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精灵之巨龙骑士 > 第七十四章 训练与陪伴

第七十四章 训练与陪伴

神秘的哥哥,可怕的父亲。

这是正宇穿越过来最大的感受之一。

其他小说的主人公穿越后,基本都是孤儿,而他却恰恰相反,不但有个从未谋面的强大父亲,而且还有一个专门坑弟弟的哥哥。

说实话,的确挺郁闷的。

正宇站在屋外的走廊上,眺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他想起自己在这里生活将近两年的时间,前世的点点滴滴早已记不清,这也间接说明他在慢慢适应这个身体,包括原主人的记忆和身份。

无论他承不承认,从今以后再也没有白杨这个人,他将作为正宇继续生活下去,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生活和目标。

当然,还有可爱的甲壳龙它们。

感慨归感慨,明天的排位比赛必须重视。

银杏树下,树影随风摇曳。

正宇拿着红色暴鲤龙的精灵球,望向哈克龙:“你现在闲也是闲的,不如教教暴鲤龙,学会那招龙之舞。”

哈克龙淡淡地问:“你给我一个理由。”

他即刻回答:“你不喜欢普通精灵球,我都答应你去弄豪华球,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应该稍微表示一下?教暴鲤龙学会新技能。”

哈克龙想了想,慢悠悠地飞下来。

“教是没问题,但你不能在场。”

“那就拜托你了,这关系到我明天的排位比赛。”正宇抛出精灵球,嘱咐红色暴鲤龙好好跟哈克龙学习龙之舞,晚点再进行相关特训。

红色暴鲤龙点点头,随着哈克龙离开了。

趁着上午和中午还有点时间,正宇进入精灵球世界,将其他宝可梦召集过来,开始实行训练内容,下午再去精灵中心申请参加周末的排位比赛。

甲壳龙兴奋地呼哈,对着石头发射火花技能。

由于身体迟钝,它想磨炼一些远程绝招。

火花这个技能几乎很少使用,一是伤害低,二是没有用武之地。论实用性,水炮远远强于火花技能,所以一直以来都忽视了。

说起来,暴飞龙一族都很擅长喷射火焰,这是作为龙的基本能力,考虑到这点,正宇决定让甲壳龙遵循它的本能,加强火花技能的训练,提升自身操纵火焰的水平。

“吟吟~”

甲壳龙拜托美纳斯当训练对象。

美纳斯爽快地应下来。

它正好在苦练水之波动,大概是因为之前掉落技能晶体失败了,干脆就放弃盐水技能的尝试,换成另外一个绝招试试看。

为了防止技能晶体掉进水里,被暗涌河冲走,美纳斯选择在岸上练习,无论如何,它是一定要突破极限,证明自己具有蜕变成龙的资质。

突突突,甲壳龙全身心投入训练,嘟着小嘴巴不断喷射火苗,来回瞄准正在闪躲的美纳斯,直到命中为止。

美纳斯的动作相当利落,躲过火花就立即展开反击,接连于口中凝聚出一团震动的水球,朝着甲壳龙的守护屏障打过去。

看着它们如此忘我的训练,正宇没什么不放心。

倒是可可多拉,又要补充大量铁质。

他取出长椅下面存放的铁矿石,叫唤可可多拉过来,先按时啃食,然后再继续特训,同时还不忘教导它,凡事都有个过程,慢慢来就好。

“可可~”

可可多拉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边点头,边大快朵颐。

小怪物以前总喜欢黏着正宇,现在满脑子都是训练,整天窝在精灵球世界,勤奋刻苦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其实,它老往石林那边跑,偷偷练习岩石封锁,心里特想完成强化招式。以它不服输的性子,肯定是想到什么好法子,等真正做到再给正宇一个惊喜。

啃完铁矿石,还没等正宇开口,可可多拉晃着小脑袋一溜烟跑了……登上石桥后,突然鬼灵精怪地回头,调皮地吐吐舌头。

“嘿这小家伙,故意的。”

正宇既无奈又满怀期待,笑了。

随它去吧!

宝可梦也有自己的想法。

训练家放宽心即可。

接下来,木守宫和咩利羊静候已久。

正宇走过去摸摸它们的小脑袋,不知从哪里找来毽子,先陪它们玩一会,不着急训练,毕竟之前陪伴它们的时间比较少。

木守宫开心极了,全程使用电光一闪和拍击,玩得不亦乐乎;而咩利羊不甘落后,通过电击技能刺激自己的运动神经,凭借高速移动的优势扳回两局。

“哎哎,你们欺负我!”

正宇差点跟不上它们的速度,每次都很难摸得到毽子,踢着踢着就被淘汰出局了。看着它们满脸笑容,自己也跟着开心。

“恰恰~”

木守宫捂嘴偷偷笑。

“咩咩~”

咩利羊走过去蹭蹭正宇。

正宇和它们一起坐在地上,稍作休息:“你们看起来很精神,我就放心了。很抱歉,前些日子的事情太多,期间又要制作能量方块,都没有时间陪你们。”

木守宫交叉双手,并不怎么介意。

反倒是咩利羊钻进他的怀里。

想撒撒娇,求抱抱。

正宇将脸埋进咩利羊的毛发里面,发出爽朗的笑声,这种感觉真是太舒服啦!之后还不忘和咩利羊对碰脸颊,温柔地抱着它。

“咩咩~”

咩利羊的脸笑开了花。

木守宫在旁边看着,莫名羡慕。

它也想这样子,但……似乎有点难为情。

身为雄性,要学羊妹子撒娇吗?

不行!绝对不行!

木守宫拍拍脑袋,背过身去。

心里念叨着,我装作看不见就好了。

谁知一只邪恶的黑手袭来,将它揽入怀中,那一瞬间刚想抗拒,可这种软绵绵的舒适感真的是无从抵抗,内心想挣扎,身体却很诚实。

“来嘛,害什么羞!”正宇揉揉它的脸蛋。

木守宫硬是挡住正宇的脸,以防他凑过来对碰脸颊,它才不要干这种羞耻的事情,万一节操丢了就找不回来了。

“撒个娇试试看。”正宇还是不死心。

“恰恰???”

木守宫以为自己听错了。

吓得一阵激灵。

下意识挥动尾巴,抽了正宇一个大嘴巴。

啪嗒,正宇的半边脸红肿起来。

咩利羊想笑,却又极力地忍住,最后还是破功。

“小子,这么不给面子?”正宇故意生气。

“恰恰~”

木守宫倔强地别过头去。

打死也不撒娇。

它要保持酷酷的风格。

“我们动手!”

正宇和咩利羊对视,对木守宫伸出爪子。

将它推到在地上,疯狂咯吱。

嗖地一声,木守宫不堪羞耻,利用电光一闪逃脱。

“咩利羊,追上去使用棉袍子。”

咩利羊立即明白正宇的意思,接下来展开训练,不慌不忙地抖动羊毛,撒出一片棉花般轻盈的袍子,捕捉木守宫的行迹。

木守宫沾上棉袍子,速度大幅度被降低,转即爬上树梢,开始利用大尾巴聚集并且吸收阳光,看来是想正面对抗,发动阳光烈焰。

“这小子,不知道让着女孩纸。”

正宇心疼咩利羊两秒。

既然是训练,那就动真格吧。

这时,咩利羊停下来,眼神特别认真地盯着木守宫,身体泛起白光,周遭浮现出无数如同宝石般闪耀的光之匕首。

正宇微微惊讶:“这招是……”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