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三百八十八章九渊剑气(上)

第三百八十八章九渊剑气(上)

李静洵在海边等候,清泓独自行走在沧海之上。

关于东海中执掌阴阳龙须扇另外半面的散仙,至今姬飞晨都没想到是谁。他询问云婆婆等人,那些人也都推脱不知情。

毕竟当年方阁主为保护至宝而把东西托付他人,就算是为保护这两方人,也不可能轻易透露名讳。

“万一那人想要私吞法宝,可就不妙了。”清泓走了一阵子,看飞云岛在望,便暗思:“找人恐怕不是一个轻松的活。不如先跟师姐会合?”

阴阳龙须扇的阴阳两个扇面送出,如今冲虚道的部分顺利拿回。但这种至宝复原岂能没有劫数?恐怕另外半面会有大波折。

故而,清泓来飞云岛找玉芝仙姑商议。

可他刚来飞云岛附近,突然有一位仙人飞来:“道友请留步!”

清泓扭头一看,这散仙不知来历,一身水蓝道袍,头戴月合冠,其道行竟不逊色自己,已经有一只脚跨入地仙之列。

“在下奉师尊之命等候多时。”说罢,仙人拿出一面银扇递给清泓:“云霄阁之物,今朝奉还,因果两清。”

看到此物,清泓露出惊色:“这……这是……”

太快了吧?

按照清泓的想法,不应该经过一番波折,数次斗法,艰难险阻后才能把东西拿到吗?

眼下两个扇面到手,让他有种荒谬之感。云霄阁的复兴有这么容易吗?

但清泓还是马上接过:“不知令师尊姓大名?他替我们云霄阁守护至宝,还请告知名讳,日后好当面答谢。”

“师尊参悟天人之道,早有飞升之资。而今蹉跎人间,只为替云霄阁守护仙宝。既然物归原主,师尊自然不会再理俗事。”

仙人对清泓稽首:“我还要回去潜修,就此告辞。不过阴阳龙须扇这种太上至宝不是那么容易复原的。接下来,应该选一处天地灵穴滋养,演化阴阳之理才可。”

类似的话,冲虚道那位老者也提醒了。

想要让阴阳龙须扇彻底恢复和七星剑一级的力量。必须选择凑齐阴阳www.00ks.com两面后,于天地灵穴中将三部分重新祭炼。

送别仙人,清泓直接进入飞云岛。

傅玉堂正在岛上驯养白鸦灵鸟,见清泓到来后,上前行礼:“师叔好。”

清泓一副兴冲冲的模样:“师姐呢?云霄阁大兴不远矣!”

“师尊在洞府后方神游太虚。”

玉芝仙姑得道祖传法,又有清泓的大道之图,已经把娲皇元神炼成纯阳地仙元神。眼下,效仿诸位地仙前辈神游太虚,搜寻云中界的所在。

“你去叩门请她出来。我有急事找她。”说着,清泓独自前往洞府大厅。

府中童子前来服侍,给他上香茗仙果。一盏茶后,玉芝仙姑从后面赶来。

今朝仙姑穿着翠莲云裳,气质温文尔雅,身侧还有黑白二色玄气流转。显然刚刚运功,异象还没散去。

“师姐方才在运功?”

仙姑香袖浮动,脑后道果光轮一闪即逝,将玄白二气收敛。她笑语晏晏:“刚才元神出窍,道气还没散去。对了,师弟找我有何事?”

“师姐请看。”清泓把阴阳龙须宝扇和阴阳两扇面拿出。三扇光辉共鸣,有阴阳道韵相互交织。

“这……东西都拿到了?”玉芝仙姑惊喜万分,身子前倾,仔细端详三宝。

过了一会儿,她蹙眉道:“没办法融合?”她尝试融合三宝,结果也无法恢复龙须宝扇的本来面目。

“似乎是要寻一处天地灵穴孕育。我寻思着,能不能借师姐的混元金斗,去黑海走一遭。”

“黑海?是了,那里多是海中漩涡,那些漩涡孕育灵物,足以当做宝扇复原的元胎灵穴。”

黑海漩涡犹如天地初开,鸿蒙气象,能产出各种灵物,是最佳的天地灵穴。

“不单单如此,昔年方阁主既然在黑海留下布置让你我除魔,谋取功德。又岂会没有其他想法。混元金斗是借助方祖师布置的暗手祭炼而成,或许对那里有所感应。”

一言惊醒梦中人,仙姑顿时醒悟:“啊——师弟说的不错。如果祖师预料到至宝复原,肯定会有所布置。准备上佳的黑海漩涡供我们复原仙宝。”她直接把混元金斗递给清泓:“我这几日参悟天机,隐约找到云中界的蛛丝马迹,故而不好陪你同去。这法宝你且拿着,我再把金蛟剪给你护身。此行务必小心。”

“师姐放心吧,如果连混元金斗这件地仙真器都没办法保护我,更别说区区金蛟剪。而且,我也炼制一面生死洞冥宝镜。”

生死洞冥宝镜利用当年重太虚之界流出的生死阴阳鱼之鱼鳞所炼,经过四圣景明福地的四方鼎铸造,已经是一件不错的人仙之宝,不逊色金蛟剪多少。而且在生死之道上别有玄妙,不逊色杀伐利器的金蛟剪。

他把宝镜拿出来递给仙姑看。

仙姑检查宝镜,惊诧道:“这材质不是当年那套金光宝镜,我还以为你用那套镜子来炼器呢。”

当年二人在黑海碰到一处灵穴级漩涡。其中有两道金龙精魄飞出,被仙姑炼成金蛟剪。此外还有十八面宝镜被清泓收走,炼成一套金光宝镜。

“那套镜子我回头另有用处。”清泓含糊其辞,不愿多说。

那套镜子在姬飞晨预想中,是要作为九霄玄金龙神塔第三层的镇塔之宝。

第三层的镇塔之宝全名“九云太蒙洞真镜”。当年龙王演化此镜,留下一道洞玄之气给姬飞晨。姬飞晨打算用这道玄气,外加十八面金镜炼成第三件镇塔之宝。而且第四件万象图的残片也已经找到,借助幽冥搜寻碎片,可以顺利修补。

“师姐看,我炼制的这面阴阳宝镜如何?”

“贯通生死大道玄理,回头将方法记录下来,可以给门人们提供另一个方向。当然,我这金蛟剪的炼制方法也可以留下。”

二人就着阴阳法宝讨论一番,随后仙姑派童子给清泓拿来仙家丹药,送他出门。

“你不是精通炼丹的人,而且中土那地方鲜少有咱们炼气士需要的丹药。这些你拿着,路上说不得要用。”

“我有三光神水足以,这些丹药有何用?”清泓这么说,但还是把丹药收下,御空而行赶赴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