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421章 闹事

第421章 闹事

    陈美人害福清公主的原因除了帝后与燕王夫妇,旁人并不知情,但十五公主怎么死的却瞒不住,随着宫宴结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了出去。

    随之传出去的还有姜似与郁谨的出众表现。

    燕王妃治好了福清公主的眼睛,得到了皇后赏赐的凌霄镯,燕王又找出了害死十五公主的凶手,啧啧,看来燕王夫妇在帝后面前要得脸了。

    果不其然,宫中虽然没有赏赐到燕王府,但在随后某次点评诸位皇子六部历练情况时,燕王独得了景明帝一声赞。

    这一声赞要比多少赏赐都贵重。

    众皇子一时心情复杂。

    老七这个出生就被送到宫外,背负着妨克父皇名声的家伙居然又被表扬了!

    父皇到底怎么想的,不就是找出了害死十五公主的凶手嘛,又算什么大能耐?堂堂皇子跟顺天府那些衙门抢饭碗,纯粹是吃饱了闲的。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安慰,太子又挨骂了。

    想到太子,众皇子顿时平衡了些。

    而百官勋贵那些原本对燕王视而不见的人,则开始重新审视燕王的分量。就连安国公夫人卫氏都专门进了一趟宫,探望贤妃。

    “嫂嫂,家中还好吧?”贤妃这几日心情郁郁,见到卫氏才有了笑模样。

    她真是流年不利,害死十五公主的凶手偏偏出在了玉泉宫!

    不但她觉得晦气,皇上虽然什么都没说,她也能体会出那种冷淡。

    这是迁怒,偏偏让人无可奈何。

    说到底,还是她倒霉!

    听贤妃这么问,卫氏下意识皱了一下眉。

    家中要说大事自然没有,可要说烦心事当然少不了。

    “怎么?”

    到底只是姑嫂,卫氏哪有脸与贤妃抱怨,忙道:“家中一切都好,娘娘不必挂心。”

    “母亲呢?”

    “老夫人身体也好,这次进宫来看娘娘,老夫人还让我带话。”卫氏转到了正题。

    “母亲让嫂嫂带什么话?”

    卫氏把茶盏放下,声音放低:“老夫人说许久没见两位王爷,想外孙了……”

    贤妃微微扬眉。

    以往在老夫人心中外孙只有一个,便是老四。

    老夫人的话中之意她听明白了,这是要她对老七上点心,国公府那边也打算与老七多亲近。

    想到这些,贤妃颇窝火。

    只听说儿子哄着娘的,轮到她就要顺着那个孽障了,哪有这种道理。

    卫氏打量着贤妃神色,暗暗摇头。

    儿子再怎么样都是当娘的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这个小姑别的都好,就是对燕王的心太硬了。

    哪像她,明明三天两头被老三那个逆子气个半死,可还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卫氏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长子稳重,次子谦和,最疼爱的小儿子性子活泼,要说起来日子再顺心不过,可自从小儿子娶了那么一个女人回来,烦心事就来了。

    “娘娘,外头现在都羡慕您呢,说两位王爷有出息。”

    贤妃淡淡道:“什么有出息没出息,他们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让我操心就好了。”

    “回头国公府准备准备,请两位王爷带着王妃去吃一顿便饭。”

    “这些嫂嫂看着办就好。”

    卫氏暗暗撇嘴。

    她要是不提前说一声,贤妃心里能舒坦才怪。

    进宫的目的达到了,卫氏提出告辞。

    贤妃命宫婢把卫氏送出去,传齐王妃进宫来。

    “过几日国公府要请你们还有老七两口子过去,你尽量与老七媳妇处好。”

    齐王妃为难笑笑:“儿媳自然是一心想与七弟妹交好,可那日宫宴,七弟妹对儿媳颇冷淡……”

    “你们不一样,你和她计较什么。”

    “儿媳明白。”

    她与燕王妃当然不一样。

    他们王爷是谋求大事的人,事成之前当然要尽量与人交好,她作为贤内助也是如此。

    而燕王夫妇不过是混日子罢了。

    “明白就好。”贤妃叮嘱过,目光突然往下落了落。

    齐王妃虽只是中人之姿,又已生过一女,身段还是窈窕的。

    平坦的小腹令贤妃不由皱眉。

    “就一直没有动静?”

    齐王妃脸登时红白交错。

    自从生了媛姐儿,她再无动静,可媛姐儿都六岁了……

    贤妃目光转凉,慢慢道:“王爷到现在尚无子嗣,你可要上点心。”

    倘若太子那根朽木垮了,几位有一争之力的皇子中独独老四没有子嗣,这可大大拖后腿。

    “儿媳知道了。”齐王妃柔顺应了。

    贤妃笑笑。

    要说起来,她这个儿媳确实顶省心,只可惜迟迟生不出儿子来。

    齐王妃回到齐王府,在屋中静坐了好一阵子,命嬷嬷领来一位二九年华的少女。

    少女面若银盘,一副宜男之相。

    齐王妃定定看了少女许久,温声道:“晚上好好伺候王爷。”

    少女眼底闪过喜色,忙应了。

    入夜,齐王发现屋中多了一个人。

    “王妃命婢子伺候王爷。”

    齐王借着灯光打量少女几眼,兴趣索然。

    他不敢落下贪恋美色的名声,从没对府中姿容出众的婢女下手过,更没有提过纳妾,好在王妃因为迟迟没有动静主动给他张罗了几个通房。

    可是,就不能弄个好看点的吗?

    说到底,王妃也只是为了自己的贤名罢了,何曾真为他着想过。

    齐王来了火气,但比着寡淡如水的妻,眼前怎么也是个新鲜年轻的,遂淡淡嗯了一声把人留下了。

    齐王妃盯着帐顶鸾鸟银钩几乎一夜没合眼,听到鸡鸣声撑着起身,用脂粉遮去眼下青影开始打理王府一天事务。

    姜似很快收到了安国公府送来的帖子,到了那日与郁谨一道乘车前往。

    夏日,京城百姓都早早起来为生计奔波,临街鳞次栉比的各色铺子亦早早开门迎客。

    露生香的香露在这条街上已经闯出了名堂,秀娘子才把门打开,就涌进不少客人来。

    这些人有熟面孔,亦有生面孔,几乎全是女客,把小小的铺面挤得格外热闹。

    秀娘子轻车熟路招呼着客人,比之去年的颓丧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等阿巧姑娘下次来,她想提议把隔壁的布店盘下来,这样露生香生意就更红火了。

    而这时,一群人气势汹汹走到了铺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