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2758章 等舅父的冬衣制好,让孩儿去送吧(求订阅求票票)

第2758章 等舅父的冬衣制好,让孩儿去送吧(求订阅求票票)

程处弼愣愣地看着这位太子殿下,不禁有些头疼地抹了把脸。

虽然说,太子李承乾心地善良,可这也太特娘的善良了点,要知道,在另外一个历史时空,就是这货抢了你的饭碗好不好?

一旁的于志宁朝着程三郎打了个眼神,隐蔽地双手一摊,意味相当的明确,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这个时候,李承乾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么说,好像有点对不起广大观众似的,朝着程三郎略微有那么一丝丝尴尬地一笑。

“小弟我觉得,依旧前例,让他也降爵为郡王,谪往封地就蕃,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太子有仁君之风,臣实在敬佩。”

听得此言,程处弼一脸心悦诚服地朝着李承乾一礼答道。

李恪听得此言,忍不住隐蔽地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随之附和道。

“嗯,小弟也觉得兄长实在是太宽仁了,就是不知道那小子会不会领大哥的情。”

听到了这明显带着抱怨的吐槽,李承乾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好了三弟,为兄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至于他人怎么想,为兄哪能顾及了那么多。”

“那不知殿下,觉得赵国公该当如何?”于志宁此刻却又插了一句嘴,直接就让室内的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闷当中。

李承乾的表情也显得十分地复杂,好半天,这才抚着他特地留着的短须犹豫地道。

“说实话,他的下场如何,其实孤并不关心。”

“但他与那些世家大族并不一样,他是父亲的挚友,又是母后一母同胞的兄长。”

“所以,我只是不希望,对于他的处置,会令父亲和母亲伤心过甚。”

程处弼听到了这话,亦不由得再一次叹了一口气。

“太子之仁孝,令臣敬佩,倘若那赵国公知晓,不知道会不会羞愧难当,自尽了事。”

#####

皇宫之中,李承乾正与程三郎肩并肩地大步前行,不过这位太子殿下却有些不解。

“处弼兄,咱们为何不直接去我父亲,而是去寻母后言说此事?”

“殿下,不论是处置九皇子,还是赵国公之事,既是国事,亦是家事。”

“而太子殿下你之所以对九皇子以及赵国公宽仁以待,因何?还不是因为你不希望自己的亲人伤心过度。”

说到了这,程处弼抬手前指。

“赵国公是你母亲的兄长,关系比你爹要更近一层,所以,你去跟你母亲言说,效果更佳。”

当然还有一点,自己干了那么多好事,老丈人却难得夸奖自己几句。

但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丈母娘可是经常在李明达的跟前夸奖自己。

从这一点来,程处弼也更愿意跟慈眉善目、好说话的丈母娘交流。

而不乐意跟经常不讲武德,动不动就一副要翻脸抄兵刃的老丈人讲道理。

李承乾可没有处弼兄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只是觉得处弼兄肯定不会害自己就成。

至于李恪那货,则被留在了东宫现在正在那里赶来的房俊与于志宁一起继续吃吃喝喝吹牛打屁。

反正他们吃饱喝足,还可以在那里打竹牌消遣。

长孙皇后此刻,正在殿中,拿着针线,正在那里缝制着一件衣物。

而胡尚宫默默地站在一旁,负责给皇后娘娘打下手,这件衣服,明显要比陛下所穿的要短一些,也更胖一些。

不消说,起来这应该是皇后娘娘正在给那位仍旧被关押在那监牢中的兄长长孙无忌缝制的新衣。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宫女迈着轻盈的脚步朝着这边行来,胡尚宫主动地迎上了前去。

“何事?”长孙皇后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抬起了头来问道。

“娘娘,太子与小程太保前来给娘娘请安。”

长孙皇后站起了身来,将那些还没有做好的冬衣摆到了一边。

“快,赶紧让他们进来吧,这么大冷的天,还到处乱跑。”

#####

“孩儿(小婿)参见母亲(丈母)。”

看到爱子与贤婿连袂入殿,乖巧地的行礼。

长孙皇后笑眯眯地迎上了前来,将他们二人挽住。

“好了好了,快过来这边暖和暖和,今日这北风刮得厉害,没凉着吧?”

“母亲放心吧,孩儿没事。”穿衣显瘦的李承乾笑眯眯地由着娘亲牵着自己来到了那温暖的铁炉子坐下。

长孙皇后看着他那单薄的身子,又扫了一眼魁梧伟岸的程三郎,不禁有些泄气。

老四青雀那身材,完全就是捡着他娘舅,至于李承乾这身板,倒是像极了自己,却没有谁的身板像夫君。

不过李象那乖孙,倒是很返祖,虎头虎脑,皮实机灵的模样,像极了夫君当年。

“这会子都要到午时了,你们也还没用餐吧。”

“对对对,丈母你这么一提,小婿我还真觉得有点饿了。”

长孙皇后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向胡尚宫吩咐起来。

而程三郎两眼贼兮兮地在殿内东张西望,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一屁股跟那李承乾肩并肩地坐下之后,乘着那长孙皇后吩咐胡尚宫去弄茶点的当口,朝着李承乾连使了几个眼色,频频比划。

李承乾本不欲动作,奈何处弼兄那过于夸张的小动作,迫得他不得不硬起了头皮行动起来。

《剑来》

“娘亲,你这是在给父亲缝制冬衣吗?”

听到了李承乾这好奇的疑问,长孙皇后脸上的笑容微僵,旋及又恢复正常,温婉地道。

“娘已经给你和你父亲都各缝制了一件冬衣,还想着等你哪天过来,让你试试合不合身。

至于这件,是娘前天去见了你舅父,看到他身上衣着单薄,就想着给他也缝上一件。”

听到了这话,程处弼看到李承乾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恍然地点了点头。

“还是母亲你的手艺最好,孩儿这么些年来。

每年都能够收到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怎么穿都觉得舒服。”

看到李承乾神色如常,长孙皇后反倒有些不安起来,好在这个时候,李承乾小心地将这件还没有缝制好的冬衣放下之后,再次开口。

“母亲,等这件冬衣制好之后,让孩儿去送吧。”

“……”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