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精灵之巨龙骑士 > 第105章 战斗进入尾声

第105章 战斗进入尾声

巨型水牢像灌满水的超大泡泡。

飘浮在对战场地上空。

其直径接近场地长度,大得无法想象,当美纳斯发动这个技能的时候,喷出来的水量是以吨位计算。

“又是一招杀手锏,正宇选手总能给人惊喜,这个巨大的水牢充满了热水,不断往外冒出大量的水蒸气,真的好热啊!”千里挽起袖子,拭去额头的汗水。

“水神龙的爆水冲波?命名方式跟海王龙的水阵方圆一模一样,此时看来,美纳斯的确像是一只美得不可方物的水神龙,身上的鳞片散发出不逊色于彩虹的光芒。”阿龙深深的被吸引住了。

“这是美纳斯的特性,神奇鳞片。”源治长话短说,注意力落在超出常理的巨型水球上面。

整个水球全都是热水。

待在里面随时有可能被灼伤。

但美纳斯不怕。

它的特性决定这个技能就是为它准备的,一旦触发异常状态,神奇鳞片就会发生反应,绽放出耀眼的虹光,防御力因此得到提高。

维持如此大规模的水牢,靠的是庞大的龙系能量。在美纳斯的主场里,巨沼怪就算习水性也会非常难受。

“离开水牢。”希尔斯喊道。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巨型水牢有一个明显的缺陷,分分钟就可以逃脱,如果是覆盖整个对战场地形成半圆罩子的话,被困住根本无处可逃,棘手程度高达五颗星。

可美纳斯偏偏把水牢弄成球体,远离地面飘浮起来,这不是正好给对手创造逃走的机会吗?

“你确定要这么做?”正宇反问。

“故弄玄虚。”希尔斯根本没放在心上。

巨沼怪俯冲而下,朝着巨型水牢的下方游过去,想要突破美纳斯制造出来的牢笼……眼看就要冲出边界,水膜猝不及防地漾起波纹,当即发生爆炸,愣是将巨沼怪轰回去。

它仍然不死心,多次尝试突围。

皆是以失败告终。

美纳斯只需静静地飘浮在水牢之中,眼睛溢出强光,控制着巨型水牢的能量膜,只要巨沼怪触碰到结界,就会引爆热水能量,将其往水牢中心炸回去。

“现在你终于知道为什么叫爆水冲波了吗?请不要接触水牢边缘哦,三百六十度全是雷区。”正宇给出忠告。

“混账,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希尔斯仰着头,看到巨沼怪身陷滚烫的热水之中,皮肤几乎被灼伤,无处可逃。

巨沼怪不敢轻举妄动,备受煎熬。

因为水牢边缘充满爆炸能量。

想逃?

得问问美纳斯同不同意。

不逃?

烫到你头皮发麻。

这就是水神龙的爆水冲波。

“天呐,这招真是太恐怖了,巨沼怪被困在水牢里,逃也逃不出去,这种情况只能应战。”千里有些语无伦次。

“正宇选手开发出来的新技能,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如果不是被希尔斯逼到绝境,恐怕他不会使出这个杀手锏。”阿龙越来越对他感兴趣。

“好强的龙之气息,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材,居然能将热水和龙之波动通过组合变化,弄出新的技能。”源治洞若观火,窥破了组合招式的秘密。

“什么?”千里一脸震惊。

“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水牢的水是热的,它的形状像是放大版的龙之波动……无愧是源治先生,我都没有发现这个玄机。”阿龙之前还在纳闷正宇是如何创造新的技能。

“咦……”

观众恍然大悟。

藤树突然揪住乌粒的衣领,笑眯眯地问:“我很好奇海王龙的水阵方圆是由哪两个技能组合变化的?”

乌粒守口如瓶,愣是不告诉他:“额,你还是亲自去问老大,他应该会回答你的疑问。”

“小气鬼!”

“……”

战斗正在白热化。

希尔斯必须争分夺秒。

“水之波动。”

巨沼怪摆动尾鳍,控制水牢里的热水发动攻击,再现五条水之触手袭击美纳斯,延续之前的战斗风格。

美纳斯回眸看了一眼红色暴鲤龙,似乎没打算原谅巨沼怪的所作所为,扇子似的尾巴突然转动,掀起一道形如龙卷风的水中漩涡,击溃近在眼前的水之触手。

哗啦!

水龙卷朝着巨沼怪劈下去。

将其轰向水牢边缘。

砰砰!

水牢结界的热水能量发生爆炸。

巨沼怪被冲击波推回去。

同时还要面临美纳斯使出的龙卷风。

“你学会龙卷风了?”

正宇觉得这招配搭爆水冲波,简直是如虎添翼,命令道:“继续使用龙卷风,将巨沼怪打到水牢边缘。”

哗啦!

龙卷风裹着热水,形成水龙卷。

威力自然是非同凡响。

巨沼怪来不及躲开,想要张开一道圆形屏障,由于是第二次使用,运气似乎不太好,守住技能在施展过程中失败了,未能抵挡住龙卷风的攻势,再次朝着水牢边缘撞过去。

砰!

水牢边缘的热水能量又炸响。

巨沼怪刹不住速度,再次往龙卷风的中心撞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飞,又撞在水牢边缘……

砰!

可怜的巨沼怪。

谁让你惹毛了美纳斯。

如此一来二去,在龙卷风和爆水冲波的双重攻击下,巨沼怪饱受折磨之苦,就像最开始它对待美纳斯一般残忍。

希尔斯的情绪渐渐失控,无论他下达什么指令,巨沼怪都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屡屡被卷入漩涡当中,最后撞上水牢边缘引爆热水能量,被炸得意识全无。

美纳斯终于停止攻击。

因为巨沼怪无法继续战斗。

“额……”

正宇看着巨型水牢,连忙拿出精灵球收回红色暴鲤龙,然后抱着甲壳龙撒腿就跑,完全不等裁判做出最终裁决。

咕噜?

巨型水牢的能量膜突然荡开无数层涟漪,其涟漪中心纷纷破裂,紧接着大量的热水灌顶而来,瞬间淹没了整个对战场地,往四周的观众席溅起惊人的水花。

啊!

前排观众被迫洗了个热水澡。

最惨的人莫过于裁判。

还有被热水冲到出口通道的希尔斯。

另外,那些远道而来的记者处于危险区域,录像设备全都浸水了,导致实况转播过程被打断,损失相当惨重。

“那混蛋竟然先跑了!”

“啊啊,我刚买的新衣服。”

“本来我还担心这么大的水球该怎么处理,没想到会是这种场景,正宇这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快看,美纳斯也不见了……”

“他是故意的,报复我们一开始就替希尔斯喊加油,似乎是想给我们一个教训。”有个吃瓜群众说出了真相。

“哈哈哈,干得漂亮。”达拉拍手称赞。

“我们都被淋成落汤鸡了,你确定他干得很漂亮?”捩木无语极了,这是有史以来最意外的落幕。

“就该让希尔斯的粉丝尝尝苦头,当然还有那些瞎了眼的观众,看谁的名气大就帮谁加油,完全是不讲道理。”大桐心情大好,心里暗暗为大哥点赞。

“大姐,你哪来的雨伞?”

乌粒原地石化,看着旁边的塞拉。

“当然是提前准备的。”

塞拉微微扬起嘴角,冁然而笑。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