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精灵之巨龙骑士 > 第98章 耐寒能力

第98章 耐寒能力

正宇捂着脑袋,使劲地想办法。

有时候想很容易,但是做起来难。

甲壳龙才不管他会不会想破脑袋,一门心思瞅着复活蛋,时不时抽动鼻子闻闻,眼睛里充满柔情和细腻。

正宇还在继续刚才的遐想,不断用树枝在地上划来划去,他意识到甲壳龙还要再脱几次壳,增强它的耐寒能力,否则没有办法建立寒气储存系统,这是先决条件。

火焰喷发器和钢铁之翼相连,就会转变为燃钢之翼,而寒气储存器和钢铁之翼相连,就会转变为寒铁之翼,两种截然不同的战斗模式,分别需要耐热和耐寒的本领,否则无法承受外界的高负荷压力。

耐热,这倒不用担心,龙本身就对火有强大的抗性,关键还是耐寒问题,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克服的缺陷。甲壳龙现在的耐寒之力,只是基础层次而已,不再对凉意感到厌恶,这些归功于脱壳强化了体质。

当甲壳龙不再畏寒,一切就事半功倍。

若想做到这种程度就得突破极限,活用寒气储存器的冷气刺激身体机能,使其逐渐适应寒风刺骨的环境。正宇认为,致命缺点也有可能恰恰是最大的转机。

如果致命缺点变成自身优势,就会给甲壳龙的进化带来前所未有的希望。到那个时候,身为暴飞龙的它还会再怕冰属性的技能攻击吗?

不,不会了。

只要对方敢用冰属性技能,那就切换成寒铁之翼模式,将所有的寒气导入储存器纳为己有,然后再喷出强化版的冰息。

以此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

另外,暴飞龙除了冰属性这个最大的弱点,还有岩石、龙和妖精属性这三个弱点,而这三个弱点正好被钢属性完美压制,所以钢铁之翼势在必行。

钢属性克制岩石属性和妖精属性。

反过来,岩石和妖精属性的技能可以被钢铁之翼挡下来。钢属性虽然不克制龙属性,但龙属性的技能同样也会被钢铁之翼挡下来,效果减半。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完美压制的原因。

只要灵活运用钢铁之翼,就能利用翅膀弹开或者是挡住对暴飞龙不利的技能攻击,实现全方位的防御能力。

如何孕育出一双具有柔性的钢铁之翼呢?

还是个天大的难题。

这些需要花时间去想明白,去琢磨清楚。

“甲壳龙,你别老盯着复活蛋。”

正宇把甲壳龙叫过来,耐心地讲解给它听。可听着听着,甲壳龙突然兴奋起来,猛地将电流传导到甲壳上面,电得正宇一阵激灵。

“长尾怪手,它说什么?”

正宇只能求助于旁边歪着脑袋的长尾怪手,过会在写字板上面看到一张绘画图,这灵魂画风显然是模仿他的,只不过翅膀根部连着身体的那个地方连的不是火焰喷发器,也不是寒气储存器,而是脸颊两侧的电气囊。

他当即拍手称快:“你这个小机灵鬼,钢铁之翼可以连电气囊啊,毕竟钢铁具有导电性,而且还是双向的。”

我怎么会漏了电气囊呢?

正宇忍不住叹口气。

钢铁之翼只能将寒气和热量导入到寒气储存器和火焰喷发器,是单向传输过程,并不能逆向操作,但电气囊和钢铁之翼相连,可以实现双向操作,要么将电气囊的电流传到翅膀上,要么利用翅膀吸引雷电,将雷电导入电气囊。

毫无疑问就是双向传输过程。

这种战斗模式姑且叫做闪电之翼吧!

“吟吟~”

甲壳龙很满意。

它没想到正宇的脑洞辣么大。

有了进化方向,目标就明确多了。

“你补的第三个战斗模式不错,耐电能力需要稍微提升一下,不过控制细胞分化的程度比较复杂,明显更难,你要在体内弄三个类似神经中枢的开关,一旦进入其中一个战斗模式,就得关闭另外两种特殊通道。”正宇忧心忡忡地解释。

“吟吟~”

甲壳龙不想退缩。

它渴望变强。

这是唯一能够改变自己的机会。

不再饱受病痛的折磨。

不用躲在阴影里苟且余生。

就算再难,也难不过世态炎凉和人心冷暖。

曾经被抛弃的痛苦,是它最大的动力。

“我们一起努力!”

正宇伸出拳头对着甲壳龙,爽朗地笑道。

甲壳龙抬起前爪,轻轻碰上去。

今后他们将会遇见很多难题,但这都不要紧,只要彼此心的距离足够近,就没有跨越不了的难关,这都是命运对他们的考验。

嘀嘀

通讯器突然响起来了。

接通。

是大桐打过来的。

“大哥,你人去哪里吖?”

“我在地底花园。”

“哎哟我去,比赛还没结束呢。”

“我这就赶回来,还剩下多少时间?”

“十分钟后,该你上场比赛。”

“嗯,我知道了。”

正宇挂断通讯器,慌慌张张地抱起甲壳龙,朝着第五条通道飞奔而去,嗖的一下就打开任意门,回到竞技会场旁边的小树林里。

他好像把长尾怪手落在里面了。

脑海中立即响起杂音。

这好像是……

长尾怪手在精灵球世界嚷嚷的信号。

没办法!

他只好再次打开任意门。

放长尾怪手出来。

“帮我抬着甲壳龙一起冲到等候厅。”

正宇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长尾怪手点点头,全程火力全开。

不出片刻,正宇终于回到二号等候厅的门口,不知是大脑充血的缘故,还是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

铁壁!

对!

就是铁壁!

甲壳龙可以学铁壁。

钢属性的技能。

或许说不定是钢铁之翼的契机。

他之所以回二号等候厅,是因为想找达拉。

谁知道达拉正要出来找他。

两个人差点撞在一起。

达拉被吓得不轻,倚着墙壁压压惊:“这么久不见人影,我还以为你被富婆半道劫走了呢!怎么了,富婆在后面追你吗?跑得比兔子还快!”

正宇下意识翻个白眼,连忙怼回去:“别闹,哪有什么富婆,我看你是想富婆想疯了吧!”

“我……”

“你先别打断我的话。”

“那你说吧!”

“你会教宝可梦学铁壁吗?”

“嗯……”

“你是摇头还是点头?”

“我不会,但捩木的铜镜怪会啊。”

“哦,那我去问他。”

正宇刚想进入二号等候厅,就被达拉拦在外面,理由是捩木正在打比赛,还没回来呢!

没办法,他只能先上场比赛。

这事待会再说。

况且,长尾怪手已经前往观众席。

“替我约捩木中午吃个饭。”

“那我呢?”

“你可以当个蹭饭的。”

“臭不要脸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