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七百一十四章魔土盖世,天人转生(第一更)

第七百一十四章魔土盖世,天人转生(第一更)

李元稳住局势,清泓虽然心中不情不愿,但还是去另一边对付乌金神人。

乌金神人是阴冥宗全体门人集合冥河大道操控的神魔尸骸,气势不逊色坎冥殿主甚至犹有过之。但因为众人操控,不如坎冥殿主行动灵巧,加上正以天冥秘境吞噬天冥之界,所以攻击性并不强。

清泓来到这边,打量面前的神魔,突然露出古怪之色:“昔日我在天冥秘境镇压北地冰柱,知晓此秘境运转破绽。没想到,如今却是我出手破去阴冥宗的一大依仗。”

在清泓观察下,那神魔头顶天灵盖上的天冥秘境有一处明显的破绽。那处破绽是当年魔龙身在天冥秘境修炼的地方,也是坎冥殿主轰破天冥秘境,用来牵制其他几位同伴的缺口。

高手相争只在一线。看到这处破绽,清泓马上明白为什么李元算出唯有自己才能破去乌金山。

“只要我将三光神水凝成箭矢射入秘境,就可以爆破天冥秘境摧毁阴冥宗的计划。”

太简单了,简直不敢相信。就好像是有人故意把这处破绽送到自己手边。

“阻挠阴冥宗行事很简单,但问题在于这对我没好处。阴冥宗失败,李元抽空去帮其他人,反而成就太上宫的威名。”清泓目光看向人间,此刻百姓已经悉数送入七十二福地。换言之,这时候玩弄手段已经不会再波及苍生。

“既然如此,我也要开始我的计划了。”

清泓一边传音其他两方,一边出工不出力,慢悠悠和乌金神人缠斗。

……

李元站在青云上对峙坎冥殿主。

“那么接下来,就是咱们俩了。”李元活动身子,对坎冥殿主说:“多年不见,老怪物风采不减当年。不过看着师祖、师尊接连飞升,您到底心中是一个什么想法呢?”

“哼!”坎冥殿主沉默不语。没错,太上宫的每一代传人都能飞升天域,可自己呢?魔门无有前路,自己在魔门蹉跎多久了?

“他们飞升又如何?不过区区一普通天仙,此果位非我所求。而且,你连飞升都做不到,今日过来送死,正好帮我祭炼冥书。”

以天仙血祭,冥书相信便可以大成了。

“呵呵,你认为,你能杀了我?”李元挥挥手,原本身边散开的三光神水重新凝聚。远处,清泓眉头一挑,不由得将精力分散过来。

李元演化的天河和清泓自身拟化的天河几乎一模一样。源头有日月星辰高悬,璀璨光辉凝成神水化作浩浩荡荡凝的天河围绕李元,不断和撞击过来的冥河对拼。

冥河气势暴虐,如同黑蛟翻腾不断冲击天河。可不论它如何撞击,天河的守势仍稳稳将李元护在里面。

坎冥殿主挥挥手,散去身边的冥河,只留下八条魔龙:“赝品大宗师,果然名不虚传。这些年来,你制作赝品的功夫更加高明了。”

李元昔日喜欢去魔门玩卧底,但跟他“千面千相”之名秉承的还有一个称呼,那就是“模仿大师”。

只要将神通、道术在他面前施展一次,他就可以马上盗用复刻。甚至青出于蓝,比在原主手中更加精湛。

看到天河,清泓脸一黑,终究没有说什么。

“嘿嘿,赝品怎么了?今天我还非要用赝品来对付你!除却天河外,你瞧好了!”李元手一抖,九幽弱水在手中凝聚,很快便有一条冥河撞击坎冥老魔的魔龙。

这冥黝黑阴沉,竟不比阴冥宗的冥河大道要差,只不过少了几分邪异,多了几分九幽气象。好像是冥土之上的自然川流。

魔龙和冥河撞击,坎冥殿主的墨云剑立刻跌落回手中。

随后,又有一只明灿灿的神鸟金乌在李元背后展翅,双翅撕碎虚空,又把另一条魔龙逼退。

“煌阳魔教的三足乌?00kxs.com”坎冥老祖连退数步,催动冥书演化冥土世界,又把两条魔龙复原。八龙游走,镇压四方八荒,重新布下阵势。

“我当年跑去你们魔门玩,你们各门各脉的手段,我哪个不会?这些年闲着没事,统统重新练了一遍。”

修炼魔门功法,可没李元说的那么轻巧。当修炼魔功开始,便会引魔种入体,从而被魔祖所掌控。李元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因为他以《三洞真经》作为心法总纲,从而把各门各派的心法统合到道祖名下。魔门十道,诸天魔功统统理顺修缮,变作中正平和的玄门功法,进而施展相同的效果。

虽是冥河,但中正平和,宛如冥土之中的自然大河。

虽是金乌,却又煌煌大日,照耀诸天之气象。

虽是寒蟾,如太阴高悬,普照天地。

李元一套攻势下来,阴冥宗、煌阳教、蟾宫、蛮宗、天海阁……各大魔门的手段用了一遍。将坎冥殿主身边的八条魔龙一一轰碎,只留下一条纯正的九幽冥河护体,

炼魔为道,这才是太上传人的风姿。

而另一方,另一位太上传人也展现自己完美的道心。

天魔和无名对峙,虽然只是以攻心之术,不彰显神通法力,但见无名心境毫无破绽,天魔不由焦急起来。

“罢了,既然无法对他的心境下手,那就直接用备用方案,从而逼他出手,露出破绽!”

天魔祖师传音万妙山。

几位坐在殿内等候的灵君纷纷有感。众人目光看向殿前那汇聚起来的众门徒。四方使者、十三魔将,天心灵宗的各路人马统统到齐。就连那些附属势力也赶来魔宗听候几位灵君的旨意。

“可惜我等花心思培养这么多门人,今朝之后又剩下我等孤家寡人。”

“原本就是炮灰,没什么可惜的。数千年培养,一切便在此时。诸位兄弟,动手吧!”

几位灵君起身,万妙山这处隐藏在红尘之间的魔山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太霄宫正要派人过来一探究竟,突然山上血光纵横,几位灵君亲自下手,以最残忍的方式击杀天心魔宗的门徒。

“他们这是做什么?自绝门户吗?”雪域真人有些奇怪,太霄宫的尉峰拨开万妙山外的云雾,露出里面的场景。

几位灵君封锁万妙山,不让任何人从山中逃走。亲自从魔宫走出,开始屠宰自家门徒。

“师尊,你这是做什么?”大痴道人浑身颤抖,看着面前的红衣男子。在这位男子面前,他身上的法力完全无法控制,只能坐在地上看他一步步走过来。

“徒儿,四百年的师徒情分,就让为师安然送你去吧!”百智灵君手一翻,将大痴道人的天灵盖轰碎。至死,道人死不瞑目,双目怒瞪着百智灵君。

另一处,玉妙灵君面对自己肉身的血亲女儿。那女子也是天心魔宗的一位魔女,如今看到自家父亲狠下辣手击杀平日宠爱的姬妾和孩子们,连忙跪下求饶:“父亲,父亲,我可是您的女儿啊!”

灵君面色多了几分迟疑,旁边同伴笑道:“老弟,别忘了。这些人不过是下贱的土著,何必跟他们生出感情?早早下手了断,免得日后坏去我们的修行。”

玉妙灵君手一指,震碎自家女儿的道身。

伴随着几位灵君出手,不解、怨恨、惶恐、恐惧……各种情绪在门徒中蔓延,反而汇聚在魔宫,成为诸位灵君培养天魔魔域的资粮。

凡人的情绪能提供多少力量?这些修炼魔宫的门徒们,才是天魔界最大的源能所在。从一开始,在天心魔宗的计划中便打算以这些门徒的魔念,扩张天魔之界!

一具具骸骨倒在山路上,血气同样被他们收集,连同浊煞之气凝成一颗颗巨大的血球投入人间。

“血海诸位,我们帮你们这个忙,劳烦你们用血气冲入天冥之界,亮出你们的魔域!”

天心魔宗说话毫不客气,血海一众犹豫后,不觉露出喜色。众人看向血海教主:“教主,咱们要不要现在行动?”

教主沉吟不语,一边以血海巨浪抵抗雷霆,一边扫视神州。

如今神州被血海覆盖,除却东南一角升起的天光和玄门各处灵山外,其他地域悉数陷落。而天心魔宗的门徒死亡,一股股浊气催生墨莲,大地之上有七十二朵巨大的墨莲花。

那些黑色莲花高有九丈,莲盘承托周天之数,有三千六百瓣,花心处孕育一个个魔胎。这些莲花和地宫之中的那几朵莲花如出一辙。

“如果再算上京城地宫下方的九朵墨莲,本教主的血元极天阵法就算真正布下,有灭仙弑神的威能。但七十二墨莲暂时也足够布下地煞阵势,配合阴冥宗和天心魔宗。”

教主手一挥:“尔等开始吧!”

除却血海教主外,其他两位数的地仙统统自爆,效仿地宫中的那几位同伴,将自身投入大地上喷吐浊气的墨莲,作为天人转生的本钱。

血海魔土计划足以让整个血海圣地为之疯狂。在这个计划中,天地间皆为魔土,那魔染世界的大功果,足以让他们所有地仙统统成就天人真身。虽然没有道果,但具备天人真身,足以让每一位地仙的寿命突破万年大关。

很快,大地之上的魔修只剩下血海教主、宋绍明以及人仙级魔徒。血海弥漫整个神州,他的法力源无穷无尽,几乎欲要跨入天仙巅峰层次。

“宋绍明,你祭祀祖师,调动咱们在天冥之界的血海魔域帮助天心魔宗击退无名。”说完,他运转七十二墨莲,同样抽取地煞之气合成一股大地黄泉祖炁轰入天空中那一幅象征杀劫气运的清浊太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