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应劫五人组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应劫五人组

当太霄宫派遣使者第二次登门时,姬飞晨和玉芝仙姑已经来到天母宫。

门口,洺雯神女带着方姬等候多时。

姬飞晨人一到,洺雯便把一副卷轴递给他:“娘娘说了,你二人无须拜见,人间之事且由你一力决断。”

看到封神图卷,姬飞晨大喜道:“娘娘果然懂我!”

千年前,诸多仙家被封为神灵,阴神归入神道。可他们历经千年后,姬飞晨打算给他们一线生机,并将这次杀劫中死亡之人封为神灵,保全根基,待千年之后解脱。这次带玉芝仙姑过来,便是求天母娘娘讨取封神特权。

但此刻道尊们正余怒未消,天母娘娘不愿跟姬飞晨相见,免得刺激道尊们敏感的神经。

见姬飞晨收好图卷,洺雯又道:“好了,你们几个慢慢聊,我回去给娘娘复命。对了,你记得把那白猿带走。”

姬飞晨含笑应诺:“这次来,便是为了那猿猴而来。”随后,他对方姬说:“两位师姐久不曾相见,想必有话要说,我去找云池。”说完,他自行前往天母宫后花园,寻云池和白猿去了。

洺雯也自行返还天宫,留下方姬二女说话。

二女看着姬飞晨远去的背影,方姬缓缓道:“这次他返还人间,你怎么想?”

“对云霄阁有利无害。但我没想到,他真会回来。”

“是啊,的确没想到。”方姬怅然道:“他如今成就越来越高,本以为他已经看不上云霄阁,没想到却也是性情中人。”

若没有姬飞晨出面,恐怕清灵仙道和炼气士的这一场恩怨,最终要以平局告终。这样的结局,方姬心中并不欢喜。姬飞晨肯出面,她的确很感激。在天母宫中,没少帮姬飞晨说好话。

“对了,我听说人间要伐山破宗,重立福天?”

“嗯。师姐是担心闭月山?那是云霄阁别府,我和师弟在人间看顾,至少也能混上一个福地。”

“我对此倒不在意,只是想为父亲在人间多留一点痕迹罢了。”

提及昔年的方阁主,李静洵也跟着沉默了。

如今仙道格局,有大半都跟方阁主昔年留下的后手有关。

“方祖师为云霄阁,为炼气士一脉牺牲良多,未来必有大造化。”

“这是自然。”

方姬见气氛沉闷,失笑道:“罢了,这些事不该你我说。你这些年常来天宫听道,和几位姐妹相熟。她们常提起你,还打算回头花会时下帖子给你。”她转而提www.00ks.com起女儿家的琐事,避开这些严肃话题。

另一面,姬飞晨去后花园和云池见面。只见云池将白猿吊在树梢,正拿鞭子抽骂:“让你去洒水烧火,你差点少了我一座宫殿!看样子,不把你送去火炉烧一烧,你就不长记性!”

“冤枉啊,我只是稍稍打了个瞌睡。哪知道竟然出了这等事,绝对是有人坑我!”

云池又狠狠抽了几下,冷笑道:“哼!宫里头除了你就只有两个小道童。不是你干的,莫非是他们俩?”

“送去火炉?那敢情好,我带他下凡时,扔到玉朴派的八卦炉里烧上七七四十九天,帮他开开窍,你看如何?”姬飞晨笑着走来,打量悬吊着的白猿。

云池又抽了几鞭子,才总算停手:“怎么,你要把他带走?”

“嗯,我在人间推动杀劫,正需要一个帮手。千年前从天母宫带出荀先生,这次也要把这孽障带下去。”

云池手一指,吊着白猿的千年寒玉锁自动解开。

“哎呦——”白猿摔在地上,老老实实跟在姬飞晨身边。

姬飞晨拍拍它脑袋,问云池魔君:“那边准备如何?我这次在人间又找了一个帮手,兴许能帮上忙。”

“那个叫李静洵的?”

“你知道?”

“看到了。”云池神色莫名:“她根基很扎实,挺不错的。只是渔关不肯亲自出手,我和李静洵二人在,恐怕还是不够。”

“嗯,我再把涂山和老彭带上。”

“那两位有大造化,倒也能帮上忙。”云池明白,姬飞晨这是担心自己反水,所以找人制衡自己。

他二人交流一下情报,姬飞晨便带着白猿返还天宫门口。

方姬二人看到姬飞晨归来,玉芝仙姑疑惑问:“这猴子?”

“为乔元准备的护道人。别看它毛躁,可实力却不简单,而且一般人也弄不死他。”

“比昔日的荀先生如何?”

“不在其下。”

白猿听到姬飞晨夸奖自己,不由露出得意的表情。

姬飞晨看了它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对东方隐世宗门菩提法会很好奇,也打算通过这只猴子,探探菩提尊者的底蕴。

“除却乔元和白猿,这次应劫之人的其他几个人选,劳烦师姐找一找。嗯,倒也不用真正凑齐八人,五个人也够了。”

“五个?”

姬飞晨颇有几分恶趣味,再度重申:“没错,其中两个人各自执掌一件伏魔之宝,就用我的伏魔琴和李静洵的离恨环。至于其他三人,则各自执掌两件伏魔法器。”姬飞晨本来打算将武阳再度拉过来,可仔细想想了,还是放弃这个想法。武阳目前很忙,根本没工夫来帮忙。

“五个人,除却乔元之外,两个属于咱们,两个由清灵仙道指定。”

当初伏魔八宝分别归属于:李静洵、景轩、张元初、秦念仙、乔元、潜真子、玉芝仙姑和姬飞晨。其中玄门清灵仙道便占了一半。

仙姑掐指算计:“让清灵仙道来选,恐怕樊秋月要算一个,她执掌离恨环再合适不过。而景轩和张元初的法宝并在一起,可算一人。乔元亲自出手,再带上秦念仙的宝物。至于我和潜真子的法宝也可命一人执掌。倒是师弟,让这白猿吗?”

“没错。就它了。”姬飞晨对白猿有些嫌弃。但盘算一番,手底下的确没有更好的人选,只能让它执掌伏魔琴了。

“而且樊秋月不简单,唯有这白猿才有能力压住。”

“至于其他二人,你回头跟李师妹慢慢挑选。对了,为保持公正,在行劫之时偏向炼气士一脉,就让乔元下凡转世一遭,封印记忆。”

“转世?三年之间,恐怕赶不及……”

“直接入天道,转生天人。放心吧,地府那边已经准备妥当。毕竟,我看不愿意平白给他添加一世父母。”

添加亲眷越多,越容易被玄门算计,还不如干干净净走天人转世,只把记忆封印。

二人不久后跟方姬告辞,带着白猿返还人间。正逢李静洵代表太上宫亲自前来商讨杀劫事宜,姬飞晨出面和她协商,逐渐定下杀劫的大致流程。

当消息传回太元宫,诸仙忍不住松了口气。

“总算同意了。前两次太元宫和太霄宫派人去,对方根本不见人,果然还是太上宫更有面子。”

“不不,这哪里是太上宫。分明是李前辈的情分。别忘了,传闻这两位可是道侣。”

“咦?道侣不是李前辈和魔门那位副教主?”

“切,那副教主不过是一个小叔子,怎么跟清泓前辈比?”

太元宫中议论纷纷,可赵神霄等前辈面色沉稳,根本不被这个好消息所动容。在他们看来,这才是应有之意。

姬飞晨的作法,无非是拿捏清灵仙道,要趁机落一落他们的脸面。若真是关乎苍生的大事,谅姬飞晨也不敢当真剿灭玄门。真以为玄门三宫是吃素的?

太元童子暗道:“当清灵仙道出世后,我们玄门便立于不败之地。且看这小子如何折腾,真逼急我们,便用清灵仙道清洗人间,看谁怕谁!”

三十六阳天可谓一个“灭世级”的大杀器。只要开放三十六阳天的全部力量,摧毁一个仙洲根本不在话下。

赵神霄:“既然太上宫主出面,想来清泓道人要给几分面子。”旋即,他话锋一转,对太上道阵营中的兜率道主呵斥道:“也幸好如此,不然就凭你枉顾天下苍生,阻拦清泓道人救世之举,老夫便要把你拿去锁仙塔罚你百年!”

太霄宫主修行数千年,可是玄门最老的一批大前辈。他这一呵斥,不少地仙忍不住哆嗦起来。当初在静湖附和兜率道主的人纷纷低下头,生怕被赵神霄一并喝骂。

兜率道主面颊抖动,但最终没敢反驳。他低头头,掩饰眉宇间的异色,做出乖乖认错的模样,在这位前辈面前受训。

太元童子温和一笑:“师兄何必如此?如今已经和平解决,便交给太上宫主安排,相信她虽然和清泓道人关系好,却也不会折损我们三宫利益讨好她那‘师兄’。”

他话语轻轻一点,然后对下方万仙道:“行了,都散了吧。既然杀劫已经定下,尔等便回去准备,为日后争夺洞天福地养精蓄锐。”

秦武和杜越作为两宫魁首,亲自带门人去送同道。在场只剩太元和太霄两脉嫡传天仙。

太元童子忽然开口:“师兄,关于‘大地震’的话,你信几分?”

“信?一个字都不信!”赵神霄讥讽道:“秦武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清泓和姬飞晨是一个人!甭管是不是玄冥转世,就凭姬飞晨当年的心机,这‘大地震’的说法,谁信谁是傻子!”

两宫天仙们纷纷点头,方才一个个装作木雕泥塑,但现在纷纷开口。

一位老仙抚须笑道:“但既然对方没有让我们太元和太霄两脉作丑角。我们又何必去管?”

“是啊!如果当场驳清泓颜面的人,是咱们太元宫和太霄宫两脉道统门派,或许咱们还要费心应对,设法保全颜面。但既然是兜率道主说的,人家太上道内部的事,我们还说什么?”

“那兜率道主也是清泓等人的同辈,当年也有一份交情。他们这翻脸,到底几分真,几分假,谁又知道呢?”

“就算翻脸,也是太上宫内部争斗,我们只管看好戏!”

太元童子听诸位天仙的话,点头道:“根据秦武他们所言,杀劫这件事本来就是李静洵和清泓定下的流程。这所谓的‘大地震’,仅仅是对方的借口。可关键在于人家执掌龙山,的确有操控祖脉的能力,引地龙翻身。”

哪怕是假的,但清泓有这份能力,可以把假的变成真的。玄门能怎么办?难不成真傻傻开口,宣称清泓道人作怪?

真撕破脸,阻碍杀劫流程,恐怕第一个找他们算账的人便是李静洵吧?连自家秦武和杜越都要受牵连,毕竟这是大家一并许诺的事。玄门三宫在乎名声,凭借他们的傲气,哪会翻脸不认?

还有清泓道人所谓的“玄冥化身”之说,更让两宫疑虑,再没有天域法旨前,还是小心为上。

只是,太元童子对最终让李静洵刷了名望有些不满:“哼,这俩家伙一如既往的心有灵犀。清泓拿捏身段,最终又让李静洵在玄门树立名望。先拒绝我们两宫,然后让李静洵成功,真是把咱们当猴耍呢!”

也正因为此,赵神霄才在最后训斥兜率道主,暗示诸仙:这事本就是太上道惹出来的,最终李静洵的作法,也仅仅是帮他补救。

他看了太元童子一眼,再扫视两脉天仙。太元宫这些年越发势大,天仙数量比太霄宫竟多出五位!

赵神霄低下头,不借太元童子的话茬,转移话题说:“且这样吧,回头等他二人安排流程,我们再做计较。至少两宫圣地必须是洞天,而且位置不能更改,这才能不堕名声。”

至于太上宫李静洵如何刷名望,如何跟太元宫抗衡。对自家太霄宫不是更有利吗?自家只要保持中立,在玄门内斗中作为双方拉拢的援兵,便可保持自家最超然的地位,不是吗?

赵神霄等人也没留多久,很快便借口回去准备,告辞离去。

太元宫诸天仙亲自相送,等赵神霄一行人远去,在场只剩自家人后,太元童子脸上的笑容突然散去:“我这位便宜师兄,性子越发跟他祖师相似。中立?超然?真是一心把自己当做天道代言人了不成?”

他暗示赵神霄联手压制太上宫。可赵神霄认为太元宫这些年实力壮大,还打算用太上宫压制,这场杀劫正是三宫重新洗牌的关键!

一位长老忧心忡忡说:“宫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去问杜越!”太元童子没好气回了一句,稍后才解释说:“这次杀劫后,本宫主要飞升天域。杜越继承太元宫,总要让他练练手。还有,回头告诉咱们太元宫那些道统门派。眼下咱们玄门风评不佳,让他们多去各地逢场作戏,哭人落泪,将事情推到太上道头上。他们要刷声望,哪有那么容易!”

玄门自私,不肯为天下牺牲很丢人?

回头只要在世人面前表现自家对各大洞天福地山门的依依不舍,再翻出自家山门几千年的经历,说不定还能收拢一些同情心,在未来抢占洞天福地时占据先机。

说到底,能毫不犹豫的放弃几千年道统山门,对自家故土家园无情无义,这才更让人不耻吧?

反正现在有天乙体系,各大势力的交流很方便。只要太元宫打好舆论战,便可化不利为优势,在各方人士心中刷一把同情分。说不得,便有人看在玄门牺牲的份上,主动让出一些洞天福地呢。

“都是千载的道行,都是经年的老仙,论手段做戏,大家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