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精灵之巨龙骑士 > 第四十三章 声名狼藉

第四十三章 声名狼藉

扎克对着正宇伸出中指,邪魅一笑。

但正宇并没有被激怒,反而发现一些端倪。

按理说,扎克是在两年前抛弃宝贝龙,时间过去这么久,他怎么可能还是新人训练家,更没有理由会对上自己。

为了证实这个猜想,他将自己的疑虑都跟达拉说了,于是达拉就提议前往电脑查阅室,调出扎克的资料,结果发现对方在前两天注销过训练家资料,昨天才刚刚注册成一名九阶训练家。

扎克原本的段位是三阶训练家,可他却不惜注销自己的资料,故意从头再来,这不是很奇怪吗?两年间所有的努力,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放弃了。

“你跟他是否有恩怨?”达拉忽然问道。

“在黑市有过冲突。”正宇仔细回想。

“我是今年才来到丰缘地区,没有和这个人交过手,但从他种种行为来看,确实是针对你,只要拿钱笼络安排赛程的工作人员,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达拉曾经征战关都地区,但并没有获得联盟大会的优胜。

达拉在关都地区,已经是精英训练家。

一般其他地区过来的精英训练家,注册并且登记身份证时,起步是六阶训练家,其余新星训练家换个地区,仍然需要从九阶训练家往上爬。

关东和城都不分家,排位积分是共用的,但丰缘地区、神奥地区以及卡洛斯地区等等就不一样了,切换地图必须重新注册。

“估计是有备而来。”正宇抱着宝贝龙。

“老大,我怎么觉得眼皮子在跳,那个叫扎克的该不会暗中谋划什么吧?”乌粒特地留意荧屏上面的对战时间表,“接下来该老大你上场了。”

“随机应变吧!”达拉只能这么安慰。

竞技会场分为十二个小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个对战场地和观众席,实战转播荧屏完全可以切换频道,但更多的时候,观众还是趋向于亲临现场。

当正宇出现之时,观众席当即爆发惊人的欢呼声,过道几乎挤满了报道记者,无数闪光灯就像寒芒,刺得他眼睛直痛。

“快看,那个新人训练家上场了。”

“前段时间的热搜闹得满城风雨,听说源治先生十分赏识他,亲自和联盟协会做担保,为此争取了注册新人训练家的资格,来历可真不小。”

“他会不会是今年大会冠军的候选人?”

“谁知道呢,那只长得奇丑的宝贝龙实在令人印象深刻,据可靠的小道消息,它是捡来的患病宝可梦。”

面对议论纷纷,正宇尽可能充耳不闻。

如果往心里去的话,就会影响心态。

这时候,扎克站在对面的指挥区域,不知从哪里拿了一个话筒,假惺惺地宣告全场:“可能是命运安排吧,大家有所不知,他身边这只宝贝龙曾经是我的宝可梦,可惜身患不治之症,无奈之下寄养于收容所……

谁知,却被名为正宇的新人训练家看中。

据我所知,这位新人训练家破坏收容所的规定,擅自抢走宝贝龙,甚至还逼迫身患疾病的它强行战斗,这分明就是虐待行为。”

话音刚落,其他区域的观众席纷纷涌进来,所有舆论中心的矛头全都指向正宇,就连记者的镜头也都对准他,此起彼伏的声浪无一不是谴责。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毫无疑问就是扎克。

是他放出假消息,也是他找来记者。

排位比赛的主办方这才发现播音员的话筒被人偷走,后面赶紧派裁判对扎克出示警告,如果再犯就取消参赛资格,并且取回了话筒。

扎克的目的已经达到,就算不择手段,也要让正宇声名狼藉,以报当初的奇耻大辱。他相信,没有哪个训练家能够扛得住舆论的重压,最后过得连老鼠都不如。

“你怎么不叫唤了呢?”

扎克重复正宇当初说过的话。

难怪人家常说,宁愿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尤其是非富即贵的小人。正宇今天算是领教到了,当真防不胜防。

宝贝龙拉拽正宇的裤脚,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它既害怕又担心,同时恨透了对面那个可恶的男人,最终做出谁也意想不到的行为。

它朝着观众席跑过去,拼命向大家解释,正宇不是这样的人。然而在众人眼里,这只可怜的小家伙只不过是吟吟乱叫,仿佛又像在控诉正宇。

一时间,激起无数民愤。

宝贝龙完全没料到会适得其反。

这种情况,越解释越黑。

不管对手是谁,不管舆论如何,这场排位比赛,他都无法退缩,也不能退缩,因为一旦临阵逃脱,就彻底坐实扎克所编造的谎言。

这点正宇非常清楚,所以才没有受到扎克的挑衅,反而冷静地站在那儿,目光如炬,但宝贝龙的表现出乎他意料之外。

光是维护之举,就足以令他心暖。

“你想毁掉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正宇微微调动意念,似乎在给无限手环下达一个指令,同时坦坦荡荡地直面扎克。

“死到临头还嘴硬。”扎克的笑容逐渐放肆。

“既然你不惜放弃过去两年的努力,那我就好好陪你玩一下。”正宇不是没有见过小人,而是没有见过如此彻头彻尾的小人。

“不好意思,你还真不是我的对手。”

扎克摸出精灵球,等着看正宇一败涂地。

正宇从无限手环的收纳区域取出五枚精灵球,全部将所有宝可梦放出来,并蹲下来对着宝贝龙招手:“我们就在这里,回到我们的身边,别去理会他人的非议。”

宝贝龙缓缓回头,看到正宇和可可多拉它们的脸上充满笑容,突然像个孩子一样扑进他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傻瓜,我们又不是活给他们看,何必在意他们的看法。打醒精神来,擦掉眼泪,这是你的战斗,我们都会支持你。”正宇何尝不知道它内心的脆弱,此情此景勾起了它的回忆,以前曾和扎克站在排位比赛的场地上,经历过一次次惨败。

可可多拉发出小狗般的叫声,为宝贝龙打气。

木守宫和咩利羊在精灵球里大概知道什么情况,全都横眉竖目,说着人类听不懂的精灵语,就连闪光鲤鱼王和丑丑也蹦蹦跳跳地鼓励着它。

“吟吟~”

宝贝龙破涕为笑。

“我们都在。”

正宇从背后推了它一把。

“为你自己而战。”

可可多拉它们也上前推了一把。

此时,观众席鸦雀无声。

他们都看到了宝贝龙发自内心的笑容,以及无比坚定的眼神,如果真如扎克所说,宝贝龙受到正宇的虐待,那它怎么会有这样不合常理的表现。

宝可梦之间的感情,恰恰是最好的证明。

人可以演戏,但宝可梦不会。

扎克感觉不对劲,连忙丢出精灵球。

“尽情破坏一切吧,爆音怪!”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