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4章 生存游戏

第4章 生存游戏

白裙女子一摆雪亮单刀,娇声怒道:“废什么话!这里的人都是被狗朝廷抓来的吧?赶紧把他们都放了!”

要说放掉其他犯人,李南没有什么意见,可是那花斑虎奸杀了六个未出阁的女子,实在是罪恶滔天,所以他有些犹豫起来。

“嗖!”一支箭如同闪电般飞来,准确的射中了李南右肩。

李南没想到对方竟然毫无征兆的动手,顿时疼的惨呼一声。

射箭之人正是那个白袍青年,他一箭射中李南后,左手用不可思议的速度,从背后箭筒又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

“识相的话就赶紧开门放人,否则下一箭射中的就是你的咽喉了!”

这对年轻男女太过凶悍,李南不敢继续犹豫辩驳,连忙强忍着右肩上的剧痛,拽下腰间悬挂的一大串监牢钥匙,挨个打开牢门。

这些被关押多时的囚犯们重获自由,当即兴高采烈的冲出牢房而去。

两位凶徒的目标果然是那个摩尼教的老者,李南刚刚打开甲字号牢房的铁门,那个白裙女子就迅速的冲了进去。

“爹爹,你受苦了!”女孩跪在老者的身前,抱着他的双腿泣道。

老者欣慰的笑道:“好了,霞儿快起来吧,爹爹这不是没事么。”

不用他们说话,李南识趣的上前打开了墙壁上的锁。

“把重枷也打开!”白裙女孩说道。

李南面露难色:“这枷锁的钥匙在我们孙班头手中,我打不开。”

“好,那你可以去死了!”白裙女孩口中说着话,扬起手中刀冲着李南劈去。

就算李南的右臂没有受伤,凭他那几下子也不是这对男女的对手,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命丧于此的时候,却听到那老者喊道:“刀下留人!”

闭目等死的李南,感觉到一股刀风袭上自己的面门,睁眼看去,那把钢刀正好悬停在自己的鼻前半寸之处。

老者摆摆手说道:“这个小狱卒心底不坏,并不是那些衙门的坏人,就放过他吧。”

白裙女孩扫了李南一眼说道:“既然爹爹说情,那就留他一条狗命!”

这对年轻的男女护着老者离开了牢房,李南这才感觉到右肩剧痛双腿发软,连忙顺着墙壁滑落,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本以为逃过这一劫的李南,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呼喊声。

李南定睛看去,原来刚才跑出去的数十名犯人和摩尼教的三人,此时又被林立的刀枪逼退回来。

虽然那对年轻男女刀法精湛箭法通神,可是这次围捕他们的不止是阳谷、清河两县的乡兵,竟然还有大量的厢军。

李南不认得躲在众多兵士身后的厢军诸将官,但是却认出侍立在他们身边的一位锦衣高挑男子,此人正是调戏过自家嫂嫂的西门庆。

隔着昏暗的走廊,西门庆用夹杂着得意和阴狠的目光望着李南。

他对一位明显地位最高的厢军将领建议道:“大人既然已经将这些逆贼逼入了死地,那不如就直接放箭杀了他们,免得将士有了损伤。”

双方相距不远,西门庆的话大家都听得清楚,摩尼教三人和众多犯人面色大变,若是在这狭窄的走廊中弓弩齐发,那即便他们武功再高也是无用。

白裙女子见势不妙,连忙思索对策,正巧看到了躲在监牢里的李南,灵机一动便将他拉出来挡在身前。

将手中的钢刀横在李南的颈下,女孩躲在他身后言道:“你们的人可在我的手上,若是放箭,那先死的就是他。”

闻听此话,李南哀叹一声,这小娘子太天真了。

果然那厢军的都指挥使,根本不在意李南这个小狱卒的生死,冷笑着说道:“放箭!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整齐的弓弦之声响起,眼见得无数飞矢射来,李南暗叹自己命运多舛,穿越到了大宋不过两月有余,又要再死一次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南右肩伤口处流出的鲜血终于淌到了食指之上,那枚平常无奇的黑铁戒指吸收了李南的鲜血后,竟然冒出了耀眼的白光。

这昏黑监牢之中的所有人,都被这刺眼的光芒笼罩,条件反射的闭眼遮目……

------------------

李南再次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条干净宽敞的街道上,身边不时有奇怪的古董汽车和骑着自行车的路人经过,四周都是久违的高楼。

莫非自己因祸得福又穿回了现代?

不过当李南看清路边店铺的招牌和幌子后,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上面写的都是中日两国的文字,这里看样子不是华夏城市。

惊疑不定的李南,再看路上行人的相貌衣着,虽然他们都是亚洲面孔,却是西装、长袍、旗袍、西洋长裙、和服,各种服饰都有。

而且这些人和车似乎看不到李南一般,旁若无人的在他身边经过,这怪异的现象让他的心中涌起了不祥之感。

“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女孩的声音,李南连忙回头看去。

原来这次不光是自己穿越过来,就连拿自己挡箭的白裙女孩、她的父兄、数十个囚犯,还有上百个乡兵厢军和西门庆竟然都到了这里。

此时李南的脑中出现了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

“欢迎使用进化游戏系统,本世界的任务为生存十五天。”

现在的事情太怪了,所以好几个问题同时出现在李南的脑中:“你是谁?这系统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回去?”

这系统确实了得,居然可以读取到李南的思想,“我是本系统的解答者,由于你缺少足够的分数,所以暂时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那我生存了十五天m.00kxs.com后,就可以回去了么?”

“可以。”

李南还想再问一些问题,却听到脑中的系统解答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游戏即将开始,三、二、一!”

脑中的低沉声音消失后,笼罩在李南和其他人身边那层无形的壁障也消失了,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声,路边小贩的吆喝声传到了大家的耳朵里。

猛然间见到大街上出现了一群衣着怪异,持刀跨弓的人,附近的路人顿时发出惊呼声,远处也响起了刺耳的哨声。

李南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时何地,不过这么引人注意绝对不是好事,连忙抬步向一条小巷中跑去。

高大健壮却有些木讷蠢笨的囚犯王虎,众人中只识得李南,毕竟平时李南对他也很照顾,所以他迈开大步跟了过去。

那位厢军的都指挥使有积分能耐,面对目前这奇怪的境地临危不乱,连忙命令道:“布阵准备迎敌!”

数百名厢军和乡兵听从号令,刀盾兵在前,长矛兵在后,弓弩手在里面围城了一个圆形战阵,将西门庆和几位乡兵和厢军的将领保护在中间。

数十名囚犯跟这些厢军是死敌,自然不敢跟他们凑到一起,众人迷茫的互相望了望,猛然发一声喊逃向四方。

摩尼教老者扫视四周后,抬手指着李南的背影对身边的儿女说道:“跟上他。”

李南、王虎和摩尼教的三人刚刚跑进一条小巷之中,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刺耳的刹车声。

李南回头望去,只见两辆黑色的古董轿车停在了厢军战阵附近十多米处,七八个身穿黑色警察制服的男子走下车来。

这些黑衣警察齐刷刷的掏出了毛瑟冲锋手枪,也就是别名驳壳枪、盒子炮的枪械,站在车后瞄准了众多厢军。

一个胳膊上吊着绷带的警察高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赶紧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那厢军的都指挥使何曾见过驳壳枪,自然也不知道这东西的威力,听到有人叫嚣顿时大怒,毫不示弱的喊道:“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