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在农村修个仙 > 第388章 请君入瓮

第388章 请君入瓮

张睿知从妇产科出来,拿着单子,一脸如沐春风般的笑意。

医生告诉她,胎儿47天了,胎心强劲有力,发育地非常好。

距离第一次产检,已经过去一周,这七天以来,张睿知都处于幸福的眩晕状态。

在这个年纪,她即将要担当梦寐以求的角色——母亲。

现在的年轻女性,有很多不愿意生孩子,甚至不喜欢孩子。但张睿知不一样,她很喜欢孩子,渴望成为母亲。但矛盾的是,她此前一直是个不婚主义者。因为父母的婚姻很不幸,很早就离婚了,由母亲将她抚养成人。童年时期,父母长期的争吵,厮打,都在她心里留下浓重的阴影,以至于对婚姻产生厌恶感。

她喜欢孩子,却又厌恶婚姻。

现在的局面,刚好是她最理想的状态。

不必结婚,却又和心爱的男子有了自己的宝宝。

犹豫了一下,她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信号几乎在第一时间接通了。

“妈妈……我,怀孕了。”张睿知眼睛里闪烁着泪花,神情温柔。

电话那一端,出现了长时间的沉默。

“妈……您在听吗?”张睿知心里一沉。

“谁的孩子!”母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怒。

“前段时间,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张睿知耐心地解释着。

“交男朋友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妈妈?”母亲很激动,“男人多半都是不负责任的骗子,得到你之前,甜言蜜语,什么承诺都敢许,一旦追到手,所有的全变了。他们很快会从谦谦君子变成恶魔,甚至会辱骂你,殴打你,伤害你。你交男朋友,我不反对,但最起码要跟妈妈说一声,让妈妈见一见,也好给你把把关呀!”

张睿知的母亲名叫黎宛华,出身无溪当地的名门望族。如果不是那个特殊的年代,像父亲那种普通家庭出身的寒门孩子,是无论如何都够不着母亲的。饶是如此,父亲追求母亲,也经历了不少波折。然而,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之后,父亲却很快暴露出了自己的劣根性。酗酒,家暴,赌博,还在外面有了姘头,母亲内心千疮百孔。最后不得不以离婚收场。

张睿知明白,母亲因为自己的婚姻经历,伤透了心,以至于对男人失去了信任。从小到大,她就对出现在张睿知身边的男生很是戒备,更是决不允许她谈恋爱。读大学的时候,甚至专门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和女儿住在一起。不让她有接触异性的机会。

参加工作以后,要求倒是放松了不少。恋爱结婚都可以,但必须要把男孩子带回家让她把把关。

张睿知明白,母亲并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只是因为自身经历,生怕女儿重蹈覆辙罢了。

她之所以没带叶修回去看妈妈,是因为情形比较特殊。

叶修绝不是父亲那样的男人,但他也不是母亲心目中的好女婿类型。最起码专一这点,他就做不到。

张睿知能接受,不代表母亲也可以。

不过,现在孩子都有了,想瞒也瞒不住了。

“孩子的父亲,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他是个企业家,平时很忙,所以就没带他回去见您。”张睿知只有这么说了。

“哼。”母亲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

张睿知愣了半晌,很快便释然了。

母亲只是爱她而已,并不是不讲道理。回头慢慢哄哄就好了。

来到停车场,张睿知开着自己的宾利轿跑,来到了观前街,一番买买买。

她是知性美人,物欲不强,平时很少逛街血拼。叶修给了她一张不限额的信用卡,几乎没怎么动过。今天纯粹是心情好,而且肚子里有了叶修的馅儿,娘儿俩花他点钱也不过分。

不得不说,血拼的时候还是很爽的。花钱如流水的感觉,非常减压。

给小宝宝买了不少衣物用品,先预备起来,又给自己买了一堆衣服鞋子包包。更换了手机和电脑。

当然也不会忘记自己亲爱的母亲,给她买了丝巾,旗袍,和新款的手机。

一通操作,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张睿知驾车回到学校,想拿点资料,回家研究一个课题。经过校门口,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朴素却干净的衣服,挽着发髻的小小的头颅,以及瘦削的身躯。

是母亲!

她拎着一个洗地泛白的帆布包,站在门口,探头往校园里张望。

张睿知的家居住在无溪市,就在东吴市隔壁,如今高铁通行,两座城市之间的通勤时间大大缩短了。

原来母亲挂了电话,并不是因为生气了,而是要出发来看她。逛街的这段时间,足够母亲从家里来到学校了。

“妈妈!”张睿知停好车,急忙迎了上去。

“你怎么从外面回来了?今天没上班啊?”黎宛华在校外见到女儿,颇有些意外。

“我到医院产检去了,”张睿知接过了母亲手中的包,微笑道:“妈妈,您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说了,你会让我来吗?”黎宛华瞪了女儿一眼。

“不会。”张睿知笑了笑,“主要还是不想您奔波劳累嘛。”

“那不就得了,”黎宛华看了看她的肚子,温声道:“产检……结果如何?”

“47天,胎心很强劲,发育良好,医生说一定是个健康的宝宝。”张睿知一脸幸福。

黎宛华微微颔首。

“走吧,带我去见见孩子的父亲,让妈妈看看,他够不够资格做你的伴侣。”

因为婚姻失败,独自带着女儿生活,黎宛华把张睿知视作人生的支柱。女儿学业有成,又在名校教书,是黎宛华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在她潜意识里,一般人是配不上自己女儿的。

“妈妈,叶修很忙的,而且他在申海,也不在姑苏城,你想见他,也不能操之过急啊。”张睿知苦着脸。

“那就打电话,让他现在就赶过来。申海离姑苏不远吧?如果有诚意,这点距离还是问题吗?”黎宛华板着脸。

连丈母娘的面还没见过呢,就先把女儿的肚子搞大了。黎宛华内心憋着一股无名火,对这个叫什么‘叶修’的小伙子有了三分敌意。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让我黎宛华的女儿甘心为你生孩子!

张睿知真有些发愁了。

她不想让母亲和叶修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可以预见,局面肯定不会那么和谐。

这时候,校门口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衣着得体,气质不俗。那个女郎开口问道:

“请问,您是张睿知小姐吗?”

“是我,”张睿知疑惑道:“您是……”

“呃,是叶先生让我们来请张小姐的,他在老地方等您。”女子礼貌地一笑。

“老地方?那是哪里?”张睿知可不傻。

“青荷苑。”女子从容答道。

张睿知的戒备心放下了一多半。

青荷苑是金鸡湖畔一家私人菜馆,距离她的‘睿知小筑’不远,这家菜馆主打江南本帮菜,清淡系,很合张睿知的胃口。所以叶修经常带她去吃,是‘老地方’没错了。

可张睿知还是有点怀疑。

这不像是叶修的做事风格,如果他想见她,会亲自前来的。而不是派手下前来邀请。

叶修对外人怎样先不说,他对自己的女人,还是相当真诚且尊重的。按理说,在心爱的张老师面前,他不会摆这种排场。

“你是他公司的人吗?我好像没见过你们……”张睿知还待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黎宛华说道:“你们说的叶先生,可是那个叶修?”

“是的。”女郎微微一笑。

“意思是,他让你们俩来接我女儿是吧?”

“没错。”

“你们开车来了吗?”

“开了,就在路边。”

女子指了指停在路旁的一辆奔驰商务车。

“正好,我要去见见你们老板。走吧。”黎宛华率先走出去。

“唉,妈妈,您等一等啊……”见妈妈上了车,张睿知也只有跟了过去。

张睿知一上车,就知道坏了。

车上还有两个戴墨镜的强壮男子,一人手持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

黎宛华眼泛泪光,满脸愧疚。

她知道,是自己的莽撞,害了女儿。

很明显,她们被人绑架了。

张睿知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后排座位上,脑细胞飞快地旋转。

她一个大学老师,基本不会得罪什么人的。

这些人,既然打着叶修的旗号,而且连他的女朋友都认识,还知道他们常去的老地方,应该是掌握了不少信息。

肯定是叶修的仇家无疑了。

这些人绑架她,百分百是冲着叶修去的。

那么,在叶修出现之前,她们娘儿俩是安全的。

张睿知能够确认这一点。

其他的,全都交给叶修吧。

张睿知相信,叶修一定能救她们出去。

她亲眼见证过叶修在缥缈峰顶淦翻一帝七圣的神迹,知道他有通天彻底之能,这些绑匪再厉害,也不过是凡人,不可能是一位‘武帝’的对手。

张睿知握紧了母亲的手,给她点力量。母女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车子出了市区,往荒郊野外驶去,来到了一个破旧的汽车报废工厂。到处都是锈迹斑斑的车辆,堆积成山。拆除的汽车零件,随处可见。

一群身穿西装,戴着墨镜的壮年男子,聚集在院子中,巡逻警戒。

下了车之后,张睿知和黎宛华被带进一幢毛坯房中。房子刚刚建好没多久,旁边还堆放着一些剩下的砖块和钢筋。

将母女俩推进房间中后,绑匪们就关上了门,在外面守着。

“女儿,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黎宛华泪如雨下。

“别这么说,妈妈,”张睿知抱住了母亲,抚慰道:“他们有备而来,即便您不主动上车,他们也有办法把我们劫走的。”

母亲只是想尽快见到叶修,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撑腰而已,出发点还是因为爱。张睿知又怎会怪她。

“可是,他们绑你做什么呀?”黎宛华不解。

“应该是针对叶修的,”张睿知缓缓道:“我猜,他们现在已经在和叶修联系了。”

“以我对男人的了解,他未必会来救你啊。”这是黎宛华最担心的地方。

如果叶修为了自保,不管张睿知。一旦绑匪认定张睿知对他们没有利用价值,极有可能会撕票!

“不,叶修一定会来救我,”张睿知嘴角微卷,笑意盈盈,“我想,通过这件事,您就会知道女儿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但愿吧,”黎宛华将信将疑,“如果他真能救你出去,你们俩的事情,我绝不再干涉。这个女婿,我认下了。”

“没问题,您就瞧好吧。”张睿知对此极有信心。

以这种方式让母亲认识叶修,胜过千言万语。

至于叶修会不会为了自保,抛弃她们,张睿知压根就没想过这种可能。

如果叶修真是那种人,就不会不顾生死地闯入鸿蒙水世界去救她们。也就不会赢得自己的爱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