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在群里拉家常的皇帝们 > 第043章 李王之交

第043章 李王之交

听书 - 在群里拉家常的皇帝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李白出走的消息很快传遍大江南北,有些皇帝纷纷准备着迎接诗圣李白的欢迎典礼,有些开始向李白抛出了橄榄枝请他去当官,更有甚者有些人竟然放出消息说李白和某某人早就商量好了说去哪里哪里当官,这些事儿李白都看到了,他却不屑一顾地向着南山望去,这世上不过充满了名利与肮脏,他对官场彻底的失望了。

“李白辞官了?”冯皓突然大吃一惊地蹦了起来向群臣问道。

“辞官了,人现在往景州去呢。”褚渊肯定的点头道。

“这偌大的盛唐,难道也容不下一位仙人了吗?”冯皓双眼微微一眯,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这些话。

看样子李白这次辞官不是为了功名利禄,他是真的放下了固执,放弃了官场的尘埃,想要真正意义上的踏入仙界之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或许这才是李白应该拥有的狂傲不羁和雄心壮志吧?

……………

军营里,李存孝的伤已经完好,现在已经能够提枪上马在大校场周围四处奔走进行战马拼杀术的训练了,众将对李存孝的伤恢复感到欣慰,毕竟他是军中的佼佼者嘛。

“存孝,跑了一圈如何?”柴荣刚刚和新编队的步兵进行完步战拼杀训练,见李存孝提枪上马在大校场进行战马拼杀术的训练回营,赶来询问了一下。

“哈哈,无妨!这点伤,也算是我的功绩了吧。”李存孝拍着胸脯铿锵有力的说道。

“好,情怀啊!”柴荣右拳碰了碰他的右肩,两人互相看了看彼此,笑了。

大营外已经开始了由刘裕亲自编制的训练术的训练,要想和敌军交手,一定要把自己陷入险境,置死地而后生,这是强军的路数,但不适应于胆气不足的军队,要想练军,先练胆,再练势,最后练杀。

大军对垒时,一方军队军纪严明,军阵整齐划一,冲杀时,众将皆以胆气于一身运用拼杀术任意杀敌,让敌军害怕你,这场战斗的胜负显而易见。

“听说李兄伤好,我要是再不来,那可就是咱的不是了!”在营帐外面突然出现了某人的声音,只见进帐的进来如此熟悉,不是别人,正是王彦章。

“王兄?哈哈,今日怎么有功夫来看我了?”李存孝见王彦章带着礼物前来,赶紧迎了过去让他坐那儿。

“我怎么就不能来看你,柴荣这小子都能来看你,我就不能?这逻辑也不对啊。”王彦章竟然罕见的说出了逻辑这几个名词,柴荣和李存孝有些吃惊,这是和谁学了这么多的知识啊?

三人坐了下来,王彦章前些日子去峨山附近整备兵马了,所以并没有时间回京来看望李存孝,一听说李存孝伤好的消息,赶紧向冯皓请示了一下,让周德威暂代他训练峨山大营的新兵,他回来看望看望老朋友。

李存孝和王彦章当年在寿张县打了一场,李存孝力压王彦章,就这样两个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到了现在成了同一阵营的兄弟,而王彦章看李存孝万军独自杀敌,心中的敬意更加钦佩于他了,所以现在他们二人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贤明兄,你不是在峨山大营练兵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难不成就为了来看我向大王请了假?”李存孝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你看看,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这兄弟伤好了,不得来看看你,那还是兄弟了吗?”王彦章一脸友尽的模样指着李存孝的脸摇头说道。

“哈哈哈哈,我还不知道你,一有什么事情,肯定会掺杂一些私事,说吧,这次回来所为何事?”李存孝摆了一种十分了解王彦章的表情回答道。

二人不愧是好友,互相知道彼此想的是什么,这次王彦章回京不只是来看望李存孝,这次请假回来也是为了看看自己的那帮老兄弟,顺便又接到了王诏让他回京接受官职任命。

而李存孝的官职任命诏书也都在皇宫里草拟,现在就只剩下一些小人物的官职没有细加说明。

“原来如此,猜猜大王会封你个什么官?”李存孝笑嘻嘻地问道。

“我哪里知道,柴兄,我记着你父亲被大王封了淮州尹加兵马副元帅?”王彦章询问了一下旁边始终姨母笑的柴荣。

“是啊,我的官职任命估计也快下来了,老爹一下子主掌淮州内政和部分精锐兵力,我也不知道我的战功能干什么官职。”柴荣喃喃道。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别太担心,你小子人小鬼大,又深谙兵法之道,我敢肯定大王肯定会加以任用你的。”李存孝笑着对柴荣说道。

坐在那里喝茶的柴荣只是笑了笑,那也只是无奈的笑啊,他的位置处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之所以是这种情况,还不是因为他爹的位置是昭国的四把手,上头一个冯皓,底下一个刘裕,第三个是王猛,最后一个才是他爹。

自从丞相的任命诏令下达以来,王猛着重当下问题开始对整个国家军政进行了改革,针对官员问题,用贤才而不用庸才,何况国家贤才多得都只能当一方县令了,可见这贤才人数到底有多少。

再就是军队方面,他和刘裕亲自讨论了一番,兵要精,且还能在无将指挥的时候进行反击,兵虽多却不精,这才是兵家大忌,但是也不能裁兵,若裁兵无非是减弱了军队战斗力。

“丞相上台之后改革锋芒所向披靡,我们都很敬佩他,并且他还颁布了一项关于军队士兵训练的赏罚标准,若军队士兵不服从将军领导,犯一次无过,犯两次军杖五十,犯三次军杖一百,犯四次斩首,并且赏赐标准也很好,连续七天争得前三名的好成绩,就可以休假两天,赏赐五十两银子。”王彦章把这段日子的法令告诉给了李存孝。

国库财政并不空虚,相反还很富有,并且国家财政按照正比成倍上升,民间开始以自己制作的手工品以及各种售卖品向各个国家售出,有些商人挣得盆满钵溢,但这些人也是跟随冯皓出过力的,所以把自己所挣的钱财都上交给了国库,自己只剩一些。

李存孝微微点了点头,王猛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这段日子他的确是和外面脱节了,看来他得准备准备觐见冯皓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