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道辟九霄 > 第九百九十七章身份暴露?

第九百九十七章身份暴露?

龙山,又是一阵风雨飘摇,山麓弥漫肃杀之意。

宁溟仙子打着油纸伞,碎步踩在龙山的青石小径,一脸悠然之态观赏这神州第一神峰的景象。雨中的龙山烟雨朦胧,别有一番滋味。

“第一灵山吗?”比玉华山更胜一筹,无怪乎诸圣前来此地论道,商议玄正洲的未来大势。

宁溟仙子哼着歌,慢悠悠走到曾经李静洵等人停留的凉亭。

此时,凉亭内已经到了众多大圣化身。三宫所属,散修大圣,一位位存在汇聚龙山。细细一算,竟然有十三人。

“我还担心诸位托生失败,看样子大家都另有准备啊。”

伯阳道君抬头冲她一笑:“大家在玄正洲或流传道统,或藏有仙府。只需一部分道性投入人世,便自动凝成道身。”

“我担心的,是黄泉一方暗中偷袭。不过看样子,是我多心了。”宁溟仙子笑吟吟走入凉亭,合上油纸伞。

凉亭占地不大,可内里别有乾坤,十多人坐在里面竟丝毫不显拥挤。

素衣白裳的仙女坐在伯阳道君旁边:“诸位前来,也是想要试探‘那人’现在的情况?”

“难道你不好奇吗?”一位手持如意的道人冷冷开口:“他占据天下第一峰,不打探清楚,我心中总归不安稳。”

宁溟看向说话的道人。这道人出自太元宫,本是道尊手中一支玉如意化形,历经千劫证先天大道。前些日子,也是他和两位同伴联手,将上门算账的龙微道君逼走。

“虽然好奇,但我从来没打算争夺这处龙山的归属权。我们仙道有玉华山论道,何必窥视他的道场?”宁溟不以为然,打量众圣所坐之地。

是按照清灵仙道和古法一脉分的?

瞧见两方泾渭分明,宁溟仙子闪过一个念头。

“他的?这天心祖脉是当年泛大陆破碎时,几位上圣联手擒下,打入玄正大陆的,怎么会是他的?”另一位大圣反感道:“不过是他盗取祖脉龙珠,强行重塑了一座山河。回头等他醒来,将他的龙山搬走,别压着祖脉就成。”

以往没有天心龙山,玉华山便是诸仙论道、议事的场所。此地是太上宫一代传人的修行道场,曾经太霄道尊也曾在这里修道。而太元一脉的清灵仙道,也是从这里通过清浊之辨而崛起。可以说,玉华山和三宫结缘,是仙道兴盛起源之地。

奈何天心龙山的出现占据天下第一灵山的名头。很多大圣心怀不满,这次前来龙山,也是打算窥探姬飞晨虚实,从而废去或者挪走龙山。

“龙山之下有炼魔之地,岂能随便移开?你还嫌人间不够乱?”元光大圣对同道的话嗤之以鼻:“反正咱们在人间待不了多少年。忍一忍也就是了。”

“道兄真是好脾气,莫非是因为人家帮你们古法一脉传承道统,所以打算庇护他?”清灵仙道一方,忽然有一位大圣抛出尖锐的问题。

一瞬间,场上气氛冷下。提及清灵仙道,古法一脉降临的四位大圣挑动眉头,纷纷看向对面。

“这雨挺烦人的,还是停了吧!”一位穿绛霄法衣的仙人忽然出手,雷光破空而起,划破阴霾穹空,击碎天空中的云雨。

这下子,打破场上僵硬的气氛,诸圣面色一环。伯阳道君皱起眉头,对太霄宫的道君说:“师弟,你这又是何必?龙山毕竟是他残灵所在,何必这般作为?”

“仅仅是仙道的一部分残灵。”羲泽道君认认真真说:“这家伙前些年创天人九转身,害得太元宫落了匾,摆明跟我三宫不利。总要找机会问明白他的立场。”

姬飞晨作为荡魔玄圣的分灵,目前在人世间已知的两个身份,便是清泓道人和魔龙元景。仙魔双身互斗,背后操控玄正洲局势。但到底对仙道而言,姬飞晨是敌是友?

太元道尊将他的天仙业位封掉,无疑和三宫反目。但作为地仙之祖,又是仙道散仙祖师,和不少大圣保持良好的关系。

这时,天空中又响起几声闷雷。原本渐渐停歇的雨水重新泼下,还有二十四颗宝珠大放异彩,凝聚天地水汽洒向龙山诸峰。

“哦?”羲泽道君笑了:“你们说,这是山中自然气象,还是某人暗中操控?”

若是有人操控,便是姬飞晨亲自动手了吗?

宁溟心中一紧,暗暗担心姬飞晨的处境:你便是让羲泽灭了风雨又如何?何必直接对上他?难道你连暂避锋芒都不懂了?

黄庭丹元宫,姬飞晨神色冷漠,投过二十四颗仿制的碧潮珠关注龙山的情况。那风雨随自己心意而动,如今被太霄宫的大圣破去,摆明是对自己示威。

“既然你要玩,我陪你。在人间这一亩三分地,我还不怕你!”他暗中出手加固风雨,一道道雷光划破长空。二十四颗宝珠催动节气法则,凝成玄冥神雷蠢蠢欲动。

“来得好!”羲泽道君本体乃天穹雷泽中的雷神得道,看到玄冥神雷后哈哈大笑:“我太霄一脉擅御雷法。就让我看看你这门无上玄冥之雷有何玄机!”他手一划,虚空裂开一道口子,里面飞出千万道银色电蛇扑向二十四宝珠。

然而,宝珠甩下一片玄冥雷球,将所有电蛇全部覆灭。

“哼!”旁边另一位大圣出手。这大圣袖袍罩向碧潮珠,黑漆漆的袖袍中隐约可见另一方仙境世界。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这道术乃玄门仙道的正统仙法,在驻世化身手中施展,袖中世界直接对接天域圣境,想要把二十四颗宝珠镇压。

“道都、道衡、道连……”姬飞晨一口气吟唱二十道图加持碧潮珠。那宝珠射出白光,宛如在天地间生根般屹然不动。任凭大圣挥动衣袖,都难以收走这二十四颗闪耀的神珠。

两位大圣接连吃亏,诸圣露出惊奇之色。

丹元宫中,姬飞晨露出得意的笑容:虽然二十四颗宝珠仅仅是他后来重炼的仿制品,但有玄冥道身暗中操控,无异于和一位半步道君交手。至少此刻的驻世化身们还没这个资格!

“看起来,他果然有意志附着此地?”

“行www.00ks.org了吧。他也是个聪明人,若真关注这里,怎么会不了解我们这么多人的实力?”宁溟仙子回护说:“天心龙山有天命在,你们对龙山出手,便是逆这地方的天命。你们瞧远方那颗八宝树,你觉得种树的那人能饶了你们?与其说是清泓那小子找你们麻烦,还不如说是那位给你们使绊子。”

提及黄庭道君,羲泽二圣默默收手,重新坐下来。

“羲泽,他背后是黄庭道君,为了不为我玄门竖立大敌,你们行事小心点,别惹怒他投入魔道。”

“怎么?为了不把他真正逼入魔道。这双身一体的事,我们还需要帮他瞒着?”

当然,有黄庭道君下的咒法掩护,他们回到门派中就算想要给弟子们说明。也会被一股无形力量扭曲,从而无法泄密。

大圣道君固然在同一阶级,但道行亦有高低之别。至少黄庭道君,在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够人家玩的。

“那你就说出去,看看逼急了他,在人间掀起波澜,斩杀我们的化身,就如你的意了?”

伴随众圣争执,渐渐分出几个阵营。

宁溟仙子和姬飞晨关系较好,自然不愿意让姬飞晨此刻出事。而太元宫三圣想到“天人九转身”,怎么肯放过姬飞晨?

“说起来,宁溟师姐前些年跟那小玄洲之上的阳溟神君关系不错。而阳溟……嘿嘿……貌似是雨师之路?”一位大圣直至核心,点出阳溟神君和姬飞晨可能的关系。

“前些年师姐的门人帮阳溟神君,莫非那阳溟神君便是清泓道人假死脱身后的另一重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