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全球废土:避难所无限升级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长龙仙江,登临宝鱼!

第七百五十九章 长龙仙江,登临宝鱼!

维护正版读者权益。

十分钟后刷新。

你们懂得~

大梁国,历经六代四朝皇帝,如今乃是宣德皇帝在位第二十五年。

传闻太祖皇帝和前朝余孽争斗到白热化时,忽有天降流火,一夜之间,前朝余孽尽皆诛灭。

到了如今,大梁国力日渐强盛。

在位的宣德皇帝吏治清明,且建立玄武卫,监察天下武者。

扬州。

彰郡郡城。

连沧城。

点点雪花夹杂在北风当中,刮在每一个匆匆忙忙的行人脸上。

几个杂兵穿着大棉袄子,斜拄在城门口,对着进城的人大声吆喝道。

“马上宵禁了,有钱的住客栈,没钱的,去去去,那边去。”

东城门入城的大多都是穷苦人家,也没多少油水可榨。

收了入城费后,几个懒汉像是赶苍蝇一样驱赶着入城的人。

从东城门进了以后,在往东,就是兵士口中的贫民窟。

苏摩穿着破旧的长衣,脸上曲曲扭扭的皱纹,夹杂着煤黑,活像是一个到了人生尽头的可怜老人。

杂兵们看了一眼后,自然也将他认作是来郡城的流民,驱赶着就往所谓的贫民窟而去。

已是隆冬时际,没人知道,从他来到此方世界,已经有三月有余。

盯着挂在城门上的诸多白纸看了一眼后,苏摩若无其事的大步迈入其中。

等到苏摩的身影消失在风雪里时,挂在城门上的一张白纸被冷风一吹,悠悠的掉在地上。

领头的士兵大叫晦气,吐一口唾沫在纸背,重新沾了上去。

梳理了一下皱皱巴巴的白纸正面,将标题的大字贴正后,领兵站了回去。

“官爷,这是通缉犯吗,刚才进去那人有点相似啊”

一名面相憨实,身材消瘦的汉子怯怯懦懦的说道。

“去去去,这上面挂着的哪个不是汪洋大盗,就说这纸上的摧心魔苏摩,据传,被此魔杀掉的人均是筋脉尽断,就连心脏也被击打成碎片,场面端是恐怖如斯”

“从刚开始的30两银子悬赏,此人一路在官府的追逃下,到处作桉,如今已经500两银子的魔头,有明劲巅峰的实力,这种恶贯满盈的人物,岂会混在你们这群苦哈哈里进城?”

说着说着,领兵似乎是感觉到堵在城门口听故事的人多了起来,一招手,手下的几人连踢在打,吓得一众屁民连滚带爬。

没听到身后的人议论自己,急匆匆进城的苏摩,来到客栈美食一顿后,招呼小二开了房间,休息了起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直游走在刀尖上的苏摩之所以没被官府抓到过,不仅是因为他明劲巅峰的实力,更是因为他的胆大包天。

今日下榻的客栈距官府仅有两百步距离,打开房间的窗子,更是可以直接看到衙门里进进出出的官差。

任这些人想破头皮,也想不到如此汪洋大盗竟然就住在自己的身旁。

【姓名:苏摩】

【年龄:六十八】

【修为:明劲巅峰(气血衰败)】

【法:金刚掌一层,草上飞一层,金刚劲一层】

运起洞悉后,苏摩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穿越到此方世界时,他才发现,这方世界虽然没有修仙者,但在武道上,却要比他所在的世界走的更远。

甚至传闻还有武者榛至化境巅峰,差点就破碎虚空,白日飞升。

虽然有800的时间差,但他的心中从未敢忘,真身所在的世界,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如果不在一年之内有所进展,回去只能死路一条。

世界不同,语言当然也不同,但好在洞悉术能帮他理解字体的意思,文化程度不高的世界,语言同样不会复杂。

仅仅一个月时间,基本的交流就已经没了问题。

剩下的两个月,他一路辗转好几个地方的大武馆,借着讨教的目的,想要拿到武技。

除了肉身修为是明劲巅峰外,前世的武技极其稀烂,也难怪不入洞悉的法眼。

可惜,没有一个武馆愿意收留一个高达六十八岁的老人来当入室弟子,传授功法。

无奈之下,苏摩只好不顾江湖道义,趁夜袭杀,强夺功法。

到了此方世界,眼看时间越来越短,以苏摩闯荡江湖几十年的手段和实力,也不是不可以曲线救国,拿下秘籍。

比如祖传金刚掌的武者完全可以镇压收服,还有后续的两个馆主,敲打他们拿到秘籍至少有数百种方桉。

“但是,我却不想这么做呀...”苏摩在心中悠然一叹。

时间不等人,耽搁一分钟就是一份危机,他不是初入江湖的新人,自懂得如何取舍。

武功在精进,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压着之前全盛的自己打,但眼下,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濒死的情况下脱身。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重新将口袋中的煤黑涂抹在脸上后,苏摩提身一纵,从客栈的后墙跃了出去。

三个月的时间,让他对着大梁国也了解不少。

眼下所在的地方,正是大梁国开国皇帝起兵的郡城,连沧城。

从连沧城出,一路向北八百公里就是大梁国的都城所在。

靠近都城,连沧城的经济相较苏摩初来的地方已经富庶了许多,路上到处可见游商走卒。

行走其间。

行人交谈,能听到不少信息,大多只是随意听听,苏摩也在寻找对他有帮助的信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

在于两个眉飞色舞的小青年迎面走过的时候,苏摩终于听到。

“今日玄武卫又更新了通缉榜,虽说那摧心魔苏摩是明劲巅峰我们奈何不了,但这玉面郎君却是只有刚入明劲,以你我之力,找到他,这五百两银子就归我们了”

“玉面郎君?这人可不好找啊!玄武卫已经通缉了他数年之久,结果,就连人影也没摸到?”

“可不是,这玉面郎君啊,听说一手换形术出神入化,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官府衙役,玄武卫中人才他身边路过都没发现他,不过啊,我这有一个消息,可是帮我们能抓到他”

说着说着,左边的小青年握了握挎在腰间的长剑,一副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快说,快说,大不了,到时候你你7我3,平分这银子”

“据说,这玉面郎君到了某处,最喜欢的就是去猎艳,我得到消息,我们这连沧城中能被他看上的人家,也就只有...”

说着说着,小青年停下了话头,一脸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听着后,才附耳在另一名小青年耳边,吐出一个名字。

……

“陈夫人?”

坐在路旁,将两人话听得一字不落的苏摩,突然眉头一动,双眼有光芒略过,洞悉术施展而出,将两人的悄悄话一览无余。

换形术?听上去就很厉害!

他来到这个世界,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学武功,也不是寻找登仙之路,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如何活下去。

金刚掌也好,草上飞也罢,这些东西,都帮不了他。

他要逃出三大派的围堵,只有用巧,不然一个垂死的人谈何用武功打出去。

看着两个小青年走后,苏摩略有所思,站起身来问清方向后,也是快步离去。

半个时辰后,一处高墙下,往日里清净的门墙下,多了一个老乞丐。

乞丐的腿也似乎有点问题,一瘸一拐的,过路的行人,以及在此处附近的熟人,只是看了两眼,便不再关注。

所有人都清楚,这个可怜的老人不过又是一个被世道所害的可怜人罢了!

没人会将威胁联想到这样一个一阵风吹过来都能倒的老人身上!

玉面郎君当然也不例外!

陈夫人,连沧城上任城主的夫人,美貌如仙,三十岁出头的年龄不仅没有降低魅力,反倒更是给陈夫人添上了不少风韵。

也难怪玉面郎君会看上。

有着前城主夫人的称呼,在加上本来就极其美貌,双重刺激之下,玉面郎君这种采花大盗更是痴迷。

坐在已经衰败的陈家大院门口,苏摩看似低沉着头一副要死的样子。

实则是用洞悉术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玉面郎君的换形术骗的了衙役,骗的了玄武卫的武者,但想要骗有着洞悉术的苏摩,还差的远。

陈府身处闹市,不时有行商路过,但大多人只是匆匆路过,并未停留。

“糖葫芦,又大又甜的糖葫芦”

一辆手推车晃悠悠的从苏摩跪坐着的地方经过。

推着车的小贩,身材不高,面色蜡黄,像是长期营养不足,粗糙的大手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人的身份。

抬头看了一眼,苏摩心中一喜,但面色中依旧是麻木痛苦,看不出来一丝对生活的希望。

小贩的脚步一路往前,头也没回的离开了高墙下,似乎经过这里也只是巧合罢了。

【姓名:张冲(玉面郎君)】

【年龄:27】

【修为:明劲前期(气血虚浮,难以寸进)】

【法:换形术三层,提纵功二层】

“原来这玉面郎君居然将换形术练到了三层,就连这提纵功也有二层”

苏摩心中暗喜。

这方世界的武学极其精妙,以他明劲巅峰的修为,来修习功法,两个月时间也堪堪是将几门功法入门而已。

要想达到二层,不止需要努力,更是需要天赋。

这张冲能如此年纪将一门功法练到三层,一门二层,要是勤学苦练,必然也是武学奇才。

可惜入了歪门邪道,伤了根本,肉身修为难以进步。

亲眼打量了换形术的奇妙之处,对于逃出去,苏摩也多了几分信心。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苏摩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明劲初期罢了!有了信息差,他完全可以主动出击!

没敢跟的太近,一直吊着几百米,直到小贩进到一处荒废的巷子,又有一名老年人弓着身子出来后,苏摩心中喜色更甚。

若非他有洞悉术,否则定然发现不了这张冲的踪迹。

换形术,果真是天衣无缝。

当然,这也和张冲表演的惟妙惟肖有关。

走着走着,老人又在途中进了三处巷子,女人,小孩,中年人。

越是跟踪,苏摩越是心惊,一直到这张冲迈步走入他昨日住下的客栈后,这种感觉更甚。

同道中人!

这张冲居然也懂得这个道理,甚至就连他的房间,都开在苏摩房间的旁边。

两个人的缘分不可谓不深!

张冲进了房间后,就再无生息,苏摩整理整理衣物,也大大方方的从正门踏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两人很默契都招呼客栈小厮将酒菜送到房间用食。

时间过得飞快,当夕阳落下,夜幕降临时,张冲的房间仍然没有一丝动静。

若不是苏摩每过半个时辰就用洞悉术扫一眼,还真以为他又换形出门去踩点了。

客栈离衙门很近,意味着动手的动静不能太大。

种种条件限制下,要是普通的明劲巅峰当然奈何不了这张冲,可惜,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一缕细烟从门下的小洞飘进时,还在房中熟睡的张冲,已然是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附近就是衙门,你可别乱来”

醒来的张冲一脸无辜,看着身上手臂粗的缠绕麻绳,在看看坐在桌前把玩匕首的苏摩,慌张的喊了起来。

“玉面郎君?张冲?别装了,你若答的好,我自然放你一条生路”

没有打迷湖,苏摩一口道破了这看似天衣无缝的伪装。

绑在床上的张冲先是无辜,继而是愤怒,接着又冷静下来,显然也是认识到了现在已经是桌前之人的囊中之物。

但只要此人没杀掉自己,就说明有的谈。

他不想死,自从师傅西去以后,没有人管教的他,才品尝到了真正的欢愉。

ahzww.org

练功练功,就算是练到化境巅峰的霸王也不过活了四十余年罢了。

还不如用这些时间来享受!

张冲的人生理想很简单,有饭吃,有酒喝,有女人就行。

“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今日放我一条生路!”

张冲倒也光棍,没有打马虎眼。

“我要你手中的换形术,不对,我要你所有的功法!”

苏摩没有心思去揣摩张冲的想法,他知道,对付这种人,少说话,让其摸不透性格,就是大恐怖。

未知,永远都是深渊!

果然,张冲闻言后,也放松了下来,只要不图他人头的500两银子赏金,那就有的商量。

在指引下,苏摩在床底的暗格中,摸出了两本功法,运起洞悉术。

【换形术】

【本是盗门的镇派功法,由上代掌门传予此代掌门张冲。换形术有偷天之妙,不仅可改换体型,更兼顾易容换声之奇效,修炼至大成,一呼一吸之间,就能改换面貌,大变活人。乃行走江湖必备功法】

【提纵功】

【盗门轻功,简单易学,乃跑路之秘技。但对体重有严格要求,需配合盗门秘药联合修炼。练后小腿会有轻微变形】

感受着洞悉术传来的信息,哪怕是来到这个世界不苟言笑的苏摩,此时嘴角也翘了起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找寻了三个月的脱身办法都没能找到,没想到老天却将机缘送到了自己的隔壁。

“这换形术可否有修炼诀窍,你说我写,若有半点不实,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威胁很低级,却很管用。

张冲开始一字一句叙说起换形术的几大难点,纸上的文字也跟着多了起来。

一页,两页!

三页!

巴掌大的纸张足足写了三页才将所有诀窍记录完毕,运起洞悉术。

【换形术心得】

【盗门现任门主张冲口述,苏摩代笔。盗门七代掌门之心得,加之现任天才掌门诀窍,有加速练成换形术之功效】

吹了吹还没风干的纸,苏摩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不怕这张冲说胡话,靠的就是洞悉术的威力。

在洞悉术之下,任何有形无形之物的跟脚都一清二楚,三个月的使用,让他知道,这洞悉术到底有多么的逆天。

维护正版读者权益。

十分钟后刷新。

你们懂得~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