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书院的成果

第七百一十九章 书院的成果

李薰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让人送来了泥沙和砂石,瞧着一车车的砂石李正对李义府说道:“你把这些砂石都送到村口给阎立本。”

送来砂石的也是赵郡李家的人,徐慧带着账本付了银钱之后,算是一笔交易完成了。

徐慧说道:“长安令,来人说以后还会有砂石送来,问我们还要多少。”

“先让他们接着运。”

“明白了。”

来人带着自己的人手也走了。

村口的村民都在运着砂石,李大熊看到自己的儿子正懒洋洋地坐在路边,不得不说看到自己儿子这么懒散的样子,心里不是很自在。

李正也注意到了李大熊,看他坐在自己的身边说道:“现在农闲,要不给您老找一个续弦?”

李大熊听到这话就想挥起一巴掌打下去,可又想到孩子已经这么大,还已经娶了媳妇了。

只好收回了动作,李大熊低声说道:“做爹的不用你操心。”

见李正依旧看着忙碌的村民,李大熊又说道:“你小子现在有本事,有好多人来找你做生意,好多人想要巴结你。”

树荫下的风让人感觉很舒服,李正一手撑着下巴说道:“我知道那些人按着什么心思,我会防备的。”

李大熊有些感慨,说道:“当初的日子苦,现在的日子好了,咱们以前是穷苦人家。”

李正点头道:“我明白,我们以前是穷苦人家,我们也要勤俭节约,不能忘了艰苦朴素。”

李大熊又说道:“老村长说过你现在有钱了有势了,也是郡公,这样的大人物自然要受人敬仰。”

李正苦笑道:“什么敬仰,郡公这个位置我真想还给陛下。”

李大熊一脸忧愁,“现在老村长还有村子里的婶婶们,最担心的就是你飘了,有些人一旦有了权势就会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人,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

“放心。”李正拍着李大熊的肩膀说道:“我现在攒着钱呢,到时候给你找个姑娘续弦。”

李大熊:“……”

李正又问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儿子争气,有时候又觉得这小子太不着调。

李大熊站起身走向村子里。

“今天怎么黑着一张老脸。”李正皱眉自语着。

李义府安排好之后长出一口气,也在树荫下坐着,“长安令,都已经安排好了,等到阎大匠从长安回来之后就能用。”

李世民正在观察着印刷厂,在一旁的张公瑾介绍着流水线。

流水线这个东西也不难懂,这印刷术看起来也不是很难。

前后端详着,李世民低声说道:“看起来简单,但做起来不容易吧。”

张公瑾说道:“确实如陛下所说,其中每一样事物的分寸距离,以及传动的恰到好处都要进行反复实验才能达成,其中包含了不少数术知识,少了一寸不行,多了一寸也会导致整条流水线不能运作。”

李世民打量着说道:“数术?李淳风说过李正的数术水平极高。”

张公瑾点头,“用李正的话来说这是知识,知识可以改变很多的事情,就像是眼前这个印刷术就是知识让印书变得这么快。”

听到这话,李世民点头道:“智慧往往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跟着李世民走出印刷厂,一路走向泾阳书院,张公瑾又说道:“陛下,有些事情臣还是想不明白。”

“像你这么有智谋的人,还有你张公瑾想不明白的事情?”

张公瑾苦笑道:“陛下,臣也是泾阳书院的老师,但泾阳书院似乎和我们所了解的书院不太一样。”

来到书院的边上,李世民就可以听到朗朗读书声,“如何不一样了。”

张公瑾带着李世民走入书院,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在书院每一个夫子都有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

拿出一册书,张公瑾把书本翻开一页放在李世民面前,“陛下请看。”

李世民瞧着张公瑾所指的这一页,这一页上写着的是一道题,“小刚家种了五棵果树,今年一共收果子二百一十五石。有四棵果树平均每棵收果子四十五石,另一棵收果子多少石?”

看完这道题李世民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数术题?”

张公瑾点头。

读了几遍题目,李世民心中开始盘算起来,好难的数术题。

张公瑾说道:“这是我们书院十岁左右孩子所会算的题目。”

李世民看了看题又看看张公瑾,“你说十岁的孩子就会算这种题了?”

张公瑾点头,“若说按照寻常人的理解,这样的数术题目就算是成年男子也不一样算对,但是这里的孩子已经对算法运用得炉火纯青。”

李世民又是倒吸一口凉气,“炉火纯青?真要像你这么说以后从泾阳书院出来的孩子,都会是数术大家?”

张公瑾面带愁容地说道:“臣以为不会是这样,陛下刚刚所看的题目不过是寻常孩子所做的题目,在书院中李淳风手下还有几个对数术具有非常高天赋的孩子,这些孩子以后的成就可能会比李淳风更高。”

“这泾阳还真是人杰地灵。”

李世民感慨。

张公瑾低声说道:“臣以为这不是人杰地灵,而是教书的方式不一样,泾阳最早的夫子就是李正,而李正教了最早的一批孩子,也就是大牛那一批孩子,之后的孩子也全部按照李正的方式在教更小的孩子。”

“和寻常人不一样的是,教书所用的思考方式与学习的方式,就比如数术,在数术的研读上,大多数孩子三年时间就可以灵活的运用数术。”

说完张公瑾又翻过一页,指着一张表说道:“陛下请看这张表。”

李世民看了好半晌,这张表写着很多数字,又看不懂是什么,但嘴上又不能说朕看不懂。

张公瑾说道:“这是一个乘法口诀表,只要记住这个乘法口诀表,孩子们就能灵活做题,九九相加相乘,如此复杂的运算李正只用一张表就可以让这里的孩子迅速习得数术最基础的运算,寻常孩子要花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来学,这里的孩子可能就几天时间就可以学会。”

李世民看着这个乘法口诀表眼神开始变得火热。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