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正文卷 第217回 秀芸的绝情

正文卷 第217回 秀芸的绝情

    “你想我与华奋强联合?”杨秀芸不禁冷笑一声,“你就死了这个想法吧。”

    冯娟面色晃过一丝尴尬,问:“为什么?”

    秀芸摆出一脸不耐:“你别问为什么,我不想与他合作,就不合作。”

    冯娟忙劝解道:“你们两人是多年的交情,不能没有原因一夜之间说翻脸就翻脸吧?这心结总有原因的……你说给我听,看我能不能帮助你们沟通,冤家宜解不宜结。秀芸,你说呢?”

    “行了,你也别白费口水我和他合作是永远不可能。”

    秀芸说着离开了老板椅,走到了热水器前拿起了纸杯,她准备给冯娟沏茶。她原想几句话就打发冯娟走,没有想到冯娟是来与她谈心的,看样子几句话是打发不了,她只好给冯娟沏茶。她招呼冯娟到沙发上坐下,两人慢慢谈。

    冯娟坐在沙发,客气地喝了一口茶,又说:

    “我一直认为你跟强哥是天生的一对,从学历、家庭、相貌、素养以及生活习惯等等你们都替挺般配……”

    “娟姐,你别说了。”秀芸打断冯娟的话,“如果你是为华奋强来说媒的,我不欢迎你,请你马上出去。”

    “我不是来说媒的。”冯娟告诉秀芸,“我是来跟你谈合作的,我们百丽堂与强哥的合作已经要谈成了,合作之后将来我们就是一家集团公司的了。前一段时间,我听强哥说,你们公司与他的合作已经谈基本成了,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秀芸沉默了,她当着冯娟的面不想谈原因。

    她想了一会儿,才说:“你们想跟我合作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冯娟问:“什么条件?”

    秀芸撇嘴一笑,提出了一个让冯娟感到很为难的要求:“这个条件就是,你必须与李东伟复婚。”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冯娟摇头语气坚决地回应。

    杨秀芸两手一摊,说:“那,我们的合作也是不可能的了。”

    冯娟说:“为什么?复婚与公司的合作根本没有关联,一个是我个人的私事,一个是生意场上的事情,它们是两码事,不能扯到一块来。”

    杨秀芸笑着说:“怎么是两码事呢,你跟华奋强是一家人,同在一个公司里,你说我在公司里算什么?我与你们合作只会吃亏的,我的公司慢慢地就会被你们以合作名义吞并掉了。”

    冯娟反驳道:“我与华奋强是一家人?根本不可能。我在你的面前不知说了多少遍了,我就是要找爱人,也不会找华奋强,他的父母一直都反对我们组成家庭。”

    秀芸冷笑说:“你现在不同了,蕊蕊是华奋强的女儿,已经不存在拖油瓶了,他们不会反对了,你这儿媳妇当定了。”

    “他们不反对,我也不干。”冯娟明确地告诉杨秀芸,“你怕与我们合作吃亏,我可以给你做媒向华奋强提亲,你们组成一个家庭,就不存在你吃亏了。”

    秀芸不禁笑出声来:“呵呵,真够滑稽的,为了与你们合作,我必须与华奋强结婚,这种点子亏你想得出来。”

    冯娟叹了口气:“你说该怎么办?”

    秀芸口气坚决地说:“我们不合作!我惹不起你们,我还躲不起吗?冯娟,你别劝我了,今天你就是说破嘴皮我也不会答应的。”

    冯娟见秀芸根本听不进去她说的话,说得再多也是徒劳,只好起身告辞了。

    不过,最后离开时,她仍然给杨秀芸留有余地:“秀芸,我不管你与华奋强闹啥矛盾,你要抛开个人恩怨,你的眼光放长远些,联合是大趋势,靠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天我不想劝你了,等哪天你想通了再找我谈,我随时欢迎你。”

    送走了冯娟,杨秀芸的心里不是想着冯娟说的合作的事情,而一直惦记着蒋端祥出卖她的事。

    等冯娟一走出办公室,秀芸就迫不及待地给蒋端祥打了一个电话:

    “你真会做人情,把我建议她女儿退学你都告诉冯娟,你就这样出卖我的?你真不是男人,一点担当都没有!难怪你家的女人不要你了。”

    蒋端祥一听这番问责有些慌乱,忙解释道:“秀芸,我是无意间说出来的,我根本没有想到你认识冯娟……”

    秀芸打断他的话:“别说了,你这种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今后不想与你打交道了!”

    蒋端祥在电话里连连道歉:“对不起,抱歉,真的抱歉,都是我的错,请你惩罚我……或者我请你吃饭行吗?……我弥补我的过错,你说行吗?”

    杨秀芸开始不答应,见蒋端祥态度诚恳,就顺水推舟勉强答应了。吃饭的地址由秀芸特意选择了宾江河边的廊桥餐厅,两人约定,下班之后在餐厅里见面。

    杨秀芸放下电话,坐在老板椅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助理曾莉见董事长终于电话打完了,便走进办公室来,通报说:

    “董事长,刚才天赋科技软件开发公司的陆董事长打电话找您叫您到天府软件园d区跑一趟,他有事找您。”

    杨秀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她抱怨曾莉:“你怎么不早的告诉我,都已经快要下班的时间了。”

    曾莉觉得委屈,但不敢顶撞董事长,回答:“我见你在打电话,没有打扰你……”

    杨秀芸急忙到她老板桌前,打开抽屉里拿出她的手提包,挎在肩上,对曾莉说:

    “我到天赋公司去了,再有什么事你打我的手机,随时。”

    杨秀芸到了天赋科技软件开发公司之后,陆天成先是感谢了一番信任,告知已经收到了秀芸公司转给他公司2000万元,他准备把公司原来做的手游游戏进行宣传、推广。

    杨秀芸本来对游戏不懂,怎样在线下和线上推广,需要什么手续、证件等,她一窍不通。任凭陆天成怎么说,她只能点头。等陆天成把他要讲的话说完,已经超过下班时间近两个小时了,秀芸看了看表,她还要赶往廊桥餐厅,不得不向陆天成告辞了。

    杨秀芸赶到廊桥餐厅时已是傍晚。她来这里次数已经数不清了,便熟门熟路地走过一道装饰得古香古色的廊道,进入了一个华丽的西餐厅。

    蒋端祥坐在西餐厅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上,已经等了2个多小时了,他很有耐心等下去,毕竟知道秀芸的脾气……如果打电话催杨秀芸来的话,有可能适得其反,要是把秀芸惹怒了,他们可能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服务员见女士落座,立刻给他们的餐桌上菜。

    蒋端祥点菜一点不吝啬,法式鹅肝、嫩煎沙朗牛排、煎烤渔夫式鱼、杏鲍爆黑椒王粒、芒果蟹肉大虾沙拉,胡萝卜奶油汤等一应俱全。

    蒋端祥是个很细心的人,没点红酒:“我们都是开车来的,便没点酒。我想好了,我们吃完西餐之后,到离这里不远的锦轩茶馆去喝咖啡,那里的咖啡很有特色。”

    秀芸点头微笑着不说话,蒋端祥这时用刀叉将一块法式鹅肝摆到她的盘子里,又说:

    “我听说你很喜欢吃鹅肝,特意给你点了这道菜。”

    秀芸的眼睛盯着蒋端祥,淡淡地说:

    “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倒是改变了许多跟多年前比,变得确实细心了一些。”

    蒋端祥却半开玩笑地说:“你倒是一点没有改变……当年我就知道你是个干大事的人,这不,果然当了女老板,生意做得这么大了。”

    秀芸一听就不高兴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强势咯?……”

    蒋端祥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招呼秀芸:“吃饭,我们好好吃饭……来,吃菜。”

    秀芸看他那副惊慌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但是心情平静了几分,于是切了一块牛排,慢条斯理地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气氛就此缓和下来。

    然而,饭吃一半,蒋端祥却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道:

    “秀芸,我搞不懂你究竟对冯娟母女俩有啥成见,为什么想劝她女儿退学,你这样做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秀芸倒也直白,漫不经心地回答:“为了报复。”

    蒋端祥不明白地问:“人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啥要报复?”

    “仇大着呢。”秀芸告诉他,“告诉你吧,这冯蕊蕊是冯娟与我以前的男朋友偷情生下的孽种,我的男朋友一直瞒着我十几年,耽误了我的青春十几年,我的这个损失能补回来吗?你说,我能不生气吗?换作是你,你报不报复?”

    蒋端祥摇头说:“我不会这样做,恋爱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他隐瞒是他的不对,但也不能连累无辜。冯蕊蕊毕竟是无辜的,跟她一点都没关系。”

    杨秀芸听到蒋端祥的话急了:“没关系?亏你说得出口。我同意你到这餐厅里吃饭,就是想告诉你,冯蕊蕊出国留学的事你千万别插手,你插手我们俩今后就别想来往了。”

    听到秀芸这么一说,蒋端祥很为难,便解释道:

    “其实,我真很同情她们母女俩,我听冯蕊蕊说过,她们生活确实不易,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为啥不能帮帮她们呢?”

    这下,秀芸真的生气了:“你想帮她们,你就帮吧,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说着,杨秀芸生气地站起来,一把抓过她的手提包就要离开。

    蒋端祥想拦却拦不住:“秀芸,你听我解释完嘛,你不让我帮助她们,我的心里过不去,我……”

    “你想同情她们,你跟她们过,我们从此别联系了!”说完,杨秀芸头也不回地走了。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