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一百九十六章第九个秘境

第一百九十六章第九个秘境

九赫山下,黑水滔滔,寒气从黝黑的深渊往外溢出。

元初平脚踏血葫芦,小心翼翼降落在水域。

忽然前方冒出一团明光引路。

“是前辈?”

明光闪烁数下,元初平追随明光往前走,最后在水涧深处看到黑衣男子。

在这里,湍急的水流凝成寒冰,一切的一切化作冰天雪地。只有男子站在这苍茫雪域,盯着面前的五色云光。

光辉中,有团团浊气翻滚不息。这些浊气化作龙蛇之相,激荡潮水狂澜,意图从五色云光中冲出。

这是不久之前从大地中冲出的先天浊气,被姬飞晨封印在此。

“前辈,您找我?”

“先等等。”姬飞晨顾不上跟元初平说话,他双手在胸前刻画“九云符箓”。以青云、赤云、黄云、白云、黑云五色符箓将面前的先天浊气统统压缩。

原先,姬飞晨下寒涧就是取先天浊气练功。可惜被三宫传人伏击,让他无法得手。而今再度下来,直接将浊气凝成宝珠,带回去慢慢炼化。

元初平不再吭声,而是默默【零零看书00ks】打量姬飞晨。

他跟大部队前来九赫山,正好看到姬飞晨大出风头的一幕。因此,他已经明白姬飞晨的身份,更明白他兼修正魔两道的事情。

“如今他身边环绕两条黑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冥河之龙?”

那魔龙围绕姬飞晨旋转,给人透着一种诡异而凶戾的气质。哪怕是元初平修炼魔功有成,也忍不住心中阵阵发毛。

一个时辰后,五色符箓云光慢慢收拢,把浊气之龙凝成六颗黄橙橙、拳头大的宝珠。

姬飞晨将其中一枚扔给元初平:“这里面封印先天浊气,对你的魔功有帮助,能压制你吞噬生灵精血的欲念。”

“这……”元初平看着手中宝珠,在五色光辉中似乎有一条龙影不断转动。“晚辈因杀劫之故,境界无法提升。这浊气……这浊气给我也没用。”

“留着吧,回头炼宝也成。”说完,姬飞晨拂袖一扫,以玄光携元初平进入原先罗遥躲避的水帘洞。

“啪——”一个响指后,龙炎魔火照亮黑漆漆的洞穴,并且又有一片光云封住入口,不让外人察觉。

见他这般小心翼翼,元初平赶低声问:“前辈您召我出来,是担心你的身份泄露?”

“不用叫前辈,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称呼我一声师兄即可。”姬飞晨说:“我的身份没什么可担心的。既然当初冒险救你,就是相信你的为人。”姬飞晨摆出一副信任元初平的模样,上下打量元初平。

当日,姬飞晨冒险把元初平救下。更把一位血海地仙的丹药和法宝给他。如今元初平虽然没办法提升境界,但法力比当日要雄厚许多。

“你在血海过得如何?那血葫芦可曾被人察觉?有没有受人欺负?”

“这倒没有。我用其他材料将葫芦的外相遮掩,暂时没人察觉这血葫芦就是地仙宝物。就连那位地仙的陨落,都没有人吭声。毕竟……”

“毕竟血海的地仙太多了?”姬飞晨露出笑意:“这也好,省得你被人怀疑。”

血海有两位数的地仙。从一到九十九,这些数字全部都是地仙的代号。即便有一些数字已经悬空,但血海地仙绝对超过半百之数。

在这么多地仙中,一位地仙的死亡并没有引发大的波澜。至少,所引发的动静没有让元初平感觉到。

姬飞晨询问元初平一些关于他修行上的事,并且帮他解答部分疑难后说:“这次找你,并不是关于我的身份。我的身份就摆在那里,既然当初你承诺要保密,我自然不会再多过问。”

他笑道:“这次冒险召唤你,是想要问问有关血海地仙们的事情。在血海中有哪位地仙作恶多端?”

“作恶多端?师兄问这个干嘛?”

“算了,不这么问,血海地仙没一个好东西。换个说法,你认为谁的缺点更明显,更容易下手击杀?”

元初平一听,声音扬起:“师兄想要击杀地仙?”

“只是随口问问。”虽然元初平是魔门中少有的心向正道之辈。但他实力太弱,目前还不能真正涉及自己的隐秘。

姬飞晨答应龙王,要去击杀一位血海地仙,自然要先把消息打听清楚。

“这……这倒是不好找。大多数地仙都在血海中潜修,目前都有好些地仙没露面。”元初平思索后说:“血海的规矩和外界不同。血海宗门就在一片血水凝聚的魔域。我们的居住地,是零星散落在血海上的岛屿。”

血海神秘莫测,原本有血誓限制他们泄露情报。但元初平的血誓被姬飞晨转移,根本不在乎。

他说:“我们这些低阶弟子只能在浅海地界厮混,不能往深处走。而那些地仙们都在血海深处,几乎无法见面,更别提他们的习惯和作风。”

“那你在血海,就没听到什么风声?”姬飞晨皱起眉头,在血海中,他怎么去杀人。只有落单的地仙,才能暗中伏击啊。

元初平面对恩人和师兄,不愿意显得毫无价值。他苦苦思索后,猛然一拍手:“对了,听说血海有个大计划。因此,有几位地仙在血海之外办事。”

“大计划?什么大计划?”

“这就不清楚了,但好像和大鸿帝朝有关。至于其他——”元初平摇摇头。到底地位底下,无法真正了解血海的隐秘。

姬飞晨神色沉思,过了了一会儿才说:“行了,就这样吧。你也别在意,我就是随便问问。回头你以自保为主,想办法过杀劫、其他事情不要管。如果有难解之疑,可以找我帮你参谋。”

之后,姬飞晨送元初平离去。而他则坐在原地,摊开手,一片玉光浮现在掌心。

“道微图!”

大道玄微,通天彻地。

在他掌心,浮现一张棋盘。上面密密麻麻出现一群地仙的道果。天地棋局,这是以地仙道果为棋子的棋盘。姬飞晨目前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以大道之图的视角观看天地仙魔的道果,却无法做出任何一点的干涉。

“血海在外面的地仙吗?”

他在棋盘上寻觅,最终找到几团杂乱无章的血气。这些血气,就意味着血海地仙的道果,而且他们目前的位置都不在血海中。

“如果在血海,在血海之地的庇护下,我无法窥探他们的踪迹。但现在……血海在忙什么?”

姬飞晨目光一顿,落在某位地仙的道果上。很凑巧的,这人正是不久之前死在龙王手中的地仙。

“八十六号?就他了!”姬飞晨和龙王取得联系,龙王先是沉默,然后说:“成,我给你一个杀劫的时间。你在这次杀劫中把他杀了,回头我送你一枚能修成地仙的神丹。”

“大哥知道,血海地仙在外面是干什么吗?”这个问题,作为天人级别的龙王,不会不清楚吧?

“这事,你自己去查。”龙王不愿透露情报:“你要杀他,当然要把事情弄清楚。我只能说,这件事关乎你们云霄阁、玄元两道,甚至整个天下的命运。这是血海的大计划,你好自为之吧。”

龙王的话,隐约触动什么天机。但最终被龙王遮掩,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泄露。

“算了,还是先应付我这边的事情。”

和龙王的约定,可以在杀劫中慢慢来琢磨。顺带找一找血海的计划,这件事不着急。

姬飞晨拿出手札,将这件事写出自己未来的计划流程。

但他当前要忙的有两件事:一个是云霄阁顺利开府,也就是第三次斗法。另一件事,是赶紧把坎冥殿主送走,将自己师徒、师祖以及黑池上人之间的恩怨彻底了解。

“如果黑池师叔在五月开始炼丹,那么应该在两年之后开炉,尝试突破地仙。那时候,就是我们三代人彻底清算的时候。”

这件事在两年以后,排在击杀血海地仙的事情前面。但仍然算不上最紧要的。

姬飞晨在本子上书写三个月内的计划。

“万魔大会后,要回阴冥宗一趟。接下来去黑圣宗拜见巫咸大人。接着,就是九月的第三次云霄斗法。这次斗法后,应该可以清闲两年,回头找个机会和涂山见面,探讨一下他那边的情况?”

姬飞晨拿笔涂涂写写,把最近的事情一件件罗列出来。

但对于第三次斗法,姬飞晨神色无奈:“无名已经起疑心,回头到底是断臂、砍腿还是戳目、散功?这家伙的疑心病,真不好应付。”

……

时间一天天过去,接下来姬飞晨没有其他事,便在九赫山中和其他人交流。而万魔大会,也在这种平和的气氛下完美落幕。

接下来,姬飞晨和诸同门回山。关于这次大会,阴冥宗上下喜气洋洋,掌门更是承诺给诸弟子论功行赏。

回到阴冥宗,众人来到主峰天宫。

掌门和五位太上长老高起玉座。他说:“这次,再传弟子们出力不小。回头每人去秘境修行三年。”

三年?

下面众人一片哗然。

丰山殿主似乎想到什么,他问:“掌门要让他们去哪个秘境?”

阴冥宗有八大秘境,每一个秘境中都是一方完整的山河世界。掌门一脉有洞冥、纯冥秘境。青脉有真冥秘境;白脉苍月殿有玉冥秘境;黄脉丰山殿有商冥秘境;黑脉坎冥殿有玄冥;赤脉有南冥秘境。而最后一座空冥秘境,则是五脉六支共有。

“在八大秘境之外,难道咱们阴冥宗就没有新的秘境了?”掌门笑眯眯的,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

苍月殿主脸色一变,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师兄要让他们去天冥界?”

郑琼一怔,随后露出苦笑之色。

天冥秘境,是他原先一直闭关修炼的地方,是一个还没真正开辟的全新秘境。这个秘境处于乌金山之极,在天冥宫附近。从乌金神人的角度看,正好在神人的脑袋上,落在天灵盖的位置。可以说,这个秘境对阴冥宗最重要。是用来让天人居住的地方。

不然,没有这种特殊空间供天仙修炼。很容易被玄正洲的法则排斥,最终飞出这片地域。在三宫之地和血海,都有类似的天人空间,确保他们的天仙能长久留在门派内。“去天冥界修炼三年,回头才能代表咱们阴冥宗和各大派对抗。”

“不行!”五位殿主齐齐否决:“三年?咱们回头还要将天冥界重新开辟。不能让他们待三年。最多也就是一年,而且必须分开来。免得耽搁秘境的开辟。”虽然阴冥宗目前没有天仙,但这处秘境可以供他们这些地仙用啊。因此,他们才不乐意让旁人分享。

掌门虚心纳谏,顺势便道:“既然如此,便一年吧。等明年初,郑琼你带姬飞晨、罗青衣、天成子、东方展扬、萧莹……”他一口气念出十二个名字:“你们从明年开始,在天冥界闭关一年。”

遭了!被这家伙坑了!

五殿主人心中一震,掌门这是要我们扮黑脸啊。

去天冥界待三年,掌门也不舍得。所以他故作大方,故意让五殿主人来否决。当着众弟子的面,直接把自己摘出去。

看着下方众弟子一个个露出失望之色,坎冥殿主率先说:“天冥界是未来供养天人的核心地域,你们不能使用太长时间。不过在五脉六支的八大秘境,却没这个问题。回头所有在万圣大会中立功的黑脉弟子,都可以在玄冥秘境修炼。时间上,黑源、黑流、黑池,你们三个依功劳大小核算时间。”

这下子,不是一二杰出弟子。而是黑脉之中的所有弟子。一下子就把范围扩大化。

其他四位殿主有样学样,掌门也只好把纯冥秘境拿出来供掌门嫡系用。

但最后,掌门又对姬飞晨和郑琼说:“你二人功劳最大,回头可以去洞冥秘境修炼一载。”

洞冥秘境和纯冥秘境,是掌门一脉执掌的两大秘境。其中洞冥秘境因为开放次数少,里面的浊煞之气总量更多。而且,历代掌门都在这里闭关,有“冥河无道”的神通烙印,可供后人参考。

郑琼成天在天冥、洞冥、纯冥秘境厮混,他倒无所谓。但姬飞晨去洞冥秘境?

丰山殿主暗暗嘀咕:“难不成,掌门还有心思培养他加入掌门一系?”他忍不住去看坎冥殿主。

老殿主面无表情,他对掌门的态度毫不在意。自己一个即将飞升的人,既然姬飞晨无法执掌黑脉,他才不在意姬飞晨未来如何。

于是,坎冥殿主说:“晨儿,还不谢谢掌门人?”

“弟子拜谢掌门。”姬飞晨彬彬有礼,谢过掌门后重新归队。

“去秘境修炼不过是提升你们的战力。此外,杀劫将至,你们每人都可去宝库挑选几件法宝。”

掌门人很大方,如今阴冥宗成为圣地,要追上血海的步伐,需要更多的杰出传人。所以,这时候的他难得没有什么坏心思,想要提升这些再传弟子们的境界。

嗯……可能还是有点坏心思。他只要现成的战斗力,揠苗助长。至于这些人日后会不会走火入魔什么的,那就无所谓了。只要能让阴冥宗顺利度过这次杀劫,他们的死活不需要在意。

毕竟,这是为门派牺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