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精灵之巨龙骑士 > 第二章 领养宝可梦

第二章 领养宝可梦

夜晚,海风徐徐地拂过他的脸庞。

周围静谧得可以听见虫鸣,甚至还有心跳声。

这里是正宇发呆的地方,银杏树梢。

树下则是颇具田园风格、似乎有些年代的复式木屋,虽然看起来不大,但里面的布置却很用心,光是这点就可以看出哥哥的持家态度。

抬眼望去,屋后全是大片的树果林,背靠丘陵连绵不绝,只是收成不怎么好。通过正宇原先的记忆,他知道自己是被哥哥带大的,至于双亲何在,哥哥绝口不提,而这几亩偏僻的果林农田便是全部家产。

所有的经济来源,皆靠卖树果赚些小钱。

作为农家孩子,这些是最常见不过了。

让正宇真正疑惑的是,眼前这个陌生的宝可梦世界。根据任何渠道得到的讯息,他发现这里没有道馆,更没有徽章这种东西,联盟协会采取的是对战排位模式,赢了就获得相应的积分,输了也会扣除不少积分,唯有达到某个阶段的训练家才能参加竞技大会。

如此激烈的竞争,是他从未见过的时代。

一个刚刚步入正轨的训练家时代。

联盟协会仅仅成立百余年,可对战排位模式却能够经久不衰,直到今天仍然令所有训练家趋之若鹜,以站在顶点为荣,这是道馆挑战制度无法比拟的残酷。

其实,官方对外的说法是新星计划。

而需要造就的正是新星训练家。

这也正是对战排位模式真正的含义。

正宇不知道这世界到底哪里出错了,更不知道为什么和他认知里的剧情截然相反,幸好宝可梦还是这些宝可梦,对战还是印象当中的热血澎湃。

不过,若想成为真正的训练家,就不得不参加对战排位赛了。无论你的年龄和出身如何,必须拥有两只宝可梦才能得到官方注册的资格。

两只呐,这可愁死正宇了。

光是领养一只还不行。

所以他彻底失眠,半夜爬到树顶吹吹风。

有钱人家大多都是选择交税给联盟,以此获得拿到御三家或者其他宝可梦的正规途径,而家境窘迫的只能从特殊捷径入手,比如黑市交易什么的。

但哥哥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然而宝可梦收容所的名额也不是这么容易弄到手,为了这个名额,哥哥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申请,期间漫长的等待足以消磨人心,毕竟排队的家庭实在是太多,收容所压根就没有那么多领养的宝可梦。

想到这里,正宇由衷地感谢哥哥。

哥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是无私的。

“我会好好活下去。”

“为了哥哥!”

“也为了自己!”

“总有一日,必将实现理想。”

望着地平线,正宇的目光坚毅无比。

片刻之后,阳光从云层中撒落。

新的一天终于开始了,是时候准备早餐。

他们填饱肚子后,提早徒步前往凯那市西区的宝可梦收容所,路程约摸有一个半小时,途中还要趟过各种曲折的河流,穿过人迹罕至的林间小道。

直到看见一栋教堂风格的建筑物,才知道这里就是百闻不如一见的宝可梦收容所,附近除了稀稀落落的庄园,似乎没有多少居民,尽管看上去有些萧条,但胜在距离市中心够近,交通来往也方便。

正鸿特地整理衣角,回头叮嘱正宇:“待会进去要有礼貌,就算其他人故意找茬,你也要学会忍耐和谦让,听见没有?”

正宇撇撇嘴角,捣蒜似的点点头。

“那我们进去吧!”

推开收容所的玻璃门,映入眼帘的是人头涌动,这些前来领养的家庭未免也太兴师动众了吧?看这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超市打折呢。

一人领养,全家上阵……

原来这种现象无处不在哇!

正宇懒得吐槽,直接和哥哥向相关负责人员提交领养表,接下来就是填写个人信息,之后便可以进入领养流程了。

正观望着,迎面走来一位帅气的眼镜小哥,只见他友好地伸出右手:“我是负责你们领养流程的工作人员,你们可以叫我小奇。”

“麻烦你了,小奇。”正鸿握住他的手。

“我带你们到宝可梦培育区看看,顺便说下这里的规则。”小奇表现得很专业,难以想象这里是私立收容所,“首先,领养者有选择宝可梦的权利,但能不能获得宝可梦的信任是另外一回事。”

“你的意思是说,领养者必须得到宝可梦的认可才能带走?”正鸿没想到收容所还有如此严厉的制度,不过换个角度想也是为宝可梦负责任。

“是的,在这里领养不是单方面的需求,而是双方面的认可,毕竟这些宝可梦曾经被训练家抛弃过,很难再去接纳新的训练家。一般来说,我们会给领养者一个期限,如果他们不能打开宝可梦的心扉,那么就会失去领养资格。”小奇解释道。

“有意思!”正宇忍不住为此赞叹。

“这可是个考验。”正鸿隐隐有些担忧。

“虽说我们愿意对外提供领养服务,但申请也要收取一些费用,可惜很多家庭等不了这么久,继而选择中途退出。当然,领养过程中失败是不会退款的哦,你们可要想清楚。”小奇善意地提醒道。

“哥哥,领养也要交钱吗?”正宇先前不知。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正鸿没做解释。

小奇料想到他们的情况,接着补充:“其实申请领养资格花费的钱并不多,难的是拥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说规则的原因。”

正说着,他们看到一只蛇纹熊蜷缩在培育隔间,瑟瑟发抖地盯着围观的大人和小孩,眼里充满恐惧和害怕。

“是蛇纹熊耶!好可怜!”正宇挤过去。

“蛇纹熊于两个月前被人遗弃在公园里,靠吃垃圾桶里面的东西勉强存活下来,我们发现后就立即救回来,据说是因为实力太弱才被丢弃的。”小奇无奈地摇摇头。

“那为什么不把它放归森林呢?”

“我们试过了,结果总是不尽人意,因为经由人类手中孵出来的宝可梦已经不具备野外生存能力,通常情况下,放生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小奇的语气透露出哀伤。

“蛇纹熊很好养,不如你试试看?”正鸿见弟弟很喜欢,及时提醒道。

正宇还没开口,旁边犹豫不决的两个家庭反倒呛声:“这是我们先看上的,凭什么让你捷足先登?没听说过先来后到吗?”

对方仗着人多,直接挡住培育隔间的栏杆。

小奇见状,立即从中调和:“宝可梦不是用来争夺的物品,请诸位领养者早点作决定,免得错失良机。另外,每个领养者只有一次机会。”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家的小孩当场撒泼。

“真是什么人都敢来领养,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怕是连自己都养不活,最后还不是要丢弃宝可梦。”这位孩子的家长怪里怪气,眼神瞄了一下正鸿。

“请你嘴巴放干净点!”正宇怒瞪回去。

“正宇,注意场合。”正鸿将他拉开。

“这只蛇纹熊,我家孩子看上了。”对方直接下达逐客令,言外之意就是不相干的人赶紧走开,免得妨碍我家孩子和蛇纹熊培养感情。

“呵呵,虚伪的嘴脸。”正宇甩脸便走。

收容所的规模并不大,两三步便瞅见旁边的培育隔间,里面是只年幼的皮丘,看起来倒是不怕生人,可行为有些疯狂。

透过小奇才知道,皮丘不太愿意服从训练家的命令,经常会破坏别人的东西,久而久之搞得训练家苦不堪言,所以才遭到厌弃,被人封在纸箱里,丢在收容所的门口,至今已有十三个领养家庭把它送回来了。

“太牛了……”正宇两眼冒出星星。

“这只皮丘归我了。”循着声音望去,合着是刚刚抢蛇纹熊落败的另外一个家庭,想也不想就吆喝,有毛病吧?

“没事,我们再看看。”正鸿安慰道。

“哥哥,我只是吐槽一下而已,谁知那家人如此着急,这又不是菜市场,用得着这样吗?再说了,领养宝可梦不等于随便,而且我相信眼缘第一感觉。”正宇当真是无语极了。

“……”正鸿。

“……”小奇。

接下来,他们看到一堆鲤鱼王在鱼缸里。

你以为旁边就没有人皱着眉头,站在那儿犯嘀咕吗?

有时候没得选择了,再差的宝可梦也能凑合。

其实这些都是鱼贩子躲避君莎之时,慌忙丢下的宝可梦。

收容所的工作人员不是没有把它们放回河里,只是第二天这些吃惯饲料的家伙集体跳上岸,蹦蹦跳跳跑到人前,似是在讨吃的,后来没办法才带回来。到现在,小奇还真不知道鱼贩子怎么把它们的嘴养叼了。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这也太危险了。

……

“看了一圈,如何?”正鸿问道。

“没有想要领养的宝可梦。”正宇回答得很干脆,既然来到宝可梦收容所,那就不能将就,因为初始伙伴对他来说,在心里十分重要。

假设非要选择鲤鱼王,那他还不如拿着鱼竿去河边钓野生的,何必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呢?这可是哥哥花了两年时间等来的领养资格,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

“正宇啊,别任性了。”正鸿有些发愁。

“不如我们到后院坐下来喝杯茶,领养是急不来的,收容所的流程讲究的是顺其自然,勉强是不会有好结果,反而徒增烦恼罢了。”小奇提议道。

“谢谢小奇哥哥。”

这会,正宇的嘴很甜。

“嘿你这小子……”

正鸿拿这个弟弟没撤了。

收容所后面有个很大的花园,周围以树木为墙,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的丛林边缘,到处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而喷泉旁边摆放着阳伞和桌椅。

刚走过去,正宇好像听见很大的动静。

这动静来自丛林边缘的岩石区域。

他受到好奇心驱使,撒腿向那个地方跑去。

“等等,别过去!”小奇没能阻止。

“这家伙是……”正宇终于看清它的身影,但是已经刹不住脚步,硬生生用脸接住震耳欲聋的声浪,整个人像羽毛一样后仰。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