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妖女哪里逃 > 第四一五章 姐夫威武(求保底月票)

第四一五章 姐夫威武(求保底月票)

“姐夫?”敖衮也从水面冒出了头,看着天空,然后就眼前一亮:“这是英雄救美啊。”

敖力量也拖拽着那头正咬着他的独角恐鳄,把龙头钻出了水,他满眼的惑然:“关键是,这常泽是怎么死的?我刚才看了它的头,居然是真的,不是幻术。

可这家伙身边几十万大军拱卫,战力不会逊色于昨日的二姐,它是怎么被宰掉的?”

敖力量反正是无法置信,这常泽是死于他们的‘姐夫’之手。

他们家的这位姐夫有这么可怕?明明是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就像是小白脸。

不过这个时候,整个宜昌水域,所有还保持着理智的水妖都在疯狂的往上游撤离。

巴蛇常泽在长江上游声威赫赫,在水妖当中有着莫大的威望。

这位通天妖王统辖的通天河妖庭总计四十余万妖军,数百年来都如山一样压在长江的源头处,是所有水族都敬畏有加的存在。

故而常泽的头颅,对它们的心灵也构成了巨大冲击,许多水族都从相繇毒素的控御下清醒过来,然后疯狂的逃窜。

它们的一个基本逻辑是既然巴蛇常泽都被斩杀,那么它们这些小妖小怪又算得了什么?

这令龙族水军的压力大减,剩下还在冲击他们阵线的水族已经不足九万,只有之前的不到两成。

这些都是被相繇的毒素完全毒昏脑袋的,依旧凶性十足,悍不畏死的搏杀。

可其中第四门的大妖少而又少,正在龙族数十万大军的有序反扑下瓦解溃灭,不断伏诛。

所以这三头龙也有了空暇,在水面上观望空中的战况。

就在敖力量声落之刻,相繇已经陷入被几大天位合围的困境。江云旗,李承基,虞红裳与赫连伏龙四人联袂而至。

四人没有直接参与战斗,只是各自立在三里外,遥空以冰法冻结住相繇的庞大妖身。

宜昌与金沙江上游的情况又不同,此处因大雨连绵,仅仅江面就宽达四十五里。

江云旗他们不是冻不住,而是不敢冻。一旦此地冰坝成形,导致江水积蓄,解冻后会对下游造成莫大冲击。

故而他们采用的战术,也与之前截然不同,不再将寒力席卷蔓延开来,而是将之集结凝聚,只作用于相繇一身。

此举虽未直接伤害相繇的身体,却已扭转了战局。

敖疏影的‘八极神灭拳’对至柔之水作用不大,可对于冻结后的水液,却有着莫大杀伤。

仅仅一个呼吸时间,相繇的躯体就被她轰出了三个巨大孔洞,两个头颅都被敖疏影给震成了碎片。

不过相繇的难缠之处就在于它是九头之身,只要九颗头颅的任意一颗还在,就可以无止境的复原,不死不灭。

“麻烦!”李轩只看了片刻,就知他与罗烟必须再次出手不可了。

他看出这头上古妖王虽已处于下风,可双方这么对耗下去,输的只会是他们,而非相繇。

此间大雨连绵不绝,相繇的法力也就无穷无尽。这种情况下,它哪怕再战个十天十夜都无妨,且战力只会越来越强。

关键是这头上古妖王没有明显的短板,它的控水之术虽不如巫支祁,可那九颗头颅除了毒素之外,还各自掌控着一种力量——雷,火,金,土,木,水,风,蚀,寒。

这些力量虽然都不强,甚至没到天位,却让相繇无法被某种力量全面克制。

此时的相繇,就在以雷火之术,使它的躯体保持温暖,避免被全面冻结,也就导致敖疏影的‘八极神灭’杀伤极大,却始终无法一锤定音。

反观李轩他们这边,敖疏影已显出了几分疲态,虞红裳则因阴阳逆冲之故不耐久战,薛云柔并非是真正的天位,她们顶多再战三五个时辰,就将战力大减。

“烟儿?”李轩当即侧目,用含着几分忧心的视线,往罗烟看了过去。

罗烟则直接从袖中滑出了一双红袖刀,一副不甚在意的神色:“我没事,也就是事后多调养几天。反倒是这相繇,再拖下去,可能就不止是修养几天的事。”

“总之速战速决。”李轩吐了口浊气,然后也将那他‘碧血雷雀刀’与‘蔽日虚无刀’取在手中:“云柔助我。”

薛云柔一言不发,她斜眼看了罗烟一眼,然后漠无表情的手捏灵诀,使那对‘正一伏魔剑’飞空而起。

这对赤色长剑飞至半空,就化作数百条长达千丈的赤金色锁链,宛如龙爪一般往相繇的九头蛇身抓了过去。

就在这一瞬,相繇的九头蛇身蓦然僵滞,一时间无法动弹。

敖疏影见状眸光微闪,当即闪身向前,趁势而为。随着她玉手捣出,相繇那巨大蛇躯的腹心处立时被轰出了一个巨大孔洞,然后它的三颗头颅,也被敖疏影一一轰成碎片。

可这个时候,敖疏影的眼中却现出了无奈之色,口中也溢出了一线血痕。

这已是她的极限了,对肉身的持续压榨,让敖疏影体内的气脉接近于油枯灯尽。在这短短时间,她倾尽全力都只能轰出这四拳‘八极神灭’,无法捕捉住薛云柔为她制造的战机。

可就在这刻,敖疏影望见了两束光雷,那光雷一紫一红,交相缠卷着。它们掠过虚空,一瞬间就使相繇的几颗头颅断落下来。

“李轩?”

敖疏影吃了一惊,也万分惊喜。她随后就注意到那道紫色的光,心想那应该是叫罗烟的伏魔都尉吧?

她以前见过此人,知道这位是李轩麾下最得力的部属。她却没想到此人与李轩双刀合璧时,会这么厉害。

那似光如雷般的身法刀速,还有极致的默契,普通的天位都难抵抗。

只因这天下武道,唯快不破!

可这位伏魔都尉不是雄性的吗?为何也能与李轩他心心相印,息息相通?

敖疏影心情很复杂,她心里是很不舒坦的,却又知道自家的那些兄弟,有许多都好男色。敖衮的龙宫里面,就养着好几个男妃。就连她父亲,也曾好过这一口。

敖疏影心想这天下间的雄性,莫非都是这般?如果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好怪罪的,自己应该习以为常。

相较于自己的父兄,李轩他已经够好的了。

就在敖疏影心念电转之际,她听见下方江面上,蓦然传出一片叫好声。

“姐夫威武!”

“真不愧是姐夫,刀法通神!”

敖疏影不禁脸颊微红,心想这些家伙,在乱叫什么呢?

薛云柔则是娇躯微微摇晃,差点就控御不住她的‘正一伏魔剑’。她眼神冰冷的侧目看了江面上的众多龙头,也望了望敖疏影,这才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在相繇身上。

李轩与罗烟二人身化的紫红二色光影,已经斩至相繇最后一颗头颅前,而相繇的其余八颗头颅,都还来不及恢复。

此时的李轩,却忽然心生警兆:“小心!”

他的刀光一收,往后撤出三十丈。然后就见一位身披金色袈裟的和尚,出现在相繇的头颅顶部。他的身后,显出了一尊巨大的佛陀法相。让人侧目的是,这佛陀的手中提着一盏气死风灯。

而在这和尚的体外,则环绕着九朵金焰。

“九灯?”薛云柔不由往这边侧目,然后就一声哂笑:“有意思,先是怀璧,然后又是你九灯大师。我就奇怪了,你们到底图的是什么?”

虞红裳的脸色,也是铁青一片。

怀璧是九宫山太清宫主,朝廷册封的真人。九灯大师也是朝廷册封的禅师,在峨眉金顶开辟道场的高僧。

这二人都是声名显赫的高僧大德,得道高人,却都与这场洪灾有涉,甚至是幕后主谋。

九灯则阴沉着脸,默然无语。他身后的佛陀法相,此时伸展出两只巨大佛手,将相繇的最后一颗头护在其中。

他本身则显出三头六臂的金身,六只火焰大手,也是如光似影般的轰击虚空,代相繇抵挡着李轩与罗烟二人的刀光。

就在一连串的‘叮当’声响中,这九灯身后的法相,竟被李轩二人极致的刀速,斩击到分崩离析。

而他的躯体,也被恢复过来的敖疏影一拳击中,大半个金身都被她的拳力捣成碎片。

不过那相繇的其余八颗头颅,已经恢复了四颗。它的躯体也挣脱了薛云柔的控锁,当即发出了一声怒吼,无数水液如虬龙般的席卷而至,裹挟护住了九灯的残躯,猛地潜入水中。

李轩见状皱了皱眉,没有再追击,反倒是退后一步,扶住了罗烟的娇躯。后者面色殷红,在散去遁光之后,就晕迷在李轩的怀中。

她身中的是火毒,那九灯的九朵金火,看似没发挥作用,其实时时刻刻都在散发毒火,以极致的高温,灸烤着他们的肉身元神。

李轩托着罗烟的娇躯,深深看了那往上游远遁的相繇一眼。然后就飞落地面,来到了下方宜昌城的城头处。

此时郧阳巡抚与湖广巡抚二人都在此处观战,李轩也就没与他们客气:“速将这附近所有四重楼境以上的儒生都召至此间,时间越快越好。”

李轩深知那相繇元气未伤,只需两三个时辰的修养,就会再次东进。

而在罗烟晕迷之后,他如果还想在这场大战中发挥作用,就只能借助自身理学护法的身份。

湖广巡抚名叫明玉珍,他眼神一凝:“靖安伯,本抚治下八百举人,三千有功名在身的学子,都已经云聚本城。”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