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百二十六章 未来的起点

第九百二十六章 未来的起点

    五牙大舰,在历史上这就是一个响亮的名字。

    杨素奉命入巴蜀,打造五牙大舰,舰上放置近战用的拍杆、远战用的投石机和巨弩,组成一支庞大的舰队,顺流而下击破南陈荆州防线、让南陈的防御只能一路退到江南,为杨广发动总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后世很多人都认为,真正让南陈失去反抗斗志的,正是那浩浩荡荡、遮天蔽日的五牙大舰,这种生下来就是为了克制南陈黄龙巨舰的战船,可以说凝聚了那个时空中官员和工匠的所有智慧,并且最终彻底击败了南陈水师,让南陈最大的依靠灰飞烟灭,因此在之后的渡江之战中,杨广也基本没有遇到敌人水师的阻拦。

    而实际上五牙大舰的规模并不比南陈的黄龙大船大多少,关键在于黄龙大船的优点在装备了大量的弓弩器械、能够在短时间内对敌人造成杀伤,而之所以这样打造船只的原因,在于南陈在水面上实际上已经没有对手,水师的主要作用是掩护陆师作战,因此强大的对岸支援显然要比船只本身的水战水性要好。

    因此五牙大舰真正所向披靡的重点就在于其特意加厚的战船船身,这样就可以有效防止敌人箭矢的射击,同时船上装备了专门为了接舷战而打造的拍杆,这些拍杆可以在战船相互交错的时候狠狠的锤击敌人的船只,尤其是船上脆弱的上层建筑以及弓弩、投石机等设施,让对方战船在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

    借助顺流而下产生的速度,五牙大舰可以快速冲入敌人船队之中,然后大肆破坏,所以在李荩忱看来,五牙大舰真的是专门为了战胜南陈水师而设计,如何发挥上游顺流、近战破坏,都在这条船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这一艘算不得非常庞大,但是绝对英武的战船,李荩忱暗暗赞叹一声,欧阳莫虽然已经前去汉中,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几个弟子还是很出色的。

    这一艘战船几乎可以说就是为了战争而打造,厚重的船体,巨大的拍杆,让这战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移动的堡垒。

    当然李荩忱并没有打算照搬历史上的一切布置,五牙大舰在历史上的确有很大的局限性,尤其是海战能力,后来隋炀帝跨海远征高丽,五牙大舰的表现不尽人意,其低矮的船舷无法面对海上的恶浪,而强大的近战武器显然也没有办法支援攻城战斗,只能起到运送兵马的作用,可是船舷就已经很低,如果人多的话,船舷只会更加低矮,甚至还有颠覆的危险。

    眼前的这艘五牙大舰虽然被李荩忱很恶趣味的依旧遵循了历史的名字,但是内部有太多不同。

    首先船身采取了重点防护而不是全防护,这已经足够面对在近战时候可能的危险,而且还可以让船只不会过于沉重,提高了前进速度和灵活性。

    其次船上所有的床子弩和投石机都收入了船舱,利用精巧的机关控制,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再升上来,这样自然就避免了在近战的时候受到损坏。

    而最大的改观显然就是船身两侧的两个巨大木轮。

    没错,就是类似于后世明轮的木轮。

    这种在宋代战船上才逐步出现的木轮当然不是这个时代的工匠们能够想出来的,李荩忱并不介意在其中点拨一二。

    (作者按:此处参考央视老版《水浒传》,另相传岳飞征讨的洞庭水贼杨玄,就是因为采用这种战船,所以在水面上来去如飞,无人能挡,最后朝廷不得不调岳飞前来征讨。)

    大江上风毕竟不比海风,在很多情况下是没有办法驱动庞大的战船的,所以战船的行进主要还得依靠船桨。但是两排船桨显然会占据很大空间不说,而且一旦操纵船桨的士卒力道有所不同,那么船只的操控就会变得很困难,这也是为什么南方王朝很容易就控制水面,因为指挥水师的确是一个南方人更熟悉的技术活。

    而李荩忱在船只两侧安装了这样的明轮之后,士卒只需要和踩自行车一样不断地用脚蹬就可以驱动明轮上的木叶拍打水面,从而让战船前进,这种动作显然更加轻松,而且不需要大家刻意保持用力方向,同时也可以节省大量的桨手。

    根据水师的训练结果,安装了明轮的船只,行进速度要比之前的战船快上三分之二,这在战场上绝对是足够决定一切的优势。

    当然了明轮还有一个明显的弱点,就是易于被攻击,所以工匠们不需要李荩忱指示,很干脆的将明**露出水面的部分套上了木壳子,这样就可以防止敌人远距离的破坏。

    至于水鬼近距离的破坏······当水鬼靠近明轮的时候,搅动水流的木叶不直接将他们撕裂就不错了。

    李荩忱看着这一艘汇聚了后世和这个时代经验的战船,感慨万千。

    作为一个后来人,他很清楚,华夏在另外一个时空中就输在了海洋上,因此在这个时代,李荩忱绝对不能让华夏再忽视海洋的作用。而眼前的这一艘战船,就是一切的起点!

    骆牙在一旁沉声说道:“只要再给我们半年时间,我们可以打造出五十艘以上的五牙大舰,同时还有上百艘配套的蒙冲、楼船。这些战船对付现在的荆州水师,已经绰绰有余!”

    李荩忱微微颔首,至少这个结果还是很让自己满意的,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在李询身上。造船业表现很好,接下来自然就得看李询的兵马了,只有船,没有人自然也不行。

    水师将领王昌是跟随李荩忱入蜀的老人,水师将士也多数都是精锐,所以李荩忱并不担心,他真正担心的还是李询的陆上兵马,毕竟这些兵马是要拿来和萧摩诃决战的。

    “我们的新军军营就在南部郡外,还请将军移步。”李询当然知道骆牙过关了,剩下的就是自己了,当下里一伸手。

    李询的爽快也让李荩忱哈哈一笑:“那走,咱们就去看看未来某仰仗以纵横江南的雄兵!”

    李荩忱的语气中充满了信任,李询更是打了一个激灵,当即郑重说道:“必不会让将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