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行踏天涯 > 第二零三零章 追逐

第二零三零章 追逐

血月当空照,却照不亮十一衙复杂街道的里黑暗。

一只小鸟划破天际,落在一栋五层的木塔顶,目光一扫,就发现了那潜行在黑暗小巷一行人。

然后它抬翅亮出一杆小旗,朝着那些人一挥。

远处,观察塔顶的小白坚持一幕,嘿嘿一笑,转过身就变得一脸肃穆的道:“这边这边,我看到有人影逃进前面巷子里了!”

后面零零散散,寻找痕迹或向路人打听的差役们,问询一蜂拥的涌了过来。

小白是艺高人胆大的拔出弯刀,率先冲入了小巷。

后面人见他如此慎重,也纷纷拔出刀,有些人还把灯笼给吹灭了。

石鸟此时从塔顶飞到小白前面,叼着牙签小烟杆道:“先胡乱绕一下。”

“嘿。”小白立刻在大前辈指引下开始绕圈。

他不熟悉,可不代表后面的捕快们都不熟悉吧,这些街道,他们三天两头就巡逻一次,很快就看出小白在带他们转圈圈。

“你看到人了?”一个老捕快忽然冲到小白身后问。

小白头也不回的道:“进来前看到,进来后就没影了。”

“那你懂不懂路啊?”老捕快没好气的问。

“呃……我也第一次来这里!只能瞎找了。”

“娘的,不懂路你早说啊,还以为你清楚得很呢,都跟着你屁股在兜圈子!让开,跟着我。”说着,老捕快奔往前跑边道:“后面的,五人一组,每遇一岔道进五个排查,挨家挨户,都别给我放过了!”

小白听到老捕快的吩咐,担心人借机跑了,不过看到大前辈在上空优哉游哉的飞,也就知道人还在附近。

又兜兜转转两刻钟,老捕快已经带着几人来到另一条大街。

他皱着眉头扫视街上的少许路人时,小白则仰头看着大前辈,发现大前辈用翅膀指了指身后。

小白一愣,随后茫然回头,就见一道人影从左侧院子一跃跳进了右侧院墙内。

他一惊,忙拉拉老捕快道:“长兴老大,好快!”

“看看看什么看?”老捕快没好气的回头,还没看清小白的脸,就看到一道身影飞跃在巷子里两面墙壁上。

“嘿!贼人休走!”说着,老捕快一步冲刺,踏墙而起,踩到院墙上一看,好家伙,右侧院子里已经有七八道身影在飞快奔行了。

老捕快忙拿出信号带一拉!

“嗖”的一声破空之响,却没有如烟花般绽放,只是一束光冲向天际。

小白还眼巴巴的等了等,结果身边人都翻墙进院子了,他还在期待烟花爆炸呢!

“难受,怎么不爆啊。”小白很失望的左踏右踩,两三下就翻进了右侧院子里,跟着捕快们追逐而去。

而收到信号的十一衙捕快们也蜂拥向这边。

正往城楼赶的南陇素,听到身后信号响起,猛然回头,皱眉望去。

“那边过去就是阴山了,难道他们想直接出城?”

她的推断是对方应该从最近的城墙逃往外城,因此她全速往这边赶,就算晚来一步,她也能追到外城,向外城的衙门发信号协助捉拿。

结果截然相反,人家是要直接逃往城外。

她气得跺跺脚,又火速折返回去,且一路是遇墙翻墙,好不容易跑到先前石鸟落脚的五层木塔上,眯眼眺望,血月之下,便见到细微的一串人影如蛇般一起一伏,越过一面面墙壁,而周遭不少捕快和差役也提着灯笼聚向那边。

“不好了,再过去就是阴山城楼了!”

阴山城楼早已经封死,没有兵卒罢手,甚至都不需要站岗的,因为在阴山悬崖上,可是有一个瞭望塔的,在那里可以俯瞰城外数十里之地,真有敌袭很难瞒过瞭望塔,不过现在是灯下黑,瞭望塔可观察不到他们这里,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在意。

这是他们的职责,又不是上层的职责。

突然,南陇素看到一队灯笼大队,料定是太令大老爷的亲率的队伍,便忙跳下木塔,追了上去。

而此刻前方队伍,为首的老捕快长兴汗,刚刚跃起,身后的小白就急叫一声:“小心啊!”

可晚了,虽然长兴汗跃上的楼顶没有人埋伏,但是,这里是阴山啊,这里很多建筑都荒了,年久失修,长兴汗这一脚下去,楼顶就被他轰然砸出一个大洞。

xiaoshuting.info

“呸呸呸!他娘的。”长兴汗骂咧咧的吐了几口唾沫,也不从门窗冲出去了,带着滚滚烟尘,直接撞破了一面墙壁,冲到外面正好看到一个身穿九衙服饰的捕快一跃而起,消失在墙背后。

“追!”

长兴汗怒叫一声,几步冲刺,便跟着九衙捕快的身影就跃了过去,结果人还在半空,就听到了几声细密的破空声,他脸色一变,早已拔出的弯刀一阵狂舞,顿时火花四射,数根箭矢被他格挡开来,但仍被一根射中大腿,疼得他刚落在地面,一个站不稳就单膝跪了下来。

前面的九衙捕快可没有冲来补刀的意思,一个个快速的翻过了另一面墙,就此逃之夭夭。

“长兴老大!”后续赶来的捕快想要去搀扶长兴汗,却被他一把推开,怒道:“给我追,别管我!”

“是!”

捕快们再次追去。

小白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发现长兴汗直接拔出了箭矢,顿时大腿一道血箭溅起,显然是扎穿了大动脉了,不由无奈一叹:“真是铁塔般的汉子。”

“长兴老大,用我这药。”说着,小白朝后面抛了一个药瓶,被长兴汗一把接住,也不考虑这是什么药,打开后发现是药粉,立刻就撕开伤口外的裤子,抓一把药粉往伤口一拍。

“嘶!”长兴汗浑身一颤,一阵哆嗦后,竟发现伤口不流血了!

“神了!”长兴汗受到的刀伤多了,能这么快止血的药散他还是第一次见。

就在他兴奋的还想追时,一起身,顿时又跪下了,然后刚刚止血的伤口竟又溅出了血水。

这下,即使他不知道大动脉,也知道自己伤得不轻了,怕是不能再追!

又用了一把药,再次止血后,长兴汗正懊恼时,突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吓了他一跳,幸好这次伤口没又开。

“汗大哥!”来者竟是南陇素,这速度,只怕十一衙里没人能比了!

就算是太令诸棠旻,拥有乙士实力的他,距离这里还有一里多的直线距离。

倒不是南陇素实力比诸棠旻强,而是诸棠旻现在多少反应过来了,带走教头的人明显不是九衙的,因此他丝毫不慌,否则早就追上长兴汗他们了。

不过南陇素因为上次让杀害前教头的贼子逃走,这半年里苦练身法,进步很大,这才能从最远距离领先后面队伍追到最前线。

“是南陇啊,吓我一跳,你也快追啊,我伤到腿了,唉!”长兴汗懊恼道。

南陇素看了一眼长兴汗的大腿,再看旁边的弩矢,不由一愣道:“他们有军器!”

长兴汗闻言也一愣,继而突然拍了一下大腿,顿时血水迸溅,他疼的又抓了一把药粉敷到伤口上,然后懊恼道:“我怎么忽略这么重要的事啊,不好,忘了提醒他们了……”

“汗大哥都这样了,他们肯定知道,会小心的,我这便去。”说完,南陇素立刻冲刺几步,一跃而起,转眼消失不见。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