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二百四十五章无名

第二百四十五章无名

“九灵鬼母?”

“对,师妹还记得吗?”

“跟她打了一架,差点死在她手上,忘也忘不掉。怎么,她有什么事?”

“前段时间,我于东海之上偶遇一位龟仙人。那仙人让我帮他寻一个传人,这九灵鬼母乃人龟血裔,正好合适。”

原本清泓想要让玉芝仙姑陪他。但九灵鬼母和道德宗有段龃龉,所以清泓特意带上李静洵,日后方便和道德宗扯皮。

“传人?”李静洵想到云霄仙府之中的司马康,心中明白几分:“这上古炼气士道统早已衰退。如今他们想要重新复兴,必然要收集良才美玉才能跟仙门争锋。然而当今天下,我清灵仙道独占七分,又有三分英才被魔门占去。炼气士一脉的主意,只能打在我们两道身上挖墙脚。”

面对云霄仙府,太上诸脉的态度很暧昧。作为一脉同道,大家希望云霄阁复兴,好壮大太上一脉。但作为清灵仙道的一份子,又不乐意云霄阁重新带来炼气士的大兴。

而今太上一脉对云霄阁的支持,是看在一份同道情谊的份上。至于复兴炼气士,只要天命不改,大家暂时并不需要担心。

“如今天数在我,仍然是清浊两分的格局。炼气士一脉,最终就算复兴一二道统,也必须顺应大势。”想清楚后,李静洵笑道:“师兄要度魔入道,这当然最好不过。不过我观那鬼母心情偏激,恐怕难以听劝。”

“所以,你我二人回头要试上一试。让她萌发善心,心向正道,才好带去东海。”清泓说罢,又掐指算了算时间:“五色谷所在的仙府还需要些时间才能出世。你我不着急。”

二人在玄正洲寻找五色谷。

五色谷又名九穗之禾,上面结五种谷物,呈青赤黄白黑五色,堪称玄正洲农道五谷的源流。这天地造化的妙物所在,李静洵早已探明。

千年前,有一位仙人寻得五色谷,将此物种植在自己的仙府中。因为他曾经将培养的谷米赠给道德宗,所以李静洵知道他的情况。后来他于上次杀劫中身陨,五色谷一并封入仙府等待其转劫归来。

李静洵二人算定时间,他归来之刻当在一个月后,所以两人根本不着急。李静洵在路上,便拉清泓帮忙对付黑流老魔。

如今老魔受到报应,李静洵寻思着左右无事,就顺水推舟帮清泓去降服九灵鬼母。

……

却说二人作法定住黑流,鱼天阳上前将其擒拿。面对老冤家,他自然不会废话,直接两剑把他砍死,将一缕魂魄送入幽冥。而为防止魂魄被鬼王们劫走,鱼天阳亲自下了一趟阴间地府,亲手把魂魄送到地府交接。

黑流死后,姬飞晨心中的某座大山彻底挪开。阴霾一扫而尽,让他的道心随之圆满。

“黑流死,我在魔门最大的因果了却。接下来要不要继续在魔门待着,就全看我本人的心思。”

目前,姬飞晨留下魔门,是本着为魔门再立正道的心思。这功德之大,不亚于救千万苦难黎民。

道气充盈,泰皇元神遍体生光,琉璃澄澈的明光洗净道果,让这枚汇聚玄元真谛的玄妙道果和天地越发交融。

“师侄?师侄?”黑池见姬飞晨突然不说话,试探性发问。

姬飞晨回过神:“师叔,我那师父似乎死了。”

“死了?我能设法复活,他肯定也有暗手。”黑池可不相信自己师兄会这么死了:“他绝对另有法门复活。”

“他的暗手不就是凌风吗?”姬飞晨懒得多话:“师叔别管他,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现在黑池落入姬飞晨手中,按照魔门的规矩“成王败寇”,黑池后半生算是彻底栽了。

“那师侄,你是什么打算?”

姬飞晨笑了,他笑容灿烂,让黑池心中忍不住发毛:“我救了师叔,师叔感激不尽,将一身家底赠送,这是顺理成章的,您说呢?”

“……”黑池面带苦色:“师侄上,炼制两炉玄冥七窍丹,你觉得我还剩下多少家底?如今洞府都被人打破,还有什么东西给你?”

www.00ks.com

的确,两炉玄冥七窍丹的材料可不是那么容易收集的。为了这两炉丹药,黑池把自己的家底都用干净,还对外头赔了不少人情,根本没办法还债。

如今的他两袖清风,甚至连肉身都舍给坎冥殿主,只剩下一缕魂魄。

“我这一缕魔魂,师侄看上什么直说吧。你要是需要什么功法心得,我还能指点你一下,其他的东西,一概没有。”黑池倒也干脆,双手一摊,再不说话。

姬飞晨上下打量黑池,目光落在玄冥七窍丹上沉思。

“这枚丹药跟我的属性虽然不怎么相合。但应该也能增长一下法力,进入通玄境界?说不定,还能再褪一次龙蜕。”

姬飞晨盘算的时候,突然天成子发来消息:“师弟,黑流那老贼死了!”

“嗯?怎么说?”姬飞晨虽然早已清楚,但却没料到门中消息传的那么快。

“蛊母那边的看守人说,他的血誓消失,生命印记破灭。”

“是吗?”姬飞晨波澜不惊,对黑池说:“师叔也听到了?”

“他——他真死了?”黑池也听到天成子的话,不由得失神起来。他脑中,从昔年二人一同修行开始,到后来两人针锋相对……

斗了一辈子,突然得知黑流的死讯,黑池心中反而空落落的。

“死了吗?”黑池喃喃道:“没想到我们俩斗了一辈子,竟然给他人做嫁衣。”

一死一擒,两人的道途彻底断去。

仔细想想,黑池心中有些荒谬,自己二人斗了大半生,到底是为什么?

“嘿!”涂山从一旁蹦出来,他拿着三套仙衣轻拍姬飞晨肩膀,笑眯眯说:“你们干嘛呢?”

“没什么。”姬飞晨扭过头:“那三人,后事处理了?”

“嗯,已经料理妥当。不过我不杀生,你也清楚。先扔在我这边,回头送给陈娘娘吧。”

姬飞晨无语到:“你把她当做收破烂的?是个人都往那边扔?”

“切,好像你没往那边送人似得。”

陈娘娘?黑池似乎听出什么,瞪大眼睛看向二人。

不过姬飞晨既然敢这么说,显然也没指望放过黑池。“那么接下来,咱们分道扬镳?”

涂山撇撇嘴,晃了晃手中的衣服:“我们就这么走,是不是太便宜丹霄派了?”

姬飞晨眼睛一亮,瞬间明白他的打算:“你的意思是……”

“难得葛仙翁传授我们丹诀,不如投桃报李帮他一把——”涂山说了半截,姬飞晨接过话头:“顺带,咱们去丹霄门再捞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