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你怎么选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你怎么选

时近凌晨,山上变得极其凉快。

一条星河斜挂在天上,四周是密密麻麻细沙般的星辰,组成了这璀璨的星空。

包子站在楼顶上,感觉手臂已经因为凉意而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但比高原还是要好很多,高原上的夜能把人冻僵——包子也是听群里的老法师们说的,她倒是去过高原,然而运气不好,没有遇上银河,如果想要拍到,也许需要等,她没有钱,等不起。

楠哥果然能给人带来好运气。

包子十分开心,遇见银河的兴奋让她无视了体感凉意,直到打了个喷嚏。

“啊切~~”

包子用手背搓了搓鼻子。

周离带着槐序和团子陪在她身边,见状不由提醒道:

“不要着凉了。”

“没事的。”

包子毫不在意,继续仰头眺望。

可真美啊。

那繁密灿烂的星河中,也许藏着一个个奇妙的世界,也许有另一个人在夜里与她对望,透出几乎无穷大的神秘吸引力。

脖子很快酸了。

包子低下头,活动两下脑袋。

借着星光,可以看见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近处模糊的瓦角屋檐,安静而深沉。

“周离,你说小郑姐姐一个人住在这儿,不会害怕吗?”

“我要下去了。”周离说。

“表哥!”包子迅速修改称呼,她表情很平静,像是什么也没说,若无其事的重新问道,“你说她会害怕吗?”

“我也不知道。”周离说,“也许小时候会有点害怕,但很快就习惯了。”

“不习惯又有什么办法?”槐序凑近了盯着相机屏幕,随口说道,“我怎么看屏幕上什么也没拍到啊?黢黑一片。”

“它在慢慢曝光,很快就好了。”包子解释道。

“你要给个详细的解释。”周离撸着团子,“不然他听不懂。”

“你懂?你周全懂!”槐序说。

“可以理解为将晚上微弱的光一点一点收集起来,再叠加起来,就可以将夜照得很亮,星星也很清楚。可以我没有赤道仪,带的便携三脚架也不太稳,可能成片不太好。”包子为自己的贫困深深低下了头,稍作沉思,她又继续说,“赤道仪,就是地球其实是在慢慢转动着的,我们站在地球上,这些星星就在转。如果没有赤道仪,这些星星就是在移动的,每秒收集到的光位置都不一样,曝光时间长了就会发现将它们叠加起来时无法重合,星星就会拉出线,会拍出星轨的效果。有了赤道仪,相机就会跟着转,那些星星就被牢牢锁定在原本的位置,不会拍糊,不会拉丝。”

“原来如此……”

槐序深深点头。

点完头余光一瞄,发现周离在偷偷看他,他回瞪一眼,这家伙就立马将目光缩了回去。

槐序心里嘀咕,真是的……

“咔!”

包子连忙转身查看起来。

周离从地上的席子上站起来:“我看看。”

槐序速度更快,瞬间就已出现在包子身边,满脸都是好奇:“我也看看。”

“给团子大人也康康!”

“太亮了,没设置好,要多试几次。”包子将相机一一拿给他们看,然后随手把这张删掉,重新调整参数,继续拍摄,“我打算拍到两点钟就回去睡觉,表哥,你要陪着我吗?”

“不。”

“表哥~~”

“那你还问我。”

周离翻了个白眼,干脆和槐序一样,在凉席上躺下来,看着星河发呆。

包子扭头看了他们一眼。

其实她也有些累了,白天几乎折腾了一天,现在站在这里腿好酸,但见他们俩几乎肩并着肩,将不大的凉席占了三分之二,她又不好意思过去坐着,总觉得很奇怪。

“周泥~~团子大人困了。”

“团子大人困了啊?”周离将团子大人举起来,“那团子大人先下去睡吧。”

“嗯不……蓝哥不要团子大人挨着她困,团子大人也不想自己困。”团子迷迷糊糊的说道,抬起小爪子揉了揉眼睛。

“那团子大人就在这里睡吧?等包子拍完了,我再把团子大人抱下去。”周离提了个建议,“没办法,包子是个胆小鬼,遇到了一次妖怪之后就怕得要死,如果周离和团子大人不在这里保护着她的话,她会很害怕的。”

“是喵?”

“是的。”

“那好吧……”团子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并补充道,“要是遇到危险,就把团子大人叫醒好了,团子大人保护你们。”

“谢谢团子大人。”

“不客气喵!那团子大人困了!”

“睡吧。”

周离将团子放了下来,让她趴在自己胸口。

“周泥梦里见……”

“梦里见。”

团子找了个舒服姿势,在他胸口团成一个圆形猫饼,闭上了眼睛。

包子默默站在旁边,既竖起耳朵偷听他们谈话,脑补着团子讲话的内容,又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凌晨三点。

周离已经眯了一觉了,被叫醒时看了看时间,发现和包子说的不符,不由很无奈:“你不是说两点就要下去休息吗?”

包子深深鞠躬:“对不起。”

周离摇摇头:“你这躬匠精神不知道跟谁学的……”

包子默默看了他一眼。

周离察觉到了,立马反驳:“我可不是这样的啊,我又不喜欢鞠躬。”

包子知道表哥小气,也不愿和他作对,只慢慢往楼下走,同时小声问:“表哥你是不是每次一放假,就会来这里?”

“你怎么知道?”

“你在这里好自在。”

“你呀……”周离语重心长,“不要成天到晚观察别人,这样不好。”

“知道了。”包子老实道。

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她现在是个傻子,表哥说什么是什么,表哥怎么说她怎么做。

……

次日,早晨。

呆毛少女自床上坐起,环顾四周,房间中已只剩她一人了。

“嗯呐~~”

少女张开双臂,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凸显出少女胸前的娇挺,然后下床穿上拖鞋,走到窗边去。

“咔……”

插销生锈了,一点不好开。

“吱……”

外推窗也不好推开,太老了,但丝毫不影响早晨涌进来的新鲜空气带来这一天的好心情。

少女探出头,往外看去。

今天比昨天云略多,早晨的云海要清淡一些,空气中带着湿润和凉意,也带着屋旁果树成熟散发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隐隐还能听见屋后传来犬吠和羊咩声,还有鸡鸣鸭叫,小山村的一天从很早就已经开始了。

这些声音有些杂乱,却并不惹人心烦,反倒让心宁静。

榆王殿下轻笑了下,抬脚跨上窗沿。

“咻……”

少女跳窗而出,御风飞去。

片刻后。

少女已走在村旁小路上,穿着一双人字拖,露出洁白好看的脚丫子,步子散漫。

花香也带着湿气。

一头巨大的怪物在天上翱翔,时而长啸着冲上天际,肉眼只见到一个小黑点,时而急剧俯冲,一头扎进山谷云海中,不消片刻又从这池云雾的另一处冲出来,满天都是他的吼声,如雷鸣一般。

少女看着他,露出了微笑。

突然,一声吼叫就在面前炸开——

“吼!”

震耳欲聋。

随即是呼啸的风声,几乎轰隆作响,伴随着狂风,那巨大的身影展开双翼,就从她面前贴着崖壁冲上天空。

恶神速度极快,却又极速刹停,瞬间扑在少女身后的地里。

轰隆一声!

少女毫不畏惧的平静转身。

身后有两块地,一块长着荒草,一块种着玉米,而这位以暴虐嗜血、野蛮强大闻名的大妖正站在那块荒地上,昂起头颅看她……见到这一幕的少女不由歪起了头,嘴角咧开笑容,牙齿洁白整齐。

“吼!”

恶神以为她在挑衅自己,也呲开了牙,脖子俯下,凑近了死死的盯着她,发出低沉不断的咆哮。

少女与怪物,相隔只有两米。

“好久不见了呀……”

少女抬起手打了声招呼,笑容灿烂。

随即她又皱起了眉:“你原来叫……叫什么来着?好吧我还是叫你恶神吧。”

恶神依旧咆哮着,表达不满。

少女收回目光,继续笑着:“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我还以为以你的性格,迟早要被血妖弄掉呢……唔,以现在的情况看,似乎是因为你成了这个村子的守护神,而给了红染一个饶过你的理由。”

“吼!!”

喷出的灼热气息让少女头顶的小天线宛如风中的小草。

“噫~~~”

少女将手掌放在面前扇了扇,语重心长:“不要那么暴躁嘛,脾气不好又不合群,你再厉害也得挨打……好歹也是我的臣民,你说我愿意看着你遭罪吗?我肯定不愿意啊。”

“吼!!!”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听好——”

少女仰头盯着怪物,表情板了下来,语气严肃:“我们的迁徙计划即将成功,之后整个故土世界都将搬离这里,我已下令,将所有智商不够的妖怪全部收拢,届时将强制性带离这颗星球。如果你拥有自己作出决定的能力,你就告诉我,你想离开,或是留下,到时搜索部队就会跳过你,但如果你无法向我给出你的答案,就会有血妖、有军队来,将你暴打一顿,然后强制带走,你听懂了吗?”

“吼!!”

“听懂点点头。”

“吼!!”

“……”榆王殿下沉默了下,吐出一句,“SB一个。”

“吼!!!”

“唉我懒得理你。”

少女不耐烦了,摆摆手露出心力交瘁之意。

“总之话就说到这里,如果你智商够,你就该明白,你既无法反抗这条法令也无法抗衡那么多血妖,老老实实给出答案吧。

“如果你智商不够,那正好把你给带走,留下你也不是好事。

“要么被崛起的人类天师和原子弹给弄死……原子弹你知道是什么吗?总之很厉害,那时又不像现在,你无法进故土世界躲避,原子弹一来你就只有硬着头皮扛,你扛得住吗?

“要么就是你到处作乱人家地球,显得我们很不厚道,走了还留个祸害。”

“……”

恶神闻言却沉默了下来。

少女露出意外之色,笑嘻嘻道:“看来你听得懂嘛,乖孩子,点头就是走,摇头就是留下。”

恶神扭过头,将目光瞥向远处。

少女见状随之转头,看见了晨光中的小山村,有一栋升起了炊烟,是如此的安静祥和。

收回目光,稍作思索,少女笑了,一脸灿烂笑容:“你在这里守着她,还能守多久呢?天师比正常人寿命长不了多少。

“而且……

“是你守着她,还是她守着你呢?

“是你被她困于此处,还是她被你困于此处呢?

“我走之前,再给我答案。”

少女说完便迈开了脚步,继续沿着小路往前走,小腿收集着沿途露水,慢慢走远。

恶神依旧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咆哮着,怒冲冲的飞上天。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