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 第三百三十八章节 元央界来人(八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八章节 元央界来人(八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吼!”

都天帝君怒吼,古铜色的皮肤上一道道蒸汽波宛若火山爆发般疯狂涌动。

他虽然是人形。

但此时此刻,却真的宛若一头暴龙般,横推向前。

司马云生满脸是血,第一次交锋之中大败,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耻辱。

一道道恐怖的元气汇聚,化作刀枪剑戟等许多中神兵。

更可怕的是,不同的神兵之间。

道纹纵横,连接在一起,所有的威能汇聚成一点,化作阵法,隆隆镇压而落。

这样的威力极为可怕。

是司马云生的杀手锏,此刻一下子爆发,绝对能重创神王境界的强者。

哪怕是幽冥界的帝君。

也不敢正面抵挡。

然而…

都天帝君在幽冥界中,也是怪胎一样的存在。

他以体合道,肉身强横到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居然是硬生生的顶着那刀山火海般的阵法,逆流而上。

噗嗤!

在这个过程中。

他坚硬如铁般的皮肤上也有裂纹,更有赤红色的血迹洒落。

但更多的,还是高昂的战意。

实际上。

见到这种战斗的场景,连莲女的脸色都微微变了。

这个年轻人,太疯狂,也太过危险。

然而。

这种完全不要命的打法,确实是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

终于,

那片有神兵所组成的阵纹在狂暴的攻击中撕裂了。

吼!

呼啸刺耳的怒吼声,宛若野兽齐鸣。

司马云生脸色骤变,身形消散,就要朝着后方躲避遁走。

但,为时已晚。

在他面前,都天帝君披头士散发,双目猩红,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流不止的伤口。

但那种气势,却宛若受伤的野兽般,更加强横了。

轰隆!

双臂骤然充血变大,手指化作血色利爪。

猛的合拢。

咔嚓!

脆响之中,司马云生再次收到重创。

这一次,他近乎是被拦腰截断,腰腹部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脊椎骨都断开了,只剩下一层血肉,孤零零的将两截身躯连在一起。

“死!”

都天帝君狞笑。

巨爪合拢,朝着司马云生的头颅抓去。

“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吟响起。

都天帝君如龙豹般矫捷的身躯被定在虚空中,动弹不得。

司马云生瞳孔骤然收缩,他没有放过这次机会,身躯化作云雾,在战场外出现。

满头冷汗,且剧烈喘息不止。

“和我战斗,也敢分心。”

最为紧要的关头,莲女出手,救了司马云生一命。

但是…

这种代价也是可怕的。

星陨帝君魔音贯耳,笼罩在莲女身周的星辰,一下子合拢,而后接连不断的爆炸。

黑色的源质化作星辉,将莲女所在的那片空间都淹没了。

“呵呵,昔日的仙庭公主,也不过如此。”

星陨帝君冷笑道。

“中海外之中,还有一尊年轻强者,来头不小,这一次没有出现,应该是在某个地方潜修。”

“既然她不主动出来,那好,我逼她出来,正好将所有的敌人一网打尽。”

星陨帝君的话音平静,但其中,却蕴藏着大恐怖。

海外武道界。

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的人口,对于这样的强者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果然。

接下来。

星陨帝君出手,一道道陨石划过天际,朝着蛮荒界中砸落。

轰隆隆!

幽蓝色的火焰覆盖了苍穹,一瞬间,蛮荒界中数以亿计的生灵都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嘭嘭嘭嘭嘭嘭!

然而,接下来。

一道身影从大夏皇宫之中飞出,怒吼一声,合身将许多星辰砸落。

正是伽律。

然而,伽律的修为在这段时间之中虽然有所长进。

可距离星陨帝君这种无上存在,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距离。

星陨帝君的蓄力一击。

哪怕是伽律拼尽全力,也难以全部抵挡下来。

还有几块陨石,朝着大夏皇都所在的地方坠落而下。

轰隆!

就在整片皇都就要直接从人间蒸发的时候。

风云汇聚,化作一道巨大的元气手掌,直接把陨石攥在手心之中。

而后用力一捏。

咔嚓!

这颗由域外星辰所化作而成的石头直接裂开,滂湃的能量波动汹涌,但都被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给分解平息掉了。

“有点东西…”

星陨帝君面目严肃了许多。

能够接住这一招,对于神王强者来说不算什么。

但。

若是能把陨石之中的威力无声无息的抹除掉,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浪,这种手段,从某种程度上,便意味着姜子柔在法则方面的领悟,已经全方面的超越了星陨帝君。

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

姜子柔才修行多长时间,如今,便已经突破到了这种境界。

单论法则之力,超过幽冥界中一位及其强大,战功赫赫的老牌强者。

轰隆!

藏经阁附近的某处密室猛然炸开。

一道身影飞出,长发如云,堪称风华绝代。

但那双眼睛却很空,没有太多人类的情感,且有混沌气缭绕,摄人心魂。

“可惜了。”

见此,星陨帝君轻声笑道,“若是你能够完整蜕变的话,或许真的能踏入到一个了不得的领域之中。”

“但如今,这场蜕变被我打断,不仅断送了前路,而且,你还能不能保持住这一身修为,都是两说了…”

六道轮回佛王微微变色。

看向姜子柔的眼神充满了担忧,整个战场之中。

也就只有这位老人,才能比较轻松的和敌人对战,六道轮回法则和神煞帝君的阵法交融。

一时之间,难解难分。

“杀你,足矣!”

姜子柔冷声道,混沌气消散,清丽的瞳孔之中,部分人类的情感再次回归。

“呵呵,是吗…”

不知为何,星陨帝君瞳光幽幽,宛若两轮深渊。

看上去,更加可怕了。

“你太年轻,太聪明,一路走来,从没有受到过任何挫折。你也不知道,今天,你所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何等的强大!”

话音刚落。

在姜子柔背后,一道赤红色的刀光出现。

一刹那间。

诡异和不详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广袤无比的天空,望不见尽头的海洋,这一刻都化作了血色。

哪怕是在混沌状态之中,姜子柔也是反应神速。

反手一道剑光对砍。

“唰!”

黑色的羽毛从空中飘落,一道巨大的鲲鹏羽翼出现在她背后。

可惜,在她的必经之路上。

一道巍峨浩瀚的黑色山脉突然出现,这座山脉,姜子柔无比的熟悉,正是九逆恶甲之中的第三道符文。

连山印。

而如今,在这场战争进行到最为危险的时候。

连山帝君出现了,一出手就是绝杀,把姜子柔牢牢的钉死在原地。

咔嚓!

剑光和血色刀光碰撞。

不出意外,剑光爆碎,诡异的刀光去势不减,落在姜子柔身上,炸出大片的血花。

一时间,她脸色苍白,白色的长裙上血色斑斑,再加上双目之中空空荡荡的感觉。

这位向来强横无匹,冠绝一个时代的少女。

也给人一种柔弱哀怜的感觉。

“妖刀、连山!”

另一旁,莲女破开了星陨帝君的阵法。

看到这一幕之后。她声音嘶哑,带着一股微弱的颤音。

又是两位强横无比的帝君降临了,而且,敌人显然是早有准备,在刚才的战斗中一直不出手,积蓄自己的力量。

而当姜子柔的进化被打断之后。

在突然爆发,一下子,便将海外武道界最强战力的姜子柔重创。

“纵横三界数万年的帝君,如今为了对抗一个后辈,居然要施展如此奸诈的计量,哪怕是最后真的能取得成功,当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你们难道不觉得害臊吗!”

莲女给人的感觉向来温柔轻缓。

可现在却在大声怒骂。

“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而且,若是能够取得胜利,用一些小手段,那又如何!?”

星陨毫不留情。

而后,他们三人同时出手。

一上来,便是各自的绝学,三道恐怖的源质演化万千,朝着孤零零矗立在空中的白衣少女淹没而去。

血色刀光撕裂云霄,一道道星辰宛若雨点坠落而下。

更可怕的是。

那道染血身影的头顶,还有一座黑色的山脉,连绵到无尽遥远的地方,根本不知道有多么的宏大,山峰上,星光流淌,日月环绕。

连山帝君。

这位古老无比的存在,乃是仙庭之中的一座大山诞生灵智之后所成。

很多年,不显山不露水。

如今全力出手,一下子震惊了所有人,那种恐怖的神威,甚至还要压过妖刀、星陨两位帝君。

轰隆隆!

一连串的爆炸声,将那里淹没了。

宛若世界末日一般,狂风涌动,海水倒灌,赤色岩浆冲天,虚空中布满了巨大的裂缝。

“甘甜的血液!”

都天帝君嘶吼,宛若闻到血腥味的野兽般。

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陶醉。

“吼!”

狂暴法则波动所引起的乱流,还没有熄灭,但他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撕碎敌人的躯体。

吞尽血肉,沐浴敌血而狂。

哧!

一道金色的剑光,从破碎的虚空中斩出。

都天帝君的脖颈上大片的血泉涌动,脑袋一下子掉落了下来,断裂的伤口上还有剑光缠绕。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他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怎么可能!”

星陨帝君面色微变,“被我们三人全力命中,在刚才,她哪怕没有身死,也应该身受重创才对。”

尘埃落定。

淡紫色的虚空乱流,宛若潮汐,向着四面八方涌动席卷。

姜子柔长发披散,手持太祖长剑,身旁阴阳二气环绕,隐隐约约,化作一道磨盘,三位帝君的攻击,都被磨灭了。

而且…

更加诡异的是,其中的符文被这道阴阳磨盘所吸收。

熔炼在其上。

轰隆!

磨盘上的符文绽放刺目神光,如云般的秀发一下子扬起。

这一瞬间。

她完全复苏,神威暴涨,如同天尊降临。

可怕的气息席卷四面八方…

“这是为什么!?”

“明明已经身受重创,受到我们的攻击之后,非但没有陨落,反而像是变得更加强大了。”

“那道磨盘,很了不起,在刚才将我们的部分道则给熔炼了。”

在场的几位帝君。

都是从上一次三界大战一直存活如今的恐怖强者。

三万年的时光。

他们积累了太多的见闻,因此,经过了最开始的疑惑之后,很快,这几位帝君便洞穿了姜子柔身上的奥妙。

“杀了她!”

“若是真的让她把这种道则给融合到终点,到时候,就真的成气候了。”

妖刀帝君冷声道。

他身高过丈,手持一把血色长刀,满脸都是煞气。

锵!

妖刀出鞘,血色的刀光之中,演化出一片森罗地狱,尸山血海,劈头盖脸的砸来。

咔嚓!

厚重的太祖长剑后发而至。

金色的剑光茫茫无尽,一扫而过,地狱瞬间被推平。

甚至连那把血色妖刀上,也出现了裂纹,几乎被一下子分为两半。

“杀!”

此时此刻,姜子柔的意识依旧不是很完整,但战力却已经恢复,并且,随着战场上残留的道纹被炼化。

每时每刻之间,她的实力都在上涨。

这种成长的速度很惊人,而且像是没有止境般,让在场的数位帝君都变了脸色。

“宇印!”

姜子柔一步迈出。

窈窕纤细的身躯,一瞬间出现在了星陨帝君的面前。

古往今来曰宙,四面八方曰宇!

在吸收炼化了白疤帝君所遗留下来的源质之后,九逆恶甲的第七道符文也被姜子柔所熔炼成功。

她一掌拍落,四面八方的空间都被凝固,像是化作了铁块。

哪怕是星陨帝君强横无比,也被定在了原地。

噗嗤!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所造成的后果是可怕的,那片空间之中,巨鲸出海,魔猿咆哮,鲲鹏振翅。

数种符文凝练在一起,最终化作一道乌光。

从头到尾。

直接将星陨帝君的躯体给击穿了。

“好手段!”

连山帝君变色,同时,从姜子柔身上看到了自己传承的部分烙印,脸上露出惊容。

“千重山!”

一道道山峦虚影连城一片,挤满了姜子柔四周的空间。

他把伸手重创的星陨帝君救下,而后化守为攻,无穷无尽的山峦虚影开始坍缩,要将姜子柔淹没在其中。

“锵!”

然而,又是一道剑光从中飞出。

群山崩碎,就像是沙滩上的城堡,被一扫而空。

金色的剑气茫茫无尽,以姜子柔强横的神念加持之下,防御之力号称天下无双的连山帝君都无法阻挡。

吼!

连山帝君倒飞,胸口出现一道巨大的伤痕。

而后,伤势刚刚愈合的都天帝君也来了,出现在姜子柔身旁,和她近身搏斗,以此来封锁太祖长剑的发挥。

这把长剑乃是天尊留下。

太过强横,若是不加以限制,在场的这些人,没几个能够硬抗。

然而…

都天帝君一连打出了上万招。

却都被躲开了,一道道花瓣在他面前飘落,而后,白衣潇洒的虚影从中走出。

轰隆!

仅仅只是一拳。

柔弱无骨的手掌,落在都天帝君身上,却像是从域外横飞坠落的星辰。

咔嚓!

一下子,都天帝君上半身直接爆碎。

而后一道道暗红色的血丝在远处汇聚,迅速重组,这位年轻的帝君满脸震惊,瞳孔之中透露着丝丝恐惧。

一时之间,居然不敢轻易动弹了。

“杀!”

这个时候,司马云生和莲女也终于脱困,各自施展秘法,再次重回巅峰,回到了战场之中。

而在另一片战场上。

六道轮回佛王化作金色巨佛,琉璃净土层层铺开,金色婆罗花飘落,经文纷飞,古老的梵音声从虚空传来。

一道道阵纹浮现,而后在佛光的照耀下崩碎。

神煞帝君喷出一口血雾,直接被佛音从虚空之中震出,落入了下风。

如此。

战场上的局势,终于开始慢慢好转。

……

“深红军部和黑十字军部脱离战场,本以为是要去偷偷搞什么坏事情,没想到,居然是来到了这片荒芜贫瘠的土地之中。”

海外武道界。

远海。

一道紫金战船从远处缓缓驶来。

战船的甲板上,两道身影阴风而立,左边的是一位道袍老者,国字脸,虽然年龄已大,但气势却愈发威严。

右侧的是一位身材窈窕丰满的宫装妇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模样,相貌绝美,一袭乌黑长发末端带着少许酒红色的染挑。

“不过,这星陨帝君并非弱者,我曾经和他交过手。此人将星辰道则融入到阵法之中,很是难缠。”

左边的道袍老者伸手点评道。

“不错,看上去,海外武道界这些年,还是有一些不错的人杰诞生。”

“可惜了,小池子里面出不了大龙。这些人的极限,也就是如此了…”

紫金战船上的这两人。

赫然是从元央界中而来的至强者。

幽冥界军部的实力非同小可,数个军部一同出手,连高高在上的隐世家族都要变色,认真对待。

深红军部和黑十字军部都是排名靠前的军部。

此刻一下子被调离出了主战场,元央界中,自然会有人关注这件事情。

这两人,便是为此事而来。

悄悄跟随着两大军部的行动路线,来到海外武道界中,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如此惊人的一幕。

“需要上前去帮他们一把吗?”

宫装妇人蹙了蹙眉头,而后轻声问道。

“不必了。”

道袍老者面色冷酷,摇了摇头,不假思索的说道,“蛮夷之地人的死活,与我何干。”

“不过…”

老人的瞳孔深处,有光芒点亮。

宛若神灯,一下子跨过了千万里的距离,倒影在一片凡人国度之上。

“凰血…是我姜家的血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高高在上。

俯瞰着这片凡人生活的国度,语气中带着少许不解,自言自语道。

“万年之前,曾经有过一脉,被流放到了海外一片荒土之中,若是没记错的话,便是眼前这一脉了。”

身旁那位三十来岁的宫装女子开口提醒道。

“哦…”

老人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被你这么一说,我确实是想起来了。”

“这一脉,原本是姜焚天所在的那一支脉。自从那位女神王陨落之后,这一脉便一蹶不振,而后又被人给抓住把柄,从族地之中踢了出去。”

元央界虽然武道昌盛。

但许多资源,也是有限的…

尤其是类似于甘渊、虞渊这种,可以帮助修士凝练道则,提纯血脉的至宝。

每年的额度,各个支脉所能够分到的份额,都是固定的。

所以…

为了能够提升自己本家的实力,就只能吞并或者是驱逐出别的支脉家族。

长此以往。

隐世家族,虽然从表面上来看。

还算是一个整体,但不同支脉间的内部冲突,却早已激化到不可调节的地步。

“真是让人惊讶,没想到,被驱逐出去万年时光的族人,居然还能诞生出新的凰血,甚至是和以前相比,更加浓郁了。”

“凰血的本质就是涅槃,一次劫难,一次重生,冥冥之中,或许一切都有定数。”

宫装女子缓缓说道。

“不过,既然遇到,也算是一种缘分。正好,和幽冥界之间的大战,家族中的一批天骄陨落,损失惨重,把这些人抓回去,这一趟也不算是白来。”

老人语气平淡的说道。

在这座城市之中,他看到了一些身上流淌凰血之人。

尤其是在看到姜雨晴,他更是脸色微变,动容道,“一个女孩,血脉返祖,身上孕育一根凰骨。若是能完全成长起来,或许能够在未来某天之中比肩初代!”

“当然,那个少年也不错,虽然实力弱了点,但身上的血气却如同火炉,而且正值壮年,家族里会有许多女子喜欢他的。”

同时。

他也看到了姜龙象。

姜龙象的血脉也同样强横,毕竟是姜子柔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不过,有了姜雨晴的珠玉在前,姜龙象的体质,便显得有些平平无奇了起来。

“带走,然后离去,这趟收获还算不错。”

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他眼中带着笑意,但却让人感觉冰冷。

因为,遇到姜龙象姜雨晴这些人,他只是将他们当作是传宗接代的工具,而不是站自己的后辈子嗣。

轰隆!

下一瞬间,他出手了。

伸手向前一摁。

大夏皇宫之上,风云汇聚,化作火红色的赤云。

而后一道巨大的手掌凭空出现。

姜雨晴和姜龙象,两人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一下子便被带走。

整个蛮荒界中…

唯一一个稍微有点防抗能力的是大魔龙伽律,只不过,他现在被星陨魔王的一连串陨石给砸落在了一片海沟之中。

身负重创。

此刻察觉到了发生在大夏皇宫中的异变。

嘶吼了两声之后,引起了那位宫装美妇的注意,只是稍稍伸手一捏。

这头好不容易从汪洋中挣扎着爬出来的魔龙,便再一次被摁了回去。

三千年的岁月…

对于伽律来说,他还只是个孩子。

虽然天赋不错,但距离那些真正强大的顶尖神王,彼此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轰隆隆!

紫金战船撕裂虚空,很快从海外武道界消失不见。

而又过了许久…

金莲宗上的战争也终于慢慢的接近尾声。

……

咔嚓!

一道剑气扫过。

伴随着脆响,血色的刀罡粉碎。

那把巨大的长刀也被分割成了两半,连带着妖刀帝君,也大口吐血不止。

他身受重创,从巅峰状态之中跌落下去。

轰隆!

姜子柔越战越强,自长空之中一跃而起,身如龙豹,上百种神通招式融为一体,化作一掌。

都天帝君炸裂,几乎是粉身碎骨。

长时间的交战之中…

他的躯体被撕碎了太多次,而现在,哪怕是幽冥的生命力强横无比,他的身躯也再难以愈合了。

另一旁。

连山帝君化出本体,想要上去帮忙。

但黑色的山体之上,一道道青色藤曼疯狂蔓延,带着尖刺的根须深入其中,强烈的毒素开始蔓延扩散。

这是莲女的神通。

她所掌握的法则是造化,这绝对是最为恐怖的法则之一。

可以对多种法则进行模拟,再加上天尊亲自传授的补天术,使得莲女在单独面对任何敌人的时候,都能表现得游刃有余。

此刻…

连山帝君就是如此。

他在防御之道,已经走到了极限。

但庞大坚固的身躯此刻也成为了拖累,被莲女限制住了速度,很难在战场中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死!”

姜子柔瞳光绽放。

趁着连山帝君被阻拦的机会,再次动用宇印,手持太祖长剑,出现在了受创的都天帝君面前。

剑光滔滔…

伴随着一声凄厉不甘的惨叫声。

这位年轻传奇的帝君,就这样结束了。

血雾伴随着黑色源质冲天而起,将半边天穹染成了墨黑。

而后。

姜子柔身周缠绕的混沌二气迅速扩大席卷,化作一道漏斗形的深渊,八方源质汇聚,被吞在了其中。

阴阳二气再变,化作磨盘。

再磨盘的边缘,很明显,多出来了一些道则符文,是都天帝君的秩序神链所化,此刻被姜子柔所吸收。

“走!”

星陨帝君看着那道愈发诡异的阴阳磨盘。

i脸色微变,而后,他下达命令,不能再继续战斗下去了,成长到这一步的姜子柔,近乎是已经走到了神王领域的绝巅。

除了那少有的几个怪物,以及传说中的至尊之外。

三界之中。

没人会是她的对手。

然而,姜子柔却得理不饶人,她身上的气息愈发炽盛,无数种神通绽放。

虚空中荡漾道道涟漪,变得厚重万分。

哪怕是帝君的速度此时此刻都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限制。

“罢了,还是让我来吧。”

连山帝君长叹一声,知道此时此刻,恐怕无法全身而退,必须有人留下拦路。

他主动站了起来。

庞大的身躯再次放大,最后,竟然宛若一道看不见尽头的高墙般,直接将整片海洋给分成了两半。

“走!”

妖刀、神煞、星陨果决无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后姜子柔、司马云生、六道轮回佛王、莲女四人爆发全力,各种神通交织,落在了连山帝君的身上。

嘭嘭嘭嘭嘭嘭!

剑光璀璨,佛光辉煌。

四位神王同时出手,全力爆发,还有天尊长剑补天术这样的宝物传承。

所爆发出的力量。

哪怕是连山帝君号称防御天下无双都没办法阻挡。

山体破碎,而后直接从中间被斩断成了两截。

“吼!”

他不甘的发出一声怒吼。

但终究,还是身受重创,力竭战死,化作一道黑色的巨型山脉,坠入深海之中。

部分山峰,冲出海面,形成一大片形状怪异的岛屿。

如法炮制。

一道道源质,被姜子柔抽取吸收炼化。

“咳!”

看到敌人真的离去,她才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下。

更可怕的是,在她身旁。

阴阳二气所化成的磨盘,此刻也一阵模糊,几乎要溃散到天地之中。

“你没事吧!”

莲女眉头紧蹙,伸手搀扶姜子柔后背。

只是用气机稍稍探查,她便心中咯噔一下,发现姜子柔受创极为严重…

她强行出关。

一身道则实际上是借助妖刀、星陨、连山等几位大敌之手被压制强行磨合而成的。

这也是为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她状态极差。

可越是到后面,便能越战越强的原因…

而现在。

几位帝君离去,一下子从这种巅峰状态之中跌落,被强行融合在一起的道则此刻相互排斥。

尤其是混沌法则还吞噬了太多别的道则符文。

若是散开。

那就是化道,即便是最为理想的情况,也是修为尽废。

“给我准备一个房间。”

缓缓擦干嘴角的血液,姜子柔目光清澈有力,这是极为危险的情况,但也是机缘。

若是走不过。

便是身死道消,可若是能成功走过,那定然是一飞冲天。

而现在…

有了和数位帝君交手的经验,对于这条路,其中很多关键地方姜子柔都已经验证成功了。

现在,她需要的只是时间,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你到最巅峰。

吸收了两位帝君的道则和源质,再加上自己之前的积累。

等这次闭关真正结束之后。

她便能完全踏入到神王境界之中,到时候,她有自信,至尊之下,都不再会有对手。

……

晚上继续写。

争取这两天完本,投月票的机会不多了,大家不要客气啊!

白天工作,晚上熬夜码字,累的不行。

错字等明天上班摸鱼的时候再改吧,写到现在也没什么订阅了,但还是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