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594章 聊正经事好不好,不带这样揭人疤疮的(求订阅求票)

第1594章 聊正经事好不好,不带这样揭人疤疮的(求订阅求票)

程处弼这才刚站起了身来,正想要过去问问是怎么个情况,就再一次看到有人从屋内脚步踉跄地蹿了出来。

跟武媚娘一样,昂起了头,幸福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那模样,就好像是两个英勇的女战士被人关押在牢中许久,第一次打开了牢笼放风的表现。

程处弼看到了这一幕,很识趣地退回了亭中,唔……看样子,那位眉清目秀的姑娘病得不轻。

等到武媚娘与邓氏也移步过来,听到了已经恢复平静地武媚娘那详细的陈述之后。

程处弼几乎可以断定,这位虞叶儿正是患上了青春期腋臭,而且似乎程度还不轻。

看到程处弼锁起了眉头,邓氏不禁开始紧张了起来。

“程三郎,我闺女……等到明年春天,就要成亲了,她这病若是治不好……”

程处弼朝着邓氏笑了笑开口安抚道。“夫人放心,这病并不难治,开刀将那腋下的大汗腺摘除,就能够杜绝这个问题。”

程处弼这话让邓氏稍松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一个但是,又让邓氏的心悬了起来。

“但是,你闺女现在还处于发育期,现在我给她治疗好了,她的腋部汗腺还会继续发育……”

“一般来说,十八岁左右,腋部汗腺才能发育完全,那个时候一次手术就可以解决全部问题。”

邓氏一愣,旋及脑袋摇得飞快。“十八?十八岁,别人家的闺女到了十八都当娘了……”

“我家叶儿的婚事,因为她这病,我跟她父亲都找了各种理由都已经拖延了快两年了。

等到明年她成亲的时候,她就距离十七岁差不了几个月了,要是再拖延一年多,那可不行。”

“十六岁多了,也不是不行,我是担心做完了手术之后,她万一继续发育……”

“那就再做一回,程三郎,做两回没关系吧?”邓氏斩钉截铁地道。

自家闺女那股子浓烈的腋臭,不仅仅给爱美的闺女带来了身心的重创,她这个当娘的也不好过。

闺女若是再不成亲,指不定要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来。

“好吧,既然虞夫人你执意要做手术,最好还是跟虞小娘子说明白情况,看看她的意见如何。”

“那个……那就有劳程三郎你和武医女多等一会,她此刻,应该正在沐浴。”

“……”

#####

等到坐立不安的邓氏快步而去,程处弼与武媚娘坐在亭中小声地嘀咕。

“程三哥,那位虞小娘子好可怜呀,那股子味道,真的让人受不住。”

“嗯,是挺可怜的。”

“她若不治好就成亲,若是她夫君闻到了这样的味道,你说她夫君会离她远远的……”

“这个不好说,不过有这个可能。”

“程三哥,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也有这样的暗疾,你会不会嫌弃我,不理我?”

程处弼一脸懵逼地转过了头来,看向坐在身边,眉宇如画的俏脸显得有些紧张的武媚娘。

“这怎么可能,我是医生,有病就治呗,你有这病有什么关系,我帮你治不就成了。”

“如果你不是医生,我身上也有这样的异味,那你怎么办?”

程处弼看着武媚娘那张满是期待的脸,总觉得这姑娘脑子有问题。

但是偏偏忌惮她的暴脾气,罢罢罢,捡点好听的说。

“看着我的眼睛,像你这么好看的姑娘,想要患上这种病,你这辈子想都别想。”

“……”武媚娘呆呆地看着很霸气地回答了自己的程三郎,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眸,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你这话,我怎么觉得不是什么好话?”

“哪句不好了?”程处弼当即不乐意了。“我说你这辈子甭想得这种病。”

“……果然。”武媚娘伤脑筋地揉了揉自己的前额,这根笨木头,怎么就不按照正常的套路来。

“果然什么?”程处弼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武媚娘幽幽地吐了口浊气,重新焕发了斗志。“没什么,程三哥我听说,你收了一位师弟是吧?”

“嗯,我那是代师收徒,那家伙叫张劲,年纪太大,居然想拜我为师,这不就是想占我便宜想要装嫩?”

“所以我就搞了一个代师收徒,可惜,这老小子很油滑,以入门先后排序,非要叫我师兄。”

武媚娘主动地排除了程三哥那脑洞清奇的思维模式和说法,满脸欣赏地看着他。

“我在太医署里可是听说过的,三哥你的师弟,昔日在太医署里边也可是一位大名人。”

“他的医术,便是张太医令都自愧不如的,这样的医者,都想要拜你为师,三哥你比他们可都厉害多了。”

被武媚娘这么一夸,程处弼听得份外的舒爽,特别是她那亮晶晶,仿佛有璀璨群星的明眸。

一直盯着自己看,看得程三郎老脸都有点发烫,不太自在地扭了扭脖子,一些时不知该怎么继续话题。

看到了程三郎的神情,武媚娘明眸一转,又贴近了些许。“三哥你干嘛不看我?”

“呵呵……有吗?我有看的。”

“你是不是不敢看我?”

“胡说八道,这个世界让我怕的人还没生出来……”程处弼不乐意了,不甘示弱地双眼圆睁,朝着武媚娘看过去。

就听到了一些不太正经的咳嗽声响了起来,程处弼不乐意了,谁特娘的在干扰老子的眼神杀。

一扭头,就看到了邓氏搀着虞小娘子站在不远处。

程处弼赶紧站起了身来。“夫人,虞小娘子……”

邓氏与虞小娘子那显得有些奇怪的目光,打量了程处弼与那武医女两眼,总觉得这两个人有些不对劲。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虞小娘子鼓起了勇气,朝着程处弼一礼之后小声地问道。

“我娘都告诉我了,若是日后再犯,还是可以进行手术的对吧?”

“这是自然,若是你想要一劳永逸,最好再等……”

程处弼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虞小娘子斩钉截铁的声音。

“我想现在就做,以后若是再患此疾,那就再做一回便是。”

“我受不了了,不想再受这暗疾的折磨,多做几回手术都可以,我不害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