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仙草供应商 > 第二千零八十五章 双法相显威

第二千零八十五章 双法相显威

“西门仁,你怎么出现在这?”杨龙飞皱眉道。

他们之前把西门仁当成内应,主要是西门仁多次放过石琅,解释不清楚。

有杨逍遥这个例子,谁都不敢贸然相信其他人,特别是西门仁。

如果西门仁是演戏呢?趁机骗取他们的信任,然后再趁机偷袭,杨逍遥就是前车之鉴。

“你说呢,你们杨家害惨我了?”西门仁对杨龙飞有些不满,然后朝着石樾说道,“石道友,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我不是内奸!”

“要不是你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我也不会要你跟来了。”石樾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现在已经确定杨逍遥才是内奸,不然叶道友和西门道友不可能这么容易被魔云子他们杀死,各位道友,先合力对敌。”

“对,先挡住他们再说。”西门仁说道,现在是他表现的时候了,他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洗刷冤情。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挡住我们。”木元子冷笑道。

他法诀一掐,地面轻微的晃动起来,仿佛地震一般。

一株株青色灵植破土而出,瞬间涨大,一些粗大的青色蔓藤编织成一根根青色长矛,直奔离他最近的西门仁而去,大有将他刺成刺猬的架势。

西门仁面色不改,法诀一掐,虚空震荡扭曲,出现点点火光,一个模糊后,化为一颗颗巨大的火球,漂浮在半空中,散发出一股狂暴的气息。

数以万计的赤色火球漂浮在高空中,如同天上的繁星一样。

“去。”

伴随着西门仁一声落下,数万颗赤色火球划破苍穹,如同陨石雨一般,砸向地面的灵植。

轰隆隆的爆鸣声响起,滚滚烈焰淹没了方圆十万里,火光冲天,以西门仁和西门来俊为中心,方圆十万里是一片赤色火海,灵植纷纷化为灰烬,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了西门仁加入,石樾的压力减轻不少,不过他不敢大意。

他望了一眼两只魔物,眉头一皱。

两只魔物的威胁不小,缠住了逍遥子,逍遥子无法腾出手来对付其他人。

两只魔物是自愈之体,恢复能力很强,根本难以灭杀,不过可以拘禁起来。

石樾想到这里,心里有了主意。

他手中的青桑斩魔剑爆发出刺眼的灵光,涌现出数百丈长的剑光,朝着虚空一劈。

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响起,一道青濛濛的擎天剑光激射而来,所过之处,虚空荡起一阵涟漪,出现一道粗长的裂缝。

裂缝不断扩大,这一片空间似乎要坍塌了。

纵然魔物是自愈之体,被多杀几次,真的会死。

它们不敢硬接,不过它们还没来得及避开,地面传来一阵闷响,紧接着,地面骤然产生一股难以抵挡的重力,同时十多只黄色大手破土而出,缠住了它们的四肢。

它们来不及避开,擎天剑光掠过它们的身体,将它们斩成两半。

不过很快,尸体涌现出一阵阵乌光,尸体慢慢愈合。

一阵狂风掠过,石樾骤然出现在魔物上空,他双手青光大放,猛然朝着虚空一扯,虚空震荡扭曲,骤然撕裂开来,出现一道粗长的裂缝,裂缝之中涌出无数的罡风,正是空间神通。

狂风骤起,强大的气流直接撕裂地面,大量的飞沙走石被卷入裂缝之中,包括两只魔物的尸体。

石樾打算利用空间神通,将它们禁锢在空间之中。

想要撕裂空间逃出来,这可不容易,哪怕是一般的大乘修士也办不到。

魔云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法诀一掐,头顶骤然出现一个狰狞的厉鬼法相,厉鬼法相刚一露面,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排尖锐的獠牙。

一道凄厉的鬼泣声响起,修为低一些的修士,七窍流血而亡,个别化神修士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下来。

厉鬼法相喷出一股灰色鬼火,直奔石樾而去。

地面传来一阵闷响,骤然撕裂开来,一道数百丈高的黄色土墙拔地而起,挡住了灰色鬼火。

轰隆隆!

一声巨响过后,黄色土墙骤然炸裂开来,浓烟滚滚。

正是逍遥子,两只魔物被困在一处独立空间后,逍遥子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对付魔族。

南宫凤正在跟天傀真君对付杨龙飞,杨龙飞倍感吃力。

“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南宫凤冷笑道,满脸杀气。

人族第二次杀上葬魔星,损失惨重,已经战死多位大乘修士。

“哦,是么?我看是你的死期。”一道冷漠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

南宫凤突然想到了什么,玉容大变。

她的身后骤然亮起一道青光,石樾骤然现身。

在场的大乘修士,单论遁术,没人能够超过石樾。

南宫凤吓得魂飞天外,法诀一掐,周身涌现出滚滚黑气,一个模糊后,化为一件凝厚的黑色铠甲,同时胸口亮起一道青光,一道青色光幕凭空浮现。

石樾手中的青桑斩魔剑绽放出刺眼的青光,朝着南宫凤一劈。

天地仿佛变成了青色,一条青色长河划破苍穹,准确的斩在了青色光幕上面。

“咔嚓”的闷响,青色光幕瞬间破碎,南宫凤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她身上的黑色铠甲如同纸糊一样,出现一道道细小的裂痕,骤然撕裂开来。

一声痛苦至极的女子惨叫声响起,南宫凤被青桑斩魔剑斩成两半,连元婴都未能逃出去,地面出现一道万余丈长的巨大裂缝。

这时石樾头顶忽然荡起一阵涟漪,一只黑色鬼爪凭空浮现,迎面抓下,大有将石樾的脑袋洞穿的架势。

石樾的反应很快,抬手朝着头顶的黑色鬼爪劈去。

一道青色剑光席卷而出,将黑色鬼爪斩成两半。

狂风大作,风卷残云,一道青濛濛的龙卷风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石樾面前,强大的气流将他朝着龙卷风推去,似乎要将其绞成碎片。

石樾轻哼一声,手上的青桑斩魔剑顿时大亮,朝着青色龙卷风猛然一劈。

一道青濛濛的剑光席卷而出,如同黑夜之中亮起一道白光,斩向青色龙卷风。

轰隆隆的巨响过后,青色龙卷吧被青色剑光斩成两半,无数的青色风刃飞射而出,直奔石樾而来。

石樾丝毫不惧,体表涌现出万道青色霞光,罩住一片天地。

青色风刃接触到青色霞光,纷纷被定在了虚空中,一动不动。

空间波动一起,一只万丈大的血色大手凭空浮现,出现在石樾头顶,迎面拍下。

石樾自然不会硬接,血祖的神通有污秽后天仙器之效。

他正要避开,地底却骤然出现一股强大的重力,身体重若亿万斤,动弹不得。

石樾眉头微皱,猛然一挥青桑斩魔剑,一大片青色剑光席卷而出,将血色大手斩的粉碎,血色大手爆裂开来,化为无数的血色火焰落下。

血色火焰落在地面,顿时砸出一个个巨坑,坑内有明显融化的迹象。

一阵刺耳的刀鸣声响起,上万道擎天刀气激射而来,如同一条银色长河一般奔涌而来,其气势足以摧毁一切。

石樾面不改色,法诀一掐,虚空震荡扭曲,涌现出点点灵光,一个模糊后,化作一把把外形各异的飞剑,这些飞剑一开始是虚体,不过很快变成了实体。

“去。”

伴随着石樾一声轻喝,密集的飞剑纷纷迎向袭来的擎天刀气。

两者相撞,发出一阵阵惊雷声,虚空震荡扭曲,出现一道道粗长的裂缝,如同蜘蛛网一样,遍布虚空。

虚空破碎又愈合,然后又破碎再愈合,不断重复,仿佛末日一般。

“风啸天地!”一道冰冷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

话音刚落,虚空震荡扭曲,似乎要撕裂开来,大地出现一道道青濛濛的飓风,数量之多,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青色飓风所过之处,虚空扭曲变形,地面撕裂开来,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缝,土石崩裂,参天古树化为无数的木屑。

“风之灵域,哼,杨逍遥,终于肯出全力了?你这个叛徒,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石樾狞笑道。

他法诀一变,虚空传出一阵刺耳的剑鸣声,骤然出现一把把外形各异的飞剑,数量有百万之多。

正是剑域!

石樾剑域大成,他也想看看,风之灵域厉害还是他的剑域厉害。

石樾剑诀一变,密集的飞剑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所过之处,虚空传出一阵刺耳的破空声,似乎要斩破这一片虚空。

青色飓风跟密集的飞剑相撞,爆发出一股股气浪,一些青色飓风被飞剑斩的粉碎,一些飞剑被青色飓风绞的粉碎,气浪滚滚,虚空直接炸裂开来,出现一个数百丈大的空洞,罡风狂涌而出。

空洞越来越大,似乎整片天地都要崩塌一般。

石樾站在地面,头发迎风飞舞,无数的飞沙走石被卷入空洞之中,石樾纹丝不动,。

地面骤然长出一株株青色灵植,化作古树怪藤,遮天蔽日,密集的怪藤纷纷拍向石樾。

木元子和杨逍遥联手,对付石樾,这还不止,魔云子也加入了进来。

魔云子法诀一变,体表乌光大放,阴风阵阵,无数的厉鬼狂涌而出,它们发出一阵凄厉的鬼泣声,让人听了心神不宁,修为低的修士直接吐血而亡。

逍遥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正要协助石樾,被血祖拦住了。

“你的对手是老夫,吞天鼠法相!哼,有些东西是你不能吞的。”血祖冷冷的说道。

逍遥子法诀一变,右手朝着地面猛然一拍,地面剧烈的晃动起来,骤然炸裂,一大块陆地被掀起,仿佛整个地面都要撕裂开来。

血祖丝毫不惧,挥动手中的地龙旗,放出一股股黄濛濛的狂风。

西门仁被天傀真君缠住了,石琅、宁无缺等人对付杨龙飞、雷灵等人。

总的来说,人族落了下风,不过仗着大乘修士的数量优势,双方一时难以分出胜负。

魔云子、木元子和杨逍遥纷纷催动法相,攻击石樾。

厉鬼的哭泣声、狂风的呼啸声,树人的怪吼声。

石樾丝毫不惧,法诀一掐,身上传出一道尖锐至极的凤鸣声,一个巨大的青鸾法相骤然出现,这还不止,虚空震荡扭曲,骤然出现无数的灵光,五颜六色,这些灵光一个模糊,骤然化为一个巍峨的五色巨人法相。

“双法相!不可能!”木元子目瞪口呆,惊呼道。

修炼出一具法相本来就不容易,两具法相就更难了,哪怕是活物了数万年的木元子,也只有一具法相,石樾居然有两具法相?简直不可思议。

魔云子和杨逍遥都有些惊讶,他们都感到有些意外。

“让你们看看,法相的真正威力。”石樾冷笑道。

他法诀一掐,磅礴的法力注入两具法相之中,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青鸾法相顿时青光大放,身体实体化,狂风大作。

只见它轻轻扇动翅膀,虚空顿时荡起一阵涟漪,骤然撕裂开来,出现一道道粗长的裂缝,整片虚空仿佛要崩塌一般,这还不止,所有的青色龙卷风纷纷溃散不见了。

青鸾掌握控风之力,杨逍遥修炼的风之领域,他对风的掌控自然比不上青鸾,一个照面下来,就落了下乘。

巨灵法相也没有闲着,双臂一动,虚空传出一阵刺耳的破风声,密集的五色拳影飞出,砸向地面。

轰隆隆的巨响,一株株参天古树和一株株怪藤被五色拳影砸中,倒了下去,尘土飞扬。

杨逍遥脸色一凝,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石樾有两个法相,其中青鸾法相克制他的灵域。

石樾的剑域再加上两具法相,以一敌三,不落丝毫下风。

木元子眉头紧皱,法诀一变,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株株粗大的青色木藤破土而出,瞬间涨大,数千条青色木藤破土而出,遮天蔽日。

青色木藤表面遍布青色利刺,还长着一些青色小花。

数千株青色藤条聚集到一处,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囚笼,将石樾困在里面。

木元子手掌一翻,手掌多了一张青光流转不停的符篆,符篆表面遍布米粒大的玄奥符文,灵气惊人,显然是仙符。

他将仙符往前一抛,仙符化作一道青光,没入青色囚笼。

青色囚笼骤然青光大放,利刺疯狂长大,如同一根根青色长矛一般。

青色囚笼的体积快速缩小,大有将石樾刺成刺猬的架势。

石樾正要施法抵挡,一阵凄厉的婴儿啼哭声响起,他感觉头晕脑胀,反应迟了一拍。

这个时候,密集的青色长矛已经到了身前,陆续击在了两具法相身上,一部分青色长矛击在石樾身上。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