夺战。而且姬飞晨还有一点私心,打算趁机跟李静洵缓和关系。

望着后面追逐而来的龙舟,李静洵问姬飞晨:“你来我来?”

姬飞晨闭目操控龙舟:“郑琼他们在第几位?”

李静洵往后望去。

涂山和彭少宇排在第二位不奇怪。太元宫的杜越、方和在第三位,秦武和张元初在第四位。景轩、韦清琛组合,太霄宫的陈吴组合并列第五。接下来便是玉芝仙姑的仙道组合,宋郑的魔道组合、无为派师兄妹,至于龙宫二人组排在最后。

“目前第八位,应该已经察觉真相。我看他们正渐渐向刘子墨他们靠拢过去。”

姬飞晨:“刘子墨他们实力不错。尤其无为派在地府的重点照顾下,他们师兄妹实力很强。但面对郑琼二人,还是差了点。需要帮一帮。”

“那还是我来吧。”李静洵站起来,虽然天魔之身手中无剑,可当她站起来的那一刻,便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贯通云霄。

“断!”她右手对江面虚划,整条波澜大江被这一剑拦腰斩断。巨大的浪涛把二人身后的所有龙舟全部吞没。

浪涛百丈,阴沉沉遮蔽天空,以无可抵挡的巨力拍向众人。而伴随巨浪,更有一道闪烁仙光的太清剑气射向众人。

“涂山!”彭少宇驾驭龙舟,一声轻呵后,涂山从船头跳起来,伸手探入虚空取来万妖金榜对迎面而来的剑气挥去。

“破!”茫茫金云化作尖利的凤喙撞击剑气,伴随着嘹亮凤鸣声,这一艘小舟顺利闯过剑气屏障。乘风破浪,追逐姬飞晨而去。

有他在前出手,击碎玄德剑气。其他人便轻松了,他们纷纷施展手段度过巨浪。可这下子,除却涂山一行人离开外,其他人的距离渐渐缩短。而最后面的金萍元昊夫妇更是趁机化作双龙,从水下潜行而去,超过诸人排在第三位。

当涂山重新落回甲板时,彭少宇忍不住多看几眼,问他:“李静洵的剑道如何?”

涂山伸出右手,至今手掌还有些发麻:“天人剑道。车海杰、景轩也都是这个层次,不过她无剑胜有剑,比那两位淬炼本命仙剑开辟剑宗,立意更高一筹。”

“比你如何?”

“不好说。”涂山严肃道:“她的九炼成仙你又不是不知道?目前虽说是太上真魔体,可她仍能驾驭剑道,施展宠辱不惊的忘情心境。”

忘情之道的精髓,在于不受外界情绪影响。这个“情”,并非所谓的爱情。而是喜怒哀乐等等可能扰乱理智的情绪。

所谓太上忘情,便是心无挂碍的通达。

李静洵或许因为心中留有执念而无法达到真正的通明忘情。但以她目前的心境修为,配合《三洞真经》的空冥观天心法外加“道德观圣镜”的观镜法门。她可以清晰看到每一艘龙舟的飞行轨迹,并且对大家下一步行动进行预判。

挥剑斩断河流后,姬飞晨二人并没有趁机拉开优势。而是由李静洵站在船尾拈花弄水,凭借若水之心对龙舟河道进行修改。

霎时间,水面狂澜大作,一个个漩涡阻拦在其他九艘龙舟前方,逼迫众人放下速度。涂山皱了皱眉:“诸水妖何在?”

金榜光辉一闪,从榜中飞出一条条鱼妖围住龙舟。宛如暴走一般,拖着龙舟击穿一个个漩涡快速前进。

潜入水中的龙宫夫妇也不受影响。但其他人就不成了。

“师妹这是做什么?”张元初奇怪道:“他们第一个去天宫不就得了?”

李静洵作为太上传人,清泓道人又是曾经同辈第一高手。二人联手驾驭龙舟,哪怕争夺第一名也不奇怪。

“他们这是在操控排名?”秦武似有所悟:“你觉得咱们这二十人中,应该把谁淘汰掉?”

在场都是朋友,要说异类的话——

“你们想要做什么!”在最后面,郑琼忽然出手攻击无为派的龙舟。宋绍明站在船头操控龙舟,顺带以血海化作屏障挡住前面的人。

“他们居然还敢出手?”秦武正准备将魔道二人组打出局,却不料他们竟然主动出手。

“你继续驾驭龙舟!”秦武撂下话,自身化作雷霆击碎血光屏障:“宋绍明!郑琼!你二人竟然还敢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动手?”

“不错,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杜越跟着过来,天地水三官元神全部浮现在身后,其中的水官元神已经真正升华为天仙,媲美昔日的太元童子。

二人作为道尊亲自培养的传人,降临宋绍明所在的龙舟。而郑琼那边,冥河弱水刚刚吞掉无为派的龙舟前部,便有一道金光从旁边擦肩而过,将冥河弱水全部收去。

玉芝仙姑站在水面,旁边跟着手持九霞剑的景轩。

趁着空档,青岚仙子祭起一张三十六周天青光仙图:“师兄,帮我一把!”

仙图裹住龙舟,将原本朴素的龙舟转变为一条翻**龙。而师兄妹俩则驾驭清灵之龙和郑琼缠斗。

“诸位,先弄死他们!胜负我们回头再说!”

在李静洵二人的诱导下,后面几艘龙舟并在一起大战。

秦武、杜越对战郑琼、宋绍明,更有太清剑道和混元金斗从旁协助。时不时飞来一道太霄宫的雷法或者无为派的仙术。最终将宋绍明二人脚下的龙舟打破。

就在二人猝不及防,匆忙应对诸仙围攻时,李静洵和姬飞晨终于窥见等待多时的机会。

“师妹动手!”姬飞晨和李静洵同时出手,从龙舟一跃而起。

李静洵施展天魔幻身,下一刻便出现在宋绍明身边。趁着宋绍明被九霄雷天牵制的时候,无形无相的天魔牵动他的心神。

宋绍明眼前一晃,彷如置身天魔妙境,无边魔相从脚下蔓延,而在上空之中有一尊宏伟的太上真魔法相。

“不久之前,你家祖师曾体验这天魔阻道之劫,如今你也尝尝吧!”太上真魔伸手开辟无上魔国,把宋绍明的魔魂纳入其中,以万千天魔女徐徐炼化。

另一侧,浩荡天河之上浮现日月星辰。在郑琼抵消混元金斗和水官元神的攻势时,姬飞晨袖袍一甩,浩瀚无尽的法力在天河中演化周天星斗,冲郑琼压去。

不过照面功夫,冥河连同郑琼便被天河星光吞掉。

“郑琼连一个照面都没抗住?”看到清泓一招镇压郑琼,杜越和秦武眼皮猛跳。

玉芝仙姑一怔,马上惊呼道:“师弟小心!”

星光璀璨的天河中忽然爆发一股魔气。原本被镇压的冥河突然暴动,于河面形成一尊千丈高的冥河魔神。

魔神面容狰狞,传出郑琼的呼喝:“清泓,去死吧!”

冥月、阴风、鬼火、弱水、黄泉沙……阴冥宗的各大神通被郑琼以“冥河无道【零零看书00ks】”的至高神通融合,形成一道纯黑魔光射向姬飞晨。

在这道神通中,诸仙能清晰感受到一股恨意。

姬飞晨便是清泓道人,旁人不清楚。但郑琼这个死人却是明白的。在魔祖手中操练,正是凭借这一股恨意才让他走到这一步。

为得,便是对姬飞晨报仇。

“先天冥河本源?”彭少宇那边看到这一幕,涂山挑眉道:“魔祖倒是啃下血本。”

冥河本源在太渊帝君处,为了让郑琼真正升华冥河大道,恐怕魔祖将自己的本源都用了!

彭少宇一脸轻蔑:“跟阴冥大道类似,不过似乎更加邪恶?而且魔气很浑浊,远不如太渊神光。”

果然,姬飞晨看也不看。他伸手一抓,手心也浮现一道冥河虚影,施展冥河无道,直接把郑琼的冥河大道抓碎。

“玩冥河?你不行!”

轻描淡写间,郑琼在姬飞晨手中化作灰灰。而魔祖顾忌秦武和杜越背后的道尊,甚至连出手救人都不敢。

只是看到清泓道人施展冥河神通,让众人心中一凛。

“他怎么会冥河神通?”

“而且境界比郑琼好高?”

韦清琛操控龙舟,看到这一幕后露出复杂的眼神,喃喃自语:“姬飞晨?”

不单单是他,其他人也想到了。

清泓道人和姬飞晨之间的关系,绝对没有外人所想的那么简单。

出手之后,姬飞晨和李静洵重新回到龙舟。这时,涂山二人的龙舟已经追上来,船头接近二人的船尾。

“切,你们再晚回来一步,就是我们赢了!”

“不会让你们赢得。”姬飞晨重新操控龙舟,速度再度攀升。而旁边的李静洵也将宋绍明小心翼翼的剥离魔魂和肉身,把血魔真身和魔魂分两处封印。

做完这一切,她舒了口气:“一口气解决这两人,斩断那人的手臂,接下来的大会就安稳了”

“嗯。”

“不过你既然早有心这么对付他们,又何必光明正大将他们请来?”

“正是要光明正大才好出手。不然两个隐藏在暗处的圣地传人,你觉得好对付?再者,魔祖必然有后手。与其你我去踩……”

李静洵笑着借口:“不如大家一起来抗?”

有杜越和秦武这俩金牌打手在,就算魔祖想要暗中捣鬼,也会被两位道尊出手点破。甚至被道尊察觉魔祖的所在地,从而赶尽杀绝。

这时,一道雷光从姬飞晨耳畔擦过。道尊在敲打姬飞晨,警告他不许拿自己二人当打手的同时,也告诉姬飞晨,魔祖目前所藏身的方位。

“罗山地宫?”姬飞晨忍不住叫出声。旁边李静洵一怔,反应过来:“他躲在你那里?”

“嗯,我去弄死他!”姬飞晨阴沉着脸,默默调动化身。

李静洵想了想,也让两大化身和天晨子过去帮忙:“我也去,免得他再跑了!”

“也好,你去罗山地宫,我让少兰接应。”

这时,李静洵突然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故意叫出声,引我跟你一起去对付魔祖化身吧?”

姬飞晨笑而不语,眺望其他人的行程。,

魔祖被四圣围剿后,化身保留的先天本源已经不多,勉勉强强等同一个天仙。自己派遣七八个化身,又把龙凤两大化身找来压阵。加上李静洵那边的神罗、天晨子和两大化身,对付魔祖还不轻松?

“不要杀他。这家伙杀不死的,直接扔到万魔界域去。”

对了,说起来道祖一缕分灵也被封印在那里?

姬飞晨盯着李静洵,突然陷入沉思。

“怎么了?”李静洵看到姬飞晨的眼神,下意识整理仪容。没问题啊?

“没什么,只是看你的容颜有些愣神。走了,先去占座!”

二人离开门户空间,出现在天宫之中。

偌大天宫清冷寂寥,效仿昔年姬飞晨在蟠桃宴上所见。以天仙、地仙、人仙分列三等。

姬飞晨和李静洵大摇大摆坐在天仙主座。两侧升腾五色祥云,供其他天仙级高手落座。天仙一阶向下三十六重玉阶,便是布满莲花宝座的地仙一等。此刻虽然无人,但只要姬飞晨通过天冥之界接引,便可在顷刻间把玄门诸仙拉过来。至于人仙一阶,那人数就更多了。地仙境向下六十四玉阶处,摆放诸多蒲团。细细一算,有九千之数。

李静洵皱眉道:“你一口气招来这么多人,是打算在重阳大会定下不久之后两大仙脉的争斗流程?”

“我心中有腹案。但你未必容许。不久后,我等斗法一次,胜者决定一切。”

“听起来,你这方案有些离谱。”李静洵一脸怀疑打量姬飞晨。

姬飞晨笑了笑:“但很有趣。”

李静洵:“对你很有利。”

姬飞晨:“可以和平解决两大仙脉的矛盾。”

李静洵:“恐怕又要折腾整个玄正洲的的修行界,把仙魔妖鬼等等体系全部拉出来陪你玩。”

姬飞晨:“好处多多,一举数得。”

见姬飞晨死活不肯松口,李静洵也不好多问,只能寄希望于不久之后的大战能顺利压下姬飞晨。

“这厮一贯喜欢另辟蹊径,这所谓解决两大仙脉的矛盾,肯定也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怪事。所以,必须小心应对。秦武和杜越都有道尊祖师相助,加上我……我们三人车轮战,难道还能输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