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棋局

第一百八十三章天地棋局

神秘人匆匆离开,在这处空间中只剩下姬飞晨和龙王。

龙王不再附体姬飞晨,而是在他面前凝成一条黑色小龙。

飞龙飘舞在棋盘上方,对姬飞晨说:“回头你把这家伙复活的这几个血海地仙都杀了。”

“杀了?可前辈好不容易复活,这就要杀了?”

“杀了。这家伙复活这些人,主要是担心我被幽冥责怪。回头你杀了他们,留下一道真灵即可。”

姬飞晨苦笑:“龙王大哥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对付地仙,我可真没有把握。”

“没把握?你要是连几个地仙都杀不死,还要你干嘛?”龙王不屑道:“对付不了地仙,更别指望能对付那人。”

“对了,回头你去把血海一并灭了。www.00ks.net刚刚这家伙,其最讨厌血海一脉的路数,你解决血海,回头说不定博得此人好感,能让你避免最终的杀劫。”

越说越不切实际。姬飞晨索性岔开话题:“我看这棋盘挺玄乎的,通过棋盘能操控地仙道果?这是什么东西?”

他上前几步,目光投入棋盘。脑中轰的一声炸响,泰皇元神如受重创,差点就在这无尽的信息中毁灭。

幸亏他的泥丸宫得到魔门元祖等人的扩张,堪比天仙的泥丸宫可以将这些信息暂时储存。

姬飞晨脑中出现一群仙家。为首之人手持一副七彩棋盘联合旁边众仙,将棋盘打入天空,化作一方神秘空间。

“这……这就是天冥之地的来历?”

“不错,天冥之地本身就是一群仙魔联手开辟的道果空间。用来让诸仙魔寄托道果,提升实力。”龙王尾巴对棋盘一点,上面一枚枚棋子闪烁光泽:“你看,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这些仙魔的道果,可不就是棋盘上的棋子么?”

道果之说并非仙魔一开始就有。而是玄正洲在几千年前开辟的捷径。让仙家能早一步凝练道果,参悟天道之秘。毕竟,所谓道果是天仙们的特权。

玄正洲用道果誓愿的方法,让仙魔提前领悟天人合一,凝成属于自己的道果。但天冥之地积存道果,保护所有仙魔的安危,其来历又岂是天生那么简单?

这处空间正是一件天地所成的棋盘所化。神秘人和龙王说话,索性便动用大能进入最核心的棋盘空间。这是只有天仙才能进入的领域。

姬飞晨对天冥之地的来历有所了解,仔细打量棋盘上的棋子。

天地棋局中,以山河为纵横,交错着无尽众生。仙魔两道化作黑白棋子,演绎一幕幕悲欢离合。黑子为魔,白子为仙。每一颗棋子都等于一位人仙或者地仙的道果。坎冥殿主、玉芝仙姑、景轩、李静洵等人皆不例外。

“所谓道果誓愿,其实就是让我们在这张棋盘上凝练自己的棋子?”姬飞晨在棋盘上看到自己的道果棋子。

一黑一白,两者看似和其他棋子一般无二。但将两枚棋子的底盘相对,正好就是一个黑白球体。不,应该说还差一部分。因此,这个球体并不是完美无缺,看上去只是一个椭圆体。

姬飞晨在棋盘上寻觅,没有看到自己的第三枚棋子,于是对龙王发问。

“没在棋盘上,自然就在棋盘之外。”龙王尾巴甩动,从棋盘边缘飞出一枚金色棋子。这枚棋子和另外的黑白棋子相合,正好就是一个三色球体。

“不拘仙魔,只要发下道果誓愿凝成道果。就会在棋盘上多出自己的棋子。地仙比人仙好些,至少地仙在这纵横之盘的交点,比一般的人仙更加自主,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现在的你——”龙王御使这枚三色棋子,落在棋盘角落的空地上。

“这就是你对天地的影响。”

这颗棋子在角落潜伏,但暗中影响左近仙魔两方的布局走势。随着它的壮大,第三方力量正不断蚕食仙魔两方。

“这么说,地仙也仅仅是棋子,只有天仙才能跳出?”

“没错,也因为有人说,修道的本质,就是不断跳出棋盘,完成个体的生命升华。”

“去假存真。”姬飞晨回忆方才的神秘仙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炼精化气,炼气还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

这修行的本质,正是一步步从假到真,故而称其为“修真”。

姬飞晨闭上眼,他眉心祖窍的泥丸宫中发生变化。

天河中的日月星三光昏暗,冥河演化的森罗世界不断浮动。泰皇元神在天地之间盘坐,他面前有天地乾坤之力自动凝成一副棋盘。

“太极元始,鸿蒙初开。天地分化,乾坤道衍。群真落子,山河为盘。真景焕彩,运通诸天。”

泰皇元神在泥丸宫中高歌。

先是第一卷道图飞入天空定日月星三光。接着是第二卷道图梳理阴阳二气。随后第三道图连同天地。第四道图纯化元神,造就玄都玉京。第五道图变化金阙五气。第六道图凝成一根玉柱。

在第六道图后,又有一副玉色棋盘浮现,演绎天地造化运转之理。

“道微图!”大道第七图,仿照天地棋盘而来,可以让姬飞晨以道图执天地棋局。

此图一出,姬飞晨灵台清明,他对天地棋盘的视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般而言,只有天仙才能将道果从棋盘“飞升”而去。但姬飞晨领悟大道第七图中的“道微图”后,已经能从棋盘之外观看棋局。

这正是修真的本意。

“可惜,现在你还不是下棋者,而是一个观棋之人。”黑龙说:“只有天仙才能操控天命,现在的你只能观望命运。”

甚至,就连姬飞晨的棋子仍然落在棋盘中,因为道果誓愿的关系,无法从棋盘拿走。只是凭借道微图,让他能明白自己的命运走向,知晓其他人对他的操控。

“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帮我在这个世界培养一下势力。”

“培养势力?”

“本来我是挺不在意的。”龙王悠悠说:“我这种存在不需要在意区区一个大陆。但——但既然那家伙两次降临在玄正洲,我不妨便在这里布局一下,说不定以后能用上。至于血海……不需要存在了。我看,用阴冥宗来取代就很不错。也不会破坏玄正洲的仙魔平衡。”

黑龙随便一动手,在天地棋局落子,影响天地大势的走向。

“为了刚才那人?”姬飞晨看得明白,龙王本人对玄正洲的一切都不在意。要灭血海,也不过是因为刚才那人的态度,似乎对血海很不满。

但灭血海,魔祖那边的感受呢?

姬飞晨越想越多,也无奈起来。自己只是一个人仙好不好,这些天仙们的争斗能不能别扯上我?

这时候,外面忽然有两位天仙联袂而来。

太元和太霄两位天仙主动进入这片棋局空间。

姬飞晨脸色一变,看向龙王。

“我懒得跟他们打交道,你来应付。”黑龙将一团神力甩给姬飞晨,将他整个人包裹在玄云中。

在龙王的力量阻隔下,两位天仙无法窥见姬飞晨的身份。

二仙进入棋盘空间,只见玄云笼罩的神秘男子正盯着棋盘。至于黑龙,明明就在他们眼前,却无法看到黑龙的身影。

“这位龙君,不知太上宫道兄在何处?”

“走了。”姬飞晨故意用一种苍老的声音说:“我这老友不过是随便走走,已然离去。”

太霄宫的玄震子得到尉峰禀报,隐约猜出那位太上宫的仙家别有目的。但他看看太元宫的天仙,最终没有开口。

“太上宫人丁稀少,就算下来办事又如何?反正他们不会威胁我们太霄宫。”于是玄震子闭口不言。

旁边的同伴问:“那龙君大人在此有何贵干?”

“本座干什么,与你何干?”姬飞晨刻意装出龙王的傲气,用不屑一顾的语气说:“若是本座手痒,随便下两手棋也没什么。”

下棋?

两位天仙心中一惊。

他们天仙所谓的下棋,可都是操控天命,把控苍生的手段。以往只有三宫和血海天仙才可。但太上宫一直超然于外,不经常干涉棋局。太霄宫也以秉公执法的态度,不怎么插手。最喜欢布局仙道的,只有太元宫一脉。

前不久,太元宫还准备让灵微仙府的人开辟福地,堵在**门口。

太元宫那位天仙的脸色变幻不定,但面对不知深浅的这人,也不敢轻易干涉。

“龙族的天仙,看样子要跟东海老龙王谈谈了。”

“这人到底是龙族的哪位龙王大能?看起来,似乎和太上一脉交好?”

世人常把太上道祖比作“龙”,龙族和太上一脉的关系一直很好。而且,这位龙君的背后,会不会有太上一脉的立场?

两位天仙不敢久留,神色匆匆离去。

当二人离开后,姬飞晨一把坐在地上。糊弄两位天仙,自己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你小子的胆识是不错。面对两位天仙还能思路清晰出口蒙骗。很好……很好。不过你说的倒也不错,闲着没事不妨出手玩两把。”

黑龙随后在四圣景明福地的方向落子,姬飞晨惊道:“龙王大哥这是——”

“很简单,你要兴炼气士,我帮你一把。不然,就凭你一人?”

“但那位前辈不是说,不能太多帮助我?”明目张胆帮助姬飞晨,岂非会让龙王和那位大神通者对上?

“所以,仅仅是一笔交易。你帮我办事,我给你一些好处。比如天府金阙的灵丹妙药。如果你能杀死刚刚复活的那几个地仙。哪怕是任何一位,我赐你一枚立地飞仙的灵丹。而现在,你帮我挡下两位天仙,我帮你催生桃树。这桃树,是那家伙给你的种子?好好种吧,回头另有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