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不是野人 > 第一三二章豪奢的生活

第一三二章豪奢的生活

第一三二章豪奢的生活

族长有一头通人性会耕田的牛。

族长有一只会孵蛋的狗。

族长还有一只会说话的大乌鸦……

所以,族长是神!

云川也是这么认为的。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做事情顺利的简直不可思议。

从半空中掉下来的时候没被摔死,掉到地上没被野牛踩死,被野人捉到了,没有放锅里煮了,找了一个粗枝大叶的奶妈。没有被虐待致死,睡在满是毒虫的山洞里没有被毒虫咬死,在缺衣少吃的环境里没有被饿死……总之,自己就像是老天爷的私生子,处处受照顾。

这样的生活是有问题的。

云川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可能这么好,以前,他在买奖券的时候,连安慰奖都没有获得过,凭什么换了一个环境,两年工夫就混成了部落王子,被驱赶出家门之后,又用了三年就混成了一个中型部落的族长?

现在,别说部下忠心耿耿了,就连饲养的牛,狗都远比同类争气,要知道,它们的同类进入汤锅的概率远比成为神物的概率大一万倍。

牛不会说话,狗不会说话,这也就罢了,云川想从这只大乌鸦身上突破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或者奇怪的生物一直在窥视自己。

细铁链子原本是为小狼准备的,可是呢,这个家伙一直比较听话,就没用上,现在,细铁链子绑在乌鸦的身上,居然让这黑咕隆咚的家伙平添了几分霸气。

当云川再次仔细看这只乌鸦的时候,终于从这家伙的外形上看出来了不妥之处。

别的乌鸦头顶都是被顺滑的羽毛所覆盖,这个家伙的脑袋上居然有一个小小的羽冠,就是有几根毛是竖起来的。

刚才的时候,这只乌鸦被云川折腾的羽毛散乱,脑袋上竖起一撮毛不那么明显,现在,这家伙蹲在鸟架上整理好了羽毛之后,脑袋上的羽冠就显得非常醒目了。

脑袋上有羽冠的鸟不多,孔雀是有的,听说凤凰也有,其余头上戴羽冠的鸟或许还有,不过,这已经超出了云川的知识范围,所以,且认为没有。

所以呢,看过无数传奇小说故事的云川,自然就认为这只乌鸦应该跟孔雀与凤凰是同一类动物。

等仆妇们收拾好了屋子,云川就把鸟架挂在窗口,端着一杯茶水用洞彻一切的目光瞅着乌鸦道:“说说吧,谁派你来?”

黑乌鸦高傲的蹲在鸟架上,呆若木鸡,对云川的问话置若罔闻。

云川探手捏住乌鸦的脖子,乌鸦立刻挣扎了起来,将两只大翅膀呼扇的如同风扇叶片一般,可就是这样,乌鸦也逃不开云川那双坚若磐石的手。

眼看着乌鸦的嘴巴张大了,挣扎的力度也在不断变弱,云川这才松开乌鸦的脖子,眼看着它被铁链子倒吊在鸟架上。

“救命,救命……”

“不说话,就是一个死!”

“救命,救命……”

“不说话,就是一个死!”

“不说话,就是一个死!”

云川笑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一句新的话语,这只乌鸦果然有鬼。

然后,云川就把松胶涂抹在乌鸦的翅膀上……这下子,它想逃走,千难万难。

第二天,云川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阿布弯腰的角度更大了,脸快要贴到云川的脚背上了。

“赤陵,睚眦坏了族长的大事,我已经教训过了,请族长饶恕他们吧。”

从阿布念名字的顺序来看,阿布很显然更偏向睚眦,明明是这个家伙的责任更大,却先说赤陵的名字。

“不关他们的事情,不过,那只乌鸦是奸细,你们要好好的看住它,别让跑了。”

听了族长的吩咐,阿布拍拍手,鼻青脸肿的睚眦跟赤陵在阿布的吩咐下进了云川的房间,死死地盯着那只跟鸡一样大的乌鸦。

云川站在稻田里,衷心的向老天爷祷告,如果这一次能成功收获稻子,他就准备以天地为云川部的图腾,并且永世祭拜,以感谢天恩。

人越是在绝望的时候,才越是相信神,最用尽了所有人所能想的办法之后,祷告,求神往往是最后一个办法了。

云川现在还有办法,所以,他求神的心态并不是那么虔诚,依旧带着浓浓的交换意味。

神农氏丢出来了一大堆金器,不可能没有后续手段,所以,一整天,云川都在河湾地等待神农氏的到来。

野人的计划一般不会有长期的计划,他们的计谋也往往是短期的,最好今天用了计谋,明天就能看到结果。

神农氏比较老谋深算一些,所以呢,云川就把神农氏作出反应的时间推后了十天。

果然,在第二天,云川就在河湾地见到了一个临魁。

云川曾经再跟刑天聊天的时候谈到过临魁,听刑天说,神农氏的儿子是一种可以杀掉且没有后患的东西。

这句话云川自然是不信的,神农氏生儿子的目的绝对不会是拿去让人杀的。

果然,来找云川的临魁,果然长得一表人才。

“听说烈山氏杀了一个临魁?”云川等这人靠近他之后,立刻发问,这句话问的非常无礼,可是呢,不问不成,这句话已经憋在云川心里好久了。

“是的,烈山氏把临魁穿在牛角上,刑天又把他往下按了按,然后,他就死了,也不能说是烈山氏杀的,你说是刑天杀的也是可以的。”

临魁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对于上一个临魁的死,似乎毫不在意。

“是因为你们不争气的缘故,才让你的父亲对你们的死无动于衷吗?”

“好像是这样的,一个临魁兵败,两个临魁兵败,三五个临魁都兵败,已经证明临魁们是一群没有用的人,父亲想要一个合适的儿子,不合适的就算死掉也没关系。”

听这个临魁笑嘻嘻的说出了最丢人的话,云川就不得不好好地对待这个家伙了。

他从稻田走上来,在水渠边上洗干净了脚,邀请这位临魁坐下喝茶。

“你的茶水,比我父亲做出来的好喝的多。”这个体型瘦弱的临魁喝了云川给的茶水之后,给了最高的赞誉。

“你父亲只是单纯的把茶叶摘下来当菜吃,味道当然不会太好,他没有弄对茶叶的吃法。”

云川又递给临魁一个糜子馍馍,配着茶水食用。

临魁咬一口馍馍道:“我看到你在封锁那个山口。”

云川抬头看看正在山口修建碉楼的夸父他们,点点头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前那边有一个村子里的人都死光了,牲畜也死的差不多了,一些侥幸活下来的牛羊,会经常从山口下到河湾地,我担心再发生瘟疫,所以呢,就准备封锁山口。”

临魁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云川的解释,他把馍馍一口气吃光,站起身对云川道:“我父亲想要陨石平原上的温泉,这件事云川族张应该知道吧?”

云川笑道:“我无比的欢迎神农氏前往陨石平原,为此,云川部愿意提供任何便利。”

临魁叹口气道:“我父亲说,他上一次能去陨石平原且活着回来,完全是依赖云川族长,不过,父亲也说,这样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

另外,我们送给云川部的礼物,族长收到了吧?”

云川诧异的道:“礼物?没有啊。”

临魁看着云川的眼睛笑道:“是一些金器。”

“金器是用东西换的啊。”

临魁笑道:“可能是派去给族长送礼的人太贪婪了,回去就告诉父亲处置那些贪婪鬼。”

云川瞅着临魁笑了一下道:“你们派来的人不但贪婪,还愚蠢,好些金器,被轩辕部,蚩尤部的人换走了,到我手里的就只有一顶金冠。”

临魁学着云川摊摊手道:“果然是一群没用的笨蛋,不过,我父亲的礼物已经送来了,族长好歹也收到了一顶金冠,所以呢,也就算是收到我父亲的礼物了是吗?”

云川跟着笑道:“是这样的,不过呢,收到重礼办重要的事情,收到轻礼,就办轻微的小事,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临魁笑着点头道:“是这样的,如此,那顶金冠,就当是我父亲跟族长换取温泉水的代价吧。”

云川的眉头轻轻皱起,不解的道:“我不明白。”

临魁道:“这个主意是我给父亲出的,既然温泉水能让父亲变得年轻,那么,我们只要温泉水就好了。”

云川愣了一下,然后指着陨石平原的方向不解的道:“从这里去陨石平原,要走整整三天,你说,你要派人从陨石平原运水回到神农部?”

临魁道:“我们有很多牛,也有很多人,云川族长,这样的轻微的小事,你应该能办到吧?”

云川想了一下道:“没问题,能办到!”

临魁大笑道:“我就知道云川族长是一个好人,既然如此,我们从今天就开始吧。”

云川冷声道:“你的人在哪里?”

临魁道:“就在山口外边。”

“有多少人,有多少牛?”

“一百个人,二十头牛。”

“武士不得登上桃花岛。”

“族长放心,一百个女人,二十头母牛,再加上我。”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