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火影开始梦境投影 > 第167章 悲剧将不再重演!【5200字中杯】

第167章 悲剧将不再重演!【5200字中杯】

黎明时分。

一行四人,三女一男来到郊外的一处豪华大宅院外。

整个宅院占地极广,并且分成了好几块区域。

每一块区域都有着一片建筑群。

鬼杀队能跟无惨斗了数百年,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持果然是不行的。

四人正是蝴蝶姐妹,以及信彦和真菰。

此时的信彦穿着愈史郎送的隔光的衣物,头上戴着一个大斗笠,全身没有一处暴露在阳光下。

三天的时间,信彦还是有些不适应阳光,不过比一开始好多了。

白天休息的时候,他也会尝试性的让身体接触阳光。

感觉完全适应阳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并且随着查克拉的增强,他能够用查克拉掩盖鬼的气息,除非是他动用鬼的能力,否则便是这些天跟他朝夕相处的蝴蝶姐妹都感受不到异常。

“香奈惠大人!”负责守卫的剑士看到香奈惠,顿时恭敬行礼,眼神中带着憧憬和仰慕。

毕竟香奈惠不仅有着出众的美貌,更关键的她是鬼杀队的‘花柱’,是队伍里的支柱之一,鬼杀队最强的那一小撮人。

正是因为有着主公大人和柱们的带领,他们这些普通剑士才能坚持下去。

至于将被衣服完全包裹着的信彦,并没有引起什么特别的关注。

柱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过问的。

“辛苦了。”香奈惠微笑着回应,随后带着信彦和真菰走进了宅院之中。

四人很快便来到了鹅卵石铺就的后院,在廊下站定。

此时,一个沉稳温和的声音响起。

“香奈惠,看到你平安归来,我由衷的感到高兴。”

声音的语调变化很小,但是却能让人感受到说话者的真心,一种莫名的放松感出现在信彦的心中。

朝着廊上望去,只见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青年缓缓的从房子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青年的面容俊朗,留着齐肩的中短发,身着黑色的和服,外罩白色羽织,羽织中间有着火焰状的花纹,下半部分则是淡紫色。

唯一让人感到可惜的是,青年额头的左半部分毁容严重,像是皮肤被火烧之后重新结疤,看起来有些狰狞,他的左眼似乎也失明了,根本看不到焦距。

产屋敷耀哉。

此人就是鬼杀队的当主,被所有的成员称为‘主公大人’。

果然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这是信彦对他的第一印象。

就算脸上有着难看的疤痕,也不得不感叹他的长相极为俊美,整个人的气质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之感。

产屋敷一族跟鬼王无惨有着血缘上的关系,所以自从无惨变成鬼之后,产屋敷一族就受到了诅咒,所有的孩子都会体弱多病,尤其是男子都会早早夭折,就算世代跟神宫的女子结婚,后代也没有活到30岁的。

“主公大人,见到您身体安康,我也由衷的感到高兴。”香奈惠与蝴蝶忍同时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产屋敷大人。”信彦和真菰则是微微躬身,现在他还没有加入鬼杀队,所以这个礼节就够了。

“不用多礼,你就是那个为了保护家人,主动变成鬼的孩子。你叫北原信彦,真是勇敢,令人钦佩。希望你以后也能将鬼杀队的众人当成你的家人。”

产屋敷耀哉从廊上缓缓的走了下来,几步路的距离,他却走得有些吃力。

来到信彦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信彦,仿佛想要记清楚他的样子,脸上随之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感谢您的接纳。”信彦恭敬的道。

虽然产屋敷耀哉看起来只比他大两三岁的样子,态度上却将他当成一个孩子,不过信彦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相反,他的声音、动作节奏,让信彦感到心情舒适,如沐春风。

身为上位者,却走到下面仰视着他跟他说话,非常有礼貌。

而且这一切也不是故作姿态,看起来是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原著中的产屋敷耀哉也是这样的人,他极为重视部下,牢记着每个鬼杀队牺牲了的队员的生平经历。

即使身患重病,仍会每天为在战斗中牺牲了的队员们扫墓。

鬼杀队全体成员都将他视为自己的亲生父亲般敬重。

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如果能显示魅力值属性的话,他一定是点满了吧。”

信彦心中暗忖,难怪原著中的主角灶门炭治郎说听到产屋敷耀哉说话时,感觉脑袋轻飘飘的,他也有这种感觉。

仅仅是第一次见面,刚加入鬼杀队,他的心中竟然莫名的有种归属感。

以他强大的精神力,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也不会中幻术。

而且产屋敷耀哉不仅没有丝毫的修炼天赋,反而身体弱的感觉一阵风都能吹倒。

这就是领袖气质,人格魅力吧!

接着,产屋敷耀哉将蝴蝶姐妹和信彦、真菰四人请进了房间进行谈话。

他询问了一下这次事件的过程,随后又问及了信彦所说的,关于他父亲说北原一族是继国一族后裔的事情。

信彦则是原话重述了一遍。

产屋敷耀哉静静的聆听,最后只是瞥了信彦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之后,产屋敷耀哉向四人说明了一件事情,他之所说众人平安归来他由衷的表示开心,一方面是出自真心,更重要的则是因为前天传来情报,东京府的浅草出现了疑似上弦的鬼。

而信彦和香奈惠等人就在浅草。

以香奈惠的实力,对付下弦之鬼没问题,但是单个的柱很难敌得过上弦之鬼,必须得多名柱联手才行。

所以出于对四人安全的考虑,产屋敷耀哉将岩柱悲鸣屿行冥、炎柱炼狱杏寿郎、音柱宇髓天元都派往浅草接应四人。

不过看样子四人并没有遇到危险。

听到产屋敷耀哉的解释,信彦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幸运值出现变化之后,运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幸运值在变成半鬼之体后,从-5提升到了10,而刚才加入鬼杀队的时候,又从10上涨到了25。

这要是幸运值没有上涨,说不定出门就遇到了上弦之鬼。

不过说起来,只要不是跟上一次投影一样,直接遇到上弦之壹的话,保命应该能做到。

说不定运气上涨后遇到上弦之鬼时,岩柱等人也赶来了。

岩柱可是能够跟上弦之壹刚正面的剑士,原著中鬼杀队里的最强者。

说起来,信彦加入鬼杀队,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学习各种呼吸法变强,同时跟鬼杀队的强者进行战斗,磨炼剑技,同时等待剧情开始,从灶门炭治郎那里获取‘日之呼吸法’。

要说综合实力,信彦自问在现在的鬼杀队里也排名前列,不会比一般的柱差。

但是从剑技的角度来说,这些剑士数百年传承,剑术绝对很强。

毕竟对付鬼的时候要斩首才行,所以技巧上必须要有极高的水平。

上次投影,他在鸣柱桑岛慈悟郎手下学习剑术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继国缘一一秒钟挥出一千五百剑的水平,不知道能不能在这次投影中做到。

“香奈惠,信彦就交给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让他成为你的‘继子’。”

产屋敷耀哉微笑着说道,随后望向了一旁的真菰。

“真菰,这段时间你也可以和你哥哥在一起,我会马上给鳞泷先生写信,过段时候派人送你去他那里学习水之呼吸法。”

“是,主公大人。”

“多谢主公大人。”

鬼杀队最高战力柱长期维持在九人的数量,为了保证九柱的数量,每名柱都会收一些有资质的徒弟作为“继子”。

“继子”就是在柱牺牲或退役后继承其位置的队士。

因为信彦的战力,所以产屋敷耀哉没有准备让他从普通剑士一步步走上来,因为这样显然浪费信彦的才能。

而且鬼杀队的其他人不一定能够马上接受信彦半鬼之身的身份,让他成为花柱的继子,之后也能增加一些说服力。

归根结底,关键要看信彦的表现。

产屋敷耀哉轻咳几声,脸色明显的有些发白。

“主公大人,你没事吧?”香奈惠和蝴蝶忍都是面露担忧之色。

“没有关系。”产屋敷耀哉微微摇头,接着说道:“信彦、真菰,你们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可以尽管提出来,我会尽我所能,尽量满足你们的一切需求。希望你们能够真心的将鬼杀队当做你们的家。”

信彦稍微思索片刻后,来到产屋敷耀哉的身边,小声说明情况。

产屋敷耀哉闻言,微微颔首,微笑着说道:“钱财方面你不用担心,产屋敷家族会满足你对食物的需求。”

“多谢主公大人。”信彦恭敬的道,在不饮用人血的情况下,食用动物的血,量的需求就很大了,短时间还好,加大运动量的话,食物要求会更高,信彦身上可没有多少钱。

跟产屋敷耀哉的相处时间很短,但是信彦却感觉很舒服。

明明他还什么都没有为鬼杀队做,但是产屋敷耀哉却是完全信任了他。

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不一会儿,产屋敷耀哉再次咳嗽了起来。

此时,一个长相美丽的白发妇人走了进来,正是产屋敷耀哉的妻子产屋敷天音。

“耀哉,该喝药休息了。”产屋敷天音冲着众人微笑点头,随后来到丈夫的身边提醒道。

产屋敷耀哉闻言,在妻子的搀扶下缓缓起身,临走前对着信彦和真菰微笑着说道:

“期待你们的活跃表现。”

......

产屋敷耀哉离开后,信彦和真菰跟随蝴蝶姐妹离开主宅,朝着西面走去,很快便来到一个为竹篱笆墙围住的院子。

即便是在院外,也能看到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

这里正是蝴蝶姐妹的居所‘蝶屋’,也是鬼杀队伤者集中治疗的地方。

蝴蝶姐妹出自药师之家,两人除了战斗,也负责治疗相关的事务。

走进蝶屋之后,信彦便在蝴蝶姐妹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

院子里,负责后勤的女剑士们正在空旷的后院晾晒衣物。

有些鬼杀剑士在通过试炼后,如果不想上前线跟鬼正面厮杀,也是可以从事后勤工作的。

很多时候,后勤工作并不一定比作战的工作轻松,都是一样重要且必不可少的。

因为蝶屋的存在,极大增加了受伤剑士的康复几率。

蝴蝶香奈惠将信彦带到一个房间之中,微笑着说道:

“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居所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我说,另外食物方面,主公大人会替你补充的。

就算是人血的话,如果你有需要的,我们也可以替你购买一些。

如果是少量的话,我的血也可以。”

“多谢。”信彦点了点头,突然话锋一转,问道:“香奈惠小姐,冒昧的问一句,你多大了?”

香奈惠闻言一愣,突然脸色微微一红,随后神情自然的回答道:

“我比你大一岁,今年17岁。”

信彦闻言,脸色微微一沉。

“怎么了吗?”香奈惠注意到了信彦的脸色变化,疑惑的问道。

“啊,没什么。随便问问。”信彦笑着摇头。

“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让忍陪着你四处看看吧!”说着,香奈惠离开了房间。

而等到香奈惠离开后,蝴蝶忍突然板着脸,面色不善的望着信彦,道: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打姐姐的主意。”

一开始蝴蝶忍对信彦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上次他冒犯了姐姐,这一次的表现更是让她心生警惕。

姐姐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信彦微微一愣,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跟我走吧,我带你熟悉一下环境。”蝴蝶忍的表情恢复了正常。

真菰因为这些天赶路太累,所以一到房间,便睡下了。

信彦跟着蝴蝶忍四处走着。

这几天他也熟悉了一下自己的能力。

通过查克拉的控制,信彦身上鬼的气息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几乎微不可查。

本身鬼就只是一个称呼,一个代号。

信彦又不吃人,说他不是鬼也是一样的。

关键是看怎么运用。

拿枪的可能是保家卫国的士兵,也可以是侵略其他国家的暴徒。

就算是后者,也不能说是枪的错吧。

信彦要的是鬼强大的体质和恢复能力,至于缺陷可以克制,也能慢慢消除。

查克拉对身体的强大作用正在慢慢显现。

“香奈惠,享年17岁......”

信彦一想到这个事情,注意力没办法放在蝴蝶忍的身上,虽然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但是心里却是在想其他事情。

通过香奈惠还活着,以及蝴蝶忍现在的性格,信彦本来就能大致判断现在的时间线。

他熟知鬼灭之刃的剧情,所以只需要给他一个思维发散的立足点,他就能理清脉络。

现在确认了香奈惠的年纪之后,信彦终于有了头绪。

如果将主角灶门炭治郎通过鬼杀队的试炼作为剧情开始的时间节点。

那么17岁的蝴蝶香奈惠死于剧情开始的四年前。

“现在的时间是2月10日,也就是说今年香奈惠就会遭遇上弦之贰的童磨,被其杀死......这可不行!”

香奈惠既是剧情中的重要人物,又是鬼杀队的支柱之一,最关键的是她救了信彦的命,现在知道未来要发生的事情,信彦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很难敌得过上弦之贰,不过有我的存在,就算遭遇上弦之贰,肯定也能保护香奈惠,拖到天亮。”

“还不知道遭遇童磨的时间,如果给我半年以上的时间,有足够的时间增强查克拉的话,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剧情开始的两年前,鬼王无惨灭了杀了灶门炭治郎全家,只有炭治郎因为外出而幸免,他的妹妹祢豆子变成了鬼。

之后他遇到了水柱富冈义勇,在他的推荐下来到前任水柱鳞泷左近次的手下学习呼吸法,两年后参加试炼并顺利通过,成为鬼杀队的正式剑士。

“按照原本的剧情,真菰就是这两年之间被鳞泷左近次收养,然后前往藤袭山参加试炼,被手鬼折断四肢之后虐杀......”

“一切将从现在开始改变!”

信彦心中暗下决心。

“信彦桑,你怎么了?”见到信彦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低头不语,蝴蝶忍疑惑的问道。

“我想尽快参加试炼成为鬼杀队的正式成员,不知道需要做些什么?”信彦正色道。

蝴蝶忍闻言一愣,随后向信彦说明情况。

“作为姐姐继子,你需要得到她的认可才能参加考试。至于你需要的日轮刀,在你通过考试之前,现在的库存中恐怕很难找到适合雷之呼吸法修炼者所用的代替品。”

五大基础呼吸法中,雷之呼吸法和岩之呼吸法是最难练的,这两类呼吸法的修炼者最少,而修成之后,阵亡的剑士也很少。

所以鬼杀队回收的阵亡者的日轮刀库存中,很少有雷之呼吸法剑士的日轮刀。

“暂时用其他的日轮刀代替也可以。”信彦道。

“我会尽快向主公大人申请的。”蝴蝶忍应道,对于能够增加一位强大的同伴,她也是很高兴的,只要他不打姐姐的主意。

......

“呼呼~信彦!等一下!我没有力气了!你停一下!”

蝶屋后院的空地上,蝴蝶香奈惠在信彦的猛攻下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没想到信彦的体力如此夸张,虽然信彦是半鬼之体,但他修炼呼吸法才几个月。

而她成为花柱已经好几年了,在柱之中实力排在中游,竟然无法战胜信彦。

这就是天才吗?

“不好意思,打兴奋了。”看着满头大汗的香奈惠,信彦停手,收剑归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来到蝶屋已经一周了,两天前真菰已经启程前往鳞泷左近次处学习水之呼吸法,而他也正式开始跟随香奈惠修行。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