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正文 第四十二章:秋后算账(2)

正文 第四十二章:秋后算账(2)

    皇上猜出金面侍卫是林屹,林屹一点也不奇怪。

    许多事情,皇上比谁都明白。

    他能重见天日,也是这个皇上早就布好的棋。

    林屹点下头道,他低声道:“我是林屹。林屹谢陛下保命之恩。林屹谢陛下特赦之恩。我不会辜负陛下厚望,我定保护太子登基。有我在,没人能害得了太子。”

    皇上道露出笑容,他道:“我……我没看错你。不过,有些事,你不知……但我知。我快不行了,索性告诉你。你……你附耳过来。”

    林屹就将耳朵附在皇上嘴边。于是皇上用只有林屹听得到的声音,对他耳语。林屹听着,瞳孔也开始收缩……

    林屹用妙法让皇上回光返照,皇上也向他了一个秘密。

    皇上说完,他长吁口气,然后道:“我……该走了……”

    言罢,皇上闭上眼睛,也停止了呼息。

    太子痛叫道:“父皇……”

    林屹也收回自己双手。

    听到太子哭叫,外面的一干人都赶紧跑进来。

    见皇上驾崩,他们也都跪地哭了起来……

    ……

    皇上驾崩,全国哀悼。

    皇帝入葬后,太子便登基了。

    其中过程也不赘诉。

    总之有林屹寸步不离保护太子,又有腾斌带人忠心护卫,尽管康王等人心有不甘,但是再无行刺太子的任何机会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太子登基。

    太子登基后,大赦天下,万众拥戴。太子还将京师卫戌军的一些主要将领都换成了自己的人。所以大局也就定了。

    康王一干密谋者,也收敛了。他们决定日后再伺机而动。

    太子成了皇上,林屹也并未先急着离开。

    他还得帮太子再做件事呢。

    那就是天灵宫行刺太子的事件,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太子虽然仁慈,但是并不是傻子。

    天灵宫事件看似土蕃贵族派人所为,但是实情内幕太子心里还是清楚的。现在他登基定了大局,不管如何处置康王和东王,这件事是绝不能不了了之的。

    这天夜里,林屹带着大批夜鹰卫队的侍卫进入袁恢的府邸。侍卫们将袁府上下的人都控制了。

    睡梦中的袁恢也被侍卫拽起拖到林屹面前。

    只穿一条短裤的袁恢被两名侍卫按的跪在林屹脚下。

    林屹坐袁恢客厅正中交椅上。身后和两边立着数名面目带怒的金带侍卫。这让袁恢慌恐不已。

    林屹略垂目看着他,金面上的金光在烛火下流溢,更是让袁恢心惊胆颤。

    金面侍卫亲自而来,袁恢明白事情非同小可。

    袁恢叫道:“林大人,这……这是为何?我可是堂堂朝廷三品命官!”

    林屹道:“为何?袁大人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袁恢装傻道:“我真的不明……我对朝廷对圣上可是一直忠心耿耿……”

    林屹嘲弄道:“袁大人的确是忠心耿耿。不过,是对凤连城和康王忠吧。对太子,也就是现在的圣上未必忠吧。”

    袁恢惊道:“林大人,你可不能这样说啊。定是有人污蔑我。我要见圣上……”

    袁恢话外音,就是林屹在污蔑他。

    林屹愠声打断他道:“我实话告诉你,我来,是为天灵宫事件而来!”

    袁恢听了这话心魂都颤了几颤。

    身上也起了层鸡皮疙瘩。

    以为风头过了,没想到秋后算账了。

    林屹盯着他眼睛道:“那晚的事实在太蹊跷了。皇上糊涂,我也糊涂,所以皇上让我来问问袁将军,希望袁将军能为皇上解惑。”

    袁恢故作镇定道:“林大人有何困惑?”

    林屹对身后一名口供记录官道:“袁大人要说了。字字不落都记下来。”

    那名记录官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准备记录。

    林屹问道:“那天,三名皇子去天灵山为先帝祈寿,是谁命你率军护卫?”

    袁恢道:“是东王。”

    林屹道:“既然你负责保护三位皇子,但是为何我和范横去行宫时候,你的人马拦住不让我们进?范统领把腰牌拿出,还是不让?”

    袁恢道:“由于天黑,又有风雪,守门将领未认出范统领。况且他也未必见过范统领。至于腰牌,也不得不防落入别人之手拿腰牌假冒。还有,据我所知当时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囚犯,不明来历,谁敢放他们进去。”

    林屹突然厉声道:“那我再问你,既然你的兵马已将行宫围住戒严,为何还能让几百刺客进入行宫!难道他们都是从天上飞进去的!难道你的人都是瞎子聋子吗!”

    袁恢道:“是这样的。原来那晚守后门的一名将领竟然暗自通敌,所以他将那些刺客从后门放入。他们还将后门守卫都杀了。事发后,那名将领也逃了。现在神捕门在辑拿他……”

    林屹看着袁恢,停止发问了。

    袁恢对这些问题对答如流,还算能说得过去。林屹立刻明白,袁恢是做足了准备。早就想好如果有人问起,怎么回答了。

    涉事的密谋者在私下也应该订好了应对方案,且口风一致了。

    想从袁恢这里做为突破口,看来没那么顺利了。

    林屹不说话,用一种让人不安的眼神盯着袁恢。

    林屹那双寒冰般的眸子,让袁恢身心不断发冷。

    记录官也停止记录。

    屋内,也陷入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林屹突然开口道:“快……快将‘肥猪’宰了。再磨蹭就没机会了……”

    林屹这话让在场侍卫和记录官都感到迷惑,不知何意。

    记录官虽然不知何意,但是也一定不落记了。

    袁恢听了这话,心里大惊。

    他的身体也不由觳觫了一下。

    眼中,掠过惊恐之色。

    这都逃不过林屹眼睛。

    那晚林屹在混乱中听到这话,虽然发声的人特意变了声,但是林屹还是听出这声音有些熟悉。

    后来林屹仔细回想,又根据事件推断,他觉得那声音应该是袁恢发出的。

    当时刺客们难突破他杀太子,所以袁恢急了,就在暗处变声对那些刺客喊话。而太子的在他们口中的代号就是“肥猪”。

    袁恢故作诧异道:“大人,这……这话是何意?”

    林屹用金丝手指着袁恢鼻子厉害声道:“何意?这话是当时你喊出来的!你竟然反过来问我何意!当时你急了,所以让那些刺客赶紧将太子杀了。‘肥猪’,就是你们私下对太子的称谓!你们这群胆大包天的逆臣贼子……”

    那些金带侍卫个个都对新皇忠心不二,听了林屹这话,他们才知道密谋者竟然私下称新皇为“肥猪”。

    这些侍卫愤懑不已,更是怒目盯着袁恢。

    似要啖他血肉一般。

    袁恢此刻也不管林屹是金面侍卫了,他叫道:“你血口喷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林屹喝道:“袁恢!你睁大狗眼看看我是谁!”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