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629章 金符动玉石俱焚

第629章 金符动玉石俱焚

茅山掌门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儿和镇派功法,跟殿内的茅山派各宗之主各施手段,展开了一场大战,这让躲在门口的李南看的心惊。

李南经历的古怪世界也算不少,但是除却冰火世界的龙和那个邪神光之王外,他还真没有看到过有人使用过法术和魔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殿内的战斗愈发激烈。

黑袍道士张耀,操控着两只黑毛铁尸,另一位长脸青袍女道士,指挥着一个青绿色婴童模样的鬼物,还有一名白须蓝袍老者,手持长幡射出道道黑光,一起围攻着茅山掌门茅朴直。

受伤颇重的茅朴直,不断的喷出鲜血,用五雷之法轰击那三只来去如风的怪物,但是看他吐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少,估计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殿中除却被茅朴直用五雷咒击倒的红袍道士外,另有一名白衣中年女道并未下场,不过以目前的局面来说,她也不需要动手了。

李南虽然对他们口中所说的《玄真经》和使用的诸般法术有些兴趣,但殿中诸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想一想他还是决定离开,免得被人灭口。

就在李南将走未走之际,殿中突起变故。

被多人围攻已经伤痕累累的茅朴直,已经油尽灯枯。他知道心机阴沉毒辣的张耀会炼尸之术,就算将东西交给他,自己和妻儿也不会解脱,索性下了玉石俱焚之心。

茅朴直暴喝一声,突然自怀中取出一柄深红色闪烁着荧光的木质短剑,随即迅速的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见到这种惊人变化,殿中所有人都被惊得呆立原地,随后茅朴直的妻子和一双稚龄子女抱住他的双腿,放声痛哭起来。

不知道茅朴直使用了什么秘法,他心脏中剑后并为死去,而是环视着周遭这些同属茅山一脉的师弟师妹,冷然说道:“你们不是都想要祖师爷留下的这枚金符么?那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吧!”

“快逃!”见到茅朴直拿出一张闪烁着金光的古朴玉简,最先反应过来的黑袍道士张耀连忙惊叫着向殿外逃去。

李南反应并不比这些人慢,他看到茅朴直的脸上出现死意时就知道大事不好,连忙用最快的速度向来路奔去。

“轰!”一道粗壮的金光从天而降,瞬间便将整个大殿化为乌有,就连逃的最快的李南,也被身后传来的强大冲击力推的向前飞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李南灰头土脸的从破碎的砖瓦中爬了出来。

“吗的!”李南抖落身上的灰尘,望着那片废墟,不爽的骂道:“老子就是想问个路而已,至于被炸飞么?”

受了无妄之灾的李南看了看山路,打算尽快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不过他刚刚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了几声弱弱的哭喊声。

李南毕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之人,犹豫片刻,他还是返身向那片废墟走去。

那道金光射下来后,虽然没有什么爆炸声,但威力却相当于一颗大当量的炸弹,来路除了碎裂的木石砖瓦碎块之外,还有不少分不清是哪个部位的尸体残骸。

踏过几块长着黑毛的尸块,李南循声来到了大殿废墟前,冲着哭声传来之处喊道:“有人么?”

沉默了半响后,从废墟里传来一个细微而又稚嫩的女声:“有……”

“退开点,我来救你!”

李南说完后,先将大块的碎石和梁柱扔到一边,这才小心的见夺命锁喉枪插进了废墟空隙之中,慢慢的撬动。

这杆长枪跟随李南多年,本来只是蓝色品质的武器,不过后来又用升级卷强化过一次,已经达到了稀有的金色品质,可以说是已经变成了无法损伤的神兵利器了。

李南本身就有巨力,在加上杠杆作用,一盏茶的功夫就撬开了那处隆起的废墟,露出了压在下面的几个人。

最上面的是七窍流血,心脏上还有一个血洞的茅山掌门茅朴直,他的左手中紧紧捏着一根金色古朴00kxs.com玉简,右手里握着柄手掌大小的红色木剑。

李南将茅朴直的尸身搬到一边后,下面则是一位正面朝下卧伏的妇人,这应该就是茅朴直的夫人了。

探了探对方脖颈上的脉搏,李南微微摇了摇头,她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机。

看到茅夫人死去的姿势,李南就知道对方是在金光设下来的时候,用身体保护住了下面的两个孩子,不管何时何地,母亲总是这样的伟大。

带着一丝感动,李南托起了茅夫人的尸体,小心的放在茅朴直的身边,这才看到了两个七八岁大的孩子。

那个女童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戒备的望着李南,而另一个比她稍大一些的小男孩则生死不知。

李南轻声解释道:“别怕,我跟那些人不是一伙的,我只是路过。”

小女孩望了望四周的景象,怯生生的从废墟里爬了出来,李南连忙将那个小男童抱在怀里。

“我哥哥怎么样了?”小女孩望着李南,急切的问道。

“他……”感受着怀中小男孩渐渐发凉的身体,李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同一天父母双亡,亲哥哥也已经毙命,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沉默了片刻,小女孩面色严肃的问道:“他...是不是也已经被那些坏人害死了?”

“是。”这种事情无法隐瞒,李南只能实话实说。

让李南意外的是小女孩知道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放声痛哭,而是定定的望着父母和哥哥的尸体沉默不语。

李南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装着银针的小盒,随时准备应对,不料小女孩却突然说道:“恩人,您能不能帮我把他们安葬了?”

“当然可以。”李南有些愕然的应道。

从后面的没有被波及到的房屋里,李南寻到了一把铲子,随后搬运了几次将三具尸体都送到了后山上的茅山派墓园之中。

将三具尸体并排安葬好之后,李南寻到了几块石板,用夺命锁喉枪在上面刻上了茅朴直等人的名姓,将之立在了坟前。

望着跪在坟前的小女孩,李南柔声劝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不好。”

小女孩红着眼睛,倔强的说道:“茅山派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就是茅山派的掌门,我不哭!”

李南估计这小丫头是因为自己在身边,所以才强忍着不哭泣,无法抒发心中的悲伤之情绝对不是好事,所以托词道:“好吧,不哭不哭,那我先去弄点吃的,你在这里等我。”

“嗯。”

李南走出了大概五六十米后,终于听到身后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随后由低转高,最终变成了嚎啕大哭。

“唉!”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遇到这种惨事,搞的李南的心情也变得非常不好。

说起来茅山派各种奇怪的功法,李南还是比较好奇的,不过他还没有卑劣到去夺取一个孤苦无依小女孩东西的地步,但是那几个死去茅山叛徒的东西,那就属于无主之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