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出手时机到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出手时机到了

夏侯琢笑着说道:“你的酒是天下第一好酒,他的酒也是天下第一好酒,你俩又谁都不服谁,所以你俩换换,你现在喝他的酒,他喝你的酒。”

他这话一说完,冬潜渊是楞了一下,迦楼国的副使萨玛也愣住了。

然后他俩又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来些不对劲。

夏侯琢见他俩这个样子,起身走到那俩人中间,伸手把两个人的酒杯换了过来。

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来吧,互相品尝,酒好不好,哪有自己一股劲儿吹嘘的,还是要让人别人尝过了才知真的好坏。”

萨玛看着手里的酒杯,一时之间有些发呆,像是不知道怎么做了。

这时候沐言沐笛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萨玛手里的酒杯拿了过来:“我来吧。”

夏侯琢看向沐言沐笛:“怎么,你想抢这小月狮国的好酒喝?”

沐言沐笛笑了笑道:“回大将军,我是迦楼国的主使,这迦楼国的酒好还是小月狮国的酒好,还得是主使之间来做判断,既然冬潜渊端了这杯酒,那我也必须端这杯酒。”

在他的笑容之中,夏侯琢看出来几分已对这人间毫无留恋的释然。

或许他想着,就这样被一杯毒酒送走了,也是不错的选择吧。

他是迦楼国的功臣,是迦楼国的英雄,没有他,迦楼国就不会成为西域霸主。

可正因为如此,他的亲哥哥,迦楼国的国王勒野库辛不能容他。

“看来你们都对自己的酒很有自信。”

李叱起身:“那要不要朕来替你们喝,朕来替你们品尝一下,这酒到底谁家的好?”

李叱的话一说完,冬潜渊的表情显然变了变,眼神里都有了些许光彩,只是这光彩一闪即逝。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被他对面的沐言沐笛看了出来,在这一瞬间,沐言沐笛判断冬潜渊的酒有问题。

沐言沐笛在李叱说完这句话后,虽看出冬潜渊有些不对劲。

可他却忽然将酒杯举起来,往自己嘴里一倒,咕嘟咕嘟的把这酒都灌了进去。

喝完之后,沐言沐笛把酒碗放在桌子上,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倒也不错。”

冬潜渊见他如此,他手里的酒是没办法再给别人喝了。

于是他端起酒杯也咕嘟咕嘟的灌了进去。

这一下,坐在稍微远一些地方的满来亚曼像不自然起来,脸色明显也变了变,眼神中意味复杂。

冬潜渊敢喝,是因为满来亚曼告诉他,他们的酒里有问题,迦楼国的酒里是没有问题的。

一切都已在掌握,绝对不会出问题,因为迦楼国的使团内,有满来亚曼安排的内应。

到时候,他会想办法让两个人换酒喝,如此一来,就能毒死沐言沐笛。

他还告诉冬潜渊说,那酒里的毒是慢性毒药,如果沐言沐笛喝下去,或者是宁帝喝下去,都不会当场有事,所以让他放心。

谁都知道,冬潜渊这个傻亲王,一是对他哥哥的话言听计从,一是对满来亚曼的话从不怀疑。

所以冬潜渊接过来迦楼国的酒,才会那么直截了当的一饮而尽。

满来亚曼奉旨杀了冬潜渊,哪怕冬潜渊是一个脑子坏了的人,小月狮国的国王保隆桦依然不容他。

那本就是一个从来也不把亲情当回事的皇帝,冬潜渊脑子怎么变傻的,难道还需要

去怀疑?

老国王最喜欢的三王子,自幼聪慧,十来岁的时候就能与当朝大臣对辩,且稳占上风。

老国王问他如何处置国事,所问之事,三王子的想法,比保隆桦还要好许多。

所以老国王在临死之前是多么的后悔,当初就不该露出来他想立三王子为继承者的态度。

正因为这态度,他的长子保隆桦才会生出杀心,也不是......杀心必然早有,只是因为他这态度,让保隆桦不再藏着这杀心了。

二王子冬潜渊和他一起出去玩的时候,被滚落的石头砸了脑袋,没砸死,但是傻了。

三王子和四王子一同出去游湖,也是他怂恿的,他说湖中有五彩斑斓的鱼,谁抓了献给父王,父王一定大为开心。

于是那两个孩子便上船去找鱼,说是不慎落水,可那怎么可能是不慎。

在场有上百名护卫,那艘船四周有五六条船在周围保护,这些护卫,哪个是酒囊饭袋?

结果两个王子落水之后,这上百名护卫,竟是一个都没能救上来。

保隆桦的阴狠,由此就可见一斑。

但他更阴狠的地方在于,老国王在打算查这件事之前,保隆桦就带着他的队伍,把所有的护卫都杀了。

哪怕他的弟弟冬潜渊是个傻子,依然是他的心头大患。

所以这次本该是满来亚曼做主使,保隆桦却力排众议,让他亲弟弟冬潜渊做了这个主使。

当时小月狮国内多少人不理解,让一个傻子做主使去大宁觐见大宁皇帝,这不是开玩笑吗。

然后国王如此下旨,谁又能反对?

这次让冬潜渊来,保隆桦给满来亚曼下的死命令就是,若冬潜渊没有被借机除掉,那国师你也不必回来了。

此时,满来亚曼眼见着保隆桦把那碗酒喝了下去,他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恐慌起来。

就算他经历过大起大落,经历过那么多凶险,可如今要杀的是一位亲王啊。

这个计划的关键就在于,到底会不会换酒喝。

小月狮国的那酒里是真的没有毒药,如果夏侯琢不让他们换酒的话,满来亚曼也会让他们换。

迦楼国的酒里有毒,他们的酒里没毒,只要换酒喝,冬潜渊喝了以后就毒发身亡。

这就说明了迦楼国是要毒杀大宁皇帝的,迦楼国的使团,必会遭受灭顶之灾。

可若是不能把酒换过来的话,满来亚曼就没办法借助迦楼国人之手毒杀冬潜渊了。

但这对于迦楼国要毒杀大宁皇帝陛下,却没有多少影响。

因为就算是没有换酒,冬潜渊喝了自己的酒什么事都没有,沐言沐笛喝了自己的酒却毒死了......

所以当夏侯琢说让冬潜渊和沐言沐笛换酒的时候,满来亚曼心里都激动起来。

沐言沐笛喝了小月狮国的酒,他以为自己会死,结果什么事都没有。

等了片刻后,没有任何反应。

他那般决然的喝下去小月狮国的酒,就是因为他之前判断,这酒里有问题。

沐言沐笛都有些茫然,他心说小月狮国的人如此老实吗?

据他推测,若黑武人在西域诸国的使团中,必然是在小月狮国的使团内。

所以小月狮国的人向大宁皇帝陛下献酒,酒里一定会有问题。

就在他稍稍有些诧异的时候,站在他对面的冬潜渊忽然间脸色变了变,然后捂着肚子就蹲了下去。

“好疼啊!”

冬潜渊喊了一声,然后就撑不住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没多久,嘴里就有黑色的血液往外溢出来。

看到这个场面,大内侍卫统领叶小千第一个冲了过来:“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向前疾冲的同时,已经抽剑在手,指向脸色大变的沐言沐笛。

“迦楼国的人试图行刺,把所有人拿下!”

夏侯琢立刻喊了一声。

可就在这时候,黑武人甘洛知道机会来了。

那个大内侍卫统领离开了宁帝身边,而他此时就在距离李叱不到半丈的距离。

以他的实力,这半丈的距离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真正的高手面前,半丈,不过三分之一息。

他忽然将怀里抱着的酒坛砸向夏侯琢,因为他很清楚,能成为禁军大将军的人,必然实力超群。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这一砸,是为了阻止夏侯琢救李叱。

酒坛砸出去之后,甘洛从自己腰带里抽出来一柄软剑,脚下发力,朝着李叱的咽喉刺了过去。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这样一名拥有大剑师实力的强者,在这个距离突然出手,就算是神仙大概也要吓一跳。

李叱没有被吓一跳,因为李叱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别处。

眼看着甘洛动手,在人群中有不少人,也将暗藏的兵器抽了出来。

他们带着的都是软兵器,便于藏起来,此时动手,全都朝着李叱所在疾冲。

李叱站在那像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居然没有躲闪。

可你若是能在此时看看李叱的眼神,就知道他为何没有躲闪了。

距离他最近的甘洛已经出手,下一息那软剑就能刺在他的咽喉上。

可他的眼睛居然没有看着甘洛,而是看向那三个彩发女子,一个红的一个棕的一个黄的。

若有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很难理解,大宁皇帝陛下这是怎么了。

若了解李叱的人就会感慨一声,陛下这赌的可是九两银子呢,对于陛下来说,那可是豪赌!

都是豪赌了,不看着点行吗,非但要看,还要仔仔细细的看。

所以李叱不看黑武人甘洛,这也就能理解了,纯粹是因为那九两银子。

甘洛又怎么会浪费如此良机?

一位大剑师出手,只要动,便如雷霆。

这一剑他志在必得,剑上洒出三点寒芒,一为过去,一为现在,一为未来。

一剑出,便是永灭。

啪的一声轻响。

就在甘洛的剑距离李叱不到一寸的时候,他背后的衣服忽然被人一把抓住了。

紧跟着一股巨力出现,竟是将他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粗粗一看是被人抓着衣服了,唯有高手才能在这一瞬间看出来,那只手并非抓着他的衣服。

而是手指已经扣住了甘洛的脊椎骨,五指死死捏住,犹如铁钳。

......

......

【第一件事,推荐好友新书,潇铭大大的新书医品龙王,请大家收藏支持。】

【第二件事,还是求年终盘点的票,请大家投给最佳作者那个选项,谢谢,咱们过年群里发大红包。】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