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出笼记 > 12.03章 扭转天性

12.03章 扭转天性

在呼呼作响的通风管道中,卫铿趴在了地面上,蒙着头,开始第一次的接触这个世界的暗能。

暗能所对接的物理现象,一直都在宇宙中存续。只是星球时期人类无法感觉,只能通过观察星际之间质量差距,懵懂知道有这玩意。而到了折跃时代后,这就是人类普片就有了的“魔法”能力。哦,如果人类再一次稳定在一个行星上,繁衍个几百年,这种魔法能力也会逐渐消失。

卫铿一边面壁一边神神叨叨,:“集中精力,深吸气,缓舒气”终于经过一番操作中,意识突然一阵坠落感,来到了精神海中,那些铭刻在初始思维中的鬼画符,就是最初始暗能结构。

这是星海中折跃门所在区域新生儿刚出生时就给予的福利,那些老牌的暗能者们会将最基础“单质”暗能波动激发出来,让孩童意识懵懂中就抓住这种“物质感”。

根据每个孩童的天赋,在十六岁时,仍然能稳定链接的单质暗能种类越多,天赋也就越高。

卫铿立刻带入这具躯体曾经记忆感觉,很快感应了三十四种暗能“单质”。

本位面暗能单质种类,应当是61种。而这些单质类型总体归为三大类,第一大类是三十六种,第二大类12种,第三大类13种。

暗能单质组合起来,会形成独特的效果,与潘多拉判断虫群有没有威胁,看蛋白质频段数量的道理一样,越高等的能力,组合必定越复杂。

些组合有着很多既定规律,不能随意堆砌。

例如第一大类和第二大类的单质,必须要在反对称状态下,才能完成规模可见。——即不相容理论。

卫铿抓了一下自己目前不存在的胡子,颇为满意的说道:“三十四种符文,这个还是比较可以的。按照内城区域的情况来看,基本上是中等偏上。”

按幽暗世界的情况,感应的粒子种类,在四十八种以上后,每多感应一种粒子,就最难得,而那种资质,是纹铁星这样的小地方都出不了的。

景谷雨:“这是这具躯体原主人的感应,其残留的精神意识,可以被你左右,但严格的来说不属于你。”

听到这,卫铿再次确定一下,发现自己必须代入自己,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感觉。

在通道中,一个小男孩攥紧拳头,憋红了脸蛋,开始努力回忆着什么!

景谷雨:“每个人的意识特征不同,如果你接近折跃点,可以重新感应一次,请放心,作为穿越者,你的意识状态的规模非常庞大,可以感应全部宏物质粒子。不过最重要的是确定粒子结合,这才是决定暗能等级的存在。”

景谷雨试图在导引什么。

而卫铿记忆中也逐渐朦胧,懵懂中,好像回忆起来另一种人格。这个人格很熟悉,很熟悉!——好像是自己过去?

卫铿一般是很平淡的,看起来没有任何个性。但若是提示自己的个性是“奋斗、跳跃”,轰然中。

卫铿精神中陡然闪烁起来了一股截然不同的‘硬物’,如同白米饭掺着沙子,软布中板砖,太阳中黑子,总之非常膈应的闯了进来。

一种不屈,一种铿意,一种在压迫下宁愿折断的不忿念想。

在火焰中燃烧,也要看着虚伪者付出代价的决然。

当外部敌对者有无数附和者对自己摇头否定,也要坚持一换一。

在通道中,卫铿缓缓地流下了眼泪。比起其他的思维意念,这个很膈应的“意念”,自己很不愿回应,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

一个普通的,中人之姿的,但是却妄想获得阳光,面对黑暗只能自我燃烧的‘渺小’的自己。

卫铿抓住了这个特征明显的自己意志,顺着识海中广阔道路,终于再度连接了原来塔西启舵的旧记忆。

这一会,卫铿触碰到了更加色彩鲜明的暗能感知世界,而且随着时间延长,越来越鲜明,显然这次感知到的暗能单质种类,可不只是34个。

既然时间能延长,那么索性就直接感知的长一点。

不知过了多久,卫铿察觉到了一种组合,一种能让空间压缩扩展,空间里面的时间随着压缩变快,扩展后变慢的组合!

对于这样的模型,卫铿异常的熟悉。这是空扭位面模型,

感知到这个模型,卫铿不禁嘀咕道:“小寒,对比一下。”但是瞬间,卫铿反应过来了,秦晓寒现在不在自己这边。瞬时间有些惆怅了。

卫铿撤出了感知,吐了一口气,问道:“景谷雨,过了多长时间了?”

景谷雨:“仅仅过去三秒?”

卫铿:“额?”

景谷雨神色复杂的看着卫铿。然而随后正色解释道:“感知暗能单质时,对外界是没有时间损耗的,三秒钟的时间消耗,是因为你刚刚组合的暗能。”

卫铿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以手掌中心为焦点,很快空气中所有灰尘在掌心汇聚成了一个个粗糙的球体。

暗能这种能在意识深处直接连接宇宙物理现象的能力,对目前主世界来说仍处于不确定事物,监察者系统只能通过穿越者的思维层面分析情况,无法直接监察暗能和意识之间相关性。所以只有卫铿展现后,系统才能分析。

卫铿对系统报备了,自己两种暗能的使用方法,

第一种,是聚合,以一个点为中心,所有颗粒迅速聚合成一个球。这是目前卫铿被灰尘呛到后,紧急构建的能力。

第二种,是扩散,咔嚓一下,卫铿轻轻一捏,这个聚合的金属碎屑小球,支撑不住,碎裂开了。裂开成了流水一样的粉末。

对于卫铿构建出的这个能力,景谷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评估:一级暗能。

接下来,卫老爷很是操劳的开始打扫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卫生,一块块灰尘颗粒物聚集起来,然后被塞到闸门外面去,狭小空间中的空气清新起来,手掌上闪烁聚合的能量点,也越来越熟练。球形力场中央,如同火焰一样闪烁。这呲溜散发着芒刺的光点,吸纳周围几十米细小物质,卫铿的发丝也随着从耳边摇动。

就当卫铿试着进行暗能组合,将灰尘颗粒物捏成块块,丢送出去的时候。

此时外面的隧道中传来了广播的回应:“十分钟后,空气循环结束,各个生活区闸门将重新打开,请居民们出入公共区时遵循秩序。”

卫铿伸展了懒腰:“是要出去闯荡一番了。”

纹铁小行星,零点五个自转周期后,在空旷的隧道中,一台台长度五米的蚰蜒型机械哨兵开始巡逻,一排排细足,也只有在外圈低重力区域才能行走,上面的激光发射器和音波炮警告着下区居民莫要违背法律。

音波武器在星球上属于非致命型武器,但是在小行星隧道密闭环境内,音波回荡效应,可以使整个街道区域的人内脏碎裂重残,而外表看不出来,绝对属于小行星镇压过程中凶残利器。

“咯吱咯吱”的金属声音在隧道蔓延。锈迹斑斑的铁粉末就是被这玩意刮下来的。整个隧道在这几百年内至少薄了一厘米。

思路客

外层区域的流浪居民,套着紧身头盔系统,三三两两的聚群列队。开始接受这些关卡的机器人检查。

这些太空服看起来紧紧地裹着身体,但是就如同二十一世纪,塑料垃圾制作的时装一样,乍一看有那么一回事,但是自己琢磨一番,非常简陋。

这种宇航服是普通塑料布,通过大量皮筋(金属弹性约束环)裹压在了身上,让身躯均匀的承受类似大气压力的感觉。背后背着锈迹斑斑的氧气管。而头盔更是类似摩托头盔,里面塞了一个氧气呼吸器,不是自动,必须需要手动扭动氧气管的气闸后才会在头盔中注入氧气。

这样的宇航服在小行星外层长期太空行走是不可能的,但是面临气压骤变时,橡皮筋可以保护体内血管在一定压迫力下,不至于肺部张裂张的太狠,血管爆裂受伤。在氧气骤跌时候,不至于昏迷骤然丧失行动能力。

穷人嘛,自然是穷人的应对方法。

一开始,卫铿和巡逻机器人躲猫猫换井口,换了七八个井口后,最后被死死的堵住了。最终灰头土脸的卫铿来到巨大机器人面前。

这个闪烁着红光,两侧音波炮已经打开,随时准备开火的机器人经过了三次扫描,终于在某个洞口堵住了塔西·启舵,并且确定塔西启舵的身份。

完全失去的回旋余地,卫铿在坑道中半直腰做着法式军礼。

两分钟后,一个白色太空球从后方飘了出来,将卫铿打包带走。

卫铿被塞在球形小仓中,趴在玻璃窗上,看着窗户外倒退的场景,一开始隧道是破败的,但是随着进入一个个二十米宽的闸门后,自动化的机械开始变多了,随后越向着内部,城市内的科技模块越来越多。然而到了内区域后,这里的人身上衣服开始简洁了。

景谷雨:“内圈居民,背靠着星门成长,掌握最先进的科技,并且随着暗能体系的开发,当能量源变得小巧时候,传统的机械轮廓就消失了。”——这就好比电话机,智能手机就是一个光滑平板,看不见拨号按钮,甚至出声孔都不在正面,而在不起眼的侧面。

系统打开了这些内层居民简洁的衣服,好家伙,这些都是带着力场的。

返回了(被逮回了)内层。

学校内,导师办公室。卫铿想要嚣张的满不在乎,但是在气场之下还是如同乖宝宝一样吓的低下了头。同时对自己这么容易低头,极度反思。自己咋就不敢和她干一架呢。

在压抑的气氛中,导师做出了判决:“这个学期完全留校。所有的太空港口的数据检查任务交给你了。”

听到这,卫铿察觉到自己残余的意识似乎本能的一颤动。

彻底留校,意味着再也没有时间外出去玩,而太空港口的数据检查任务则是类似一个大扫除的任务。

在内层各个部门都有通向外层小行星表面太空设施的隧道,例如学校,在外太空又有一系列的设施。这些设施大部分都自动化了,并不是一个体力活。但是每周派人上去看一下,而这个过程中,需要乘坐穿梭器,其直上直下的过程中,堪比游乐场的跳楼机,比晕车难受多了,故学生们一直是推脱的。

塔西启舵的思维,卫铿很快切换出来。

卫老爷给自己催眠道:“不就是过山车吗!稍稍有点刺激呗,我应该兴奋对吧!地球上速度飙起来,肾上腺激素也会增生,对头,我得每天都坐一趟。”

同时卫铿明白!这位导师其实是面冷心热的,所谓的留校整整一周,其实是为塔西惹的祸进行背书。如果是放学生回家操作,那才是真正的甩锅。

卫铿对导师深深地鞠躬,然后退出了。

这位导师看了一下塔西启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低语:生在那样的家庭,真的是可怜啊。

卫铿走出了学校,看着头顶六十米的穹顶上,一排排明亮的灯光,也在说道:“内圈的空气挺好的。”

景谷雨:“你不是要闯荡吗?”

卫铿一时语塞,随即狡辩道:有人罩着我,那么干嘛还要流窜了?

卫铿想要继续说点啥,突然感觉到有点无力。顿了顿后,卫铿询问道:“我是不是饿了?”

景谷雨:“应该是吧?”

五分钟后,在干饭地点。

卫铿准备干饭时,吃了两块肉后感觉到异常的油腻。但是没感觉到饱,总感觉到缺了一点什么.

这让卫铿有点焦躁,但随后的系统提示下,卫铿尝试性的要了一份类似花生米的坚果,咔嚓咔嚓咬了两下后,当即停不下来。

景谷雨:“慢点吃,慢点,没人抢,乖”——卫铿不得不抬起头质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在哄仓鼠?”

系统界面上,景谷雨眼睛微微倾斜的嘀咕道:“怎么会呢,你错觉吧。”

卫铿看着手里的坚果,有一些迟疑道:“我只吃坚果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比如说营养不均衡之类的。”

景谷雨甩了甩手:“不会哒,不会哒,多吃一点,这年头多吃坚果的男孩子,受欢迎。”

卫铿嚼碎了一颗:“为什么?卖萌?我可不会。还有,我要发现我第二天屁多,我可饶不了你,误导信息,我要举报你。”

景谷雨挂上了‘哄骗小朋友’的笑容:“放心,吃坚果,只会香香的,美美的。”

卫铿:“叠词词,恶心心。”

嚼碎了二十多个坚果后,卫铿又看看餐桌中的肉,嘀咕道:“怎么不爱吃肉呢?一定是做法有问题。”

关于应许星人的体质问题,卫铿虽然是从资料上看了很多,但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这个世界的人有对动物蛋白消化的能力,但是缺乏相应味觉享受能力。

地球上的人类基因中是有食腐的味觉基因:有的人喜欢螺蛳粉,臭豆腐,臭鳜鱼都是这种基因的显现。而这类食物直接放在这里,那只会感觉到恶心。

吃完了东西后,卫铿决定筹划着锻炼,爆发力,行动的连贯谋划,这些都要形成习惯,绝对不能任由这里天性来影响。

在自己太空舱中,卫铿小腿倒挂金钩在单杠上,手掌把玩着金属蛋。

卫铿挥手垂着单缸:“地球人,搞事魂!——这次我就得和天性对着干了。”

核动力战列舰其他书: 归向 井口战役 无穷重阻 位面小蝴蝶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