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385 历史名人

章385 历史名人

安德鲁注意到,提到丽的时候,老人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

只听老人说道:“利兹马特在旭死之后现身,本以为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对人族赶尽杀绝,将水系魔法师们杀戮吞噬殆尽,就像它曾经对泰坦和龙族所做的那样。

但它没想到,丽展现出了远远超出它预期的战斗力。虽然丽的那份战力,没办法将败势转为胜势,但她确实将本应发生的‘溃逃’,变成了一场‘撤退’。

丽带着幸存下来的水系魔法师们,硬是从必死之局中,拼出了一条生路。

那时候的火焰世界已经没办法继续呆了,丽能做的只有为人族保留一支火种,她在大逃亡的最后,开启了一扇传送门,将族人们从火焰世界,带到了这里来。”

安德鲁心说老人口中的“传送门”,应该就是自己此次来到这水神世界,穿过的那扇传送门了。

老人没有细说那场大逃亡到底有多惨烈,但安德鲁感觉自己似乎能看到那画面。

传送门位于王庭北方的雪山深处,而在同一片雪山山脉的地下深处,可是沉睡着那应该是水神丽和火神旭的女儿的冰霜女巫。

女巫胸口的那道恐怖的龙爪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应该就是利兹马特留下的爪印!

“所以您本人也跟着逃亡撤退的大部分,一起通过传送门,来到这水神世界了?”安德鲁问。

老人却是摇头:“不,我没有跟着一起过来。或者说,丽没有带上我。”

老人顿了顿,解释道,“第一次轮回重生之后的我,并不是从婴儿时期开始长大的,而是类似于‘附身’在一个已死之人的身上。我的肉身换了,但灵魂气息没有变,所以丽立刻就认出了我。老实说,我从未见过丽那么愤怒的一面。她大声质问我,旭是不是真的是我杀的。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是的。她当时,真的有杀了我的心思吧,但最终她没有动手杀我,但也没有带上我。

直到今天,我都还记得她最后看我的那个眼神。那眼神里有愤怒、有痛恨,但这些都不是最让我心痛的。她眼里最后剩下的,是冷漠,看陌生人一样地看着我。那种冷漠,逼疯了我。

那一刻我真的后悔了。比杀死旭的时候,更加后悔一万倍。陷入疯狂的我,直接跑去找到了利兹马特,结果当然,还是打不过,我又一次被它杀死了。那是我第二次死亡。

我一点不奇怪我又一次被杀掉了。我跑去找利兹马特的行为本身,就是在送死。太痛苦了,那种伤害了最亲近的人,事后反应过来的愧疚感,真的太痛苦、太难熬了。

我又死了。但,有一点很奇怪,就是:这一次我被杀,是被利兹马特的本尊杀死的,但我被杀死的速度,反而比我第一次被利兹马特用‘贪欲之种’隔空杀死,要慢。”

安德鲁一怔,心说这是为什么?

要知道实力达到那种魔导之境之上的程度,杀一个魔导之境之下的人,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老人能说第二次死得更慢,那一定是慢了很多,慢得非常明显。

就听到老人说道:“我左思右想,反复回忆两次死于利兹马特之手的感觉,仔细回忆每一个细节,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它受伤了。它利用我,暗算杀死了旭,之后真身露面,对人族赶尽杀绝的过程中,反而因为丽的顽强抵抗,受伤了!三年前它屠灭泰坦和龙族,毫发无伤。利用我杀死旭,也是兵不血刃。但它对上丽的过程中,绝对受了伤,而且伤得不轻。这才会导致它以本尊之力杀我,反而没有之前它隔空杀我的时候干净利落。”

说到这,老人看着安德鲁的眼睛,微笑问道,“看你的表情,你不相信?”

安德鲁老实说道:“是有怀疑。”

老人说丽比旭更强这一点,安德鲁还能勉强接受。水神印记之中,虽然找不到任何一式能和心火轮回媲美的水魔法,但那扇联通火焰世界和水神世界的传送门,如果正是水神丽的手笔的话,那么丽的实力,或许真的在旭之上。

只是在安德鲁看来,水神丽再怎么厉害,也达不到重创利兹马特的地步吧。

真能重创的话,还有必要逃亡到这水神世界来?

老人对安德鲁的怀疑并不在意,只是澹澹说道:“所以我说你根本不了解丽的传承的本质。不过这也不能怪你,我也是来到这水神世界之后,才越来越意识到,丽当时在大逃亡的过程中,将自身实力提升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嗯,我还是按照顺序来说吧,先说回到我刺杀利兹马特失败,第二次死于那头魔龙爪下。

xiaoshuting.la

那次死后,我的意识在旭的魔法力量的包裹之下,又一次飘荡多年之后,附身重生。那次重生,距离上一次,又过去很多年了。战争已经结束,但整个火焰世界都已经陷入绝望的恐怖。唯一的好消息是利兹马特在当年那场和人族的战争结束之后,便隐退了。它麾下的堕落者们组建的魔法公会,成了世界明面上的主宰者。

而我,这一次重生,我还是一名战职者,一名猎荒者。这一次我倒是没有自暴自弃,严格来说,我的赎罪,就是从那个时候真正开始的。我努力地修行,修行到了九阶,然后……我用尽一切办法,冲破了那道枷锁。”

安德鲁睁大眼睛,吃惊道:“等等,您什么意思?您别告诉我火焰世界历史上,那唯一一个依靠自身力量突破了地火诅咒的‘战斗之鬼’,是您?!”

猎荒者饱受地火诅咒的折磨,是被封印的战职者。

尹凡是在安德鲁的帮助下才破除诅咒,恢复了深蓝守卫的身份。

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冲破诅咒达到九阶之上。

除了历史上的那个战斗之鬼。

那战斗之鬼,居然是眼前的老人轮回重生中的一世么?

安德鲁下意识地觉得这也太扯了。

但仔细一想,又很合理。

老人曾经是远古时代最强大的深蓝守卫,否则也不会有资格成为水神丽的职业搭档。如果说,有谁最有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冲破枷锁,那他的确是最有可能的那个人!

历史上那战斗之鬼不止猎杀荒兽,更猎杀魔法公会的地火职业者,现在看来,是眼前的老人轮回重生之后,在向魔法公会、向魔法公会背后的利兹马特进行的血腥复仇吧!

只见老人点点头,说道:“没错,那个世人口中的战斗之鬼,就是我。我那时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就是想要做点什么,好让自己内心的愧疚感消弱一点。

我想过想办法去找丽,但我实在没脸见她,更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所以我当时只是想着,尽力做些赎罪的事情,消除了内心的愧疚感,就能摆脱那无尽的轮回和愧疚之苦了。”

安德鲁说:“传闻那战斗之鬼被魔法公会的高手群起围攻,某一天忽然销声匿迹了……”

老人笑道:“什么销声匿迹,无非就是在一个无人的山区,被围攻而死罢了。那是我的第三次死亡。那一次我连利兹马特的影子都没见到,就死在它麾下的爪牙的手下了。

那次死后,又过了许多年,我第三次重生了。那是我在火焰世界的最后一次重生,那次重生又死去之后,我的第四次重生,就来到这水神世界,灵魂附着在一头鲸鱼身上了。”

安德鲁试探着问:“您第三次重生——在火焰世界的最后那一次重生——该不会,也是什么历史上的有名的人物吧?”

安德鲁本以为老人所讲述的故事,主要会以远古时代的那场大战为主。

结果却是一世世的轮回重生,时间跨越极大。

老人说:“有名不有名,我是不知道的,毕竟那次重生又死去之后,我就离开火焰世界了。

那次重生之后,很倒霉的,我失去了修行的天赋,附身在了一个标准的废柴身上。我努力过,尝试过一切办法,看能不能变强,但都失败了。原来并不是每个废柴都能走上逆袭之路的。相反那一世的我,体弱多病,生活在干旱的沙漠之中,每天都在咳嗽着。

不过最终我还是尽我所能,做了些事。没办法,旭那家伙的‘心火轮回’其实是很霸道的魔法,一旦陷入轮回,每天受到那愧疚感的催促,想不努力做事都不行。

我在沙漠之中,建立了一个组织,收容那些和我一样被火焰灼伤了肺部的病患,尽可能为他们减少痛苦,延长寿命,并在剩余的有限的生命里,帮助他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安德鲁:“……”

沙漠。

组织。

被火焰灼伤肺部。

安德鲁这下真的感觉有点太魔幻了。

果然就听到老人缓缓说道:“活人公墓,你听说过这个组织么?远古时代的海洋湖畔,正是我们人族的聚集地。我第三次重生的时候,整个海洋之湖却都已经消失,变成一片荒芜沙漠了,好像是叫内海沙漠吧。

唉,也不知道内海沙漠如今,是否还有活人公墓的存在。”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