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百四十一章诸仙纷至

第一百四十一章诸仙纷至

云霄开府,最先到来的人是景轩。他本来就在**,和几个同伴寻找被煌阳魔教焚毁的“青云明微伏魔旗”。

当日,灵微仙府中的九面伏魔旗幡被魔门夺取四面,分别在四方之地摧毁。因此,玄门各派开始行动,意在将伏魔旗收回,以便于应对仙魔杀劫。

景轩和几个同伴就在**寻找。而今功成身退,来云霄仙府找好友清泓。

不过来到事先所言的仙府处,只见一位翠裙少女催动八条金龙和几个魔修打斗。

诸人在空中搅动迷雾,激荡乾坤,一时间难分胜负。

景轩停下来,暗中观望:“看这少女头顶木灵之气,想必是草木精怪?不过身上暗藏阴阳仙光,应该和清泓师弟有关?”

于是,景轩把青云伏魔旗一抖,朵朵莲花仙光铺满天空,然后催动九霞宝剑杀过去。“道友,我来助你!”

他表明身份,木笙心中戒备的时候放开一条缝隙。只见景轩刷刷几剑,用太清剑气把魔修击伤。

木笙趁机用缚仙索将他们抓住。

“多谢道友。”木笙想起姬飞晨的交代,知道这段时间来访的仙人和姬飞晨有关。她赶忙一板一眼行礼。不过她学习礼仪时日尚浅,看上去颇为滑稽。

景轩笑道:“不必如此。看妹子手法,和清泓师弟认识?”

“那是我师兄。”木笙落落大方,抓着一串魔修,请景轩往仙府来。

刚一入府,姬飞晨顿时有感,用清泓的模样出来迎接。

“师兄到的好早,我本以为你会在当日赶来。”

“哈哈……这段时间正好在**活动。所以,比诸位道友来得早。”景轩将早先备下的贺礼交给清泓。

东西拿出,一片红霞弥漫三丈之地。

清泓定眼一看,知道是一株三千岁火候的火云芝,讶然道:“师兄可真大方。”

“不是我大方,而是此行正好得到一株。那日,我心想着寻一宝物给师弟作开府之礼。忽见赤云升天,虹光作瑞,于是便找到此物。想来,这东西和师弟有缘,合该归你。”景轩倒是一副仙家风度。对他而言,法宝不在于多,天材地宝也不是必需品。这些外物都是用时才用,平日里不需要强求。

“师兄可真会说话。”清泓捧着火云芝,丹红芝冠上有三颗千岁珠实,每一颗都有延年益寿,朱颜不老之妙。

清泓招来赤桃童子:“你把火云芝放在花圃,再去打几个果子来招待师兄。”

接着,他对木笙说:“师妹先把魔修关押,回头秦武道友来了,让他带去镇魔塔。”

说完,姬飞晨请景轩入月阳苑。

不过此刻的月阳苑稍微有些改变。

原先,月阳苑上有一副楹联:“飞月西山落,晨阳照九霄。”其中飞晨,对应姬飞晨的名讳。月阳,暗合月阳苑的名字。因此,这地方被姬飞晨认定天命所归,是自己的住所。哪怕执掌仙府后,他也没有搬去其他地方。

但是现在,“飞晨”二字自然不能乱用。不然,会让人从中察觉他和姬飞晨的关系。

依照姬飞晨的小心谨慎,自然不可能露出这么大的把柄给别人。所以,他略略修改,将其中“晨阳”改作“洪阳”。

回头诸人问起,便假托自己本名“姬飞洪”,是“姬飞晨”的哥哥。

不过景轩不是那么细心的人,他略略看了看大门口的对联,没察觉其中深意,直接随清泓入月阳苑。

看到苑中古藤红花爬满墙壁,灵柱仙桃在角落茂盛生长,他道:“师弟这边倒是清幽。在此拿《道经》两卷,饮上一盏青茗,倒也有几分雅致。”

“师弟这疲懒性子,也只能这么打发时光了。”清泓请景轩入主屋,看到碧游床上放着的半部《太上经》。

景轩心中了然:师弟倒真是一个道性种子,方才想必是在屋中读书?

清泓看到景轩瞥见那半开的道书,心中暗笑:方才我正在炼制九云离神符。不过想到你们仙人来,刻意打开一本书,想必也能糊弄一下。

这厮心机深沉,一举一动都有深意,引人遐思。

请景轩坐下,旁边的青竹童子递上灵00kxs.com茶。

景轩抿了一口,继续说:“我看师弟门口有魔修来犯,是煌阳魔教的人?”

肉戏来了!清泓心中一激灵,面上刻意抱怨:“正是,这几日仙府不得清净。经常有魔人来扰,我连看书都看不下去。”

景轩端着茶盏,轻笑说:“这事,我来之前也听到点风声。不久前在**寻伏魔旗,打听到煌阳魔教想要在**入口找一座仙府,当做跳板来入主中原。没想到,居然是师弟这里。”

煌阳魔教是**名义上的主人。魔门三道中,黑圣宗偏向于**深处,以零散的部落作为根基,用尚未开化的蛮夷部落来供养血祭自己。阴冥宗千里之地虽然也有凡人驻点,但对这方面并不在意。毕竟他们的乌金山可以来回移动,对凡人基础看不上眼。

唯有煌阳魔教自古以来在**扎根。操控这里的蛮族对中原发动一次次攻击。依着他们霸道的作风,自然不会让云霄仙府顺利扎根。所以姬飞晨才打算,借仙道玄门之力来抵制煌阳魔教。

“入主中原?我听人说,这次杀劫是玄门主持王朝更替,再立新朝。难不成,煌阳魔教也要插一脚?他们不应该是保全大鸿帝朝吗?”

“谁知道魔道的想法?大鸿帝朝的魔修多是血海一脉,谁知道南方魔教的想法?”景轩哂然一笑,和清泓聊起其他事情。

不久,又有刘子墨师兄妹赶来。他二人和玉芝仙姑师徒前后脚来。

看到云霄仙府外出的对联,仙姑面露异彩:“师弟所言不错,云开雾散,正是我云霄阁再起之兆!”

“云开雾散,天龙呈祥拜紫府”。

“霄清日明,大道真流属黄庭”。

这幅对联,正是云霄阁现在的处境。云开雾散,天清日明,合该云霄阁复兴。

“云霄之阁,大道真流。”青岚评价说:“清泓师兄可真是好气魄。把他们云霄阁视作大道正统。师兄,你再瞧瞧你,成天在外头胡混,咱们无为派怎么兴盛?”

刘子墨讪讪发笑,不敢接青岚的话。比起他,青岚对无为派更上心,更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