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五百零四章群魔乱舞

第五百零四章群魔乱舞

姬飞晨拉拢蟾宫,其他几位长老也顺利和天心魔宗等门派谈妥。

三个月后,阴冥宗一声号令,汇聚元门十道之众于鄞州郡。一如曾经在九赫山的万魔大会,这次汇聚的魔头少说有三千人。

韦清琛在各大门派间穿梭,暗中物色合适的人员进行拉拢,为日后魔门统一做准备。到阴冥宗所在的中央地带时,因为没看到姬飞晨,便去找天成子。

“奇怪,姬飞晨怎么没来?”

天成子是姬飞晨的人,知道韦清琛和姬飞晨之间的联盟,便道:“师弟自从前往蟾宫后,便一直在北地闭关。”

“又在北地?他在那里待了那么久,冰天雪地的环境还看不厌?”

“据说在祭炼载道真器。”

“哦。龙爪弓吗?那玩意需要玄冰菁英,的确要在北地。不过前些年,我把覆海轮所需的沧海水魄给他,不知道覆海轮祭炼的如何?”

“不清楚,师弟鲜少在人前展露魔龙神兵。”天成子口风紧,除却姬飞晨事先交代的话外,不肯泄露更多情报。

韦清琛见问不出什么,便起身离开。

他离开后,石野走过来:“师兄,为什么你不说覆海轮的事?师祖不是亲自出手,帮姬师兄祭炼覆海轮了吗?”

坎冥殿主的本意是以玄冰菁英作为姬飞晨这次任务的奖励。北地阴冥宗废墟不够,就从宗门宝库拿。但姬飞晨心中另有谋算,直接拿出覆海轮讨人情,央坎冥殿主帮忙祭炼为地仙真器。

覆海轮的祭炼比火龙镖要麻烦,虽然姬飞晨提供最核心的沧海水魄,但仍然是一件很费功夫的事。哪怕天仙出手都需要几年时光。而且让宗门帮忙祭炼地仙真器,所需要的代价着实不菲。幸而在地府时,宗主见清泓实力增进,有心扶持姬飞晨对抗他“兄长”。便以宗门的名义,请诸位地仙联手祭炼覆海轮,助姬飞晨炼成这件魔龙神兵。

再算上火龙镖,单单阴冥宗便给姬飞晨提供两件全新的地仙真器。

“不需要告诉他,这可以当做奇兵日后用。而且覆海轮的祭炼,至少需要十年。加上火龙镖和龙爪弓,师弟目前身上能用的魔龙神兵可不多了。”

石野:“听说姬师兄有二十年论道之约。难道他打算把十二件真器都炼成?”

“谈何容易,能炼成一半就不错了。如果从师祖处学到八荒魔龙的法门,有八件真器的话也足以横行天下。”天成子对所谓的决斗,一点都不紧张。

姬飞晨、清泓本是一人,这场决斗他根本不担心。唯一好奇的是,在这场决斗中,姬飞晨能从魔门捞多少好处?

毕竟打击清泓,是魔门众人所乐见的。这二十年间魔门大开绿灯,姬飞晨的实力还能再提升一个档次。

噹——

伴随着一声钟响,郑琼开始主持这一场大会。

阴冥宗和血海各在左右,左侧有六臂魔神宗、天心魔宗、白莲净宗以及黑圣宗,右侧是四方教分裂的四大魔道。

郑琼:“这次我们阴冥宗发动圣令请诸位汇聚一堂,是为传说中的天蒙神石。相信很多人已经知道,这枚能占卜未来千年气数的神石就在鄞州郡。因此,我阴冥宗不才愿作这个主事人,统率元道寻找天蒙神石。按照联盟制,不论哪一脉寻找到天蒙神石,皆要共享神石占卜元道天机。当然,找到的门派可以额外占卜一次。至于其他出力的门派,按照功劳多寡,由阴冥宗进行奖励。”

“一切全凭阴冥宗做主。”

“我白莲净宗才疏学浅,愿听阴冥宗差遣。”

……

各方门派的代表一一表态,宋绍明的脸色渐渐变了。冷厉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不论是杨飞还是玄真夫人,甚至冰月以及焦海,众人都露出了然之色,显然对阴冥宗的作法早有所料。

阴冥宗一呼百应,各大门派俯首而从,引得散修们对阴冥宗的评价直线拔高。渐渐有力压血海的趋势。

宋绍明俊朗的脸庞凝起愁眉,默然无语。这段时间,他的精力放在大鸿帝朝,忙着跟新帝谈判稳固血海势力,在元道这边无疑失了先机,让阴冥宗大出风头。

“不过还好,这次姬飞晨那厮没来,只有郑琼一个人还好对付。”

郑琼得意洋洋,被众人推举为这一次行动的统帅,负责带领群魔于鄞州郡寻找天蒙神石。

“元门各派和阴冥宗并非一心。这就是机会!就算我们血海落后一步。只要抢先取得天蒙神石,仍然可以占据主动。”宋绍明和元初平递了个眼色。血海一脉直接包揽鄞州郡三分之一的地界进行搜索。

郑琼也不恼,让出三分之一的范围:“既然血海的诸位这么自信,那么这片疆域交给你们搜索。如果碰到玄门的人直接灭口,免得再起什么风波。”

说完,郑琼开始给其他门派安排搜寻的地域。

韦清琛暗中对姬飞晨传讯:“这次行动,你们阴冥宗准备这么久,你怎么不来?”

“不需要。该避嫌的时候还是要避讳一下。终究我不方便这时候跟郑琼争斗啊。”

在郑琼作为盟主的时候,姬飞晨跑出来抢风头,那不是摆明跟郑琼对着干?而且这次天蒙神石行动中藏着姬飞晨的布局,元道注定徒劳无功。这种罪过,回头自然让郑琼去扛。姬飞晨才懒得沾染这一身骚。

这时候姬飞晨退守北地炼宝,一方面另有图谋,一方面也是摆明态度不跟郑琼争夺主位,让他出面作为阴冥宗的招牌。

安排www.00ks.com其他人,郑琼对天成子说:“师弟,你跟石野去白良河附近看看。”

白良河,那地方很荒凉啊。难道这是怕我们抢功,故意调开我们?于是,石野准备争论。

但天成子摇摇头,直接拉走石野:“多谢大师兄,这情分我们记下了。”

二人走出居所,天成子才苦口婆心对石野说:“师弟故意退出,只要郑琼这位大师兄不蠢,投桃报李总是有的。放心吧,你我的任务绝对简单。这是对师弟的暗示,确保你我的安全。至于什么找神石,可不单单是找到就完了。到时候还有一场乱战,有你立功的时候。”

石野一脸茫然:“师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未来我们还要打一场,来争夺神石吗?”这里面门道太多,石野终究不明心机算计,只能老老实实跟着天成子。

“不是我们元道,而是玄门。到时候一场仙魔乱战是少不了的。”天成子负手哼歌,带着石野往白良河赶去。

正如天成子所言,郑琼交给二人的地界,是一处荒无人烟,根本碰不到玄门之人的安全地带。自然也没天蒙神石的下落。

索性,天成子化作凡人拉着石野跑去人间玩了五天,顺带帮这个师弟“见世面”。

五日之后,当两人刚从花巷出来时,郑琼传音来了:“快回来!天蒙神石找到了!”

天成子精神一振,散去浑身的酒气,一把抓起石野:“走了!”

二人御空赶来和大部队汇合,只见大部队正在一处灵山外。

这处宝地山色翠微,云霞腾空。山外似乎有大阵守护,若非核心主峰涌出灵光,阻碍大阵的运转,恐怕他们还找不到这处灵山。

“闭月山?”天成子喃喃出声。

“咦,师兄认识这里?”

“笨蛋,旁边不是写着吗!”天成子指向山脚下的玉碑,上面有“闭月山,云霄别府”字样。

云霄别府?天成子若有所思,应该跟师弟有关?要不要跟他说一声。

正想着,蓦然天穹劈下雷霆。

轰隆——伴随着紫青色雷光,秦武带着太霄宫门人飘然而至。随后琼宫玉宇浮现云端,天音缓缓奏响,杜越也带着一群太元宫弟子而来。

“来得好快!”郑琼心中惊讶:“我们的人刚刚找到闭月山,他们就赶来。莫非在我们元道还有内应?”

宋绍明站在另一旁,默默打量两宫仙家。比起秦武这边的声势,杜越所带的同门师弟们反而更胜一筹,一个个头顶灵光冲天,身后各自飞舞诸般法器,其中不乏借来的地仙真器。

“太元宫到底是这次杀劫主角之一,他们将玄门仙道诸多因果纳入自身。这些弟子们不知得到多少福缘,借来多少宝贝。不好对付啊。”

单单杜越之外的太元九子,便各自从一位地仙处借来真器。九件真器光辉璀璨,让群魔触目惊心。

“宋兄,小心了。太元宫和太霄宫既然到了,相信太上一脉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是啊,毕竟这地方跟太上一脉大有渊源。”看到云霄别府的字样,宋绍明和郑琼的神情都很复杂。该不会那家伙也会来吧?

很快,青云渺渺,紫气东来。景轩、张元初等熟人赶来。看到“云霄别府”字样,景轩对张元初说:“老哥,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把他找来,这次获取天蒙神石,指不定还需要他出面。”

“明白。”张元初也明白过来,和杜越等人打过招呼,便在闭月山外阻拦魔门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